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少爷楚枫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8本章字数:3212字

    三阁试炼的名额争夺赛最终以如此令人咋舌的结局落幕。

    所有人心里都清楚这次争夺赛最大的看点就是古逸轩和申平的最后一战,大家私下悄悄议论了这次比赛的走向,可谁也没有猜到申平竟一招也没有敌过。

    若是三年前有这样的结局没有人会感到意外,因为三年前的申平仅仅是凝脉三重的境界,而凝脉八重的天才少年一招将他打败,实属正常;就算今天恢复到凝脉五重的古逸轩将申平击败,大家也不过是有些吃惊罢了。

    毕竟古逸轩曾经的强大摆在那里,虽然境界并没有高出多少,但敏锐的战斗意识还在。

    可凭借凝脉五重的相同境界,仅仅一拳就将同样实力不俗的申平打成那个样子,只能说今时的古逸轩比起往日还要妖孽。

    至少从申平被打下来演武台的那一刻起,除了孟凡和梦谨外,应该不会再有人有资格嘲笑他了。

    或者,已经回来的那个天才,是否又真的将孟凡和梦谨两人放在了眼里呢?

    咚咚咚的敲门声打扰了古逸轩的思绪,他打开门发现来的人是梦谨,就侧身把她让了进来。

    “你今天可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梦谨开心地说道:“你都没看到我爹当时的样子。”

    “阁主大人是惊讶,还是开心,还是…忌惮?”古逸轩故意拉长了语速:“想必阁主大人早就知道我修炼到凝脉五重的事情了,不对,是六重。”

    “六重?”凝梦谨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少年:“你是说,你现在是凝脉六重?”

    “本来已经到达了五重巅峰,距离突破仅仅是一个契机罢了。”

    “也对,你本来就天赋异禀,无论在你身上发生多么不可能的事情,都是有可能的。”凝梦谨苦笑了一声:“恐怕即便是凝脉八重的我,在面对你的时候都不得不谨慎一些。”

    “师姐又不会对我出手,为什么要这么想?”古逸轩侧过脑袋,看着这这副美丽面孔:“这段时间多亏了师姐的照顾。”

    被古逸轩这样一说,梦谨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不可否认,自从古逸轩玄脉堵塞以来,她也或多或少地对他产生了不同的看法,只是表现的并不明显,或者可以认为,她心中依旧还有着一个信念,相信那个少年还会回来的。

    如今,她终于等到了。

    “对了,你到底使用了什么灵丹妙药,当时父亲可是找遍了所有的方法,都是毫无作用的。”

    古逸轩低头笑了笑,不知道心中什么滋味:“如果我说,我是凭毅力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你信吗?”

    少年目光如炬地盯着梦谨,梦谨一怔,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现在可不可以把三年前三阁试炼时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我了?”梦谨真诚地望着他:“我可不认为区区一两只金莽虎王会把当时的你逼迫成那个样子。”

    梦谨说的不错,普通金莽虎在凝脉五重的弟子手中还可以挣扎一段时间,而金莽虎王也不过可以跟凝脉七重甚至八重的弟子不分胜负,对于当时的古逸轩讲,就算独自面对三只金莽虎王,保证全身而退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金莽虎王确实还没有那个实力。”提及往日,少年脸上再次浮现出那抹自信,不过随即他目光一冷,沉声道:“以你现在凝脉八重的境界,独自面对一只变异金莽虎怎么样?”

    “如果是一只变异金莽虎的话,仅仅可以抵抗而已,不能将之击杀,但是也可以想办法逃离。”

    “如果三只呢?”

    “面对三只金莽虎我可不会生起任何拼斗的想法。”梦谨苦笑一声,随即意识到了什么,猛然站起:“你是说,三年前在试炼场你独自遇到了三只变异金莽虎?”

    “独自遇到吗?”古逸轩心想:“算是吧,即便是没有人知道那个令人心悸的密谋。”

    看着少年没有丝毫变化的脸庞,梦谨激动地说道:“试炼场是由三阁阁主亲自封锁的,其中的凶兽也是由三位阁主亲自挑选,遇到三只金莽虎王倒是可以相信,你口中说的三只变异金莽虎,是绝对不可能遇到的。”

    少年依旧没有说话,三年过去,他已经懒得去争辩这些东西了,就是因为他知道说出来没有人会相信,所以这三年下来他从来没有说过这件事情。

    “我不是那个意思。”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刚才说话不妥,梦谨略带歉意地道:“只不过这件事情有些太出乎意料了,我得把这件事情告诉父亲。”

    “不用了。”

    梦谨刚要出门,就被古逸轩拦了下来。

    “阁主大人相不相信倒是其次,自从我不能参加三阁试炼的三年时间里,不也是没有发生过任何意外吗?”古逸轩看着梦谨,继续开口:“那只不过是针对我个人的事情罢了。”

