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屋檐下的少年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8本章字数:3110字

    苍穹顶下,群山环抱,松柳低垂,薄雾缭绕,连绵的山脉下有一座小镇,城镇的规模不大,但是非常繁华。

    小镇正西方向有一座阁楼,可以说是城镇中非常醒目的建筑,或许也只有镇中最大的家族楚家敢跟它比较一二,阁楼正门外挂着一块牌匾,刻有白羽阁三个大字,阁中不时传来少年嬉闹和修炼的声音。

    此刻阳光挥洒而下,照拂在人的身上感觉极为舒坦,屋檐下,正坐着一位少年,托腮望着天空。

    与其他弟子的锦衣不同,他所穿的是一身灰色麻布衣,但却丝毫遮掩不住因其俊美刚毅的侧颜和结实匀称的身材所散发出来的气势,而他那双微微眯起的眼中,更是透露着同龄少年并不具备的坚韧和不屈。

    少年所坐的正对面叫作功勋堂,是白羽阁彰显功勋的地方,他每天都要过去打理一番,不只是因为这本来就是阁主指派给他的任务,还因为功勋堂内上方那块最赫赫瞩目的石牌。

    他缓缓站起身子,拿起放在地上水桶中的绸布,将水拧干,向功勋堂走去,他每一步都走的非常沉重,每一次擦拭又非常谨慎细心,擦拭过后,那十数块木牌上面不见一丝尘埃。

    等他出了功勋堂,正好遇到三位少年从阁宇左侧正门的方向进来,他们当然也看到了少年。

    “呦呵,又去功勋堂擦拭石牌啦?”一位身穿锦衣的少年上前一步:“这里面供奉的可都是咱们阁中最德高望重的人物,古逸轩,你得小心仔细点,否则哪天要是出了差错,可不是我们求情管用的。”

    古逸轩当然没有把这种话放在心上,先不说他本来就是怀着极为尊敬的心态来做这件事情,倘若真是出现了差错,他可不会抱有幻想奢求眼前的三位替他求情。

    “恩,我知道了。”他语气平淡,不卑不亢:“申平,谢谢你的提醒。”

    “唉,时间可真是好东西。”

    此刻,另外一位少年开口,他面带讥笑,话中也是充满了嘲讽:“它可是能毫无痕迹地将一个人的棱角磨平,你们看看,我们的古逸轩师弟现在就圆滑了很多嘛,比起三年前那个不可一世的天才弟子,可更是容易让人亲近了。”

    他这话一出口,不只是跟随他过来的后面两人,就连周围正在训练的弟子闻声都哈哈大笑起来。

    “孟凡师兄说的没错。”申平又站了出来:“还是这样的师弟可爱,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没有怨言,哪里还有三年前震惊三阁的天才弟子的半点风头?”

    “算了,就别取笑我们的小师弟了。”孟凡瞥了古逸轩一眼:“虽然师弟现在玄脉堵塞,费劲力气也才恢复打通了两条玄脉,但毕竟师弟的身份还是在的,好歹也是堂堂副阁主的孩子。”

    “说好听点是副阁主,说不好听点也不过是个死人罢了。”申平嗤笑一声:“那次做任务侥幸逃回来的人说副阁主是被三阶玄兽所杀,你们想想…”

    申平看着周围好事的,逐渐凑过来的白羽阁弟子,悠悠然道:“你们什么时候在试炼山脉见过三阶玄兽,若当真有三阶玄兽,恐怕我们也早就死了。”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所以我猜,他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要不然执行任务的其他人怎么能回来,而偏偏副阁主死在了那里,你们可都知道副阁主的实力比起阁主都是不成惶恐的。”

    “听你这么说,还真有可能。”人群中又是有人开口:“副阁主本就来历不明,虽然此后尽心尽力为白羽阁做事,但他的身份终究也没有查探清楚。”

    “唉,算了算了。”申平摆了摆手:“人都死这么多年了,还管他怎么死的不成,还管他什么身份呢?”

    周围又是一片笑声,副阁主的事情总是他们近段时间以来的谈资之一,倒不是他们有心嘲笑副阁主,更多的还是因为眼前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少年。

    所谓锋芒毕露必早夭,你曾经爬的有多高,就一定摔得有多狠;同样的,人们当时有多惧怕你,之后便会加倍的嘲笑你。

    这种人之常情的事情,古逸轩早就已经习惯了,可是对于自己心中敬畏的父亲,却是他的逆鳞,任何人都不得触碰!

    他的双拳因为紧握而变得有些泛白,刚才还古井无波的脸上已经青筋凸起,看样子也是隐忍到了极限。

    眼下是在功勋堂门外,古逸轩侧过脑袋向里面看了看,最上方那块黑色的石牌,刚刚被自己擦拭的不染丝毫尘埃的石牌,一块象征着无限荣耀的石牌,一块始终镇压着三阁的石牌,一块曾经散发夺目光芒的石牌。

    在如今,在此刻,在它的主人去世后,却成了人们的谈资笑料!

