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子臻慌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5本章字数:2033字

    “阿寒?”易蔻筠心下微颤,这个女子,名字里也有给“寒”字。

    看起来,南宫朔竟很在乎这个叫做阿寒的女子。他紧张的拉着她的手,询问着她有没有事。

    “易姑娘,阿寒已再三退让,何必咄咄逼人?”确认了阿寒没事后,南宫朔竟将她护在了身后,忍耐着怒火压低声音质问易饶曼。

    “哟,这还护起来了。”见南宫朔竟发火了,易饶曼更加放肆起来。

    “你……”南宫朔竟险些没搂住火气,上次在行苏城的街道之上,易饶曼大庭广众之下给了阿寒很大的难堪,他已经放过了她一次,这次她竟然又找上门来。

    其实也都怪他,给不了阿寒一个正当的名分,才害得她忍气吞声。想到这里,南宫朔竟的怒火更盛。

    阿寒拉住了他的衣袖:“公子,我没事,多亏了那位姑娘。”

    “易蔻…”虽然只见过易蔻筠寥寥几面,南宫朔竟还是立刻就认出来了她。

    “本将军闲来无事出来转转,没想到竟能遇见南宫公子。”易蔻筠先一步打断了南宫朔竟,此情此景之下,她甚至不愿意其他人知道和刁蛮跋扈的易饶曼同是一个姓!

    “穆洗将军。”南宫朔竟低着头作揖。且不说易蔻筠不计那次他与梅清的为难护着阿寒,易蔻筠穆洗将军这个职衔,也受得起他的一揖,四大家族名义上受皇王敬重,但说到底,只是庶民。

    这也是易家家主,也就是易蔻筠的爹爹一直所恪守的,尽匹夫之责,兴一国之邦,守进退之礼。

    “南宫公子客气了。”易蔻筠当即也还了他一揖。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易蔻筠,早听说过继罗敷之后,北康又出了一个穆洗女将军,如今总算是一睹风采,倒的确是出众。

    尤其,与易饶曼相比之下。

    “喂,你们假客气够了没?”易饶曼被晾在一边,顿时尴尬不已。

    “叙旧完了,怎么,易姑娘还有何指教。”易蔻筠说着,猛的一抬脚,放开了踩着易饶曼的鞭子,易饶曼反应慢,踉跄着倒退了好几步。

    “你…”她的怒火更盛了,又挥舞着鞭子朝着易蔻筠呼啸而来。

    南宫朔竟出手之前,易蔻筠已经截下了那鞭子,“照顾好阿寒”,她对着南宫朔竟说道,而后将易饶曼的鞭子反扔了回去。

    易饶曼的鞭子挥舞的更厉害了,周围的人有的躲闪不及,也被殃及,易蔻筠虽然赤手空拳的,却渐渐占了上风。以往易饶曼的好吃懒做张扬跋扈可是气走了不止八个武教师傅。而她,也就会耍一下三脚猫般的鞭子了。

    瞅准时机,易蔻筠抓住了鞭子的另一头,而后迅速滑身回旋,易饶曼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自己的鞭子五花大绑了起来。

    “怎么样?服还是不服?”易蔻筠悠闲的坐在软椅上,避世的看着易饶曼。

    易饶曼今日的脸,算是丢大发了。

    “小姐。”寂静之时,人群之中跑出来一个年近三十的男人,他一看易饶曼被绑起来了,急忙就跑上前去。

    “不知小姐做错了什么,得知了将近,但还请将近看在今日四家都在的份儿上,以和为贵。”那人急忙向易蔻筠求情。

    呵,消息传的够快的!

    “好说。”再怎么说,易蔻筠还得护着些易家的颜面,当即放了人,拍拍手道:“本将就瞧着易姑娘的鞭法不错,方才也领教了一二,这样吧,本将就今日正与城主商议抵御流贼之事,易姑娘不会介意相助吧?”易蔻筠明白,不把易饶曼带走,她迟早要在这聚贤阁败光易家的颜面!

    “本姑娘介…”

    “能助将近一臂之力,是易家的荣幸。”易饶曼还没说出介意,就被那人打断了。

    易饶曼还想再说些什么,却撞上了那人警告的眼神,当即安静了下来,这肯定是父亲的主意!

    “穆洗将近,可让我好找。”离笙像是掐着点儿出现,“发生何事?”他看着满地的狼藉问道。

    “没事儿。”易蔻筠不想过多的泄露,问道:“子臻呢?可有见到他?”

    “遇见了,不过他好像有急事,说让我护送你回去。”

    “那走吧。”现在在场的都是四大家族的后辈,看来也打探不出什么了,而且易鸾见过她,碰见了就不好了。还有,子臻竟然丢下她自己走了,这让易蔻筠有些不爽。

    “穆洗将军留步。”众人散去,南宫朔竟却唤住了易蔻筠

    ,道:“鉴宝即将开始,将军不再看看?”

    “没兴趣。”阿寒是阿寒,他是他,和梅清一起刁难她的事情,易蔻筠还没忘。

    “流贼向来凶悍,需不需要我去协助将军?”他的眼中透露着真诚,好像是真的在担忧易蔻筠的安危。

    “不必。”易蔻筠仍是拒绝。

    “那…”

    “告辞。”易蔻筠不想再听南宫朔竟说下去。

    “你去做什么了?怎么去那么久?”回城主府的途中一路寂静,易蔻筠有些不习惯。

    但和子臻在一起,即使不说话待再久,她也没有过这种感觉。

    “赏月。”离笙别着头说道。

    ……

    “前处就是幽华醇的酒坊了,要不要进去看一看?”走了好一会儿,离笙有提议道。

    难怪易蔻筠觉得这路与来时的不太一样,感情是离笙带着她绕了路。

    “回府。”易蔻筠也别过了头。

    而在幽华醇酒坊的房屋之上,子臻青衣飞扬,站在檐角之上,黝黑的眸子里似乎被融进了无尽的黑暗,周身还未散尽的寒气残余依旧浓烈,肃杀嗜血,让人不敢靠近。

    直到易蔻筠消失在视线里,那道身影才飞快的划过月光。

    子臻来到了城主府的阁楼之上,扬衣而坐,望向了皎洁明月。

    他本来有要事需要离开,但又觉得把易蔻筠丢给离笙不放心,就又折返了回来,却发觉回城主府的路上没有易蔻筠的踪迹,他很着急,到处寻找,才在幽华醇酒坊的附近看见了易蔻筠的身影。

    原来是离笙带她绕了路,仅此而已!但他却慌了,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