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好戏序幕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6本章字数:2192字

    不一会儿,天坑下面就传来了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看来,是交上手了。

    易蔻筠不傻,天坑下面的流贼,可都不是好惹的,八成是领袖之类的人物,否则上面的人也不可能一直守着。

    刚刚他们在上面,那么大的动静,下面肯定早就做好了反抗的准备,这个时候下去,不是找揍挨是什么。

    孑世和谷素都反应过来了,顿时忍不住笑出了声,敢情易蔻筠还有这样的一面?

    而子臻,则是在一开始,就看透了易蔻筠的心思。

    但他觉得,四大家族这么兴冲冲的下去,铁矿十有八九就在这附近,不管怎样,他们还是要下去看看的。

    安排好一切的离笙回来后,就看见了谷素和孑世在一个劲儿的的憋笑,而易蔻筠和子臻则在淡定的计算着什么。

    “差不多了,我们下去吧。”孑世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拍了拍易蔻筠的肩膀,“给你准备的礼物,就在下面。”

    “啊?”易蔻筠想下去,完全是想去看看四大家族的窘境,顺便抓了那些流贼上来的,合着孑世还有别的目的!

    天坑的底部,正中央由于是能受到阳光直射,尚且有一些的光亮,但其余的四面,都是黑乎乎的。

    孑世从怀里掏了火折子出来,给众人照亮。

    “让流贼再拖他们一会儿,走这边。”他对这里,似乎是很熟悉。

    这天坑果然巨大,中央向四周,有着四通八达的小径,但却极难行走,纵然有子臻和谷素扶着,易蔻筠的脚下仍是时不时IDE绊着。

    “这种情况下,那位柔柔弱弱的阿寒姑娘,不会是被南宫烁竟给抱着走的吧?”易蔻筠心下脑补着。

    不过,她却猜对了。

    四大家族的人一下来就受到了恨猛烈的攻击,他们被逼进了各个方向走散了,但南宫烁竟和阿寒,却和西原顾家的兄妹意外的遇上了。

    好吧,只要没有易饶曼在的地方,哪里都是和谐的。

    “你来过这里?”孑世在前面大步流星,易蔻筠还是说出来了心中的疑惑。

    这也正是离笙想问的。

    “四大家族齐聚行苏城的目的,你们该不会不知道吧?”孑世也不打断再打什么哑谜,掩饰什么了。

    “铁矿竟在这里?”谷素惊呼。

    “萧家虽和皇室有约,但面和心不和,想必不用我来说。这铁矿,落到谁的手里都是一个祸害。”孑世慢下了脚步。

    “所以呢?”子臻停下了脚步,他虽无心争这铁矿,但现在是关键时刻,他不得不动手,否则,北康危矣!

    “所以,”孑世停下了脚步,“这铁矿,得交托到一个可信赖的人的手里。”

    “为何不是你自己守着?”易蔻筠明白了,他是想把铁矿送给她,确切地说,是送给易家!

    “物华天下,载宝而生,必然有它的用处。”孑世只是说了几句神神呼呼的话。

    和离笙交换了一个宽心的眼神,孑世才又继续向前走,离笙也打定了注意,这个消息,他不替他这位任性妄为的皇叔瞒下来也不行了。

    子臻想着孑世的话,难不成孑世是要为这铁矿寻一个主人?

    “数月之前,游览天下的著名游客徐先生曾在府中做客,我请他来看过,这个方向,沿着山脉的走势,有铁矿。而且,容量不小。”孑世手指着一处方向。

    “哈哈,好啊,得来全不费工夫,老夫寻了多日的铁矿,竟然在这里?”孑世话音才落,易鸾就突然现身了。

    下来天坑的时候,其他人都被流贼打散了,他却知道上面的人一定会下来,就一直守在暗处。

    一路跟随,没想到竟然有了这么大的发现。

    “那又如何?”易蔻筠傲慢的回应。此处本就暗一些,仅有孑世手中微弱的火折子照亮,纵使她没戴面纱,易鸾也认不出她的长相。

    话音才落,孑世,谷素,离笙,子臻,四人齐齐出手,十招之间已经易鸾制住,谷素立刻点了他的穴。

    “老哥,你还是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谷素摇了摇头,将易鸾扛上了肩膀,丢下句“你们先休息一会儿”,就扛着易鸾往相反的方向走了回去。

    易蔻筠也未拦着,她明白谷素知道她的心思,此时可以对易鸾小惩大诫,但他的命,还是要留着,一切回了东阳,还得算总账。

    前面有我辟出的一处地方,去休息休息吧。

    孑世想的还真是周到。

    “你还储备了衣物?”易蔻筠很惊讶,合着孑世曾经打算在这里长住么?

    她又猜对了。

    得知铁矿的下落之前,孑世是有过这个打断的,但之后他遇见了易蔻筠,他有了别的打算。

    “什么声音?”四人正在休息的时候,不远之处传来了打斗的声音,而且听声音,打斗很是激烈。

    “应该是南宫烁竟。”易蔻筠听得出来,那是墨琰山庄破风剑的铮鸣,看来南宫烁竟遇到了很大的麻烦,要不然他也不会动用破风剑。

    “来了也好,这铁矿,也不能悄无声息的就给了人。”孑世脸上的笑渐渐变得邪魅了起来。

    与向夜臻有的一拼。

    对,是向夜臻。作为战王府世子,暗卫首领,他是高冷霸气的威严,是目空一切的骄傲责任感,是令人信服却又不敢轻易靠近的皇者威严。而子臻,是淡然,是谦逊,是彬彬儒雅,是春风和煦。

    如果说,向夜臻是个百炼刚硬的人,那么子臻,就是他柔情的一面,这种柔情,虽然只在他身上停留了短暂的数月,却在之后或寂寂或浩荡的岁月里,始终为一人留着。

    “要出手么?”子臻看出了易蔻筠的纠结,毕竟想必起来,流贼更可恶一些。

    “救,当然要救,为了那位娇滴滴的阿寒姑娘,也得救。离笙,你去。”孑世将配剑塞到了离笙的手里,把他推了出去。

    沉寂了多年的孑世,宝刀未老,他筹谋了几个月的大戏,要开场了。

    “啊?”易蔻筠惊讶于孑世的反应,他这次怎么这么积极?

    “留着他们,还有用。”孑世淡然的挥了挥衣袖。

    “嗯。”子臻朝易蔻筠点了点头。

    这孑世,再怎么说也是纵横四国多年的人,曾经也是四国皆知的枭雄,若是他想打易蔻筠的什么主意,完全不用等到现在。

    然而,子臻不喜欢这种前路都掌握在别人手里的亦步亦趋的感觉,行苏城里,该安排的已经安排好了,这处天坑之上,还有暗卫,他没让他们跟下来。

    若是真的关系到铁矿,那么,他不介意冲开身上的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