    他的双拳慢慢松开,脸上的青筋也隐了下去,而眼中的冰冷寒意骤然显现,喜怒形于色至少还可制止,当若真的怒从心生,怕是也不就不会善了了。

    “住口!”

    一道凌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声音不大,却充满威严,周围的弟子闻言连忙止住了嘲笑。

    迎面走来的是一位身穿鹅黄色衣裙的少女,面容娇美,身材有致,看样子要比此处的弟子稍大一些。

    “梦谨师姐。”

    孟凡也收起了刚才轻浮的态度,显得更加恭敬了几分。

    梦谨看着周遭的师弟,蛾眉紧蹙:“我希望你们知道刚刚说了什么,也希望你们知道以后不该说什么。”

    “是谁曾经在建阁之初力抗楚家?是谁在水云阁和破元阁想要吞噬白羽阁的时候,傲立如枪?尤其是你…”她指着孟凡:“你曾在三阁试炼中险些丧命在金莽虎王口中,是谁把你救了下来?”

    她看着眼前这群低下脑袋的师弟:“你们刚才就是在嘲笑这样的副阁主,古丰大人吗?你们还没有没点良心!”

    “咳咳。”

    身后一阵轻咳声传来,梦谨没有回头,但闻声还是把气势收敛起来,而周围的弟子看到这副面孔,恭敬地喊了声‘阁主’也就都散了。

    “谁惹你生了这么大的气?”

    “爹。”梦谨转过身,面露撒娇之色:“你平时也不管管他们。”

    姜门天宠爱地看着梦谨,又瞥了一眼身旁的古逸轩,心中五味杂陈。

    刚刚发生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却又让他该怎么开口,倘若他真的有解决的办法,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

    梦谨口中所说的全部都是事实,古丰在白羽阁中的地位是没有人可以撼动的,甚至他这位阁主都不能。

    所谓功高盖主,姜门天在乎古丰的同时又何尝不在忌惮他?这么多年过去了,古丰的存在反而让弟子忽视了他这位阁主的地位!

    可因为古丰为白羽阁所做的一切,他又不好说什么,所以只能将已经近乎废人的古逸轩留在阁中照顾着,也算是对得起古丰了。

    他没有回答梦谨的话,而是将话语引到其它事情上,古逸轩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心中就像明镜一般透亮。

    “今年的三阁试炼就要开始了,你准备的怎么样?”

    “爹不用担心我,我肯定是没问题的,只是…”她悄悄瞥了瞥古逸轩。

    姜门天看在心里,却说道:“只是又有不少弟子踏入凝脉五重,看来今年的名额争夺赛会比往年更加激烈。”

    “我也找水云阁和破元阁商量过,会将比赛名额由原来的每阁三名增加至五名,给其他弟子更多的机会。”

    梦谨没有再说话,只是哦了一声,就目送着姜门天出了阁门,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逸轩。”梦谨看着眼前单薄的少年。

    古逸轩早已从刚刚的愤怒中平静下来,他含笑看着眼前这位对他还算不错的师姐。

    “梦谨师姐,你就好好准备吧,三阁试炼可是难得的盛事,对于我们来说也算得上一次绝佳的证明自己的机会,水云阁和破元阁中的两位天才…”说到这里,他故意将‘天才’两个字加重了语气:“他们可都一直盯着你呢,千万不能折了我们白羽阁的威风,孟凡虽然也很强,却镇不住他们。”

    梦谨听到这里心中一紧,不知是什么表情,也不知心中什么滋味。

    “我知道了。”她长吸一口气:“往年这些事都是你扛了下来,今年你不能参加,我当然知道应该怎么做。”

    她的话说完,两人沉默了片刻。

    “我正在让朋友帮忙打听可以疏通玄脉的奇丹异草的下落,应该不难找的。”

    古逸轩苦笑一声,虽然他知道根本就不会有结果,可还是说了声谢谢,毕竟现在在阁中能如此对待他的人,也就仅此一位了。

    等到梦谨离开后,古逸轩回了自己的房间,他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地把玩着父亲所留下的唯一的遗物,一块玉坠。

    阳光洒下,透过窗户打在古逸轩的身上,他眯着眼睛看向外面,手中的玉坠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幽绿的光泽。

    少年摩挲着,轻轻开口,似在自言自语。

    “师姐,你也觉今年的三阁试炼我一定参加不了吗?”他嘴角挂着一抹自信的微笑:“毕竟我也可以像父亲曾经一样,独自就把水云阁和破元阁两位所谓的天才镇压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