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易寒现身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6本章字数:2566字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眼前的这人给易蔻筠的感觉,竟然很熟悉,好像冥冥之中。他们见过,而且,还经历过厮杀。

    朦胧的记忆之中,她好像见过这人。

    “哈哈哈,天命凰女,藏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被我找到了。”那人笑的愈发的丧心病狂。

    “你说什么,什么天命凰女?你到底是谁?”来自心底的几近是本能的反抗,易蔻筠冲了上去,一把揭开了那人的面纱。

    但周围只是无尽的黑暗,她什么也看不到。

    “木梨故人将你藏了这么多年,我该叫你什么好呢?易寒?穆洗?还是,天命凰女?”

    “你想做什么?”那人一步步的逼近易蔻筠。

    他浑身散发出强大的内功,逼得易蔻筠只得连连后退。

    “呵,你身为天命凰女,自然有你应该承受的东西,而我,就是来赐予你这些东西的人。”

    “你……”易蔻筠还没来得及逃开,就受了那人的一掌,晕死了过去。

    “你敢动她试试!”那人靠近易蔻筠的前一刻,子臻强大的剑气就劈开了一处光明。

    他剑气所至之处,令人产生一种难以抵抗的恐惧。

    谷素一眼就看了出来,着小子身上有上邪的封印,他这是要冲破封印了!

    但上邪又岂会轻易的给人封印内力,他的封印又岂是那么轻易就能冲开的。子臻现在是失了分寸,但谷素看得出来,此时若是破了封印,子臻必然会遭受到足以威胁到性命的反噬!

    在子臻提着剑向那人砍下去之前,谷素一个箭步冲上去拦下了他,用自己的内力强行震慑住了他,“将他们两个先带去石屋里休息。”毕竟是上邪的人。丢给孑世和离笙这句话,谷素幻动着灵活的身形,招招看似无骨实则力道十足的朝那人挥舞而去。

    子臻劈开的那处光亮正好照射在了那人的脸上,他没想到这些人会来的这么快,只得一边用手遮住脸,一边吃力的应付着谷素密不透风的进攻,然而,很快,他就撑不住了。

    眼见就要不敌,那人只能故技重施,虚晃一招往那处裂缝外跑去,谷素岂肯罢休,脚底生风就追了出去。

    两人又是一番苦战。

    南宫烁竟一心护着阿寒,都没有注意到易饶曼是何时挣脱开了绳索。

    萧家的那名子弟武功最弱,只得自顾自的寻了一处安全的地方去观战。

    “穆洗将军,醒醒。”孑世见昏迷不醒的易蔻筠,一时也慌了神。

    仔细探了探易蔻筠的脉搏之后,他的眉头越发的严肃了起来。

    那人下手可真是够狠的,那一掌,虽然没有伤到内脏,却是将易蔻筠的经脉都震得有些许的移位。

    此时若是再不救治,极有可能就来不及了。

    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孑世就做出了决定,他要为易蔻筠穿输内力。

    “皇叔。”离笙担忧的喊住了孑世,皇叔已多年未启动内力,此时为了一个小丫头,值得么?

    “管好你怀里的那位。”孑世手上扶起易蔻筠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他只是暂时被谷素震晕了,把他扶出去。我给易丫头疗伤的场景,别让他看见了。”

    “易丫头?皇叔你认识她?”离笙抓住了孑世话里的马脚。

    “眼下来不及解释了,出去之后我再详细告诉你。”说话间,孑世已经催动了自身的内力。

    “还不快去!守着洞口!”被孑世一声呵斥,离笙才回过神来。

    “哦,哦。”他急忙拖着子臻出了洞口。在南阙都城受人敬畏也好,身份尊贵也罢,说到底,离笙毕竟是孑世一手调教出来的,在孑世的面前,他总是习惯性的遵从。

    另一边,与谷素交手的那人节节败退,慌乱之中只得夺了阿寒手中的帕子,蒙住了自己的脸。

    不过也因为这一举动,他挨了谷素充满力道的一掌。

    这一掌,算是给易蔻筠报仇的。

    “你欺人太甚!”嘴里淬出一大口的鲜血之后,那人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两大高手交战,震得周围的石壁掉落了许多,众人急忙躲避。

