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再回东阳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6本章字数:2061字

    连日的相处,易蔻筠早就将谷素看做了可以推心置腹的人。

    先放在我这里,你这几日,先好好修炼着我与你说的内功心法,过几日,我教你武功。

    “可我会武功啊。”谷素今日很是反常。

    “时机到了,我会告诉你一切。”丢下这句话,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算了,易蔻筠也不想追问那么多,眼下,回东阳是关键。

    这边,易蔻筠一行马不停蹄的赶路,在行苏城,莫牵尘却被孑世的幽华醇给灌得七荤八素。

    暗中察访了之后,他才知道子臻和易蔻筠是真的离开行苏城了,便欲急急追赶,但孑世似乎总有办法将他灌醉。

    这城主,不简单啊。

    这日,莫牵尘给子臻传去了信,他带来了北康重要的消息,而且,天命凰女,子臻必须得到。

    四大家族的人就是在这时来的,他不想见南宫家的那位因为那个小媳妇儿而拉着的脸,况且此次他是奉命秘密出来,干脆就闪人了。

    正厅的隔间里,四大家族说的话,他都听得到。

    “这孑世城主,也是够忙的,我等来告别,竟然还得等着。”易饶曼不悦的声音传来。

    原来是来告别的,莫牵尘才放下了心。

    “是啊,这次大家都白忙活一场,好好的铁矿,白白被易寒捡了大便宜。”顾家妹妹的话紧随其后。

    “也不知南宫家是怎么想的?竟然那么轻易就签了契约?”易饶曼明显话里有话。

    但南宫烁竟此时并不想与她纠缠,铁矿没拿到手,依照他与父亲的约定,阿寒从此再也不能进南宫家的大门。

    这才是他现在焦虑的。

    “南宫兄,此事,没打算给出一个说法么?”萧家的子弟又开始了发问。

    好好的告别会,瞬时就转化成了三家对南宫烁竟的质问。

    “何时我南宫家做事,需要问过诸位的意见了?”南宫烁竟本就心烦,此事更是压不住火气。

    “贤侄,四家历来相护扶持,这话,过了。”易鸾的辈分就摆在那里,南宫烁竟不适宜反驳。

    “世叔说的是。”他只能先低头,而后再思量其他的,“只不过,”

    南宫烁竟所指,是易鸾被易寒内力震伤的之事。大家半斤八两,谁也没资格质问谁。

    “你……”易饶曼听出了话里的火药味儿,正欲反驳。

    “诸位久等,是在是有事被绊住了。”孑世的声音传了进来,才缓和来了一些众人的对质的气氛。

    而莫牵尘,再也淡定不起来了,什么铁矿?竟然是铁矿?易寒拿到了铁矿?易寒不是东阳易家的幺女么?为何他一个字都没有听子臻提起过?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孑世说话的时间里,莫牵尘已经等不及,直接揪了暗处的暗卫出来,厉声质问子臻的下落。

    而后又马不停蹄的往过赶。

    “等不了了,这样下去速度太慢了。”眼看着一整天,大军才行了数十里的路,易蔻筠不禁担忧了起来。

    郭琰被封懿亲王的事,她是现在才知道,但是听刘姜的语气,此事已经发生了数月。藏宝库的事一刻都耽搁不得。她必须与大军分开走,先行赶去东阳,而后再折返回空沧山!

    “子臻,……”易蔻筠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没有提到藏宝库的事,只说事出紧急,她必须快马加鞭赶回去,希望子臻能留下来替她带着军队去空沧山。

    “可你的安全怎么办?”空沧山倒不重要,易蔻筠独自回去,太过危险。

    “我陪易丫头回去。”树上打盹儿的谷素也听出来了易蔻筠的忧虑,反正他也希望易蔻筠减少和子臻的接触,这是个契机。

    谷素倒是个可以靠得住的。

    “我去安排一些人陪你们进去,顺便带上东阳的那些刺客,有消息及时通知我。”子臻思量一番,还是答应了下来。

    那样,至少他能派一些暗卫去代替她照顾易蔻筠,他也能及时知道易蔻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要她毫发无伤。”临走之前,子臻只对暗卫说了这几个字,却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了暗卫,易蔻筠的命,他在乎!

    “只能如此了。”易蔻筠命许姜阳牵来了两匹快马,并将军中的一切事务都交给了子臻,而后与谷素星夜启程,继续赶路。

    “当心,珍重。”这是子臻对易蔻筠说的最后的话。

    “嗯。”

    “你不会在再去高密吧?”易蔻筠还不放心的询问了问许姜阳。

    “我许姜阳发誓,这条命,这颗心,都是穆洗将军的。”跟着易蔻筠,他感受到了军人的热血,那种不同于在刘盛身边是时刻提防着的尔虞我诈。

    而易蔻筠,也吩咐了他把小姜安排在那些在他们之后出发的队伍里,东阳会和之后,她会实现承诺,给刘姜自由。

    她与谷素先行启程,其余的人在他们之后,他们在东阳境内的易家旧址约定汇合。

    一路上,路过空沧山时,易蔻筠没有停,谷素也没有停,但易蔻筠心头却猛然心疼起来了那位战王府的世子,而谷素,也思量着再次进入空沧山的时候,就是该算总账的时候了。

    袭击易蔻筠的不明身份之人,他已经有了头绪。

    昼夜兼程的赶路,易蔻筠和谷素乔装进了东阳的国境,三日之后的子时将近时分,他们出现在了当下城中最为显赫的懿王府门外。

    朱红的大门,金雕的外观,以及高大的门庭,懿王府的修建规模,都可以再建三个以前的易家了。

    “阿琰,我回来了。”易蔻筠驻足在了懿王府的门外。

    此时,另一个巨大的消息也如一记重拳,捶开了四国蠢蠢欲动已久的野心。

    东阳首富易家幺女易寒得到了一座巨大的铁矿,这个消息不胫而走!

    易家遭变,她仓皇出逃的画面浮现在脑海,将另一半钥匙交给琰公子的画面仿佛就在昨日。

    而今,不过月余,却已物是人非。

    她一路风尘的赶回,却驻足在懿王府的门前,失去了迈开脚步的勇气。

    若他真的变了呢!?易蔻筠不敢接着再往下想。

    “易丫头?”他们已经在懿王府门前站了许久,易丫头到底是怎样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