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杀人放火天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8本章字数:3358字

    少女面色平静,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孟凡一时有些发呆,他看着面前的少年,虽然表情变化不大,心里却早已如波浪翻滚。

    自刚刚古逸轩掠身而去到抢丹到手,用时不过盏茶的时间,虽然对方仅为三名凝脉五重的少年,虽然自己同样可以凭借最快的速度将之击败,却绝不可能做到让他们没有还手之力。

    他如今终于相信,此刻的少年依旧是三年前的那位少年,只不过曾经他还可以看得到,如今古逸轩给他的感觉,却如一口深井,深不见底了。

    “整整八十颗内丹。”古逸轩灵识一扫便看出了大概:“这并不是他们身上所有的内丹,想必宋生手中还有一些。”

    他将袋子交给梦谨,然后扭头看了看主动靠近的孟凡,示意他最好对这些玄丹不要有什么想法。

    孟凡心中一顿郁闷,经过了古逸轩刚刚的‘震慑’,他现在任何不满的情绪都没有,况且虽然他们只有两人,但凝脉八重的梦谨和实力并不逊色于在场任何人的古逸轩,如果稍微有些认知的人,是绝对主动招惹的。

    如此,古逸轩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大家同为白羽阁弟子,本就没有深仇大恨,申平已经被自己教训过,想必以后会老实许多;经过了刚刚的事情,孟凡的态度也有了明显的转变,如此便是最好,他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跟他们计较。

    “你们手里现在有多少内丹?”古逸轩问向孟凡三人。

    孟凡并不担心他的目的,若是两人想要抢夺,自己根本逃不掉。

    “六十颗,我们每人平均二十颗。”

    按照往年试炼结束时队员上缴的内丹数量来讲,将会定格在平均每人二十五颗左右,想必今年每位队员手中应该会多出一些,所以此刻孟凡三人手中内丹的数量还是比较危险的。

    “你们先将内丹平均分开保存,接下来只需安心猎杀金莽虎便可。”古逸轩吩咐道:“凭你们现在手中的内丹数量,根本没有进入前三的可能。”

    “我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进入前三。”孟凡苦楚微笑:“吕开,宋生和梦谨姐,还有你,我也就不会奢望了。”

    若孟凡继续跟随吕开,或许他会向着前三名努努力,毕竟吕开和宋生两人关系不错,即便他们如何争斗也一定会先将古逸轩和梦谨两人击败,如此一来,第三名自然便落到了孟凡的手中。

    只是如今情况突变,任谁也看不清局势的变化,孟凡自然而然地也不敢把所有的赌注全部压在吕开身上。

    “只是…”孟凡不解地看着少年:“你为什么让我们分开保存内丹,我认为不妥,如果阿城和阿花两人分开行动,他们被其它两阁抢夺的概率会显然增大,如果都放在我这里,即便吕开和宋生两人同时前来,我自认还是可以逃脱的。”

    “那我问你,如果当宋生知道内丹被抢夺时,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孟凡快速思考着,他并不笨,只是片刻便想到了其中的厉害。

    “我替你说。”古逸轩噙一抹冰冷的微笑:“破元阁自然会把矛头指向你们,尽管宋生知道是我抢了他们的内丹,也不敢冒然向我们出手,他们只会先把你们抢夺保证自己手里的内丹数量,然后再找我们算账。”

    “所以,宋生稍后找到你是必然的。”古逸轩顿了顿,没有从孟凡表情上看到任何惊恐,不禁心中暗赞:“不过,既然此刻我们站在了一起,又同为白羽阁弟子,我和梦谨师姐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闻言,其他四人一震,眼中精芒突现,略有激动地看着月下少年。

    “三年之间,三阁试炼中白羽阁是何成绩我不管,但从此刻开始,我们应该夺回属于我们的猎人的身份了。”

    少年的声音不大,很快便堙没在了此起彼伏的金莽虎啸声中,但他的话还是宛如黑暗中一抹亮光,照射的众人迷离,却又更加坚定了前行的道路。

    这句话,似乎很久没有人说过了。

    三年间三阁试炼,白羽阁在梦谨师姐的带领下虽然中规中矩,却始终被水云阁和破元阁不尽打压,曾经傲视三阁的古丰离奇陨落,如今不世天才沦入废物,这本就是其它两阁趁机羞辱的好机会,却是怎么也不会放过的,这才导致白羽阁三阁试炼几乎沦为笑柄。

    只是如今这位少年回来了,虽然还未曾达到三年前那般巅峰,却一如以往傲骨铮铮,刚才那番话,却是梦谨和孟凡从未说过的。

    将话说清楚,古逸轩才命令孟凡带领阿城阿花两人继续击杀金莽虎,尽力凑齐内丹数量以争夺前三的机会,至于破元阁的宋生,他自然会有办法。

    于是,孟凡三人再次隐入了黑暗中,不久,他们所在的方向便响起了一阵阵金莽虎的哀嚎。

    皎洁的月光洒下,依旧是那片空旷之地,枯瘦少年冷冷地看着面前三位不住颤抖的队员,双手如枯骨般握的咯咯作响。

    因为古逸轩的出现,宋生和吕开之间私下的交易自然是没有达成,水云阁倒是没有任何损失,但破元阁现在却穷的叮当响,辛苦击杀了整整一天的金莽虎却为别人做了嫁妆,如今天亮在即,却无论如何也凑不齐一百多颗内丹。

