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当子臻太久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6本章字数:2012字

    她一路风尘的赶回,却驻足在懿王府的门前,失去了迈开脚步的勇气。

    若他真的变了呢!?易蔻筠不敢接着再往下想。

    “易丫头?”他们已经在懿王府门前站了许久,易丫头到底是怎样想的?

    “我有些累了,我们先去寻一家客栈住下吧。”东阳境内,从酒坊茶肆车马行到丝绸海产珍珠贝,各种珍贵稀奇的玩意,典当,大大小小的药房,易家都有涉及。

    易蔻筠带着谷素来到了萃荟阁,这处,是易家的秘密据点,里面的人都是绝对可信的过的!

    萃荟阁的老板娘叫做珍娘,虽已年过三十,却是个风韵犹存的美人胚子,加之一直保养的不错,说出去她是二十出头,也没几个不信的人。一见到易蔻筠,她立刻就湿了眼眶。那场大火之后,她寻了寒小姐许久,她曾一度以为寒小姐已经不在人世,直到萃荟阁的人在乌凉山发现了追兵的尸体,她才又有了希望。

    这几个月里,寻找易寒的人,除了郭宣的人,她也在暗中寻找,只不过她不敢太过招摇。

    眼看着东阳国内风云变幻,若是再找不到寒小姐,只怕易家百年基业,就要毁在易鸾的手上了。她这几日正满腹忧愁,而现在,寒小姐竟然主动来找了她,毫发无损。

    珍娘欣喜非常,当下命令伙计带她和谷素去了上等的厢房,吩咐了送去最好的碳火和吃食。

    “寒小姐…”确认楼道里没有人监视跟踪之后,珍娘一下子就拜倒了下去,诉说着这几个月以来的艰难。而今,易蔻筠回来了,她瞬时就有了主心骨。

    “快些起来。”易蔻筠连忙扶起了她,易家能有如此忠心的人,是她的福气。

    “这位是谷素,谷前辈,日后见他,就如见我。”易蔻筠指了指在坐在桌前喝酒的谷素。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老板娘这酒不错。”谷素举了举酒杯,算是回应珍娘。

    未有丝毫犹豫,珍娘朝着谷素福了一礼。

    “珍娘,你记着,我现在叫易蔻筠,是北康的穆洗将军。”短暂的叙旧之后,易蔻筠开始部署正事。

    穆洗将军?珍娘也是一惊,难怪她派出去的人找不到寒小姐,谁又能想到北康的女将军竟然是东阳首富之女呢?铁矿落地易家幺女易寒手中的事她已经听说了,眼下,保护寒小姐的身份才是最重要的。

    “是,易姑娘。”珍娘礼待着,笑盈盈的出去了,手中还拿着一锭金子。易蔻筠住的厢房的左右,这几日她不会再让人住进去了。谷素则主动要求住去了易蔻筠对面的房间。

    当夜,珍娘就依着易蔻筠的命令,派人去监视懿王府的四周。

    其实懿亲王郭琰在易蔻筠消失的这段时间里没少去易家铺子里打探消息,下面的人报给了珍娘,珍娘本想去与他合作,共同寻找的。但比她先到了郭琰幽居的地方的,是皇王派遣去的浩浩荡荡的传旨队伍,之后,郭琰深得皇王盛宠,势头直追太子,珍娘就打消了那个念头。现在看来,郭琰定是有其他的居心的。

    “你竟隐瞒了我们如此多的事?你忘了自己的职责了么?你忘了我们曾经的约定了么?”离空沧山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的树林外,子臻的一袭青衣像是被人拉扯过一般皱皱巴巴的,不过,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儒雅,痞疲的,倒是颇有是哪个富贵人家的浪荡公子的意味。

    “你别告诉我,做着一切,都是为了易蔻筠!”莫牵尘像只猴子般的蹿上了树丫的最高端,委屈巴巴的揉着自己脸上挂了彩,眼神里却是有一丝愤怒的火光,直勾勾的盯着子臻,似乎是要看穿他的内心,剖析深读!

    “我自有安排。”子臻淡淡的回应,低头整理着自己被莫牵尘像只野兽般突然扑上来弄皱的衣裳。他只是一脚踹他出去,已经是手下留情再留情了。

    谁知莫牵尘却疯了一般,又很快的扑了上来。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倒是愈来愈放肆了!

    “你的安排,就是护着易蔻筠?”莫牵尘猫在树上,伺机寻找着出手的时机。

    若是向夜臻,他根本就不会让铁矿落在易寒的手里,更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隐瞒他们那么大的消息,他来找他的路上,已经听说了铁矿落到了易寒手里的消息,他倒想知道,若不是他从四大家族那里得知了消息,若不是他暗中查探得了易蔻筠就是易寒,向夜臻会怎样与他们交代此事!?

    他们说好的,借易家之力给四大家族狠狠一击,利用易蔻筠牵住谷素,迷惑刘盛以方便他们行事。但现在呢?他做子臻似乎太久了,忘了自己是向夜臻。

    他要打醒他!即使概率很小。

    寒风卷起飞雪,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寒小姐。”珍娘急匆匆的跑到了易蔻筠住的厢房,随后又改口:“易姑娘,查到有归吟庄的人进了懿王府。”

    “什么?”归吟庄的人?他们怎么会去了懿王府?

    易蔻筠思量了一番,还是握住了手边的画金弓。林修远在北康,归吟庄出了何事她还不知道,林修不愿提及,但易蔻筠却有责任去探明发生什么什么?

    就凭着归吟庄出自木梨山庄一脉,就凭林家一直守护着易家的安宁,就凭她以穆洗将军的身份脱了身却将林修留在了北康,就凭林修讲归吟庄嫡系弟子继承人所用的画金弓送给了她来防身!

    “你留在荟萃阁,算着时间,后我们出发的侍卫们这两日也该到了。珍娘派了人去易家旧宅,若是传了消息回来,我们总得有一个人在。”

    “记着我的话,不可轻易催动内力。”易蔻筠临走之前,谷素还不放心的叮嘱着。绝音谷的显影粉他出来时并未随身携带,原本他是传了信回绝音谷让谷里的人给他送的,但现在他又来了东阳,估计得延后几日才能拿到了。

    希望易蔻筠撑得过这几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