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死鬼综合症-上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44本章字数:3180字

    夜晚,乌云翻涌,犹如黑海一般掩盖住了月亮。

      街道上唯一的路灯被虫蛾围绕,忽明忽暗,闪烁着昏黄的光晕。

      晚上十一点。

      昏黄的路灯照耀下,两道漫长的黑影缓缓出现。

      “这地方古里古怪的,老三怎么会选择在这里开医馆?”说话的是一个高个子男子,他叫张冬,旁边是他同一个宿舍的兄弟孙才。

      “唉,你看,那是什么?卧槽,鬼啊!”孙才这时忽然惊恐的朝着张冬旁边一个角落指了指。

      “什么?在哪!!!”张冬悚然一惊,连忙顺着对方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昏黄一片的附近,那角落里啥都没有,原本吓出的冷汗也瞬间没了。

      “哈哈,我吓唬你的,这么胆小还做宿舍老大哥?咱们可是社会主义接班人,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好青年,什么牛鬼蛇神?全都是虚的!”孙才嘻哈的大笑着说道。

      而这时,张冬没有搭理孙才,只是脖子僵硬的指了指前面,声音低沉的说道;“你…你看前面???”

       只见路的尽头,道路的旁边有一座看上去稍显破旧的老房子,这原本没什么,但在房子的门上面,悬挂着两个惨白惨白的大白灯笼,如此一幕在这昏黄而又寂静的黑夜里,显得格外阴森可怖。

      而更重要的是,此刻一团莫名的黑影,在灯笼下方的门前不断蠕动。

      两人瞬间吓傻,走不动路,目瞪口呆的看着。

      吱呀——

      就在这时,木质的大门忽然缓缓打开。

      门口的光芒犹如被黑暗拉扯了一样,进入了门内。

      “我说有什么声音,原来是一个塑料垃圾袋。刚好我缺一个装垃圾的袋子!”林三走出门,发现发出声音的是一个黑色的垃圾袋之后,便捡了起来。

      “老大老四你们怎么来了?”这时,他眼角余光看到前方有两道人影,就瞥了一眼,顿时惊讶道。

      他们都是南昌麒麟大学的学生,一个宿舍的兄弟。

      两人一看是林三,那黑影是个垃圾袋,顿时松了口气。

      一想到自己刚才的样子,有些尴尬,实在是丢脸。

       “呵,找你吃饭,老2在饭店等你呢。”孙才擦了下额头冷汗,干笑道。

      “吃饭?今天谁家打钱了?”林三一听到吃饭,顿时眼前一亮。

      “咳咳,有件好事告诉你,老子今天终于开苞破处了。哈哈哈,你准备一下,咱们去饭店,今天老子请客。”孙才挠了挠手臂,然后说明来意,他特别的开心,刚才的傻样子瞬间忘得一干二净。

      不过此时手臂很痒,挠了也没用,这让他烦躁。

      “哎哟我去。”林三顿时惊呆了。

      万年单身狗的老四,竟然今天开苞,这的确是大事。

      再不破处的话,他们都准备给这货挂一个横幅,庆祝他处男二十周年了。

      “咱们走吧。”张冬回过神来,轻声道。

      林三点了下头,转身回去屋里面收拾了一下。

      “老三,你这地方这么偏僻,里面弄得跟鬼屋似得,活人会找你看病?我看,只有鬼才找你吧。哈哈哈——”孙才虽然是老四,但大家都是兄弟,因此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也不会伤和气。

