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玄晶石测试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8本章字数:3060字

    这段时间的白羽阁一片朝气,因为每年一度的三阁试炼就要开始了,三阁中的每位弟子都想要争取到一个名额,不仅可以为以后的前途做个铺垫,试炼结束后还有机会获得一些法宝和高级玄技。

    所谓三阁试炼,是由松风镇的白羽阁,水云镇的水云阁和破元镇的破元阁三镇三阁所举办的,这三阁虽然并不强横,却也可以算得上周边城镇中一股不弱的势力。

    白羽阁相比其它两阁虽然建阁时间最晚,但实力却最为强横,先不说早期副阁主古丰傲视三阁,近几年最年轻的一辈中,古逸轩都可以称得上最天赋异禀的弟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三年前的那次三阁试炼后,古逸轩突然玄脉堵塞,狼狈不堪。

    随后不仅阁主姜门天多次询问,就连梦谨等他的好友都没有问出些什么,只是得到消息称遇到了金莽虎王,运气不好。

    这个说辞骗骗其他弟子也没什么,却无论如何也骗不过姜门天的,年仅十岁的凝脉八重少年,心智坚韧,遇事沉着,就算遇到两只金莽虎王,最多狼狈逃窜也就罢了,怎么也不可能重伤成玄脉堵塞的程度。

    而且,三阁试炼虽然每次的举办地点都是在试炼山脉,但试炼场都是由三位阁主亲自圈定起来的,试炼场中的猛兽只有还不入玄兽阶的金莽虎,参赛的规则也是弟子必须达到凝脉五重。

    以凝脉五重的程度抗衡并非玄兽的金莽虎,已经算得上做出了万全的准备,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都不会出现这么大的差错。

    可所有人在面对古逸轩时都不会再问出第二个答案,而他本人对此事也是极为避讳,并不想多说些什么,大家也只需要面对事实就好,对此事缄口不语。

    三年前那位十岁的少年创造出了凝脉八重的奇迹,那时候,同样天赋绝伦,资源丰厚的白羽阁阁主的女儿梦谨却刚刚达到凝脉五重,别说把这个少年放在松风镇白羽阁,就算是到了岚枫学院,能有此成绩的又有几人呢?

    可是,命运总是喜欢开玩笑,在短短三年的时间内让一位不可一世的天才落魄至此。

    古逸轩回到白羽阁的时候阁内熙熙攘攘,成群的人围在东侧方向,他不用看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今天是三阁试炼名额选拔的日子,选拔由两阶段进行,阁内先使用玄晶石测试弟子玄气,能达到凝脉五重者方可进入下一轮抽签进行切磋,胜者出战三阁试炼。

    古逸轩因为昨晚的事情衣服破烂不堪,头发散乱,没有过去凑热闹的想法,事实是,自从三年前出了那样的事情,他就从来没有再靠近过玄晶石。

    可总是有人那么不凑巧地看见了他。

    “古逸轩,你这两天去哪里了?”一名弟子指着他喊道:“功勋堂都没人擦拭了,白羽阁卫生没人打理,赶快去收拾收拾。”

    “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又有人话带讥讽:“是不是又遇到金莽虎王了?”

    “赶快去洗澡换衣服,穿成这个样子出门也不怕丢了我们白羽阁的人。”

    因为古逸轩的到来,所有人都把目光转移到他身上,甚至进行地如火如荼玄气测试都暂时停了下来。

    古逸轩反而没有特殊的反应,因为他承受众人的目光已经多到近乎麻木了,无论是曾经羡慕的仰望,还是此刻讥嘲的鄙夷。

    他目光平静地扫视着众人一眼,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不须片刻他就已经换好了衣服,然后拿起功勋堂外的绢布,拧干水分,擦拭起那些石牌。

    他的动作总是谨慎,表情总是那么虔诚。

    等他把所有的任务完成后又走到了常坐的屋檐下,将打扫工具放到一旁,静静地看着玄晶石。

    此刻走上去的是申平,见他昂首挺胸,意气风发的样子,想必是对这次测试极为自信。

    果然,等他双手轻轻放在玄晶石上的时候,玄晶石散发出来的红色逐渐加深攀升,大有冲着第六个段位猛冲的意思,众人揪心地看着段位的攀升,不知有多希望能够冲上去。

    申平去年刚刚达到凝脉五重,今年若是冲上凝脉六重,那天赋也是相当不错的。

    红光无力地向上攀爬着,可最终还是落在了第五段位上,众人失望地叹了口气,申平虽然也有不满,但从表情看来,对这个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申平,你距离突破凝脉六重也仅仅差一个契机罢了,希望你能在三天后三阁试炼之前迈出这一步。”

    姜门天四顾着众人,最后把目光放在申平身上,满意地点点头。

    从始至终,古逸轩都胸无波澜地注视着这一切,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接下来几位中的看点也就还剩了梦谨和孟凡两人,他们如今是白羽阁年轻一代的最强者,也是白羽阁在这次三阁试炼中最大的希望。

    孟凡的表情轻松淡然,在每个人眼中看来都尤为紧张的玄气测试,他反而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孟凡师兄,凝脉七重。”

    测试弟子的声音尤为洪亮。

    “凝脉七重?”

