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莫牵尘来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6本章字数:2279字

    呵,跑了一个颜禄。又来了一个使者,这时间,刘盛凑得还真是无缝衔接。

    “金离呢?”刘盛的使者都来了,那么金离,也该回东阳去了。一开始,孑世就知道金离目的不纯。

    “不在行苏城。”

    孑世不在,离笙不在,城主府的掌事之人又不在,怠慢了北康的使者事小,但城中,可还有四大家族的人,他们可不是省油的灯。

    “急速往回赶吧。”

    之前,易蔻筠被不明人士重伤,孑世替她疗伤,但子臻醒来的太快了,他险些伤了孑世,离笙不得已,透露了孑世的真实身份。这次促成了子臻与他们的合作。

    以易蔻筠,穆洗将军这个身份拿走铁矿太过招摇,孑世的密室里还有一套罗敷的衣裳,左右易家的印章也拿到手里了,不如以消失许久的易寒的身份露面,大不了易蔻筠之后就以穆洗的身份行走四国,谁人若是想对易寒下黑手,那就慢慢找易寒去。

    只是,计划刚提出的时候,易蔻筠还是又些许的不大愿意,以木梨山庄压制南宫烁竟倒是没什么,但挟持孑世去威胁萧家子弟,易蔻筠不愿意做此等勾当。

    “非常时期,就当是为了天下的和平。”孑世出言相劝,易蔻筠才答应了下来。

    但他们并不知,子臻也不愿意,挟持孑世,为了避免露出蹊跷,子臻必然得离易蔻筠远一些,那样,她若是出了事,他怎么来得及?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空沧山多年,磨尽的不只是他所有的希冀,还有他对关爱之人的表达。

    “她怎么会伤的这么重?”子臻看着怀里越来越虚弱的易蔻筠,神色担忧。

    这个问题,孑世和离笙没办法回答,或许是那人的一掌威力太过巨大吧。但谷素明白,这是易蔻筠经脉之中的封印被解开了!

    天命凰女,并不简单是空沧门寺塬逆大师的预言所指那么简单,而是与生俱来的,血脉之中有不同于常人之处。

    十二年前,应该是带走易蔻筠的那人封印了她,而此时,为她解开封印的那人又会是谁呢?看了看手中的那个佛珠,谷素心中有了主意,空门寺,他要去一趟了!

    “我来吧。”多次的封印解封,对易蔻筠身体的伤害极大,为今之计,唯有他先帮易蔻筠稳定了体内,再教她合适的武功了。

    “我们不回城了。”子臻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

    孑世先是震惊,却转瞬又转化为了赞同。

    不管这一次使者的目的如何,易蔻筠此时根本没有办法应付,况且追问起来,又得一大番的解释。

    “离笙,你送他们去我城外的住所,我独自回城。”

    行苏城,城主府。

    “哎呀,阁下远道而来,招呼不周,恕罪,恕罪啊。”孑世招牌式的笑容,一如当时款待易蔻筠。他来时,随手递了一瓶幽华醇,说着,就递到了北康使者的面前。

    “城主不必多礼。”那人一脸的生人勿近。

    “好,好,孑世一看,不是个好招惹的主儿。那敢问,阁下如何称呼?”

    “莫牵尘。”

    什么!来人竟然是莫牵尘!

    “原来是相府公子,有失远迎。”孑世客气的赔罪着。

    “不必,日前听闻由我北康的穆洗将军驻扎在此,本公子有皇王口谕,穆洗将军呢?快唤她出来。”

    “哎,莫公子来的真不是时候。”孑世佯装苦恼着,丝毫不顾形象的坐在了堂中的台阶之上。

    “什么意思?”

    “穆洗将军已经走了,就在今早。”

    不可能!这可是莫牵尘狐假虎威的威胁了暗卫许久才得到的消息,明明说子臻和易蔻筠会在这行苏城再多停留几日,怎么会这么快就走了。

    “哦?”莫牵尘拉长了语调,“那城中为何还有我北康的士兵,还有,城外的一片狼藉,城主作何解释。”

    “这事啊,说来话长……”孑世拉了莫牵尘与他一起坐下,开始添油加醋、滔滔不绝,但大体就是说,易蔻筠如何的威武,帮行苏城打退了流贼,又是如何仗义,留下来一部分士兵帮助处理善后,而后是如何的清廉,拒绝了他所赠的礼物和挽留,风风火火的就往空沧山方向去了。

    编,孑世你接着编……

    “如此,皇王倒是没有了派我来的必要。”

    果然是来催着上路的,孑世想着,回头就给易蔻筠传信,远离这使者!

    “也不是,莫公子来了我这行苏城,还可以留下来,好好品一品幽华醇不是?”

    “可惜,本公子还有公事在身。”

    “那就太可惜了,莫公子不留,本城主也很遗憾啊。”

    “既然如此,为了不让成周遗憾,本公子可以勉为其难的留下来几天。”孑世话音才落,莫牵尘立刻就接了岔。

    合着在这儿等着他呢?

    因为莫牵尘不相信,子臻会带着易蔻筠这么快就去了空沧山,郭琰的消息还没传去西原,此时还不是让易蔻筠回东阳的最合适时机。

    “如此,自然是好,就是怕本城主这几日忙着处理城外村庄的事,怠慢了公子。”

    “不打紧。”莫牵尘拍了拍并未沾染上尘土的衣裳。

    此人绝对有毒,这是孑世这一刻的全部想法!

    行苏城外,孑世在茂密的树林之中建立了一处住所,加上才下过雪,周围一片白皑皑,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那里还有一个房屋。

    这是孑世为罗敷而建的,春暖花开时,他总会带着那副百花锦绣,来此小住几日。

    “在门外为我护法,不许任何人打扰。”离笙将他们送到门口就匆匆离去,易蔻筠的情况不能再耽搁了,谷素抱着她径直走向了屋内。

    而心高气傲的子臻,此时竟然听了谷素的命令,乖乖地守在门外。

    “去休息一会儿吧,她醒来还得一会儿。”好大一会儿,谷素才从屋里出来,他小心的掩好门。他得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了。

    “嗯。”

    因着下雪大的缘故,月光好似都被净化过一般,明亮的不似平时。

    门外传来有规律的声音,轻寐的子臻骤然睁开了双眸,是北康,又有信件来了。

    出乎他的意料,这次写信来的,不是莫牵尘,而是梅远。

    她听说了铁矿的事情,她想告诉子臻,除非是握在自己手里的,否则永远都不可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她提醒子臻,对易蔻筠,该设胁迫时,不能手软。

    子臻的气息乱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似乎他越是想留住的,越是留不住。铁矿太过事关重大,放在谁的手里,他都不放心,包括易蔻筠!

    出神之际,手中的信件被人一把扯走,子臻猛然一惊,几乎本能的凌厉了双眸,正欲出手。

    “看什么呢?看的这么出神?”易蔻筠手里挥舞着那张信纸,“让我也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