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神秘古玉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8本章字数:3306字

    前面的断崖并不宽,但古逸轩也并不认为自己可以跳得过去,如果他能跳过去,脚下的百只金莽虎就更没有问题了。

    虽然他不可能跳过去,但断崖的下方有许多不错的落脚点,金莽虎的灵智不高,若它们看到断崖就一定会停止追杀。

    前面的树枝丛林已经开始渐渐稀疏,那里的光线也要更加刺眼明亮一些,古逸轩知道不远处就到了,速度便又快了几分。

    直到跃至断崖旁的最后一颗巨树,明亮的阳光打在他的衣衫上,少年没有任何犹豫,朝着空中奋力一跃,犹如回归了海洋的鱼儿一般,在空中几个翻滚,直直地朝一处突出出来的断层落了下去。

    果不其然,那近乎百只的金莽虎看到前方并没有了道路,无奈之下,不得不放弃追杀的步伐,它们疯狂地嘶吼了阵阵,只好垂头摇尾离去。

    古逸轩看着无可奈何转身离去的百只金莽虎,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只是此刻,疼痛剧烈翻滚的胸腔再也压制不出,一口暗红色的鲜血狂喷而出,他眼前一黑,身体如飘然的落叶般狠狠栽了下去。

    鲜血如珠划过长空,有的洒向空中,有的浸在了衣衫上。

    衣衫已经湿透,不知道是被汗水打湿,还是被血液浸湿,少年静静地躺在突出的断层上,唯有腰间的那一抹翠绿异常耀眼。

    轰隆隆,突然间九天云霄闷雷翻滚,刚刚湛蓝的天空此刻阴云阵阵,狂风皱起,卷荡在试炼山脉的断崖之中,犹如百兽的哀嚎。

    顷刻间暴雨便至,豆大的雨珠无情地打在少年单薄的身体上,阴风卷起他的衣衫,似乎是想要将他撕裂一般。

    只是,他腰间的那抹翠绿更盛了。

    嘴里刚刚冒出的鲜血就被暴雨冲刷掉,腰间的玉坠也在空中无向摇摆,一滴,两滴,血液毫不经意地滴在那块翠绿的玉坠上,三滴,四滴,节奏却越加快速,由此开始,便像是一条小溪一般,但凡是从古逸轩嘴中流出的鲜血,竟诡异地被腰间的玉坠吸收了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九霄的洗涤已经停止,狂风的侵蚀也罢了手,那块玉坠正静静地躺在地上。

    突然,一抹幽绿的光亮暗暗生起,片刻之后绿光陡盛,玉坠释放着光芒,将古逸轩紧紧包裹,像是在探查着什么,只等它们认了主,便悄悄隐入了他的身体,若你细细看去,光晕中似乎还夹杂着某些古老隐晦的字体。

    待一切完毕,玉坠又像之前那般依旧平淡无奇,静静地躺在古逸轩的身边,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回归如初。

    古逸轩醒来的时候是在月色静谧的深夜,他是被一道浑厚的虎啸声和一道凄厉的嘶叫声惊醒的,他不知道金莽虎又在跟什么玄兽厮杀,这种事情时常在试炼山脉发生,也不值得他仔细去分辨。

    他挣扎着坐直身体,虽然已经云散雨停,但空旷的断崖处依旧阴风阵阵,他打了个哆嗦,四处寻找着想要看看有没有山洞存在,至少还可以进去避避寒,等到明日一早便返回白羽阁。

    就在他寻找的时候,一阵恶臭的味道飘来,古逸轩下意识地紧皱眉头捂住口鼻,向味道飘来的方向走去。

    还未曾落到这片断崖的时候他就已经昏了过去,而当他清醒过来后又因为风雨刚过,导致空气一片清新,只是等他稍微沉静下来,便发现了此处的不妥。

    越往前走味道越浓,古逸轩强忍着才总算走到了目的地所在,令他惊讶的是还真有一处山洞,那股令人恶心的味道就是从这座山洞里飘出来的。

    夜色清冷明亮,山洞不深,也并没有任何东西遮挡,视线没有丝毫的阻碍。

    等走得近了,古逸轩才发现这里居然是一座银翼蝶的巢穴,银翼蝶可是真真正正的一阶玄兽,飞行类,虽然攻击性不强,但速度极快,想要抓住它也并不是容易的事,只是眼前这件事…

    显然洞穴中的银翼蝶已经没有了生机,因为银翼蝶的速度和敏捷性根本就不会有玄兽可以轻易捕捉到它,况且它的洞穴还在断崖处,但看其身体碎裂的程度,死相又极其残忍,可是古逸轩并没有在洞中发现任何搏斗的痕迹。

    这种死法,若不是被某种强大的玄兽撕裂,那就只有爆体而亡这种可能性了。

    不过至于这只银翼蝶是如何死的古逸轩才不会管,他现在最需要的是先把这些碎肉处理干净,在山洞中避避寒。

    因为山洞并不深的原因,古逸轩把尸体处理干净不久,在凌冽寒风的吹噬下,那些恶臭味便消失不见了,他稳稳坐在洞中,虽然胸口好了许多,脑袋却又时不时地疼痛起来。

    无奈,他只好闭上眼睛休息,心想等明天回到了白羽阁就应该会很快好起来。

    只是,他刚刚闭上眼睛,一股仿佛要将他撕裂的疼痛感猛然从头部袭遍全身,古逸轩瞬间紧紧抱住自己的脑袋,发出撕裂般的吼声,只见他全身青筋暴起,身体蜷缩成一个球状,无助地挣扎起来。

