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迷雾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5本章字数:2067字

    东阳那边,四皇子郭琰这几日动作频频,足以引起郭宣的戒心。北康的燃眉之急,算是解了。

    但子臻知道,这只是暂时的,若不能帮助郭琰与郭宣抗衡,战事迟早会发动,东阳那边已经有了消息,西原的人到了指定的地点没有见到郭宣派去的人,已经去兴师问罪了。

    但真正令子臻担心的,是北康传来的消息,易蔻筠被封穆洗将军之前与刘盛密谈的事情他可以欺骗自己不去计较,但方才在客房里,与易鸾说话的人,分明就是空沧山的人!

    天命凰女!是易鸾要找?还是郭宣要找?

    子臻在门外偷听的时候,不慎被发现,他不得不逃离,但易蔻筠他却又没放下心来。

    离空沧山越来越近了,离东阳,也越来越近了!

    “总算是回来了。”子臻踏进房门的时候,易蔻筠的声音从屋檐上穿来。

    她在等他!

    “没事儿吧?”子臻正想着要怎么对易蔻筠解释,她就先开口安慰了他。

    最怕的,就是必须防着的人,有利用价值的人,突然对自己掏出了真心。

    “聚贤阁外发现了鬼鬼祟祟的人,去追查了,结果只是毛贼而已,我多心了。”子臻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沮丧。

    “不必太担心了。”易蔻筠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毕竟流贼后患无穷,不能一招致命,必定会招来更疯狂的反噬。

    “我先前说过,给你准备了礼物,现在快好了。”她是指那次醉酒时说的话,她还记得。。

    看着易蔻筠离去的背影,子臻五味杂陈,有些东西明明就在眼前,他却抓不住。

    次日,孑世一大早就派了离笙过来去找易蔻筠出城查探情况,他已经有了初步的部署,现在而言,最关键的是如何阻了那些流贼得退路。而这些,需要出城去查探地形。

    此时已过立冬,行苏城外也萧条冷瑟了不少,但孑世的人已经在城外筑起了障碍物,把城外的百姓迁到城中的一切,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

    “许姜阳,不用管我,去帮忙吧。”易蔻筠昨日去聚贤阁之前,已经派了许姜阳来城外帮助孑世的人。

    看着周围的百姓,用板车推着粗衣麻布,富裕一些的,手里抱着鸭子或是牵着牛,易蔻筠没来由的心酸,乱世之年,受苦的还是百姓。

    “这里就是了。”离笙指着一处开阔的地势,那里表面看似平坦,但草丛之下已经是设置了许多的陷阱,“这些,可都是多亏了子臻兄。”离笙说着。

    子臻帮忙设计的?她怎么不知道?

    “及早处理完,我们及早就能回去。”正在检查那些机关的子臻抬头说道。

    “看不出来子臻兄还有恋家的一面。”离笙说笑着,易蔻筠和子臻却并未回应,子臻说的回去,可不是指回北康去!

    “对这些流贼,我们力求是生擒,而后派人前往空沧山去谈判,西南峰的人虽凶神恶煞,但也算是重情义和守诺,如果和平之约就此能达成,往后行苏城就安生了。”

    “我不明白,城主为何要拖到至今才解决?”易蔻筠不解。她固然是带来了惹协助,但以行苏城中的兵力,加上周边的支援,抵御流贼,肯定不是大问题,为何孑世会一拖再拖?

    “因为,这次有穆洗将军的相助。”离笙打着官话。但其实说到底,皇叔这次肯出手,确实有一部是易蔻筠的原因,当初将行苏城给了皇叔时,皇王曾允诺不插手行苏城的事。

    皇叔这么多年不肯出手,如今却说城外有东西要交给易蔻筠,所以得赶走流贼。离笙很是不解,但如何询问皇叔都不肯再说,离笙只得作罢。

    “我们在城门口设伏,但如此一来,万一出了纰漏,城门会很危险。”离笙转移着话题。

    “这个无妨,城门交给我们就是了。”易蔻筠也再多问,望向了城门方向,却看见了一袭玫红鲜衣的易饶曼。

    说是带她协助抵御流贼,但易蔻筠只是把她关在了城主府而已,大军驻扎在城外,总不能把她丢在军队里。现在她跑过来做什么?

    “本姑娘答应了帮你们抵御流贼,自然说到做到。”易饶曼恩赐般的摆了摆手,然后甩了衣服就去了别处查探,

    “许姜阳,看着她。”莫名的,对易饶曼,易蔻筠总是有一股子戒心。

    “没什么问题了,阻断退路一事,这些机关,加上士兵的拦截,就可以。”子臻巡视了一番地形,道:“但空沧山的人都绝非善流,我亲自带人在后方阻断吧,并不排除他们想鱼死网破。”

    “我……”

    “你带人守住城门。”还没等易蔻筠说出想与他一起的想法,子臻就打断了她,毕竟太过危险。

    离笙也知趣的别过了头,皇叔与他说过那日的乌龙,但现在看来,那好像不仅仅是个乌龙,不知道的,还以为子臻才是将军呢。

    “先生?怎么这么着急见面?”城主府的偏僻角落里,金离再次与那人见面。

    纵横的树干挡住了那人的身形和容貌,看不清她长得什么样子。金离突然传了信要立刻见面,她匆匆赶来。

    “四皇子近日势头太猛,太子有令,铁矿要到手,天命凰女的下落也要抓紧了。”金离得表情也严肃了起来。“易寒这几日可有什么动静?”

    “在忙着抵御流贼得事情,昨日还去了聚贤阁。应该不久之后就能离开。”

    “不,不用着急了,易寒暂时不用离开。”金离扬手制止了那人,嘴角闪过一丝得意的笑,他正愁找不到合适的借口让易家的人出城,易蔻筠就主动提出带走了易饶曼。

    但为何,易家的人要出城?

    见到易饶曼借着熟悉地形的名义到处查探,似乎是在找着什么东西,子臻的眉头不悦的深蹙了起来。

    易鸾和空沧山的人谈话,提到了他们派出的人已经打探到了,铁矿是在城外。说易饶曼别无二心,只怕没人会相信。

    他记得易蔻筠和他说过,在聚贤阁里也见到了南宫烁竟,他也提及了想帮助易蔻筠,那他是不是也打探到了?南宫家?当真要反了北康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