    远处五人从容走来,为首一人虽面容丑陋,却始终面带微笑。

    “你们想要快速凑够金莽虎的内丹,孟凡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吕开看着破元阁五人:“虽然古逸轩抢夺了你们的内丹,但梦谨毕竟和他在一起,我劝你暂时还是不要动他,因为你们根本没有那个实力。”

    吕开看着宋生狰狞的表情,自顾说道:“早先我就跟你说过,变异金莽虎并不是我们杀的,如今局势逐渐明朗,恐怕你心中也清楚。”

    “你想怎么样?”

    宋生刚刚的确想要找古逸轩报仇,被吕开浇了一盆冷水顿时清醒过来,心中急速盘算着,如今或许唯有两阁联合,先将白羽阁清除掉再说。

    可是这般想着,宋生心中怒火更胜,往年莫说是两阁联合,仅仅破元阁便可以将白羽阁压制的透不过气,如今只不过因为古逸轩的关系,却逼得两阁唯有联手,他自认凭借凝脉八重的境界,心中决然不服!

    “你尽可放心去找孟凡,古逸轩和梦谨,我自有办法。”

    “你就这么自信?”宋生不以为然:“单凭你们五人?”

    “宋生兄说笑了。”吕开苦笑一声:“我并不是对自己盲目自信,而是对你充满信心。”

    宋生莫名其妙地听着。

    “虽然我们并不能对古逸轩和梦谨怎样,但拦住他们片刻还是绝无问题的,到时候,只要你们能利落地将孟凡三人解决掉,自然会过来帮我。”吕开的表情隐在黑暗中,却听到声音冰冷:“变异金莽虎内丹的事情,我们两阁无论如何都好商量。”

    没有立刻答应,宋生揣摩了好久才缓缓点头,事到如今,他发现似乎再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随即转身带着小队成员没入丛林,去寻找孟凡的下落。

    而片刻不久,吕开也紧随而去。

    吕开的判断自然没错,也将如今试炼场中的局势看透了七七八八,却唯独忽略了一点,包括他以上的假设皆是居于孟凡三人落单的情况下。

    古逸轩独自穿梭在试炼山脉中,速度极快,梦谨本是想要跟他一同前来的,古逸轩为了稳妥,最终还是让她去了孟凡那里,如果宋生真的找了上来,他们也还算有一战之力。

    前面便是三年内自己经常使用的洞穴,如今依旧被枯枝遮挡着,想来没有被人发现,山洞的不远处便是断崖,断崖深处不远便是前几日古逸轩被金莽虎欺负的地方。

    直到今日古逸轩都不清楚那只金莽虎的战斗力为何如此强悍,即便如今的他或许也仅能立于不败而已,至于击杀,那是完全不可能。

    前面突然的一声虎啸让古逸轩心中大喜,这正是他此行的目的,眼看前日追杀自己的那只金莽虎似乎匍匐在那里休憩,他只需稍稍挑逗一下,便引起了它的愤怒。

    于是,丛林中,少年急速奔跑的后面,又多了一只老虎。

    之前他已经跟孟凡和梦谨约好了地点,此刻,他也正是前往那里,只不过他的目标并不是孟凡,同样不是正在赶来宋生,而是藏在最深处,躲在最后面的水云阁。

    如果按照他的计算,等他赶往所在地的时候一定会遇到水云阁的五位弟子,所以在他跃出身形的那一刻,体内玄气早已蓬勃而出,一股炽热的血红能量猛然扑向吕开。

    虽然古逸轩的攻击急骤凌厉,但吕开不愧为凝脉八重强者,瞬间便已经闪至后方,冷冷地看着古逸轩,但他看到的,却是古逸轩玩味的笑容。

    古逸轩并没有恋战的打算,随即脚尖轻轻一点,身体爆射而出,转瞬便隐在了繁枝密叶中。

    饶是吕开再聪明也没有看懂古逸轩的意图,直到那声与其它金莽虎并不相同的虎啸传入耳畔。

    古逸轩快速地穿梭在丛林中,他知道能引动它的并非完全是自己的身体,当然还有怀中的两颗三尾狐的玄丹,只是仅仅一只金莽虎的到来,相比起三年前吕开的手段,也太便宜了一些。

    “梦谨,你本就不跟孟凡一起,又何必蹚这趟浑水呢?”宋生阴冷地看着眼前四人:“而且,即便你当真要帮助他们,也改变不了任何结局,你真以为你们四人可以敌得过我们吗?”

    白羽阁四人没人回答,只是听到远处丛林的梭梭声,心中瞬间安定下来。

    “那我呢?”

    黑袍少年落在两者之间,帽檐遮住了他的眼睛,却依旧可以看到他人畜无害的笑容。

    “不要指望水云阁过来帮你,或许他们此刻自身都难保。”

    终于,少年露出那双深邃到可以吸入一切的双眼,白皙的面容逐渐冰冷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