    而他的脑海中则是一幅幅的画面一闪而过,耳边就像是有重锤敲击一般嗡嗡作响。

    古书,星珠,血海,鲜血欲滴的尸体…

    这些画面从他脑海断断续续地闪过,古逸轩有心观察,却因为剧烈的疼痛怎么也不能看清,只知道一本书,有一本散发着古老气息的书散发这一股强大的威压令人喘不过气来。

    接着,这些画面咻然消失,脑海中又是归于一片黑暗,一片混沌。

    古逸轩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那里没有方向,没有光亮,在这片混沌的空间中唯一存在的,是一本书,依旧是刚刚那本散发着古老气息的书。

    圣儒太虚录

    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让古逸轩瞬间眯起了眼睛,字体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他有些喘不动气!

    随后,七个犹如玄脉孔窍似的东西一一亮起,同样散发着金光,但它们却以一种诡异的轨迹相连,古逸轩仔细思忖着,并没有看懂是什么意思。

    事情还并没有完,当七个孔窍的光亮隐下去后,接着又是九道脉络,而这一次古逸轩却真真切切看得明明白白,因为它们展示的完全就是人体内的玄脉,但是对于其脉络的走向古逸轩却并没有看懂。

    从目前来判断,虽然他不知道那七个孔窍是什么东西,但至少可以从某种角度证明这是一卷功法,尽管在古逸轩眼中看来,它的脉络走向极为混乱。

    可随着那些脉络混乱的走向,古逸轩发现他身体内的玄脉也跟着动了起来,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宛如一个漩涡,正在疯狂地吸收着天地间的玄力,以用来打破已经堵塞的玄脉。

    而这一切都是心随意动,他根本无法阻止!

    修炼者在凝脉境五重就可以修行功法,修炼玄技,三年前古逸轩就已经达到了凝脉八重的境界,自然也学习了白羽阁的特有功法,只是随着三阁试炼事件的发生导致他玄脉尽数堵塞,如今再也不能疏通。

    原本修行的功法也从另一种意义上被废除掉了,所以此刻圣儒太虚录才会如此轻松地掌控着他的玄脉。

    可这种诡异到几乎混乱的走向古逸轩根本就没有见过,所以他也并不知道这卷功法到底是好是坏,只是现在自己不能掌控自己的身体,只好由它自己去了。

    就在玄气在玄脉中平稳地游走时,异变陡生,只见他所在的山洞中突然温度骤起,然后便见一个赤红如血的珠子散发着灼热的温度在山洞的角落缓缓升起,慢慢飘向古逸轩。

    然而这一变化,依旧在痛苦中挣扎的古逸轩并不知道,或许他清醒着,便知道银翼蝶为何会爆体而亡了。

    等那血红色珠子来到古逸轩面前,他却意外地平静下来,珠子便顺势落入他的嘴中,与此同时,古逸轩突然看到脑海中原本已经隐下去的七个孔窍中的一个猛然发出赤红色的光芒,还有足以焚烧一切的灼热感。

    又是一股疼痛袭来,与刚刚不同,刚才的疼痛是真正的疼入骨髓,此刻的疼痛是灼热,热到血脉喷张,热到皮肤皲裂,热到血液已经从皮肤中渗出,他几乎闻到了焦肉的味道。

    这种前所未有的痛苦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古逸轩的脑海,时时刻刻焚烧着他身体的每一处血脉,直到,他真的再也忍不住昏死过去。

    令人惊奇的是,在他没有了知觉不久,原本血红色的玄脉却隐隐变成黄色,最后彻底由金色所代替,而在这股金色能量的制约下,炽烈的灼热感才渐渐消隐下去,他那已经近乎焦糊的皮肤竟奇迹般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次日清晨,在温暖阳光的照射下古逸轩轻轻睁开了眼睛,他慢慢起身,微弱的疼痛感仍在,只待他稍稍活动了几下筋骨,这种疼痛感就已经彻底消失。

    脑袋还是有些痛,他立刻内视了自己的识海,那本黑色的古书果然静静地悬浮在自己的识海中,上面有一颗珠子正散发着血红的光芒和灼热的温度,那珠子所在的地方赫然便是古怪脉络的起点,若按照脉络看去,于此相同的珠子恐怕还会有五颗。

    他知道识海中的圣儒太虚录一定是某种神秘功法,却不知道血红珠子究竟是什么,但看着自己的身体并无大碍,古逸轩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只是想起昨天晚上的种种,他依旧感觉像是做梦一般,但事实证明却不是。

    恍惚间,他突然想起圣儒太虚录中那种诡异到混乱的玄脉走向,于是连忙查看自己的玄脉,可事情足以惊奇地让他长大了嘴巴。

    看着体内通畅的玄脉,古逸轩不可置信地喃喃起来。

    “已经凝脉五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