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再次被掳走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6本章字数:2072字

    然而,子臻不喜欢这种前路都掌握在别人手里的亦步亦趋的感觉,行苏城里,该安排的已经安排好了,这处天坑之上,还有暗卫,他没让他们跟下来。

    若是真的关系到铁矿,那么,他不介意冲开身上的封印。

    离笙出去不久,外面的打斗声很快就消失了,南宫烁竟抱着阿寒进来,离笙在之后压着两个流贼。

    但,这其中一人,易蔻筠见过。

    行苏城之外,她在城门口张望时,和她说话的那个人!

    竟是从那时开始,流贼就打上了行苏城的主意。

    不,流贼打上的,只是她的主意而已。

    “你?”易蔻筠还是问了出来,“你来自空沧山?”

    “不出几日,你也会回去。”那人看起来,很有信心的样子。

    “是么?你可以试试!”子臻的剑铮铮的响着,似乎是在征兆着主人的情绪。

    “你叫什么?”孑世及时站了出来缓解尴尬。

    “阿鸿。”那人也不回避。

    “你们一共几个人?”

    “有本事,你自己去找啊。”阿鸿的话音才落,脖颈处感受到一阵疼痛,就晕死了过去。

    “呵哟,我这暴脾气。”谷素赶了回来,他正摇晃着自己打晕阿鸿的那只手。这家伙都被空沧山逐了出去,还神气什么神气?

    “你竟然动用了破风剑?”南宫烁竟已经安抚好了阿寒,那火红火红的佩剑一直晃悠来晃悠去的,让人想忽视也难。

    以南宫烁竟的武力,这些流贼应该不是对手。

    南宫烁竟下意识的看了看阿寒,易蔻筠明白了,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对了,顾家兄妹呢?你们见到过顾家兄妹没?”阿寒突然反应了过来,流贼突然就出现在他们面前挡住了去路,他们往回返的时候,顾家兄妹还跟在身后的。

    但回应她的只是一片的死寂。

    南宫烁竟也只能无奈的抱住了阿寒。

    “萧家的人呢?”离笙突然问孑世。

    难道孑世应该知道萧家的人的下落么?

    “在前方了,我们先走吧。”孑世倒是丝毫的不慌张。一切尽在他的预料之中。

    “小心些,跟在我的身后。”占据的主动权太少了,子臻不得不起了戒心,他将易蔻筠护在了身后。

    谷素一看他的易丫头又被人抢了,拂袖气呼呼的就跑到了最前面去。

    “前面就到了。”孑世指着前方仅能容纳一人通过的窄道,萧家的那位子弟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他见了孑世,很是恭敬的行了礼。

    “穆洗,我杀了你!!”众人正打算接着前行的时候,易饶曼突然就从暗处跳了出来,拿着剑直直的刺向了易蔻筠。

    她是跟在萧家的人身后来的!

    然而还未等她的剑出手,谷素就制住了她。“呵哟,不玩鞭子了?”而后孑世给了离笙一个眼神,离笙倏然的就红了脸。

    没办法,易饶曼再怎么说也是个女人,男女授受不亲。

    他只能走到阿寒的面前,对着她耳语了几句,然后帮着谷素,把易饶曼制得死死的。

    “可以了,动手吧。”阿寒接受到离笙的眼神,短暂的犹豫之后,还是壮着胆子,在易饶曼的身上寻找着什么。

    “你这个贱……”未等易饶曼破口大骂处,谷素就塞了一团布在她嘴里,太吵了!

    “是这个么?”阿寒在易饶曼的身上找到了一枚玉质雕刻的印章,印章的底部,刻着易鹤之章。

    那是易蔻筠父亲的私章。

    “果然在这里。”谷素喜笑颜开地从阿寒手里拿过了那枚印章,交给了易蔻筠,“把它看好了。”

    失去了很久的东西,突然回来,易蔻筠心头百感交集。

    “还给我。”易饶曼嘶吼着,谷素嫌她烦,直接点了她的哑穴。

    却突的,也是在此时,四五名流贼齐齐冲了出来,一人对付一个,显然是有备而来。

    和易蔻筠交手的那个,武功更是高得离谱,没几招,易蔻筠就被他擒住了,并且那人身法极快,竟然能在谷素和子臻的眼皮子地下掳着易蔻筠穿过了他们面前的那处窄道。

    一股剑气迎面挥舞而来,易蔻筠离开的方向的那处窄道,已经被落下的石头堵死。

    “快动手,清路。”子臻第一个反应过来。

    着绝对是预谋好的,就是冲着易蔻筠去的。

    曾经,在岚城周围的那处枫林里,易蔻筠就在子臻的身后被悄无声息的掳走过一次,而这次,竟然是在他的眼皮子地下。

    子臻很生气!

    他长剑半挥,方才还与他纠缠的那名流贼霎时倒在了血泊之中。

    “等等,不可。”孑世急忙拦住了欲崔动剑气清路的子臻,“此处石壁薄,怕是再经不起你的剑气,我们只能手动。”

    子臻又是二话不说,开始清理。

    孑世,离笙,谷素也纷纷加入。

    “放心,没事的。”南宫烁竟安慰着阿寒,而后控制住了易饶曼,萧家的那位子弟,明显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这位穆洗将军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能使得孑世城主和离笙这般的紧张?

    另一方面,易蔻筠被黑衣人扛着一路往前走,到了一处周围都是黑不拉几的地方的时候,那人才停了下来。

    他定定的看着易蔻筠,在黑暗中发着淡绿色光的眼神里,是精锐,怀疑,还有,希冀。

    易蔻筠同样打量着周围,打量着抗她而来的人。

    他是想挟持她然后要求孑世放了抓捕的流贼,还是东阳的人?

    “木梨夫人和你是什么关系?”那人突然问这。

    易蔻筠并未回复他。

    “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人突然就一把拉起了易蔻筠,而后催动了自身的内力,源源不断的往易蔻筠的身体里输入着些什么?

    痛,浑身烈火焚烧般的疼痛,易蔻筠死死的咬着牙关,消瘦的小脸也因为疼痛而变得苍白,冒出了虚弱的汗珠。

    该死的,这人是在往她的体内输内力么?但为什么会这么难受?

    易蔻筠感觉到全身的每一处血脉都快要被撑破了!

    “喝……”反弹般的爆发之后,她才舒服了许多,那人也被她爆发出来的力量震得后退了好几步。

    “哈哈哈,就是你,终于找到了。”那人抑制着体内翻滚的气血,音腔怪调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