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不速之客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5本章字数:2034字

    他记得易蔻筠和他说过,在聚贤阁里也见到了南宫烁竟,他也提及了想帮助易蔻筠,那他是不是也打探到了?南宫家?当真要反了北康了么?

    “想什么呢?”易蔻筠拍了拍子臻的肩膀,“已经部署的差不多了,就等城门处的守卫在再加强,明日之后,我们再带人来此埋伏。”

    “嗯。”子臻答应着,走向了离笙;“行苏城外方圆百里之内,可有山峰?”

    “除了与空沧山的西南诸峰连接的路是一片平坦之外,行苏城的其他几面都有山峰环绕,对了,还有一处,还与你们北康的黄石山相接呢。”离笙从侍卫手中接过了地形图,指给了子臻。

    铁矿,就是在这诸山之中了。

    之后,城主府的人在离笙的耳边耳语了几句,他神色一变,匆匆就离开了。

    城主府,易蔻筠和子臻回去的时候,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们了。

    南宫烁竟和那位叫阿寒的女子,萧家,顾家的人,还有颜禄,都已经在正厅里等着他们了,谷素好好的觉被扰乱了,正气鼓鼓的蹲在门梁之上等着他们。

    “抵御流贼,造福一方百姓,诸位不愧是为大家族,有济世之心呐。”颜禄站在大厅的中间,手中捧着琉璃盏,正向来人举杯:“来,为我们此番,旗开得胜。”

    “有消息称,铁矿是在行苏城外。四大家族为掩人耳目,帮你剿匪,这是个好机会。”子臻将易蔻筠拉到了一边,低语道。

    “什么?”易蔻筠很是震惊,那她岂不是帮了易鸾?而且看情景,颜禄已经自作主张答应了他们。

    这个颜禄,怎么哪里都有他!?

    “小姜。”易蔻筠正生着闷气思量着应该怎么办,就看见刘姜正步履匆匆的往后院走去,似乎是刚从外面回来。

    “将军。”见易蔻筠唤她过去,刘姜的神情也是一惊,道:“府中方才差人来说,近来天气转寒,奴婢去领了些御寒的衣物。”

    “把面纱给我。”易蔻筠的重心并不在她去了何处,而是她手中所端锦盘里的面纱。

    四大家族的长辈都在,难免有人认出她来。

    “就算我们拒了,他们也会去找城主。”临进去之前,子臻拉住了易蔻筠。

    “放心,我自由分寸。”她眨着眼睛。

    子臻的心又是被什么东西一撞,“谷前辈,易姑娘的安全及交给你了,在下出去一趟。”他得出去一趟。

    “去吧去吧。”谷素颇为不耐烦的挥着手,他早就希望能时刻护在易丫头的身边,但子臻在,原本倒也没什么,但自从起了疑心之后,他就不大乐意与子臻在一起待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跟在易丫头的身边。

    谷素的心里苦啊……

    “不知诸位驾临,所为何事?”一进门,易蔻筠的语气就不善。

    四大家族的笑容也都僵住了。

    “四家的各位都是为了行苏城的百姓而来,穆洗将军剿贼,有帮手了。”颜禄将手中的琉璃盏交给了身后的随从,笑盈盈的走向易蔻筠,试图缓解尴尬。

    “哦?”易蔻筠故作不相信的语气。

    “瞧瞧,穆洗将军还不相信。”颜禄说笑着,道:“四公亲自登门,还不足以说明诚意么?”

    “四公?”易蔻筠挑着柳叶眉,萧家、南宫家、顾家来的应该都是族里的长辈,但易家,她可就只看到了那此在聚贤阁为易饶曼求情的那人,一个仆从。

    “这个……”颜禄一时也没办法接话,心里抱怨着易蔻筠怎么这般不给面子。

    其实怪不得易蔻筠,本来他们二人就不大和,易蔻筠没有当即拂了他的面子已经算是客气了,何谈什么不给面子?

    “易公又是未曾能来,不过,易家的姑娘日前已经被将军带走去帮助剿匪,也算是一片心思了,易公深明大义,我等自然也不能落后啊。”南宫家的一位长者出言道。

    他想着怎么易蔻筠也是北康的将军,若论起亲疏远近来,怎么也会给他几分薄面。

    可惜,他料错了!!经商之人沾手军火,易家不屑,易蔻筠更是厌恶。

    “南宫家有心了,只不过本将军临走之前就知道了东阳西原两国正欲与北康开战,南宫家不留在北康为皇王分忧,倒跑到这南阙的行苏城里来参加什么鉴宝大会,如今更是来了兴致要帮我,小女子还真是有些不敢当。”

    易蔻筠一席话,将东阳易家、北康南宫家、西原顾家立刻放在了尴尬的地位。几人再也不好发话。

    而南阙萧家,则是一脸看热闹的姿态,左右行苏城是在南阙境内,萧家和皇室有约,萧家也得不到着铁矿,他们自然不想别的人得到。

    说来也是让人气恼,本来打探到铁矿下落的是一个山野村夫,他带着消息去了衙门,却被轰了出来,之后被萧家的人无意间听到,就带回了府中,但在萧府竟出了叛徒,他打探到铁矿所在地之后,杀了那山野之人,逃之夭夭。

    萧家家主大怒,下令全力寻找,但那人被逼得急了,竟把消息给捅到了南阙皇王那里,还招来了其他三家的人。

    碍着萧家与皇室签订的十年之约,这铁矿的事一旦曝光,萧家只得主动回禀了皇室。不过,他们却隐瞒了铁矿消息的来源。

    皇室这才派了离前来行苏城,顺带来看看孑世。

    “穆洗将军此言差矣。”几家的人都各自心里盘算着,易鸾的声音就传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孑世和离笙:“四家说到底,只是经商的一届庶民,左右不了天下大局,更无力改变皇王的决定。但为一方平安尽一些绵薄之力,还是能力所及的。”

    孑世整个人醉醺醺的,浑身都是酒气,被离笙扶着,而离笙,则一手扶着孑世,一脸不满的看着易鸾。很显然,易鸾从孑世那里下手,找孑世喝酒去了。

    果然懂得“投其所好”,易蔻筠心里鄙视易鸾。

    易鸾一见易蔻筠,也是一惊,眼前这人给她的感觉怎么那么熟悉?尤其是,面纱之上的那双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