    梦谨还要开口询问到底是谁,被古逸轩摆摆手阻止了下来,他不想继续在这件事情上停留,因为他自然会有解决的办法。

    距离三阁试炼只剩下还有两天的样子,难得的闲暇时光,古逸轩打算让梦谨陪他出去走走,梦谨心里当然一百个愿意,并没有多加考虑。

    至此,试炼的名额就已经确定下来,前几年每阁都会挑选出三位最为强横的弟子,今年由于达到凝脉五重的弟子比之前多出不少,三位阁主特意商量过,将名额增加至五位。

    可即便如此,申平已经重伤到如此程度的右臂都是无法参赛了,这冥冥中自然多给了其他弟子一个机会,在姜门天的宣布下,名单被迅速列了出来:梦谨,孟凡,古逸轩,阿城,阿花;这已经可以算作白羽阁年轻一代弟子中最为强大的阵容了。

    走在繁华的街道上,梦谨左看看右看看,对好多有趣的物件充满了兴趣,不知不觉就已经买下了好多东西,也是因为她白羽阁阁主女儿的身份,松风镇大多数人都还是认识她的,对她也极其客气。

    古逸轩确实真真切切地贯彻了‘逛’街的精髓,他从街头逛到街尾,脑袋都很少向两边转动一下,但最终还是敌不过咕咕叫的肚子,在梦谨的推荐下走进了留香居。

    留香居是松风镇为数不多的招牌酒楼,能来此吃饭的无一不是名门大户,古逸轩也是因为梦谨的身份,被安排到了一个极佳的位子。

    黄昏在所有人都没有留意的情况下悄悄消失,等大家注意到的时候便已是寒月当空。

    就在两人吃完饭准备离开的时候,几道熟悉的声音钻入了两人的耳朵,两人望过去,发现那三位也正好看到他们,向他们走来。

    “原来是梦谨师姐和古逸轩师弟啊。”开口的人声音略微有些尖锐,身子也较常人瘦弱许多:“今天恰巧楚枫师兄从宗内回来,我和吕开特地来为他接风,不如两位一起过来吃顿饭吧?”

    “是啊,宋生说的不错,大家都是阁内年轻一辈的‘翘楚’,楚枫师兄更是拥有血脉之力,早已被千云宗挑选为弟子,我们也好学习学习。”说话的人身材匀称,只是长相有些不堪入目,但是却谁也不敢小瞧他。

    看着两人并未说话,水云阁的吕开继续打量着两人,又道:“如果古逸轩师弟有事情的话,不如就先回阁内,让梦谨师姐单独留下来也好,我们有些关于修炼上的事情,恐怕师弟听不明白。”

    “哦,对了。”宋生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听说,今天师弟可是在白羽阁三阁试炼名额争夺的比赛上大放异彩,还真有三年前的风范,三年没有在试炼中见到师弟还真是非常想念呢,今年可一定要好好切磋切磋。”

    话到最后,他的声音冰冷如霜,面色也逐渐阴沉下来。

    宋生和吕开两人分别是破元阁和水云阁的天才弟子,虽然他们的长相比较夸张,但实力当真不容小觑,即便是在古逸轩巅峰时期都不敢说可以从他两人手中全身而退,而吕开又是出了名的对梦谨有些好感,所以才说出上面那些话。

    古逸轩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人,面无表情,但眼睛逐渐眯起。

    “我的确还有些事情,不过是要和梦谨师姐两人才能完成的。”古逸轩嘴角扬起一抹弧度:“三位师兄的邀请我们可是无福消受,但今年的三阁试炼,我倒是可以好好陪两位师兄玩一玩。”

    他的举止端正,语气平淡,即便把吕开两人气的不轻,却也挑不出不对的地方。

    “三年前师弟的天赋确实远非常人能及,我们也知道那时师弟言语较少,如今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师弟的境界不仅年年退步,嘴皮子上的功夫却越来越厉害了。”

    宋生的话刚说完,顿时引起周围的一阵哄笑声,他们也不打算继续再与古逸轩两人纠缠,转身就进了留香居的内房,反倒是两人身后那位衣冠楚楚,容貌俊朗的楚家少爷楚枫,从始至终盯着古逸轩,半句话都没有说。

    而在刚刚见到楚枫的那一刻起,古逸轩才算彻底明白过来,他还是把三年前的那场阴谋想得简单了些。

    吕开和宋生虽然强大,却还不如足以有引动三只变异金莽虎的本事;水云阁和破元阁势力也还尚可,也并得不到吸引金莽虎的奇丹异草;若要是这么做,一定少不了背靠千云宗的楚家!

    既然已经知道了他可以重新修炼,那么今年的三阁试炼他们一定还会出手。

    楚枫,楚家,既然要玩,就看谁先坚持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