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三阁试炼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8本章字数:3231字

    试炼山脉在松风镇的西北方向,此次设在其中的试炼场早已由三阁阁主圈划完毕。

    此刻正值清晨,镇中街道上的人还并不多,就有几道身影从白羽阁疾驰而出,方向直奔三阁试炼场。

    最前方的中年男人面色刚毅,身材硬朗,正是白羽阁阁主姜门天,紧紧跟随其后的五位少年少女便是此次代替白羽阁参加试炼的弟子,为首的娇美身影是梦谨无疑,身后便是孟凡,阿城,阿花三人紧跟其后。

    而古逸轩则身穿一身黑袍劲装远远地吊在后面,看其样子从容淡定,完全没有第一次参加试炼的阿城那般紧张。

    试炼场在试炼山脉的最外围,在刚出了城镇不久,他们就看到了前方有一群人等候在那里,看到姜门天和白羽阁一众弟子的到来,那群人含笑上前,纷纷寒暄起来。

    “姜兄,今年白羽阁可是来得最晚啊。”

    说话的人古逸轩并不熟悉,但其身后所站的赫然便是天才弟子宋生,想必他便是破元阁阁主杜子仁了。

    “阁中有几名弟子第一次参加三阁试炼,对里面的规则并不熟悉,所以才耽搁了一些时间。”姜门天简单回答。

    “好,既然白羽阁的人也到了,那试炼便在此刻开始。”

    这个人古逸轩熟悉,他是水云阁阁主甘秉泽,其人心狠手辣,不择手段,懂得隐忍可是出了名的,想必吕开也是继承了他的衣钵。

    在甘秉泽的引领下,众人来到试炼场近处的一座石台,石台上有三把石凳和一个石桌,石桌上摆着一个朱红色宝箱,里面便是此次试炼的奖品。

    三位阁主肃正地坐在石台上,俯视着下面的十五位阁中弟子,许久后,还是由甘秉泽开口。

    “因为阁中弟子天赋卓越,所以今年我与两位阁主商议了一下,将名额由三位增加至五位,以给其他弟子更多的试炼机会。”甘秉泽顿了顿,继续道:“下面十五位弟子,以三阁分为三个小组进行任务试炼,最终的成绩以个人成绩为颁发奖励准则。”

    “而此次的试炼任务与往常没有区别,试炼场的范围内有金莽虎无数,金莽虎王三只,变异金莽虎一只。”

    “变异金莽虎!”所有人心中满满的震惊。

    这时,一名水云阁弟子开口提议道:“变异金莽虎即便是强如吕开师兄这种凝脉八重的弟子也只能在它面前保证不伤而已,根本就不会有将其击杀的可能,更何况今年试炼又多出许多凝脉五重的师弟,是不是太危险了些?”

    三位阁主相视一笑,还是由甘秉泽开口:“所以才更加需要你们相互帮衬,而且,变异金莽虎长时间呆在断崖旁的虎穴中,你们若不去招惹,应该不会有大的麻烦,只是想要夺取今年冠军的弟子,倒是可以前去尝试一下。”

    诸位弟子心中苦笑连连,这位水云阁阁主所言不虚,今年与往年的试炼规则基本没有变化,皆是在试炼场中击杀金莽虎夺取内丹,试炼结束后手中金莽虎内丹最多的弟子便是试炼的冠军,不过往年最多也不过是金莽虎王罢了,任谁也没有想到今年三位阁主居然会在试炼场你内放了一只变异金莽虎。

    “好了。”甘秉泽站起身摆摆手,看着台下弟子:“如果没有什么问题,试炼便正式开始,明日此时试炼结束。”

    “阁主大人,我有问题。”说话的是破元阁弟子,他身材胖硕,一脸憨厚的样子:“能不能告诉我们,今年的奖励是什么啊?”

    甘秉泽一笑,走到前面的石台,轻轻打开朱红色宝箱,一枚戒指正安安静静地躺在里面,众弟子见状先是一怔,随后便流露出想要占为己有的神色。

    如果细心可以发现,三位阁主的手指全部带着一枚戒指,除此之外,恐怕也就楚家家主手中还有一枚,这种戒指叫作空间戒,所谓芥子纳须弥,小小的戒指便可盛放万物,这可是在拍卖阁中都很少出现的宝物。

    但从这枚戒指来看,放上一只变异金莽虎还是值得的。

    “除了这枚空间戒外,今年的奖励还有一些微妙的调整。”姜门天站起身来,道:“获得前三名的弟子可以在三阁玄技阁中任意挑选地阶以下玄技。”

    这个消息再次像响雷一般在众多弟子中炸裂,众所周知,玄技阁乃是三阁中最为机密和严谨的地方,存放的乃是一阁之本,如今却可以让其他弟子任意挑选,这可是绝无仅有的机会了。

    “我早就看中了水云阁的狂蟒劲,希望可以有机会过去修炼修炼。”

    “你没听到阁主大人所说嘛,只有在试炼中得到前三名的弟子才会有这种资格,你以为你能敌得过宋生师兄,吕开师兄和梦谨师姐?”

