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月黑风高夜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8本章字数:3138字

    不得不说破元阁的运气的确不错,他们在宋生的带领下击杀掉了数十只金莽虎后便意外发现了金莽虎王的踪迹,可还未等他们开心,便又有另外一只金莽虎王暴露在他们面前,欣喜之余,宋生和憨厚胖子分成两队对两只金莽虎王进行击杀。

    他当然没有奢望憨厚胖子可以成功杀掉金莽虎王,让他前去不过是先拖住罢了,等他击杀掉另外一只便会过去支援,如此而言,破元阁就会落得两颗金莽虎王的内丹。

    可偏偏不走运,没想到梦谨和古逸轩会横插一手!

    宋生的到来让憨厚胖子的压力骤减,他还在考虑应该如何为丢失金莽虎王内丹一事辩解,如今看来或许不用了。

    古逸轩并没有因为宋生的到来感到慌乱,他一如刚刚那般从容的站在那里,显然面对憨厚胖子和面对宋生没有任何区别。

    “梦谨,内丹并没有在你手中,所以还请你退到一旁,等我解决完这里的事情再邀你闲谈。”

    眼看梦谨和古逸轩两人站在一起,宋生先是碍于白羽阁的面子,后是碍于梦谨凝脉八重的实力,所以才说出这样的话企图离间两者,只要梦谨保证不出手,想必内丹还是可以夺回来的。

    梦谨看了看身旁的古逸轩,又打量着宋生,撇嘴开口道:“我本来就没准备出手。”说着,竟身影飘然离至远处。

    宋生见状大喜,再次面对古逸轩时竟傲气陡盛,他知道如今古逸轩已经可以重新修炼并且达到了凝脉六重的境界,还在三阁试炼名额争夺赛上一招击败申平,不过这所有的一切在他看来都不以为然,即便他再厉害也是差了两重境界!

    “如果你将内丹交出来,我可以看在白羽阁的面子上放你离开。”宋生面露阴沉:“否则,今日即便梦谨在这里,我依旧不会善罢甘休。”

    古逸轩将内丹拿在手里,不以为然道:“金莽虎王确实被我所杀,为什么要还给你?宋生,这三年时间你果然还是没有任何改变。”

    “之前便知道你口齿伶俐,今日却更加出乎我所料。”宋生已然不想继续废话,凝脉八重的气势轰然爆发:“既然你不想交出来,就不要怪我硬抢了。”

    说话间,宋生已经挥拳而出,玄气罡风扑面而来,古逸轩感觉脸庞被刺的隐隐作痛。

    宋生与梦谨境界相同,实力相当,却都距自己三年前凝脉八重时要弱上几分,古逸轩心中早已清楚,所以才敢断定自己完全可以与宋生抗衡一二。

    一股血红色的炽热罡风在古逸轩的右臂缓缓凝现,随着玄气在他体内六条玄脉中疯狂的流动,那血红也宛如实质一般,炙考的空间都近乎扭曲。

    轰,一拳一掌相撞,红白罡风的绞杀,一股猛烈的风暴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爆射而出,梦谨还好一些,破元阁其他弟子竟不能睁开双眼。

    少年黑袍鼓动,炽热罡风从体内源源溢出,其中夹带的温度也逐渐升高,终于,片刻之后,又是一声闷响,两位少年皆是身形一震,向后猛退数步才算彻底止住。

    宋生比起刚刚目光更加阴冷了几分,甚至已经有少许的杀意浮于表面,他双拳紧握,衣服和发髻皆已凌乱,似乎再为三年前没有彻底杀掉古逸轩而懊恼。

    古逸轩倒是与刚刚没有什么区别,依旧嘴角擒笑,依旧是那般从容。

    “既然你喜欢的话,那这枚内丹就先在你这里存放着好了,不过逸轩师弟不要忘记,在明日试炼结束之前,所有内丹的归属可还都是未知数呢。”

    说完,他对梦谨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带着破元阁其他弟子匆匆离去。

    宋生带人走后,古逸轩却再也没有了刚刚那般从容,梦谨以为他在刚刚的拼斗中受了伤,所以连忙上前询问。

    “刚刚宋生并没有着急再次出手就是因为他知道不可能击败我,只是我表现出来的实力也一定令他意外,或许他会和吕开联手也说不定。”古逸轩暗暗思忖着:“毕竟三年前他们就是这样。”

    “虽然你刚刚硬抗住了他的一击,但想来他也不会放在心上,只是依旧惦记你手中的金莽虎王内丹罢了。”梦谨宽慰道:“即便宋生要选择联手,因为空间戒的原因,他也一定会选择孟凡,而非吕开。”

    对于宋生究竟要选择谁结盟他毫不在意,三年前他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如今依旧不会放在眼里,只是这种宛如猎物待宰的滋味并不好受,习惯了猎人的角色,又怎么会去适应充当猎物呢?

