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提前到来的厮杀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5本章字数:2087字

    这一夜,可能是见了易鸾,关于易家的事,易蔻筠有了新的打算,从前有易家震着,其余三家私下里尚且染指了许多不该染指的东西,如今易家在易鸾的搅乱之下也开始染指军需。

    那么她要的,就不只是让做错事情的人付出代价,而是要重新整肃!

    谷素这几日的反常的安静,易蔻筠也注意到了,但她好意去询问的时候,谷素却逃避着说自己只是人老了容易累。

    易蔻筠心下腹诽着曾经他捉弄她的时候怎么就没见喊过累,但仍是吩咐下人给谷素熬了汤。

    毕竟他年纪确实大了……

    连着多日的疲乏感,易蔻筠一沾枕头,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冷冽的空气之中,子臻的身影划过宁静,他眸中尽是温柔和担忧,此时,他已经换上了战袍,厚重的铠甲倒无端为他增添了几分担当感。

    “易蔻筠,待平安回到岚城,我会向你坦白一切。”子臻的俊眉里,好似融进了万年的忧愁,久久难平。梅远在宫里打探到,刘盛又重新开始寻找天命凰女了。

    聚贤阁的时候,易鸾也提到过天命凰女。

    看来,四方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易蔻筠,你知不知道,我不稀罕什么天命凰女,我只想待这乱世终止,与你一起落户山水。

    子臻闭上了眼睛。而后,他又很快的离开,有不明人马靠近行苏城,不管是不是流贼,他都得去看看。

    今夜就走。

    而易蔻筠,在子臻走了之后,也睁开了双眼,她睡得向来浅,方才子臻进来的时候,她就醒了。

    “他终于是要对自己敞开心扉了么?”易蔻筠心底里开出了千万花红,握紧了手中的那块紫玉。

    是了,在南宫家拿到这块紫玉原石,子臻亲手为她带上紫玉手镯的时候,易蔻筠就打定了主意,她要将那块原石雕刻成一块玉佩,上面,她想刻一个“臻”字,子臻的臻。

    心底里思绪万千,易蔻筠索性也不睡了,她爬了起来,点了灯,又开始鼓捣那块玉佩。

    那原石已经被她处理打磨成了光滑的椭圆形,上面要刻得到字,她也已经弄好了雏形,年底之前,他们应该就会回到东阳,到那时,玉佩也完工了。

    次日,天蒙蒙亮之时,易蔻筠才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伸了伸懒腰,但她收拾好了东西,就有侍卫传来了城外的消息,流贼昨夜突袭行苏城,子臻正带着人在抵抗!

    什么!?

    易蔻筠大惊,城外的兵力部署可还未完成,而且城外只有他们带来的部分军队,其余的人和孑世的人夜里都在城里,子臻只带着那些人,怎么抵挡得住?

    她拿了剑,急匆匆的就欲往城外赶去。

    “易丫头,我收到消息……”易蔻筠刚出了门,就和谷素迎面撞上。他手里拿着信件,很是兴奋的样子。

    “等等再说。”易蔻筠打断了他,“等会儿再说,我先带人去城外支援子臻,你去找孑世,还有通知四大家族的人。”

    “这发生什么事了?”谷素还没反应过来。

    “流贼突袭。”跟在易蔻筠身后的许姜阳解释道。

    “哎,你倒是穿上盔甲啊。”谷素急忙朝着易蔻筠喊,然而回应他的,只有易蔻筠火急火燎赶去的背影。

    谷素当下也急了,连忙去通知其他人。

    易蔻筠赶到的时候,子臻正率着军队在与流贼厮杀,触目所及,满地的血腥,看起来,这些流贼很是凶悍。

    而子臻带领的人,死伤已经过半,他们正被流贼包围在中间。情势很是危急。

    易蔻筠当即拔出腰间的画金弓,三箭齐发,攻入了流贼得后方。

    “没事吧?”她奋力的前进着,终于来到了子臻的身边。

    “没事儿。”子臻的衣袍之上倒是没有什么伤痕,只是被染上了不少的鲜血,经历了一夜的厮杀,他已经很累了。

    “怎么没戴盔甲?”子臻朝着易蔻筠惊呼道。

    “没事。”说话间,流贼得刀已经向着他们挥下。

    “戴上。”易蔻筠正奋力抵抗着,子臻忽然就将自己的臂盔塞到了易蔻筠的手里,而后将她护在了身后。

    现在不是墨迹的时候,易蔻筠也没拒绝,利落的戴上臂盔,而后与子臻并肩作战。

    “许姜阳,去后面。”混乱之中,易蔻筠察觉到流贼有撤的趋势,急忙朝着许姜阳喊道。这次的流贼数量已经明显比过往的多,要是被他们逃回去,只怕会招来他们倾巢而出。

    “是。”许姜阳明白了易蔻筠的意思。

    但在许姜阳过去之前,已经有一个“漏网之鱼”即将逃出他们的包围圈。

    易蔻筠当机立断,再次拔出了腰间的画金弓,精准的射向了那人的后背。但在那时,又有另一流贼朝着易蔻筠砍了过来,子臻急忙帮她格挡了住,另一边又有另一个流贼朝着子臻出手,易蔻筠下意识的就用手臂去格挡,多亏她带了子臻的臂盔!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朝着彼此点了点头,再次心有灵犀。

    此时,易蔻筠带来的人在与外围的人交战之中已经渐落了下风。子臻不悦的蹙了蹙眉,皇宫的守卫竟如此不堪一击!

    更多的人朝着易蔻筠和子臻的方向逼近。

    这些流贼也由刚开始受阻时候的惊慌转化为了此刻的愤怒,他们收到了消息,他们要找的人就在行苏城,并且过两日就会走,他们才提前了时间,但竟然遭受来了这么大的损失,此时竟然还有人阻挡他们的退路,看来,今日不经过一番厮杀,很难全身而退了。

    一见易蔻筠身处险境之中,许姜阳立刻就折返了回来支援。

    “许姜阳,你……”易蔻筠大喊着想要阻止他,但许姜阳根本不听,而且周围的流贼也向他们发起了再一次的进攻。

    只能解决了眼下再说了!

    此时,比许姜阳更忧心的事远处的暗卫,他们多么想直接冲上去将子臻护在中间,但子臻先前就有命令,他们的任务就是不许放走一个流贼,否则,提头来见。

    子臻忧虑的是,若是这些流贼回去了,刘盛就有了光明正大的处理易蔻筠的由头,而且行苏城,也会面临着灭顶之灾!

    这孑世和四大家族的人怎么还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