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行尸病-下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45本章字数:3407字

    “你傻啊?快点走开!”张林顿时急了。

    怎么自己有一个这么傻的妹妹。

    “姐夫,不是我说你,你最近怎么了?不回家就算了,现在对嫂子还这种态度,你说,你是不是出柜了?你是不是不爱嫂子了?是不是就是这个人!”张玲指着林三,然后认真道。

    林三嘴角抖了抖,忍不住擦了一滴冷汗。

    “不,不是,妹妹你快点让开。”张林快急死了。

    “我就不走,嫂子我护着。”张玲昂着脖子说道。

    这时,她忽然感觉脖子发凉,然后,就感觉冰冷类似雪糕一样的东西划过自己脖子上的皮肤,而且,不是一下,是一遍又一遍,似乎在擦拭、清洗,这让她汗毛倒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扭头看去。

    就看到嫂子很是认真的盯着自己的脖子动脉。

    舌头僵硬的滑动,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如在品尝。

    “嫂…嫂子你在做什么?”张玲都快说不出话来了。

    然而,周雪梅仿佛没听到似得,无动于衷,仍然在用舌头。

    林三皱了皱眉头;“你别乱动,我说过了,行尸会刻意回避自己想要听到的东西。你现在怎么喊都没用,她准备要品尝你了。”手中的灵符已经蓄势待发,但他必须要找一个机会。

    张玲挡在前面,稍有不慎,就会伤害到她。

    “品尝?你在说什么?”张玲完全听不懂。

    “你嫂子…她…她…她不是人了!是行尸——死人!”张林痛苦道。

    现实是残酷的,他本以为老婆是鬼上身,谁知道结果却不是活人了。

    竟然还想吃了自己和妹妹。

    “啊???”张玲彻底吓傻了。

    她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发抖。

    似乎是品尝够了。

    周雪梅再一次舔了一下嘴唇。

    然后,她的一只手一把按住了张玲的脑袋。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张玲没有丝毫挣扎的可能,根本无法动弹。

    再稍微用点力气的话,头颅必定西瓜般碎裂。

    “三哥,快点救我妹妹。”张林连忙喊道。

    林三也是着急,游神位移对于无魂之物没有作用。

    仙人钓鳌倒是可以,但会连带着张玲一起吊起来。

    到时候反而帮了倒忙。

    此时此刻,张玲在周雪梅的脑海当中只剩下了‘美味’二字来形容。

    老公妹妹?

    不在乎!

    多好吃!

    我是她嫂子?

    管她呢!

    很美味!

    下一瞬,她张大了自己冷酷无情的牙齿。

    一颗颗仿佛生锈一般的牙齿逐渐的碰触在张玲柔软光滑的肌肤上。

    那跳动的动脉如同嘴中的跳跳糖一般好玩诱人。

    张林和林三急的心脏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哇——

    却在此时,恢复了血气的婴儿忽然啼叫哭泣。

    好不容易有了点力气,自然吃奶得劲都使出来了。

    顿时,刺耳的哭声来回响彻房内。

    声音一遍又一遍,看似刺耳,但进入周雪梅的耳中,却仿佛天籁一般动听,那原本闭合的牙齿,一点点的张开,唇齿中的口水拉丝到了极致,然后她缓缓的抬起头来,朝着张林怀中的婴儿看去。

    “宝宝——”她的声音忽然温柔了许多。

    这一声哭叫着实把林三吓了一跳,他都下意识的忽视了婴儿。

    可却想不到,自己都没办法,反而让婴儿刺激到了周雪梅。

    使她暂时回过神来,竟然有了一丝人性。

    “快过来。”林三连忙朝着张玲低吼一声。

    张玲忙不迭的跑开。

    仙人钓鳌——

    灵符一甩,立刻飘起,左右摇摆,如空中浮萍。

    嘶啦——

    然而,灵符却忽然裂开一道口子。

    周雪梅沉重的身躯这才一点点的拔地而起。

    然而她却无动于衷,眼眸当中只有自己的孩子。

    痴痴的看着——

    安静的看着——

    享受的看着——

    哇哇哇——

    婴儿不停的哭泣,他饥饿,他难受,他想要发泄。

    “宝宝给我抱!老公,宝宝给我抱!”周雪梅哀求的说道。

    “这……”张林茫然的看着林三。

    林三摇头道;“绝对不可以。”

    “为什么?凭什么?这是我的宝宝!”周雪梅见林三拒绝,顿时狂躁。

    她猛烈的挣扎,几乎要挣脱,灵符裂痕越来越多。

    林三暗道一声糟糕,灵符必须七天画一次,自己最近比较懒,这些灵符的精气挥散的差不多了,只怕扛不住行尸这么折腾。

    “你看你现在的样子。何止我被吓到了,我妹妹被吓到了,宝宝也吓到了!”张林彻底爆发了,大声呵斥道。

    周雪梅顿时一愣,不再挣扎,收敛狰狞。

    “我真的死了吗?”她朝着林三看去。

    林三深吸了口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在周雪梅的眸中看到了期望,他点了点头道;“不错。你的确已经死了。其实你自己早就感觉到了,只是在本能刻意的回避这个事实。”