    “果然是妖孽,去年还是凝脉五重的境界,一年的时间接连冲破两条玄脉。”

    “是啊,恐怕阁内也只有梦谨师姐可以压制住他了。”

    “自从古逸轩沦为废物以后,我们白羽阁每次在三阁试炼中都是倒数第一,今年孟凡师兄突放异彩,想必又可以夺回第一了。”

    “梦谨师姐和孟凡师兄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可是你提那个废物干吗?”

    正在讨论的几人是站在人群外围,他们距离古逸轩不远,即便是用平常声音他都可以听到,何况他们说完后还故意瞥了古逸轩一眼,其目的可想而知。

    梦谨的玄气测试不出意外,已经达到了凝脉八重的境界,虽然这个成绩说出去足以令人咋舌,但在场的白羽阁弟子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他们心中反而认定这本来就是一件极为正常的事情,根本不不值得大惊小怪。

    “今年的玄气测试完毕,可以参加三阁试炼的弟子需要达到凝脉五重境界。”姜门天拿着测试弟子递交上来的名单:“明天的名额争夺战,参赛者是梦谨,孟凡,申平…”

    古逸轩看着姜门天站在石台上大声朗读着,轻轻起身拂了拂自己的灰色麻布衫走向前去。

    “阁主大人,今年我也想参加测试。”

    古逸轩站在最外围,声音不大,可还是犹如向平静的潭水中投了一块小石头,顿时激起荡荡涟漪。

    所有弟子都吃惊地转过身看着面色从容的少年,还没有下来玄晶石测台的梦谨更是瞪大了眼睛,就连站在最高处石台的姜门天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说什么?”

    “阁主大人,白羽阁弟子古逸轩申请参加这次测试。”

    这一次,姜门天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台下同样是在窃窃私语,不过大多也都是些不好的评论,这也是因为阁主站在这里,否则他们肯定又是哄笑起来。

    不过虽然每个人看待古逸轩的目光表情不同,却又有着同一个问题——往年他都主动回避玄气测试,今年又是怎么了?

    姜门天心中自然是不想让他参加的,原因有二:第一,因为他境界低微,实在没有参加的必要;第二,如果他要测试玄气,难免又会引来众弟子的嘲笑。

    所以,他也可以算是在保护古逸轩,只是却又不得不让他参加,看着他执着而自信的脸庞,听着他字字如锤的声音,那一句‘白羽阁弟子古逸轩’又怎么能让他拒绝他的要求呢?

    既然古逸轩仍然为白羽阁弟子,就有参加玄气测试的权利。

    人群自觉地让开一人通行的小路,古逸轩踏步向玄晶石走去。

    梦谨依旧站在玄晶石前,他看着站定的少年,关切地说道:“逸轩,要不然你还是不要参加了。”

    古逸轩却回之一笑:“难道师姐也不相信我吗?虽然你们不知道这三年我经历了什么,但我依旧是十岁便达到凝脉八重的古逸轩。”

    他的话再次让台下议论纷纷,梦谨也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高兴,孟凡也饶有兴致地看着古逸轩。

    所有人都认可他话的真实性,但是这个资本或许没有再提及的必要了,十岁达到凝脉八重的是他,但三年内始终在凝脉二重的也是他。

    古逸轩含笑点点头,梦谨退到一边让出一定的距离。

    白皙如玉的手掌轻轻贴按在玄晶石上,只等他缓缓调动体内的玄气,玄晶石竟爆发出血红般的颜色,然后缓缓地向上攀升着。

    一段,两段…

    所有人都认为事情到这里应该算是结束了,可那血红的气息依旧有不减的势头,继续向前!

    三段…

    四段…

    五段…

    六段…六…六…可终究还是没有上去。

    凝脉境五重!

    所有人都停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看着玄晶石,或许他们此刻共同的想法是——玄晶石是不是坏了?!

    这个被他们辱骂了三年的废物居然已经悄悄地达到了和申平一样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