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上邪发怒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6本章字数:2073字

    “你的本名,是叫做易寒,你是东阳易家的女儿?”孑世虽然问着,但语气里却是斩钉截铁的肯定。

    “你说什么?”该有的警惕,易蔻筠还不想松口。

    “不必惊讶,我曾去过东阳,也见过易家的家主,此次四家行苏城齐聚,易家来的人竟全是生面孔,易家定然出事了。”

    “那你又为何认定我就是易寒?”

    “你两次去往聚贤阁,赏月之余就没有其他的目的么?”孑世定定的看着易蔻筠。

    世上总有那么一种人,由于丰富的阅历和过人的心智,一眼就能看出原本苦藏心底的秘密,一针见血。

    “不必惊慌。”孑世捡起了地上的酒囊,道:“你的安慰,我听进去了,易老先生为人作风,我很是佩服,所以,我不会伤害你,相反,我还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你。”

    “大礼?”易蔻筠狐疑。

    “雪越大了,我们回去吧。时机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孑世话说一半,成功吊起了易蔻筠的胃口。

    但没办法,易蔻筠又不会读心术。

    “易丫头。”易蔻筠才进入到山洞,谷素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要不是子臻拦着,他早就出去找易蔻筠了。毕竟孑世不是他们知根知底的人,就最近掌握的信息来看,很多人都在秘密寻找着天命凰女。

    “世叔。”离笙也急忙扶住了孑世。

    孑世扬了扬手,将手中的酒壶递给了离笙,算是告诉他从今以后自己的酒戒了,离笙自然高兴。

    “前辈放心,穆洗将军可是我行苏城的贵客,对她,本城主厚待还来不及呢。”孑世又恢复了脸上的标准式笑容。

    “最好是这样。”谷素这才悻悻的一个人坐在了角落里。

    “天色不早了,我们先休息,明日看情况再定吧。”子臻提议之下,众人才又散开。

    但子臻的目光,还是在易蔻筠的腰间停留了一会儿,画金弓,他记得流贼是看见了画金弓之后,就对易蔻筠变得手下留情了起来。

    这画金弓,是东阳归吟庄林家嫡传弟子的武器。

    但这又和流贼有什么关系呢?

    另一边,空沧山的西南诸峰里,比漫天飞舞的雪花更寒冷的,是房间里上邪先生的到来而带来的几近冰点的气压。

    “人呢?全部都在这里了么?”上邪先生一袭黑衣,头戴黑色的斗笠,没人能看清他长得什么模样,但他手上戴的那枚鹰头戒指,宣召着他的身份。

    “都,都在这里了。”下面的人战战巍巍的,不敢抬头。

    “混账!”上邪猛地一拍桌子,随着酸枣木枝的轰然倒塌,散发出来的无尽强势威压,震得在场的人都后退了好几步。

    “本座的话,你们是当耳旁风了么?”上邪说话之间,匕首已经抵上了其中一人的脖子,倏然的一划,血溅当场。

    他悠闲地从身旁的茶座上抽下白色的地步,擦拭着匕首上的斑斑血迹,慢条斯理地睥睨着,“西南峰再放肆,也终归是我空沧山的地盘,谁给你们的胆子,私自下山?”

    “嗯?”这一字,他又伸出了手中的匕首。

    无恶不作的西南峰众人,在孤身的上邪面前,竟然软弱的像是一群待宰的羔羊,不敢有丝毫的反抗。归根结底,上邪自身的武功是在是深不可测,而且他手段毒辣,否则也不可能做得了这空沧山的主子。

    “是山下有人传了密信。”上邪手中的匕首划过之前,有人开口了。坦白,总会死的痛快一些。

    “何人?何事?”上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有了兴趣。

    “何人不知,但信里的内容是说,有个拿着画金弓的,北康来的女将军会在行苏城逗留两天。”

    “你们稀罕画金弓?”上邪的脸色一沉。

    “不,不,”那人急忙解释,“信上说,那个女子,是天命凰女。”

    “哦?塬逆预言的那个?”上邪面纱之下的脸先是一惊,而后是似笑非笑的邪魅:谷素,你怨我没有管好空沧山的人,你就管好身边的人了么?

    “倏”的一声,上邪的匕首插入了厚实的地板之中,乌泱泱的跪了一地的人不敢怒,也不敢言,膝盖被震得生疼也不敢有丝毫的挪动地方。

    “这么大的雪,山路难行,即日起,空沧山封山。”上邪扬衣而去,身后的人明白了他的意思。

    封山,不仅意味着他们不许出去,而是私自出去的那些人,也回不来了。

    “穆洗将军,你看前方。”天才蒙蒙亮的时候,雪停了,易蔻筠一行人接着出发。

    孑世眼尖,发现了有人在他们前方的草丛之后晃荡。

    是四大家族的人。

    他们也没往西北方向去,而是来了东北这边。

    看来,是铁矿的消息有下落了。

    先是假意惺惺,借着帮助易蔻筠抵御流贼之名出城,现在又借着追寻流贼的名义来寻找铁矿,果真是无奸不商。

    不,不能这样时候,易蔻筠和他的父母就不是。好吧,只能说大部分是那样。

    “各位,好巧啊。”四大家族的人似乎正在商议着什么,易蔻筠的突然出现令他们猛地一惊。

    “好,好巧…………”

    “看各位的样子,昨夜应该是冒雪前进的,怎么,有了流贼的下落了?”

    易蔻筠此话一出,易鸾和易饶曼立即就黑青了脸。先前颜禄找过他们,求助易家的人帮他秘密出城,而他则告诉了易家的人铁矿的方位是在行苏城外的东北方向。

    本来他们可以悄无声息的自己前那里寻找,但其他三家又岂是省油的灯?在前往西北方向之后不见了他们,竟然又折返了回来!

    易鸾这次算是白帮颜禄了。

    不过,颜禄时如何得知铁矿是在行苏城的东北方向的?

    原因很简单,那名知道铁矿下落的人在孑世的手里,颜禄去地牢查看东阳来的刺客的时候得知了这个消息,不过那人也算是机智,只告诉了颜禄铁矿的方位却没有告知具体位置,除非颜禄救他出去,否则,行苏城东北方向大片的山脊,他们慢慢找去。

    但他的算盘落空了,仅仅知道一个方位,就够颜禄脱身的了。

    但如此说来,孑世一早就知道铁矿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