      林三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得了,走吧。”张冬深吸了口气。

      等林三关上了门,三人便朝着远处灯火辉煌的商业街走去。

      夜风一吹,门口悬挂的两个白色灯笼开始左右摇晃起来。

      灯光忽左忽右,照亮了黑暗一角——

      ……

      ……

      走了半个小时左右,三人终于来到了饭店。

      当然了,说是饭店,其实就是水煮麻辣烫之类的食物。

      穷大学生,自然没多少钱吃饭,尤其是吃好东西。

      “你们终于来了。”李瑞扶了扶眼镜框,点头一笑。

      “老2,东西点了吗?”孙才用力的抓了一下手臂,询问道。

      “等你们呢,没点。”李瑞摇了摇头。

      “我来点。”孙才点了下头朝着厨房走去。

      张冬和林三找了个位置坐下。

      “阿东,地方难找吗?”李瑞好奇的看着张冬。

      张冬喝了口水,点头道;“还好你没去,太偏僻了,就特么一个路灯,还一直闪来闪去,根本看不清楚。而且……”说到这,他却止住了,因为他知道说出来的话,肯定会被笑话。

      “老三可以的,咱们里面第一个自己创业。”李瑞轻笑道。

      “小本生意,赚不到钱。老2你才厉害,以后肯定大老板。”林三摆了摆手。

      “我点好了,过一会儿就开吃。话说,你们有没有皮炎平或者花露水之类的?我好像被虫子要了,痒的要死。”孙才从厨房回来,只不过他感觉更加难受了,痒从手臂蔓延到了肩膀。

      更重要的是,这饭店的光让他很不舒服。

      太亮了。

      “没有,等一会儿喝点酒就好了。”林三咧嘴一笑。

      “老四,坐下吧。说说到底怎么开苞的?”李瑞好奇无比。

      一听到开苞,孙才忍不住笑了起来,痒的感觉都消失了不少。

      他一屁股坐下,喝了口水,得意的说;“昨天晚上的时候,我在玩撸啊撸,然后扣扣提醒,说有人关注我。我看了一眼,发现是个妹子,就聊了一下,谁知道聊着聊着就咳咳——”

      “你确定是聊?不是撩!”李瑞忍不住笑出声。

      “不管是聊,还是撩,目的都一样。”林三有些羡慕。

      目前为止,其实自己也是处,只不过年纪小。

      其实寝室里的其他人都比他大。

      如果不是名字里面有一个三,只怕自己就是老四了。

      “没错。我跟你们说,这个妹子很漂亮,尤其是身材,更是好的一比。今天早上的时候我约出来了,本以为她会吃完饭就走,谁知道竟然比我还积极。开了房就嘿嘿嘿了。”孙才忍不住摇了摇头,现在的妹子,真的是猛如虎。

      一个早上,干了特么七次。

      要不是自己年轻壮实,还真扛不住。

      张冬听了郁闷;“不科学,我这么帅,为什么现在没妹子撩我。”

      “这年头,漂亮的妹子,都喜欢高富帅。”孙才撇嘴道。

      “以偏概全。”李瑞笑着摇了摇头。

      “话说,你们不觉得这灯光很刺眼吗?!”孙才皱眉道。

      “还可以吧。”张冬摇了摇头。

      随后,饭菜上来了,几个人一边喝一边聊。

      凌晨一点,吃喝的差不多了,就一起回到了宿舍。

      因为喝的有点多,所以四个人基本上一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嘶嘶嘶——

      迷迷糊糊中,林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耳中传来古怪的声音。

      原本他懒得搭理,可是过了很久,这声音依然持续,没有终止的意思。

      他只好睁开眼睛,辨别了一下声音的方向,借着微弱的月光一瞥,就看到孙才躺在床上,不停的抓挠自己的身体,一边抓,一边露出痛苦的表情,甚至有些部位都出血了。

      “怎么回事?嗯——好熟悉的味道!”林三顿时睡不着了。

      呼吸的时候,他发现空气当中有淡淡的臭氧味。

      也就是鱼腥味。

      很淡,如果不是他的话,其他人闻不出来。

      “老四怎么了?”他连忙起身打开灯。

      走到床边,林三仔细观看,他伸手按住孙才的右手,一把脉。

      老四心跳很快,但脉象还是比较正常。

      他眼睛一眯,仔细的观察,发现老四额头发暗,体内有黑气游走。

      其他人听到动静也醒了过来。

      一看孙才不停抓挠,衣服染血,两人也急了。

      “痒,好痒,痒死我了。”孙才忍不住在床上滚来滚去。      

      “老三你是医生,快看看老四怎么回事。”张冬着急道。 

      “光好刺眼,快点关上!”孙才咬牙切齿的说着。

      他感觉无数的蚂蚁在毛孔里面钻。

      特别的难受,忍不住就要抓挠。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林三有些迟疑。

      “到底怎么回事?”张冬连忙追问。

      李瑞也忙不迭的点头。

      “老四你现在浑身发痒,而且畏光对不对?”林三深吸了口气。

      “没错。所以我到底怎么回事?”孙才憋得脸红脖子粗。

      痒已经蔓延全身,尤其是裆部,尤其是小兄弟。

      小兄弟有一种被啃食的感觉。

      这感觉十分的微妙!

      林三扫了三人一眼,试探的问道;“你们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鬼?不信!”孙才摇头。

      张冬和李瑞也猛地摇了摇头。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

      林三接着问;“如果我说这病是鬼引起的你们信吗?”

      三人仍然摇头不信。

      林三叹了口气,这三个人不信,自己就没办法了,只好皱着眉头,说道;“在我们老家这边,老四的病叫做死鬼综合症。第一阶段是痒,从局部,一直到全身。第二阶段是畏光。第三阶段……会持续七天,白天还好,一过晚上十二点就会很难受。想要治病就得看鬼医!”

      虽然他们不信,但该说的还是得说。

      “什么啊?什么乱七八糟的!还鬼医?你大爷!”孙才终于忍不住了。

      他算是看明白了,老三就是个庸医。

      张冬和李瑞也有些失望。

      看病竟然还扯上鬼怪之类的,这简直是拿兄弟的生命在开玩笑。

      “走走走,去医院,现在就去!”张冬立刻做出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