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反转连连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6本章字数:2172字

    “我不是,难道你是么?”易寒清冷着嗓子一步步的朝着易饶曼走过去。易鸾与外人合力,致使易家受创,这笔账,易饶曼同样逃不过。

    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一步步的靠近,易饶曼却好似被施了定身术一般,一动也动不了。

    “你……”她死死的盯着易寒,似乎是要在她身上盯出一个洞来。

    “啪……”易寒扬手就给了易饶曼一巴掌,这一巴掌,是教训她,也是打醒她,不是自己的东西,就算偷来、抢来,也终归不是自己的。

    “区区走水,怎么要的了本小姐的命?”易寒转过了身,“我父作为四家之首,曾与各家有盟约,不会插手军火之事?怎么,真当我易家无人了么?”

    易寒的眼神里,充斥着久居上位者的威压和凌厉,其他人霎时哑口了。

    “南宫公子?”易寒一步步的靠近着,“听闻南宫公子新得佳人,还未恭喜。”易寒说着,状似无意的抬头看了看阿寒。

    “不关她的事。”南宫烁竟生怕她把阿寒怎样似的,立刻就把人护在了身后。

    “墨琰山庄……”易寒并未停下脚步,而是在南宫烁竟的耳边低声说着什么,南宫烁竟的脸色也越来越惊讶!

    “你竟是?”他吃惊问道。

    “不必废话。”易寒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契约,“是背信弃义,尸骨无存,顺便搭上你和你这位红颜的性命?还是盖上你南宫家的私章,你自己决定!”

    看了看阿寒充满恐惧的双眸,南宫烁竟还是掏出了怀中的印章。

    那是一份承诺此处铁矿归易家私有的契约。

    “易家不是承诺哦过不动这些东西?”那名萧家子弟连忙护住了自己的印章,连连后退。

    “得到,并不一定要开发?怎么,萧公子有其他见解?”易寒又将目光转向了萧家的子弟。

    “此事事关重大,没有家族长辈的允许,我死也不会盖章。”

    “是吗?”易寒颇为嘲讽的看了他一眼,道:“不知孑世城主的性命?等不等得及容你回去商量,而你,又但不担得起伤了他的责任?”

    易寒的话音才落,另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蒙面之人就架着孑世从暗处走了出来。孑世正处在晕死的边缘,他们挟持了他!

    “卑鄙!”那名萧家子弟满眼怒意的看着易寒,孑世的真实身份他是知道的,萧家想私吞了铁矿本就违反了和皇室的约定,若再因铁矿一事伤了孑世,恐怕以后四大家族要变成三大家族了。

    “枉我还一直敬易家是真君子。”

    “你给我闭嘴!”易寒陡然发怒,打断了萧家子弟的话,易家从来都是真君子。但那又如何?家族被屠,三家难道真的一点儿蹊跷都察觉不出来?他们视若无睹,反而争相着违背曾经的约定。

    他们有什么资格数落易家?

    铁矿落在任何一方的手里都是祸害,她违背自己的本心行卑劣手段,都是为了战火不再燃起,四海不再血腥。于公于私,于四海于易家,她自问没有对不起过。

    “萧家就很高尚了么?”千言万语,在脱口而出的那一句话只是化为了一句不痛不痒的反驳,“直说,你牵,或者不签?”易寒将那纸契约递到了萧家子弟的面前。

    暗处走出来的那人掐着孑世的手愈发用力了起来。

    “嘶……”孑世吃痛,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给我记住!”萧家的子弟愤愤骂着,还是从怀里掏出来了那枚印章,虽然不知南宫烁竟为什么会签,但此时,他不签是不行了。

    “本小姐记着。”蓦然的,易寒觉得,这名萧家子弟还是有一定的骨血的!可惜,投错了胎。

    “你……”易饶曼由始至终都只是在一旁定定的看着,易寒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本事,竟然能够说得动南宫家,绑得住孑世!

    而且她压根儿不会想到,易寒用的,就是从她手里拿走的印章。因为易鸾的印章是后来偷偷刻的,一家的印章往往只有三枚,交给三个及其重要的人。而易家的印章,易寒父亲手里有一个,她母亲木梨夫人手里有一份,她大哥的手里有一份。

    但随着这三人的死亡,印章也没了下落。

    看着易寒淡定的那处那枚易家的印章,盖了上去,在场的人的希冀立刻就破灭了。

    四国有约,四家有约,捉摸不定的东西,四家里面只要有三家同意这些东西都归一家所有,那么其他人,就算是再觊觎,再有理由,也不得去动别人家的东西。否则,不仅是背信弃义被人唾弃,还会被视之为,偷。

    他们策划了那么久,没想到到最后,平白无故杀出来一个易寒,轻而易举的将铁矿揽入了怀中。

    “住手!”易寒将那纸契约收起来之前,顾家的兄妹出现了,他们挟持了易鸾,“将契约拿过来,否则,我杀了他。”

    和南宫烁竟走散之后,顾家兄妹就一直在寻找出口,看见谷素和另一个人交战出了天坑,顾家兄妹顺着谷素出来的方向一路找过去,意外的发现了被谷素点了穴道仍在石缝里的易鸾。

    他们一路悄悄的跟着,易寒的出现,是在意料之外,但她拿到了有三家印章的契约,这并不妨碍他们原本的计划。

    “呵。”易寒冷笑着,非但没有交出契约,反而将契约塞进了衣袖里,“我还在想,三家的人都在这儿了,独独不见顾家,多遗憾啊,没想到你们就出现了。”

    说着,她拔出了藏在靴子里的匕首,走向顾家兄妹,可笑的事,明明有人质在手的他们却被吓得连连后退。

    “不必惊慌,”易寒笑盈盈的将匕首递了过去,“是谁告诉你们,我易寒在乎易鸾的性命的?”

    “我恨不得杀了他!”易寒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夺了我易家的大权,我恨不得杀了他。不过,碍于他终究是我的长辈,我不好下手,你们若是想动手,请自便。我看二位的剑不是很锋利,这把匕首,用来杀人,正正好!”

    “易寒,你敢?”易饶曼回过来了神,她扬剑指向了易寒,道:“把契约给他们。”

    呵,关键时候,易鸾还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

    “我若不呢?”易寒挑衅者。

    但她话音刚落,南宫烁竟竟然也拔出了破风剑,指向了易寒,“把契约给我!”

    暗处,挟持着孑世的那名黑衣人见状,收敛了瞳孔,周身开始散发出危险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