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死生一线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5本章字数:2111字

    然而许姜阳的加入并未有多大的效果,一波又一波的流贼就像秋天的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这样下去,易蔻筠和子臻的体力迟早会耗光的。

    毕竟子臻已经经历了很久的厮杀,而易蔻筠,最近本来就容易觉得累,昨夜又是一夜未睡。

    “子臻,看来今日,我们两个要死在一起了。”易蔻筠的手渐渐握不住剑,她努力的睁着眼睛,有气无力的对着子臻说道,半是认真半是玩笑。

    “不会。”子臻虎视着周围的人,眼睛里折身出骇人的光芒,若非他现在只有一半的功力,这些人,哪里困得住他?“我们会好好的,你还有易家,你必须撑住。”子臻用力的摇晃着易蔻筠。

    这下,易蔻筠才又恢复了一些斗志。“对,不管如何,还没到最后一刻。”

    “她腰间的是画金弓!”流贼之中突然有人发现了易蔻筠的武器,惊呼道。

    “啊?画金弓?”其他的流贼也停下了进攻,画金弓是东阳归吟庄林家的继承人才有资格使用的,归吟庄的人,他们到底还得留些颜面。而且,据传言,身带画金弓的女子,极有可能就是他们要找的。

    只是短暂的纠结之后,那些流贼就好像是有人指使般,立刻有了主意。他们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困住了易蔻筠,却不下杀手,另一部分,则对子臻展开了更为猛烈的进攻。

    他们这无疑是要易蔻筠再面对一次生离死别。如同那夜在易家那时!

    “子臻!”眼见子臻的抵挡越来越薄弱,以多欺少,西南峰的人果然是够无耻的!但此时易蔻筠已经不想骂他们了,她要赶紧想办法脱身,她得在子臻的身边,她得帮他。

    想到这里,易蔻筠方才还软软的身体里,仿佛立刻就聚集起来了巨大的力量,她对周围的流贼得挥舞的剑气越来越强烈,但子臻的剑气却越来越弱。

    “子臻!”由于将臂铠给了易蔻筠,子臻的手臂处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刀。易蔻筠心下大急,不顾周围的刀光剑影,施展了谷素交给她的轻功,她什么也不管了,受伤就受伤吧,她要去到子臻的身边!立刻!

    出乎意料的事,易蔻筠身影所及之处,那些流贼纷纷收敛了招式,好像很害怕伤到了她似的。

    “子臻。”易蔻筠终于重新又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味道,她撕扯下裙角,赶忙给子臻包住伤口。

    “不用担心,没事。”子臻握住了易蔻筠的手,示意着她自己没事。

    是啊,空沧山九等狱阀到一等修罗车轮战的招招杀意之下,他都挺了下来,何况这点小伤!

    “我们一起,杀出去。”易蔻筠与子臻并肩而立,紫衣青袍,在初冬寒阳的照射之下,坚挺着身姿,目光嗜血而又坚定。

    新一轮的交战又开始了,这一次,流贼们对易蔻筠的顾忌好似也少了一些,远处的暗卫见情况越来越不妙,纷纷欲杀出去。

    “他们在那儿!”暗卫冲出去之前,谷素惊呼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离笙,他带着孑世的驻军赶来了。

    情势一下发生了反转,流贼们节节败退,四散而逃。

    子臻的眸中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危险,这下,该暗卫们出场了。

    “易丫头,你没事吧?”谷素连忙拉着易蔻筠打量着询问道。

    “没事,怎么这么久?”按理说,孑世的人应该反应很快才是,怎么这会儿才到?至于四大家族的人,呵,易蔻筠就没有对他们抱有多大的幻想过。

    离笙安排了人去围追堵截那些四散而逃的流贼之后,也急急查问着子臻的伤势。

    “无碍。”子臻仍是淡淡。

    谷素眼尖的发现子臻胳膊上的,是易蔻筠的衣角,心里越发不是滋味。来到行苏城之初,他就给上邪去了信,提及了西南诸峰的事情,就在尽早,他收到了上邪的回信,他说他会处理,保证不会让西南诸峰的人再去骚扰行苏城。

    这就是他的保证!?谷素很是窝火。不过他也明白,出了这样的事,很显然,上邪被人给蒙蔽摆了一道,以上邪的脾性,这空沧山,该变天了。

    “可惜功亏一篑。”离笙望着流贼四散而逃,失落的说道。

    “城主呢?怎么不见他来?”孑世今日的反应,让易蔻筠很是不满。

    “世叔他……”离笙支支吾吾的。

    谷素却在一旁鄙视的翻着白眼。

    “穆洗将军。”易蔻筠正打算追问之际,西原顾家的人来了,他们解释,事发突然,部分守卫调回需要时间,所以才来晚了。

    不得不说,顾家来这么早,这是易蔻筠意料之外的。

    “流贼呢?”

    “往那边跑了。”许姜阳愤愤的说着,若非是他们磨叽,易蔻筠和子臻怎会深陷险境。

    “我们这就去追。”许姜阳的话才落,顾家的人就顺着流贼的方向赶去。

    子臻的眸中再次危险了起来,顾家的反应,未免太快了。

    “流贼余孽我已经安排了人在后方堵截,应该不会有差错。”易蔻筠打算接着问离笙孑世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子臻开口了,他安定了众人的心。

    “但。”子臻又缓缓吐出了一个但字,这说明,还有不好的消息!“流贼来的太过凶猛,周围还有没来得及撤进城的村落……”

    “人员伤亡如何?”离笙急着询问。

    子臻却低着头不再说话。

    “走,去看看。”离笙急忙赶去。

    易蔻筠见到眼前的场景时,内心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般,嘴里猛然的一股甜猩。

    目光所及之处,遍地的尸首!

    “这是离城里最近的一个村子,也是伤亡最严重的。”子臻扭过了头不管再看,他就是察觉了这个村子里的动静,才知道流贼已经悄悄遣了进来。

    他赶到的时候,村子里的人正在抵抗,也正是抵抗,才为他们招致了杀身之祸!!或许,他们是听到城里的消息了吧:孑世城主会派人清缴流贼,他们很快就有安生日子过了。

    易蔻筠也别过了头,不忍再看。谷素唉声叹气着。离笙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一地残尸,红了双眼。

    “怎么会这样?”孑世无力的声音里透着不可置信和难以接受,他终于是来了。

    但他还没靠近,易蔻筠就闻到了浓浓的酒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