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一招败申平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8本章字数:3487字

    孟凡不可置信地看着石台上翩翩而立的少年,转瞬眉头皱起,不知道在想什么;梦谨却激动地将他抱住,古逸轩竟能清楚地感受到她颤抖的手臂;姜门天同样有些颤抖,不过却还可以控制地住。

    古逸轩达到了凝脉五重,是不是意味着往日的那个天才终于又回来了?

    “明日参加三阁试炼名额的弟子还有,古逸轩。”

    说完,姜门天不想再面对众多弟子,转身拂袖而去。

    而此刻的申平再也控制不住,他万万没想到一度被认为是废物的古逸轩竟突然到达了和他相同的境界。

    “不过踩了狗屎罢了,竟然也能修炼到凝脉五重!”说着,申平猛然跃起,身体周围罡风阵阵,四周弟子连忙闪躲:“我就要让你看看我们之间的差距,就像不能逾越的鸿沟!”

    就在刚刚,申平还一度认为这次试炼的名额一定会是梦谨,孟凡和他,可…毕竟古逸轩的曾经太可怕了,此时竟和他同等境界,申平的心中宛如压了一块巨石。

    不,是山岳!

    凝脉五重的气势轰然爆发,这夹杂着愤怒的全力一击,饶是已经凝脉七重的孟凡估计都要认真对待。

    古逸轩看着转瞬而至的攻击,身形轻轻一闪,宛如飘落叶般轻轻落在远处的石台下方,身旁正是刚才那位嘲笑他的弟子。

    “你凝脉几重了?”古逸轩望着他。

    “三…三…”那名弟子看到此刻的古逸轩有些结巴,半天才说出口:“凝脉三重。”

    古逸轩点点头,含笑道:“那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我?”

    说着,他头也不回地向房间走去,留下一帮不知如何是好的人在那里痴痴发呆。

    看着那道自信潇洒的背影,估计也只有梦谨开心了,或许,那位曾经天赋禀然,不可一世的师弟又回来了。

    “申平师兄…”

    刚刚被讽刺的那位弟子面色非常不好地跑到申平面前哭诉,是希望申平能够在明日的名额争夺赛上为他报仇。

    “你放心吧,明天我一定会教训他。”申平双手捏的咯咯作响:“不过是侥幸突破到凝脉五重罢了,依旧改变不了他是废物的事实。”

    “对对对,申平师兄已经踏入凝脉五重一年的时间,一定不是他这种人可以媲美的。”

    申平点点头,双眼微眯,流露着阴狠的神色:“尽管他重新将玄脉打通,可还是需要重新修炼功法,再说了,即便他已经到了五重境界,又不是曾经巅峰时期的凝脉八重,我现在要踩他并不困难。”

    古逸轩现在并没有为明天的名额争夺赛准备的心思,于此相比,他更希望尽快弄清楚自己身体内发生的状况。

    之前在试炼山脉的断崖中的山洞时,他简单地了解过,至少可以证明所有的一切对他身体而言没有坏处。

    圣儒太虚录是一卷神秘诡异的功法,尽管不知道属于什么品阶,帮他把堵塞的玄脉冲开了却是事实;那颗血红色的珠子倒是与之前脑海中闪现过的片段中所提及的星珠很像,它静静地镶嵌在圣儒太虚录中,散发着灼热的光芒,导致他的玄气中都夹带着一股炙热的能量。

    他抬起右手,一股猛烈地玄气萦绕在他掌心,他仔细感受着这股炙热强横地能量,暗暗称奇。

    手中的这团能量比起三年前他巅峰时期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这还是在没有使用玄技的情况下,这么想着,他灵光一闪,转身向重力室跑去。

    重力室是白羽阁提供给弟子炼体的地方,因为有重力石的缘故,这里的重力要比外界多出些许,但这一切对于在这里修炼了三年的古逸轩来说并无二致。

    他推开重力室的门快速冲了进去,在进门的一刹那只是稍微停顿了片刻便适应过来。

    看着远处由重石打造而成的傀儡静静地立在墙角边,古逸轩跑去房门的地方轻轻打开了开关。

    白羽阁弟子一般都会选择在上午修炼玄气,下午再去重力室炼体,而但凡去重力室都会两两相伴,以避免和那些大家伙较量。

    这些大家伙自然就是古逸轩启动放出来的重石傀儡,白羽阁为了逼出弟子的潜力,让他们在极大的重力下与这些重石傀儡决斗,不过前来训练的弟子却很少启动他们,因为这些重石傀儡太过强横,虽然它们并没有玄气,但仅是凭借坚硬的身体,与初玄境强者都不落下风。

    这些年下来,反而古逸轩所用的最多,看着这些并不笨重的大家伙向他走来,古逸轩跃跃欲试。

    重石傀儡的右拳握的咔咔作响,一拳挥出犹有破空之声,速度之快完全出乎了他的想象,古逸轩直感一阵刺脸的罡风铺面而来。

    他的反应也极为迅速,奋力后跃,就轻松拉开了与它的距离,虽然重石傀儡的敏捷性极强,但碍于体积,还是相比古逸轩慢上一些。

    古逸轩伸出舌头舔了舔双唇,露出极富渴望的表情,见他右手成拳,瞬间将玄气以极其复杂的轨迹调动至此,一股散发着灼热感的赤红色能量逐渐凝成,将他手臂包裹,与重石傀儡再次挥出的巨拳狠狠轰击在一起。

    轰!