    “不试试怎么知道?”

    看着台下弟子议论纷纷,三位阁主相视一笑:“三阁试炼,正式开始!”

    只听阁主一声令下,早已做好准备的弟子们爆射而出,一转眼的就消失在了试炼场深处,试炼时间仅仅一天,争取时间便有可能多拿到一些内丹,增加夺冠的几率。

    古逸轩并不着急,他不紧不慢地跟在众多弟子身后寻找着金莽虎的踪迹。

    “逸轩,你怎么还不赶快一些?”梦谨刚刚离开不久,便返了回来,着急地说道:“我刚刚看到了吕开的五人小队,他们也是运气好,刚进入试炼场就遇到了两只金莽虎,现在已经得到两颗内丹了。”

    梦谨的心思古逸轩明白,时隔三年他再次踏入试炼场,可不能因为其它事情而耽误了名次的争夺,毕竟他之前的实力还是有的。

    “师姐,你怎么没跟孟凡和阿城他们在一起?”

    “看来孟凡并不需要我。”梦谨苦苦一笑:“他带着阿城和阿花独自深入了,剩下的时间我跟你在一起吧。”

    “那就最好不过了。”古逸轩眯起眼睛:“这样的话,我们的胜算又多出不少。”

    “接下来该怎么做?”

    虽然梦谨实力强横,可不知道为什么,但凡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习惯听取古逸轩的意见;或许,从三年前开始,她就已经产生了依赖吧,那时凝脉五重的她,可是紧紧跟在他的后面呢。

    如今,依旧如此。

    “我们不要着急。”他反而停住脚步,分析道:“试炼最终会以个人成绩为奖励颁发准则,也就是说谁手中的内丹多,谁就是三阁试炼的冠军。”

    梦谨点点头,安静地听着。

    “可是三位阁主并没有说要怎么得到内丹。”古逸轩盯着梦谨的眼睛:“可以击杀金莽虎,当然也可以从别人的手里抢夺。”

    听到这里,梦谨眼前一亮:“也就是说,现在谁的手中内丹多,反而是最不安全的。”

    可是随后梦谨又疑惑起来:“的确存在你说的这种可能,但从三阁试炼举办至今就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况且,三阁弟子之间感情深厚,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吧?”

    “往年不会不代表今年不会。”古逸轩声音冷了下来:“因为今年的奖励确实太过丰厚了些,即便是我都有些心动了。”

    “现在的队伍应该会分为四组,水云阁的吕开带着一组,破元阁的宋生带着一组,孟凡三人一组,我们两人一组。”古逸轩继续分析着:“从现在到傍晚时间,大家应该会相安无事,各自带队击杀金莽虎夺取内丹,可是到了晚上…这种临时拼凑的队伍便会土崩瓦解,而且,我猜测这些队伍内部还会大洗牌。”

    “大洗牌?”

    “白天的时候,吕开和宋生各自带着自己的队伍夺取金莽虎内丹,得到之后或许会内部平分,可是到了晚上就会有人来抢了。”

    “他们总不能抢自己阁内队员的吧?”梦谨笑了笑,显然不会相信。

    “他们当然不会抢自己队员的,但是他们可以互抢,因为我太了解吕开和宋生了。”古逸轩面如寒霜:“如果我所料不差,吕开和宋生会各自带着对内最强的一名队员去抢劫对方的队伍。”

    梦谨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由双方的队长去抢夺对方的队伍,留下来不幸被抢夺的队员一定无法面对队长,但实际上,内丹依旧在队长手中,到时候吕开和宋生只要装作大发慈悲的施舍给他们一颗保证他们完成任务就好了,如此一来,两全其美。”

    古逸轩点点头,就像刚刚所说,若像往年试炼,或许两人并不会这么做,但今年的奖励如此具有诱惑性,他们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我们只要静观其变就好了。”古逸轩嘴角浮起一抹冷笑:“他们现在越是活跃,到了晚上,我们的收获就越丰厚。”

    “那孟凡怎么办,虽然他实力强横,但也敌不过其它的任何一支队伍,恐怕自保都有些困难。”

    古逸轩倒是毫不在意:“不用管他,他自然有他自己的办法,如果不是私下跟水云阁做了交易,就一定和破元阁走在了一起,看来吕开和宋生其中一人要倒霉了。”

    梦谨愣愣地看着古逸轩,细思极恐,他明明刚刚踏入试炼场,甚至连一只金莽虎都没有见到,却已经把局势分析的如此透彻,看来就算以往,他凭借的也不仅仅是玄气而已。

    “所以…”

    古逸轩紧握双拳,饶是身边的梦谨都感觉到了重重的压迫,猎猎劲风围绕在他周围,下一刻,已经冲着前面不远处的金莽虎爆射而出。

    却还在空中留下一句话。

    “现在不过是开胃菜罢了,晚上才是重头戏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