    “我不信!我还可以说话,我还看得见,我还能动,我还知道我宝宝饿了!”周雪梅却摇了摇头,她还是不信自己死了。

    死人不可能感受到这些。

    “可是你有味觉吗?你有嗅觉吗?你有触觉吗?你知道你刚才差一点咬开张玲的动脉大口喝血吗?行尸病患者就是这样。很残酷,但,这就是事实。看似没死,但已经死了。”林三无奈解释道。

    “如果太阳出来我会怎么样?”周雪梅轻声道。

    “你会在太阳出来之前把我们都杀了,包括你的孩子。其实,如果你继续抱着你的孩子,不出两天,他就会冻死。因为你已经没有人的活气和温度了。”林三非常认真的看着她解释。

    孩子哭累了,开始咬自己的手指头,一点点的吮吸。

    那黑眸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世界。

    行尸却又回归一丝人性和母爱的妈妈。

    不知所措的父亲。

    傻愣的小姨。

    还有看似局外人的林三。

    “什么是行尸病?”这时,周雪梅再次开口了,询问林三。

    林三愣了一下,诧异的看着周雪梅,而后解释道;“就是你接触了行尸之后感染的一种疾病。从感染之初,你基本上已经死了。灵魂散去,人性一点点的消失,必须喝人血,吃人肉,才可以继续存活。”

    “能不能不吃?”周雪梅眼神当中露出一丝期望。

    “不能,你完全忍受不了,抵抗不了人肉的诱惑。”林三断然道。

    “或许我不是呢?”周雪梅还留有希望。

    “过了十二点就知道了。”林三认真道。

    周雪梅没说话了,稍微挣扎一下,灵符碎裂,她重新落地。

    林三等人紧张的看着她。

    然而周雪梅只是安静的站着,等待十二点。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气氛格外的沉闷。

    谁也没说话,只有呼吸声在交流。

    也不知过了多久,墙壁上的时钟开始响起。

    午夜十二点到了。

    咚咚咚——

    声音发闷,仿佛打鼓。

    “你错了,我不是。”周雪梅面无表情的笑了起来。

    林三忍不住摇了摇头。

    “呃。”蓦然,周雪梅身躯一颤,她感觉自己正在快速腐烂。

    有一股恶臭从内部直冲而起。

    她明明已经没了嗅觉,可还是能够闻到浓烈的臭味。

    她开始慌了,本能当中,扭过头来,然后朝着张林看去。

    红舌一舔嘴唇,她的眼神开始露出嗜血的渴望和杀戮的凶残。

    “不好。”林三连忙上前,灵符再次拿出一张。

    可就在此时,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周雪梅忽然停止。

    她一点点扭动自己的脖子,然后貌似哀伤的看着林三。

    “我错了!”短短三个字,瞬间让林三内心一酸。

    这个女人不太一样,都初一了,竟然还能有人性。

    如果她没有得行尸病的话,肯定是一个好老婆,好嫂子,好妈妈。

    可惜一切都没有如果,她注定是一个可怜又可悲的人。

    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

    “我怎么才可以死?”周雪梅询问林三。

    “两种方法。一是熬,不喝血吃肉,你很快就会彻底腐烂。二则是我用铁针刺入你的心脏,加速你的腐烂。”林三回答道。

    “就不能救她吗?三哥你可是鬼医啊!”张林双眼通红,心中煎熬难受。

    “你有办法救我嫂子吗?求你了!”张玲哀求道。

    虽然她还是有些不懂——

    “如果是头七天的话,灵魂没散,人性尚存,我只需要鸡鸣狗血就可以百分之百的拉她回来。但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魂魄散去,不行了。就算是一代鬼医都没有任何办法。”林三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是他不想,而是无能为力。

    张林眼泪都出来了。

    作为老公的自己竟然没有任何办法?

    真是一个废物!

    “那——杀了我吧。”周雪梅惨然道。

    “嗯?!”林三彻底惊呆了。

    这个行尸真的不太一样啊。

    “为了老公,为了玲儿,为了宝宝……杀了我吧。”周雪梅认真道。

    “安息吧。”林三深吸了口气,拿出铁针往前一送,刺入她坚硬肌肤内。

    “老公,照顾好宝宝,告诉他,妈妈不能陪他长大了!!!”周雪梅伸出右手食指想要触碰孩子,然而还没碰到,整个人一僵,而后便静止住了,随后从手指开始,瞬间腐烂,跌落在地。

    眨眼间,整个躯体成为一滩散发恶臭的死泥。

    哇哇哇——

    孩子忽然哭泣起来。

    也不知是不是为了妈妈。

    “老婆!!!”张林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张玲也蹲在地上无声的抽泣。

    “行尸,我一定要找到你,一定要毁了你!!!”张林咆哮道。

    林三看了他们一眼,叹了口气,铁针也不捡了,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所谓的酬劳他也不在乎。

    经历了这件事之后,他知道了母爱的伟大。

    “唉,也不知道把我生下来然后抛弃的那个女人会不会想我?”看着不再躲藏且明亮的大月亮,林三有些伤感。

    母爱是什么?

    他从没体会到过!

    “嗯?!”蓦然,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了一股邪恶气息。

    一瞬间出现,一瞬间消失。

    来去无踪。

    “行尸的感染率很低,这一次的事件看似简单,但是却让我感觉并不简单。看来,我得谨慎一些了。”扫视了周围一圈之后,林三拦了一辆夜班出租车,然后选择返回校园。

    医馆那边已经弄好,所以不能放弃学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