    在诸位弟子惴惴不安中,夜幕终于彻底吞噬了光亮,只不过这并非事情的结束,而是刚刚开始。

    树林中三道人影梭梭前行,速度不慢,待到前方一片空地处,他们才停下步伐,那里也正站着两人。

    “孟凡?”梦谨诧异道,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孟凡会在这个时间出现。

    孟凡没有回答梦谨,而是目光紧紧地盯着古逸轩,似乎在黑夜之中闪烁着精光。

    “我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我可以向你提供一个消息。”孟凡声音低沉:“你们左前方不远位置是破元阁队伍所在的地方,宋生会与水云阁吕开做个交易,到时候破元阁仅仅会留下三位凝脉五重的弟子,并且身上藏有大量的金莽虎内丹。”

    他顿了顿,见古逸轩表情毫无变化,又继续道:“这是一次机会,信不信就在你们了。”

    说着,他不打算等待古逸轩的回答便带着阿城阿花悄悄隐入了树林深处。

    如果说孟凡的到来让梦谨感到意外,那他提供的信息便足以让古逸轩心生疑惑了,他刚刚所说的事情都在古逸轩的意料之中,只是为什么他会前来通知,古逸轩稍加揣测便明白了七七八八。

    如今变异金莽虎的内丹到底在谁身上孟凡并不知情,所以他下意识地认为吕开和宋生两人已经结盟,如果此事是真的,那他们等会儿完成交易后第一个便会解决掉他,所以他需要提前为自己留条后路,自然便找到了古逸轩和梦谨。

    只是上述仅是他的猜测而已,而且加盟梦谨和古逸轩实属下策,所以他故意将这条消息告诉给两人,就是为了引两人前去抢夺破元阁小队。

    梦谨的实力孟凡是知道的,可一招便将申平击败的古逸轩,孟凡当真心里拿捏不准,如果古逸轩所表现出来的实力的确值得他去冒险加入,他便会从水云阁和破元阁两者之间全身而退,如果古逸轩的实力让他失望,则伏击破元阁之事又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想到此处,古逸轩不禁暗暗冷笑,孟凡的确是打的一手好算盘,而且他所料不错,孟凡此刻一定就在破元阁小队附近等待着两人的到来,观察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不过虽然被当了枪,古逸轩这次反而决定要当到底,既然孟凡想看,那就让他看好了!

    这般想完,古逸轩隐入黑袍带着梦谨向刚刚孟凡口中所说的地方快速驶去。

    远处的一片空地皎洁明亮,为首的宋生正低头跟其他弟子交代着什么,待他着重重复了几遍后,才依旧有些不安地离开。

    他之所以敢跟水云阁做这种交易是因为他知道,即便把大量的内丹发放在三位凝脉五重的弟子身上孟凡也不敢抢夺,古逸轩和梦谨更没有心思去抢。

    但任他如何也没有想到,莫不说古逸轩早已动了念想,孟凡却主动把消息传递给了两人。

    远处三位破元阁弟子静静等在那里,并没有任何不安,唯一的变异金莽虎和三只金莽虎王已经全部被击杀,此处的普通金莽虎对他们产生不了任何威胁。

    古逸轩静等片刻便准备动手,他知道如果再继续等下去吕开就快赶过来了,留给他的时间不多,而且下手也一定要迅速,不能有片刻停滞。

    梦谨几次想要跟随古逸轩一起过去,却都被他拒绝,他扫视着周围的丛林,并不能发现孟凡的踪迹,但他敢肯定他们一定就在周围。

    少年用黑袍遮住头部,将身体完全隐于黑暗之中,快速向那片皎洁的空旷之地奔去。

    梭梭声响起,明亮的月光如银屑入盘,当那一抹亮光照射在黑袍上面的时候,古逸轩已经距离三位破元阁弟子十数米的距离。

    “谁!”

    三人完全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来抢夺他们,当下也是乱了阵脚,不过好歹他们也是凝脉五重的强者,片刻之后便恢复了镇定,只是还未等他们彻底将玄气调动,就突然感觉一股炽热的能量宛如烈日一般狠狠地砸在他们胸口。

    三人齐齐飞出,努力挣扎着起身,却不料那身黑袍再次迎上,灼热的温度扑面而来,三人灼热之余只感面部作痛,但黑袍人竟在距离他们还有一尺远的距离停住了手。

    “古逸轩!”三人大惊失色。

    少年隐在黑袍中的面容竟含笑带风,如此清秀,只是在三人眼中看来却宛如死神般可怕,生不起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心。

    月光打在黑袍上闪起点点光斑,煞是美丽,黑袍下又生起一道平淡从容又亦如针锋般的话语。

    “把所有的内丹交出来,你们也应该知道三年前我的玄脉是如何堵塞的,如果你们也想尝尝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