    交战的两人却齐齐跳出了天坑,在下面伸展不开手脚。

    谷素找了易蔻筠那么久,护了她那么久,自己都没舍得动易蔻筠一根汗毛,如今眼前的这人竟然敢将易丫头打到昏迷,谷素不能忍,他的怒火很旺盛。根本压不下去,除非,是把眼前的这人狂揍一顿,再押他到易丫头的面前赔罪!

    “呵哟,武功还不赖么?”

    那人挨了谷素一掌,竟然还能在谷素拼劲全力的进攻之下坚持这么久,这让谷素愈发的怀疑他的身份,能和他一战的人,四国之内,空沧山之内,绝音谷之内,加起来,可不超过十个。

    而眼前的这人,明显是在隐藏自己的武功路数,简直就是乱打一通。但这却正好对了谷素的胃口,他最烦那些所谓帮派之间的特定路数,所以自创了一套集百家武学所长的功法,如今正好拿来试试手。

    若要论起无赖来,天下能比得过谷素的,还真没有。

    见谷素丝毫不惧怕自己变化多端的武功路数,那人的体力渐渐撑不住,他散发出来了多枚暗器,欲寻求脱身。却都被谷素灵活的避开。

    “喂,看你的样子也老大不小的了,怎么,抢了人家姑娘的手帕就像一走了之?”谷素仍睡穷追不舍。

    没办法那人只好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双手繁复的变化几乎晃瞎了谷素的眼睛,而后又发出了好几枚暗器,步法也诡异的变化着,突然地抬脚,谷素中招了。

    再等谷素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一进没了踪影。

    但谷素的手心里面,却多了一颗名贵的佛珠,这是方才与那人近距离的交手的时候,谷素从他怀中顺出来的。

    身带佛珠,难道是佛家之人?出现在此处又能和谷素大战这么久,难道是空门寺的人?

    谷素摇了摇脑袋,还是赶紧折返回去了。易丫头伤势未定,他的赶紧回去看看。

    “公子,这是何物?”阿寒在南宫烁竟的庇护之下没有受到半分的伤害,不过靠近石壁时,她却发现被谷素和那人打架时震破的石壁后,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是铁矿!”易饶曼和那名萧家子弟齐齐呼喝道!

    真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他们先前在行苏城里打听了那么久,又在行苏城外找了那么久,没想到,误打误撞的,竟然在此处发现了铁矿!

    此时,这里齐聚了南宫家,易家,萧家三家,气氛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几人各有心思。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女子温柔的声音从他们的身后传来,众人回头,只见一位身着月白长袍的女子袅袅而来,她全身没有多余的装饰,仅是腰间的那条玉带,就衬的她的身材愈发的修长。

    面纱之上的明眸里似乎融进了星辰万象,灵气的教人移不开眼睛。

    “你是何人?”易饶曼开始有些许的不安。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吧?”女子的声音陡然变得凌厉了起来,“一个被我易家除了名的人,竟还敢打着易家的旗号出来招摇撞骗!?”

    “你……”易饶曼最惧怕的人向来就是她那位堂姐,高贵,端庄,与生俱来的气质。

    她站在她的身边,立刻就被衬的什么都不是。

    易饶曼下意识的想去抓住易家的印章来寻找一些安全感,但她摸到的,只是一片空荡荡。

    “不,不,”易饶曼不敢置信的摇着头,“你不可能是易寒!”

    “易寒?”南宫烁竟和那名萧家子弟也疑惑了,东阳易家的幺女?不是传言说葬于那场大火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