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若我非这个不要呢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6本章字数:2323字

    “南宫烁竟,你确定要这样做?”易寒挑着眉,很是不悦。

    “欠木梨山庄的,墨琰山庄之后会用一切来偿还,但折纸契约,我真的是需要。”南宫烁竟的语气几近哀求,但他执剑的手却没有丝毫的放松。

    “若我非这个不要呢?”

    “那就得罪了。”南宫烁竟低头沉思了一小会儿,愈发坚定了手中的剑。

    墨琰山庄和归吟山庄一样,原本都是木梨山庄门下的分庄,但木梨山庄在十二年前突然一夜之间在四国里消失了个干干净净,归吟庄尚且念着木梨山庄的恩惠,寻找了几番,但墨琰,好像巴不得木梨庄赶紧消失似的,消息传出的当天就跑去了北康,安心经营起来了北康南宫家,稳定了南宫家北康首富的地位。

    方才,易寒就是提及了往事,南宫烁竟才乖乖拿出来了印章,一天是木梨山庄的人,一辈子都得听从木梨令的号召,这是誓言。

    但现在,南宫烁竟很显然,是要打破这个誓言。

    他也不想,但拿到铁矿的契约,是父亲答应让他带着阿寒归隐的条件,他必须得搏上一搏。

    而易鸾,也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位自称是易寒的人,大火之后,在易家并没有找到她的尸体,他和郭宣就怀疑她是逃走了,所以一直在寻找。而今,她竟然能够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暗中筹谋了这一切!

    难道说,前段时间,她根本就没有离开过东阳,而是在郭琰那里?但郭琰的府邸他明明早已派人搜了好几遍。

    但郭琰在东阳突然崛起,易寒此时又出现在这里,除了是郭琰和她早已商量好的兵分两路,易鸾想不出其他的解释。

    顾家兄妹眼尖自己以为捡到的“宝贝”正在慢慢失去价值,也开始变得焦虑起来。

    空气中开始弥漫着剑拔弩张。

    孑世好巧不巧的在这时醒了过来,“嘿,萧家小子,你要做什么?”他喝住了正欲拔剑从易寒身后偷袭的易家子弟。

    这一声,也唤起了易寒的戒心。

    按着孑世的人,眸光骤敛,一道剑气直直的就朝着易家的子弟挥舞而去。

    “易丫头,易丫头呢?”匆匆赶回了谷素在离笙那里知道了孑世和易蔻筠的计划,也知道耗了大半内功救易蔻筠的孑世根本撑不了多久,易蔻筠的身体也还虚弱着,子臻那小子才受了些反噬,万一动起手来,那就太危险了!

    谷素叫唤着易蔻筠,直咧咧的就朝着南宫烁竟发难而去。

    “说,你把易丫头藏哪儿去了?”他大有要大打出手的意思,南宫烁竟顾忌着阿寒,只得小心防备着。“好啊,枉易丫头还救过你,你就这么回报她的?说,你们把她怎么样了?”谷素急于解围,连阿寒也开始数落了起来。

    “我们并未见过穆洗将军。”南宫烁竟解释着,谷素武功不低,若是真的打起来,他根本不是对手。

    易鸾此时才得知谷素口中的易丫头竟然就是穆洗将军,怪不得他从第一眼开始就觉得穆洗太过熟悉,或许,穆洗就是易寒。若真是这样,眼前的人,就是穆洗!难不成,他猜错了?易寒确实是逃出了东阳,但她怎么又会成了北康的将军?易鸾也困惑了。

    姜还是老的辣。

    顾家兄妹发现他的时候,他设计引他们打了他一掌,谷素点的穴道,他早就冲开了,此时他不过是在静观其变罢了。两个小娃娃罢了,怎么困得住他?

    急于解开心底的迷惑,趁顾家兄妹不注意,易鸾一股内力出其不意的打伤了顾家哥哥,而后掌中凝聚着力量,就朝着易寒招乎过去,不论怎样,今日他一定要看看,面纱之下究竟是何方神圣。

    他的动作太过出其不意,谷素折返回来已经来不及,子臻的剑也已来不及,孑世惊大了双眸。不,易寒不能出事。

    易寒也察觉到了身后的杀气,她正欲转身闪躲,突然的,另一个人迅速的,直直的,就飞身而至到了她的面前,用身体帮她挡下来了易鸾的一掌。

    这人,竟是阿鸿!!

    “你,你不能出事。”这是阿鸿闭上眼睛之前的最后的话。

    易鸾竟然下如此的重手,若是没有阿鸿,那么死的,就是易寒!

    被那个身份不明的人打了一掌之后,易寒就觉得身体里剧痛之后,取而代之的就是无尽的对力量的渴求,孑世传输给她的内力,不仅修复了她的经脉,很大一部分,被她转化成了自己的。

    悲怒交加,意念所及,易寒一掌,正中易鸾的胸膛,易鸾被震飞了出去。

    “噗……”一大口献血吐出,易饶曼急忙收了手中的剑,“父亲,没事吧?”

    一掌打出,易寒的经脉又开始紊乱,此时她的体内,好似是由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寒意,渗透到了她全身的每一滴血液,每一个毛孔,她很痛苦,似乎能缓解她痛苦的,只有力量。

    她这是走火入魔了么?

    易寒的脑海里闪过不好的念头。

    “今日不杀你们,滚!”易寒知道,得速战速决了。

    “你呢?是战,是留?”反正趁着现在体内力量乱窜,能解决一个是一个,易寒双目阴森森的看向了南宫烁竟。

    阿寒眼尖,一下就发现了易寒腰带外漏出的一小点花帕,那是她送给穆洗将军的!

    “公子,我们走吧。我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我只求公子平安。”阿寒有意帮助穆洗,拉住了正欲出手的南宫烁竟。

    “可……”南宫烁竟还是有一丝的不甘愿,现在拼尽全力的一试,或许就能为他和阿寒换来一个没有人打扰的生活。

    “公子。”阿寒的眸子里漾起了氤氲的雾气,南宫烁竟立刻就收了破风剑,赶忙安慰。

    “今日的约,我南宫家认了。”丢下这句话,南宫烁竟就扶着阿寒折返了回去。

    顾家妹妹见大势已去,哥哥又受了伤,正欲悄悄的溜走。“等等。”孑世突然唤住了他们,“大争之世,明抢暗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凡事,都该有个底线规矩,否则,就是天下大乱的修罗场的前兆,你们可明白?”

    他是指顾家兄妹劫持了易鸾打算顺走契约一事。

    “受教了。”顾家兄妹齐齐道,而后搀扶着走了出去。

    站在中央的易寒,身体也达到了承受的极限,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谷素和孑世都急着跑过去接住她,却被一直装作劫持孑世的子臻给抢了个先。

    “她怎么样了?”子臻焦急的询问给易寒把脉的谷素。

    “情况不是很乐观,我们先回去再说。”谷素也严肃了起来;谁把易丫头经脉里的封印给解开了?

    “你们先走。”孑世看了看阿鸿的尸体,终于还是停下了脚步。

    “不好了。”一行人还没出了天坑,离笙就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行苏城来了消息,又有北康的使者来了,说是来找穆洗将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