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你家相公呢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5本章字数:2083字

    “穆洗将军有礼了。”易鸾很快就调整了过来,对着易蔻筠就是一揖。

    “城主没事吧?”易蔻筠没有还礼,也没有去扶起易鸾,而是腰杆挺得笔直,受了易鸾的一揖,而后走向了孑世。

    “哟,是你呀,你家相公今日不在?”孑世绯红着脸,他又在说胡话了。

    易蔻筠瞬间不想再搭理他。

    “哦?穆洗将军竟已有婚配?”易鸾自己找着话题。

    “本将军今日去城外转了转,细细想来,确实有一些地方需要诸位相助。”易蔻筠没有理会易鸾,径直走向了主座,霸气转身:“城外的百姓连连遭受流贼侵扰,行苏城也需要复苏,诸位在这方面,倒是可以出很大的力。”

    “如此,安定了城内,才能更好的出城杀敌,不是么?本将军看着四家诸位带来的护卫,个个武艺都不弱呢。”

    易蔻筠这话,算是松口了,肯给四家一个机会,不过前提就是,他们出一大笔银财,帮助行苏城。

    “我易家,自当尽力。”易鸾头一个表态。

    “正当如此。”其他三家也相继答应着。

    “如此甚好,这样吧,截住流贼得退路是重中之重,诸位不妨前去帮助子臻,助他一臂之力,明日出发。”易蔻筠不想再和他们假意惺惺,尤其是和易鸾。

    四大家的人依次告别着,易蔻筠回来之后,颜禄一直被压制着,他的脸色也很是不好,干脆随着四家的人走了。

    “哼,价值千金的琉璃盏,看来四大家的人很舍得下血本。”易蔻筠冷哼着,谷素却拿出了一个琉璃盏,道:“是这个么?”

    他什么时候拿到手的?不过这样也好。

    “扶城主回去休息吧。”孑世身体软的越来越站不住了,离笙都快要支撑不住他了。

    “嗯。”

    离笙才扶了孑世离开,小姜就进来了:“将军,有位叫阿寒的女子找你。”

    “哦?”易蔻筠有些疑惑,她记得她,但她找她做什么?“小姜,今日,你在前院出现的次数有些多啊。”易蔻筠随即警告。

    “将军明鉴,是阿寒姑娘拦住了我,托我传话的。”

    “回去吧。”易蔻筠说着,就往门外走去。

    “我去见见阿寒,你接着休息吧,过几日,少不了一番厮杀,到时候有的你忙。”易蔻筠只留给了谷素一个背影。

    “哎,空沧山,终究逃不过。”谷素心里无奈的叹息着,他已经传信给上邪,让他管管西南峰的人,希望来得及吧。

    “你找我?”城主走廊的亭台里,阿寒正在等着她,南宫烁竟陪在一旁,“你也在?”她没料到南宫烁竟也在,看来,他对这个阿寒,很是在意。

    “公子,你先去正门处等我,可好?”阿寒看出来易蔻筠对南宫烁竟在场的介意。

    “好,你自己多加小心。”南宫烁竟温柔的拍了拍阿寒的手,动作非常轻柔,眉眼之间尽是温柔。与在练武场和梅清刁难易蔻筠时简直判若两人。

    易蔻筠很难想象,一个女子,竟会对他产生那么大的影响。

    “将军?”阿寒柔声唤道。

    “嗯。”易蔻筠应着,而后示意着让她坐下。

    “聚贤阁的事,一直未找到合适的机会答谢将军,今日公子说要来城主府,我才自作主张跟了来。”说着,阿寒颇为谨慎的那出了一块手帕,道:“我也没什么能做得,听公子说先前他曾对不住你,这帕子是我亲手绣的,希望将军不要嫌弃才是。”

    “哦?那他有没有与你说,他是怎么对不住我的?”易蔻筠打趣儿着,展开了那帕子,上面栩栩如生的绣着一株寒梅,红的逼真,似乎能让人感受到冬梅傲放的气节。

    “公子未说明,但他已答应我今后会淡出那些纷争,还望将军海涵。”阿寒小心的说着,生怕惹了易蔻筠不快般。

    “淡出纷争?因为你?”易蔻筠可不相信,南宫家最为器重的长子会为了一介女流放弃一切,“不过这帕子绣的不错,我收下了。聚贤阁的事,不用太介怀了。”

    “说来是我对不起公子。”易蔻筠不过随口一提,阿寒竟然就开始红了眼眶,“我本是良家女,但奈何被生计所迫被卖入了湘王府为婢,不小心得罪了大小姐才被逐出了府,后来乞讨中被下了药,拐到了风尘之地。”

    “那夜,我原本是打算就算是被打死也不会接客的,但多亏了公子,他拿了南宫家的玉如意换来了我的自由身……”

    感情那日南宫烁竟偷偷潜进自家的宝库里,就是为了偷玉如意与换阿寒的自由身,不得不说,这,南宫烁竟,还真是本事。

    之后的事,阿寒已经哭哭啼啼的说不下去,但易蔻筠已经猜到了许多,南宫家是北康第一世家,怎会允许长子娶一个风尘女子?这小妾的身份,恐怕还是南宫烁竟苦苦哀求才来的。

    “好了,怎么还哭起来了。”易蔻筠急忙又在自己的腰间掏出帕子递给阿寒。“你家公子肯一心为你,那是好事。”

    但阿寒还是止不住泪。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不追究你家公子曾经对我的冒犯就是了,你再哭,一会给你家公子察觉了,又该冒犯我了。”易蔻筠打趣儿着,阿寒才笑了。

    哎,虽然先前过的很是落魄,但总算碰到了一个肯真心对她的人,这样想来,这个阿寒,也是个有福气的人。

    “阿寒。”易蔻筠刚送阿寒到了大门口,南宫烁竟就急忙殷勤的上前来扶,“眼眶怎么红红的,你哭过?”他还是发现了,眼睛里恶意满满的看向易蔻筠。

    易蔻筠此时不别过头,更待何时!

    “无碍,只是今日风大,被吹着了。”阿寒连忙拉回了南宫烁竟。

    送走了他们,易蔻筠才紧了紧衣领,今日的风的确是有些大,她前几日就总觉得身子乏,今日被风一吹,更累了,不行,得回去好好歇歇。

    “确定看清楚了?”城主府的另一角里,子臻看着莫牵尘传来的信件,太傅府的事有了很大的进展,这让他很是欣慰,但暗卫又来报,距离行苏城二十里的地方处发现了大批的不明人马。

    但流贼的到来,应该还有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