• 第四十七章 再入聚贤阁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5本章字数:2037字

    暮色渐渐压进,但行苏城的街道两侧依旧有小贩在摆摊,看的出来,长时间的流贼侵扰,并未给他们的生活造成多大的影响。

    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孑世。

    他下过命令,流贼来的时候任何东西都不重要,自身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更是承诺,被流贼抢掠走的东西,城主府会一一补偿。而事实是他也做到了。

    但他此举,某种程度之上,也是对流贼的一种纵容,若非城主府机关重重固若金汤,只怕这行苏城早已变成了流贼得天下。

    这也是离笙的心结,他一直想彻底铲除了那些流贼永绝后患,但奈何皇叔实在是厌烦的战争,他不希望行苏城变成刀光剑影下的修罗场,即使北康派了人来,他也不愿拿起兵刃。

    “听闻这聚贤阁是行苏城仅次于城主府那座阁楼的高度的建筑。”易蔻筠开口问道,离笙才反应过来不知不觉之间他们已经走到了聚贤阁的门口。

    “可是上次的月还没赏够?”离笙也笑着打太极。

    “就是不知这次还有没有机会。”

    “请吧。”出府之前,孑世对离笙说过,若是易蔻筠想去聚贤阁,只管将她带进去就是,她与那聚贤阁里的人有渊源,迟早得相见。

    难道孑世也知道了易蔻筠的真实身份!?

    不,是金离。上次四大家族有的侍卫不知分寸闯进了城主府,与金离对峙时,易家的人突然出现,字里行间的,出了表示歉意之外,孑世总觉得他们还暗示着些什么。

    直到城中的侍卫回报,易家的小姐易饶曼在大街上与北康南宫家的人起了冲突,并且无意之间透漏了易寒这个名字,以孑世的阅历和聪慧,很快就猜到了几分。

    让离笙带易蔻筠去聚贤阁,不过是证实一下他的猜想罢了。他以往与易家倒是有过往来,易家家主不同于其他三家,他们一拍即合,相见恨晚,这次铁矿一事虽是空穴来风,但易家来的,却都是生面孔,他早就起了疑心。

    这次若是能证实了易蔻筠的身份,那么铁矿,就算是有了主人了!!

    不同于上次易蔻筠和子臻来时的暗沉,今夜的聚贤阁,灯火通明。

    四大家族齐聚于行苏城,对外当然不能称作是发现了铁矿,他们打出的由头,是鉴宝。

    如今三国战争在即,倒是难为了他们还有这么好的闲情逸致了。易蔻筠心里冷笑着。

    离笙的带领下,他们一路穿过前厅的客房,来到了聚贤阁的后院,这里已经被提前布置好了,花灯缭绕,高台之上已经放置了四个盖着红布的东西,想来应该是四大家族拿出的宝物。

    “哟,这不是南宫公子的小妾么?怎么这等场合,南宫烁竟丢了你一个人在这儿?”离笙借口离开后,易蔻筠才和子臻商量着分开行动,子臻去客房里打探,她留在这里,她就听见了易饶曼趾高气扬的声音刺耳的传来。

    她仍旧是一袭玫红的衣裳,在人群之中很是扎眼,此时,她的手正搭着腰间的蛇皮鞭,一步步的走向一位身着淡黄衣服的女子。

    那女子生的极美,她的身上,有一种婉约的美,绕指愁般的摄人心魄。方才听她称呼那女子,是南宫烁竟的小妾?

    易蔻筠对南宫烁竟的印象,还停留在他潜入自家的藏宝库的时候,怎么这才两月,他竟就连小妾都有了。

    “易姑娘。”那女子很是懂礼,对着易饶曼福了福身子。

    易蔻筠冷笑着,“易姑娘”,这声称呼也是她易饶曼担的起的?易饶曼向来心思狠毒,只在乎自己是不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是所有关注的公主,丝毫不在意其他人的感觉,甚至,会以糟践其他人作为代价。

    在东阳,易蔻筠唯一一次的在皇王圣驾之前如同那次在刘盛的大殿里那般严厉质问那名刺客,就是质问易饶曼。

    她敢肯定,眼前的这姑娘,定是受了易饶曼的欺辱后选择了息事宁人。所以才又找来了今日众目睽睽之下易饶曼的羞辱。

    方才易饶曼可是将“小妾”两个字咬的很重,吸引来了全场大半数人的目光。

    “公子有要事需要离开,我再次等他。”那女子也不介意,低着头回答易饶曼的问题。

    “今日可是我们四大家族鉴宝的大日子,南宫烁竟能有什么要事,不会,是又有了小妾了吧?”易饶曼十指丹蔻捂着轻抿着的嘴。

    “易姑娘说笑了。”那女子仍旧是不反抗,这下倒显得易饶曼在自找没趣儿了。

    “也是,一个风尘女子出身的人,还能多奢求些什么呢?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想必,也不缺南宫烁竟这一个。”易饶曼越发的过分了起来。

    那女子显然是被戳中了痛处,眼眸中已经开始闪现些许的晶莹,不过却不敢过分流露出来自己的伤心。

    南宫烁竟竟然纳了一个风尘女子为妾?易蔻筠也有些许的震惊。不过,下一秒,她已经挺身而出了,“易姑娘好大的火气,怎么易姑娘一向喜欢揭人的伤疤么?”

    她话音刚落,众人就看见一位一袭紫衣的姑娘从人群中走出,她眉宇之间很是英气,虽然衣着简单,却给人一种素雅舒服的感觉,比起满身都是重点的易饶曼,不知好了多少倍。

    “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易饶曼脸色很不好。

    “这不重要。”易蔻筠将那名女子扶着做到了石凳上,递给了她一块手帕,转身厉声问道:“易姑娘就是出神高贵之人么?”

    “你……”易饶曼一时说不出话,她的生母只是一届庶民,却高攀了易家,这一直是她的痛。

    “你找死。”易饶曼恼羞成怒,直接拔了腰间的软鞭,直直就朝着易蔻筠挥舞而来。

    有谷素交的轻功,易蔻筠很轻易的就避开了,并且紧紧的踩住了鞭子的另一头,戏谑道:“怎么,这就怒了?”

    “阿寒。”人群之外,南宫烁竟的声音传来来,他听见了打斗的声音,担心的走向了那名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