    一道宛如闷雷炸响的爆裂声,就连重力室都跟着颤动了几分。

    古逸轩瞬间倒飞而出狠狠地撞击在身后的墙壁上面,重石傀儡也向后倒退数步,险些有摔倒的趋势,古逸轩细细看去,他那巨大的拳印上面竟有一片焦黑的痕迹。

    看着稍微停顿片刻便又向他冲来重石傀儡,古逸轩连忙起身关掉了开关,他斜靠在墙上嘿嘿傻乐,露出极为满意的神色。

    他刚刚使用的玄技是三年前就已经学会的赤阳拳,只是近几年苦于玄脉堵塞无法施展。

    赤阳拳属于白羽阁内黄阶低级玄技,若是按照它应有的威力,根本就无法撼动重石傀儡分毫,可如今的情况却显然要强出太多。

    古逸轩心中大喜,他果然没有猜错,从山洞中醒来后他就感觉自己虽然达到了凝脉五重的境界,但体内的玄气却比三年前纯净了太多,也凝实了太多。

    再因为体内星珠散发出来的灼热能量可以附加到玄气中,使他的战斗力足以和凝脉七重的人相抗保证不败,而从刚刚赤阳拳所展现出来的威力来看,恐怕说成黄阶中级玄技都不为过。

    重力室的震动引来了不少阁内弟子,就连姜门天都赶了过来,知道是因为古逸轩和重石傀儡训练所造成的动静时,他们才放心散去。

    古逸轩苦笑一声,恐怕又要给他们留下不自量力的印象了。

    名额争夺赛因为古逸轩的出现,从完全没有悬念的名额归属变成了极有看点,这看点自然便是申平和古逸轩最后一个名额的争夺。

    虽然今年凝脉五重的弟子多出不少,但他们显然都不是已经处在凝脉五重一年多的申平的对手,虽然古逸轩也重新达到凝脉五重,但因为他曾经不可匹敌的强悍和超乎常人的战斗意识,真的给申平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次日清晨,演武台早早地就围满了阁内所有的弟子,没有人会错过古逸轩和申平的这场战斗,这种想法让申平心中的怒火更盛!

    本来他可以在今天的比试中出尽风头,本来这个名额是他稳稳拿在手中的,现在一切都变成了未知数,甚至今天来观看比赛的人绝大部分也是因为有古逸轩的因素。

    相反,古逸轩却并不知道这些,他也并没有着急赶往演武台,等到他到达的时候,申平已经连续败了好几名对手。

    古逸轩依旧是那身灰色麻布衣,脸色依旧像往常那般古井无波,他看着台上风光正尽的申平,轻轻摇了摇头。

    不可否认,申平比之前强出太多,如果没有自己在,他完全可以稳稳拿住第三个名额,如若是别的东西,古逸轩或许并不会跟他抢,只是这个名额,他一定不会放手。

    因为,还有些东西确实需要在三阁试炼中解决掉!

    “逸轩,该你上场了。”

    不知何时,梦谨悄然来至古逸轩身边,她拽了拽他的衣袖,轻轻在耳边说道。

    古逸轩这才反应过来,看着台上正含怒望向自己的申平,他双脚猛然一提,转瞬已经落在台上。

    “尽管你已经恢复到了凝脉五重的实力,但毕竟还不到凝脉八重。”申平面带阴色,冷冷说道:“你现在还不足以让我忌惮,以前无论是什么原因你从天才的神坛上跌落下来,但从你沦为废物的那一刻起,就再也回不去了,你是废物,你们古家全部都是废物!”

    一句话狠狠地敲击在古逸轩的心脏上面,他突然间感觉胸口闷闷的,喘不动气。

    孟凡则坐在下面有趣地看着这一切,他面带讥诮之色看着古逸轩,想要知道他如何应对。

    就在古逸轩怔住的刹那,申平已然挥拳来到他的身前,这种将空气压迫的猎猎作响的攻击如果打到古逸轩身上,他想必是不会再能站起来了。

    “申平使用的是阁内霜寒杀,是黄阶中级玄技。”孟凡细细点评着:“而古逸轩之前却只是练习了赤阳拳,是黄阶低级玄技,先不论玄技的等级就已经差了一级,申平浑厚的玄气就已经压的古逸轩连连后退了。”

    众人认为孟凡说得不假,虽然古逸轩再次修炼到了凝脉五重,却再也不是以往那个天才了。

    下一刻,古逸轩猛然皱起了眉头,双眼之中杀气阵阵,看待申平的眼神,宛如看待一个死人一般。

    “别再装腔作势了,你个废物!”申平嘶吼着,将拳头狠狠砸下来。

    就在此刻,古逸轩右手手臂陡然被一股炙热的赤红色能量包裹,那灼热的温度炙考的空气都有些扭曲。

    “谁也不能侮辱我的家人,记住。”古逸轩的寒意已经冷到了骨子里:“任何人都不能!”

    说着,他右拳毫无惧色地迎了上去,紧接着便听到一声惨叫,申平身影倒飞而出,众人随着看过去,申平已经只能躺在地上抱着右手不停地抽搐着。

    安静,绝对的安静!

    所有人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结局。

    一招,仅仅一招!

    孟凡早已吃惊地再也坐不住,他以看待怪物的眼神看着古逸轩,久久不能相信,因为即便是他凝脉七重的实力全力一击,都不可能一招把申平打成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