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发现踪迹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6本章字数:2089字

    “来来俩,天寒地冻的,诸位辛苦了。”孑世又是一副扮猪吃老虎的笑容,呵呵的递了手中的酒。

    “城主客气了。”易鸾悻悻地摆了摆手。易蔻筠赶紧背过了身子,蒙上了面纱。

    “既然遇上了,不如一起吧。”离笙提议,把人放在自己的眼皮字底下,终归还是放心一些的好。

    顾家来的,只有一位老者和一对兄妹,萧家只来了一个子弟,南宫家,南宫烁竟和那名叫阿寒的女子都在,果然,放下一切纷争,只是说说而已!

    倒是易家,易鸾和易饶曼齐齐上阵,是四大家里唯一一个出动了家主的,易鸾还真是在乎铁矿,拎不清轻重。

    “将军……”阿寒正欲和易蔻筠说些什么,易饶曼就打断了她:“人家是将军,有狐裘锦衣的,你一个小妾,裹得那名严实,是想欲盖弥彰么?”

    “你给我闭嘴!”南宫烁竟替阿寒出头,两人又掐了起来。

    最后还是易鸾呵斥了易饶曼才得以平息的。

    不过阿寒却再不敢多说一句话,低着头安静的依偎在南宫烁竟的怀里。君子美姬,加上周围白雪的衬托,倒是颇有几分佳偶的意味。

    休息的空档,子臻接到了暗卫传来了消息,那些流贼似乎是有意避开空沧山的方向,在他们的前方,一处深陷的天坑里,那些流贼们蠢得自己掉了下去,一夜未能脱身。

    “知道了,派人回行苏城走一遭。”子臻盘算着,若他所料不错,行苏城中,有东阳太子府的人。否则东阳的消息不会那么快传到这里来。

    四皇子郭琰已经被封了汉王,身子也好了许多。

    易家是受了郭宣的指使,才急急想拿到铁矿。

    蓦然回首察觉时,,子臻的身后已经站立了一人。

    是谷素!

    “你要做什么老夫不感兴趣,也管不着,不过,你最好离易丫头远一些!”谷素厉声警告着,今天终于让他逮到子臻的把柄了。

    “咦,你们都在这里?”不想看四大家族的人惺惺假意的嘴脸,易蔻筠出来散心,却听见了谷素的声音,“你们,在争吵?”她察觉,谷素的表情很不对劲。

    “没。”谷素还不想夺去易蔻筠的欢愉。

    “前方有一处天坑,流贼在那里。”子臻开口了,毫无隐瞒。

    “什么?我去通知城主,我们赶紧过去!”易蔻筠利落的转身离开,没有一丝的怀疑,怀疑消息的真假,怀疑子臻是从何处得来的消息。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子臻靠近了谷素,与他擦肩而过时,坚定的说道。

    莫牵尘和梅远已经来了不止一封信,还有空沧山和天医杜家,他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易蔻筠是易家的孤女,唯一一个得知易家藏宝库下落的人,又与东阳皇室不和,与木梨山庄还有着渊源,这样的人,不能利用,只能亲手除去。

    但子臻压下来了一切,他说,寻常的女子,他不屑去利用,更不屑动手,他要的,是天命凰女。

    只有这样,他背后的那些人才能放过易蔻筠!

    “什么?”从易蔻筠嘴里得知流贼下落的时候,四大家的人很是疑惑,他们昨夜一整夜都没发现丝毫的踪迹,易蔻筠哪里来的消息?

    “猜的。”易蔻筠淡淡两个字,语不惊人死不休!

    “你……”易鸾被她气得说不出话,他总感觉这丫头有些针对他,可又说不来是哪里不对劲,倒是给他的感觉,越来越熟悉。

    “本城主相信穆洗将军。”孑世站出来力挺,“来人,传话下去,准备前进吧。”

    “各位如果害怕危险,我会安排人送各位回去。”离笙又是一记激将法。

    四大家就是有想不去的心也不能说不了。

    易蔻筠一行人还未靠近那处天坑,就发现了一系列深浅不一的脚印,应该是流贼留下来的,这印证着易蔻筠第六感的准确性。

    孑世的表情却变得越来越严肃。

    这些流贼也忒会挑地方了,四大家族的人都在,若是被他们发现了,他的算盘可就全黄了。

    “在那里。”易饶曼看见了流贼的踪影就挥舞过去了皮鞭,将易蔻筠和子臻悄无声息的靠近后再出其不意动手的算盘毁了个彻底。

    哎,冲动不是错,没脑子,就不该被原谅了。

    这一次,易蔻筠并未加入到战斗中去。

    “二十六,二十七……”她坐在树上数着流贼的数量,咦,怎么少了六个?

    眨眼之间,已经有一个拿着狼牙棒的流贼无声的逼近了阿寒的身后,南宫烁竟正在苦战,来不及赶回。

    易蔻筠一个念头,飞身而下,直接缚住了那人,夺了他手中的狼牙棒,一棒子就敲晕了那人。

    “多谢穆洗……”阿寒又是要柔柔弱弱的道谢。

    “别,免了。”易蔻筠把狼牙棒往阿寒的手里一塞,“保护好你自己。”

    “唔,还差五个了。”

    但奇怪的是,知道所有的流贼都被拿下,那五个也没有现身。

    难道跑了?

    一些被擒住的流贼眼光时不时的往天坑的底部撇去,子臻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切。

    “我陪你下去。”易蔻筠拉住了他的衣襟。

    “好。”子臻顿了顿,点了点头。

    “我也去。”接下来,就是谷素和孑世要跟着易蔻筠下去,离笙要跟着孑世下去,易鸾要下去打探情况,其他三家的人也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都!要!下!去!

    “那好吧,你们下去吧。”易蔻筠将这个“难得的”机会“谦让”给了四大家族的人。

    “公子。”阿寒懦懦的拉了拉南宫烁竟的衣袖。

    “不怕,我在。”南宫烁竟很有大男子气概。

    四大家族的人陆陆续续的下了天坑之后,上面就留下了易蔻筠,子臻,谷素,孑世和离笙。

    “我们真的不下去?”谷素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城主,我们还是先派一些人把这些押送回行苏城吧。”易蔻筠逃避着谷素的问题。

    “好啊。”孑世一个眼神,离笙立刻就去了安排了。

    “对了,还有我们关押在地牢里的人,这几日也得好生的看管。”子臻补充说着。

    “我们,就在这里等着?”谷素感觉越怪了。

    “你说呢?”易蔻筠不怀好意的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