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血祭幽华(上)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5本章字数:2233字

    谷素也一脸无语的看着他。

    易蔻筠明白了,孑世的反应如此之慢,是因为谷素去的时候,他还在烂醉之中,所以带人前来的才是离笙。

    “见此场景,城主就没有一丝的忏悔么?”易蔻筠眼神凌厉的看向孑世,身为一城之主,平日里不作为也就罢了,适逢抵御流贼的关键时候,他竟然一醉不醒。

    然而,孑世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此处村庄数十条人命一朝丧于黄泉,孑世城主难不成还打算拿那幽华醇来祭奠他们的亡灵么?”

    “一壶酒,竟比这满村人命还要重要!!”易蔻筠不能接受,究竟孑世是作何打算的,若没有做好一切的准备,为何要留下他们来抵御流贼?

    戏耍他们,或是背后有什么尔虞我诈阴谋诡计易蔻筠都可以不在乎,可以原谅,但现在地上躺着的,是一条条无辜的生命。

    子臻闭着目养神,离笙想开口替孑世辩护两句,却终还是语言又止,许姜阳和易蔻筠一样,对孑世,也是愤愤。

    “一切,都是我的错。”孑世缓缓抬起了头,目光涣散。

    “娘,……”不远之处,一个看上去不过两岁的小女孩从废墟里爬出来,她哇哇的大哭着,眼泪滴滴像是质问,看得孑世心里苦涩不堪。

    他终于还是抬起了脚步,走向了那个小女孩。

    那个是他的子民!没有任何一刻,孑世的责任感如此的强烈,也没有任何一刻,他心底里如此般的希望一切只是醉梦一场,眼前的小女孩的无助,一如他刺客心里的无助。

    这些年,这一刻,他都做了什么?

    “孑世城主若有精力,不如去追那些流贼。”孑世的手即将碰到那个小女孩的时候,易蔻筠抢先一把抱起了那个小女孩。

    她将小女孩递给了许姜阳:“去喂她一些吃的。”

    生离死别,家破人亡的痛,她都尚且承受不来,何况这个稚子?若是将来有一天她记起今日,该是何等的痛苦!

    孑世再也憋不住了,他一把拿过离笙手中的剑,翻身上马,而后朝着了流贼逃走的方向策马而去。

    这也是现在他唯一可以做的了。

    “去吧我们的那几车吃的拿过来,给百姓们分一分吧。”易蔻筠和子臻巡视着周围的几个村庄,触目所及的尸横遍野,一夜之间失去了家的百姓流落街头,就像一把利剑,时时刻刻的挖着她心底的最柔软处。

    “这……”许姜阳有些犹豫,那些东西,可是子臻特地买回来给易蔻筠的。他望向了子臻。

    “听将军的,去吧。”子臻明白易蔻筠此时的心境。

    “易丫头。”谷素试探着问道,在默默的跟了易蔻筠很久,他知道她心里难受,却又不知该如何安慰。

    “今早你与我要说的是什么?”易蔻筠不想让他担心。

    “没,没什么了。”事已至此,谷素还能说什么?

    “一切早已安排好了的。”子臻目光如炬。“从你被封穆洗将军受命领兵去空沧山的那一刻起,一切早就被安排好了!皇王不会真的希望战王府的世子回来的。”

    “所以,我,也没有回去的必要。”易蔻筠冷笑着说道。

    “北康大部分得到将士都是战王府调教出来的,而今日,看他们的表现,能称得上合格的,绝不超过一半。”子臻望向来许姜阳。

    “属下不敢有二心。”许姜阳连忙表忠心。

    “你先退下。”易蔻筠需要好好的静一静。

    子臻披了一件敞衣给易蔻筠,一个人去了一处开阔的地方。

    今日之后,很多事情,他看清了!

    从易蔻筠进宫的那一日起,不,或者说从他还未从空沧山回来的那一刻起,刘盛就在策划着一场惊天的阴谋。

    他要战王府绝后!他要得到天命凰女助他一统四海!

    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一个巨大的蓄谋已久的计划,先是假装信任来历不明的易蔻筠,大殿刺杀一事,里面真真假假,只怕尚未知,之后就是再派出颜禄,安排易蔻筠在行苏城拖住流贼的大部分人马,然后颜禄趁虚而入,去往空沧山西南峰,拜会塬逆大师,想方设法得到天命凰女的下落,而早已隐藏在颜禄身边的高手,则会在空沧山里解决了战王府的世子。

    而这一切,唯一的变故,就是铁矿的事,铁矿的事招来了四大家族,刘盛生怕出了变故,所以秘密通信给了西南峰,才有了今日的屠杀。

    若子臻所料不假,东阳和西原合力攻打北康,只怕也是一个局,而颜禄,此刻应该已经离开了行苏城在去往西南峰的路上了。

    这一局棋,简直堪称完美!

    “子臻。”易蔻筠飞身坐上了枝丫,出神的看着天空,“阴沉沉的,好像是要下雪了。”

    “是啊,快下雪了。”子臻淡淡的应和着。

    谷素看着两人,一人坐在枝丫上,一人靠着树干,两人皆是目视远方,颇有一种老气横秋的愁容满面。

    谷素冒着易蔻筠身份暴露的危险陪她留在山下,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若是如此,还不如他一开始发现易蔻筠的时候就把她带回决绝音谷,也省得她被卷入这诡谲旋涡中!

    “老夫最近新研究出了一种功法,来,你们两个一起上,正好试试。”谷素想着,动一动,发泄发泄,总会好一些的。

    但此时,却没有人回应他。

    好吧,情况比较严重。连这招都不管用了。

    现在只希望,上邪那边能稳住大局,不至于让事态恶化了。

    “喝不喝酒?”谷素去周围几个受难的村庄转了好几遭回来后,易蔻筠和子臻仍是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的,好像被点穴了一般。

    “不喝。”

    “不喝。”

    子臻是从来不喝酒,易蔻筠是想到了幽华醇。

    但不管怎样,总算是说话了。谷素也放心了许多。

    易蔻筠也想够了,从树桠上跳了下来,很多时候,想太多,不如放手一搏。

    “我们去帮孑世追流贼。”

    “嗯。”子臻淡然的应答着。

    许姜阳带来了三大家族的消息,顾家是那会儿第一个赶到并出发的,易家,南宫家,萧家的人这会儿也带着物资来到了周围的村庄来历帮忙,同时也派出去了一些人帮忙追流贼。

    “哼,去寻铁矿才是真的吧。”易蔻筠冷笑着。不过既然如此,他们就更要出发了。

    “将军,颜特使失踪了。”易蔻筠和子臻正欲折返的时候,留守城里的士兵慌慌张张的来报。

    “什么叫失踪了?”易蔻筠不悦的挑眉,来行苏城的路上,他不是就闹了好几次失踪了?

    而子臻的嘴角扬起一丝危险的弧度,他猜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