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试炼结束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8本章字数:3230字

    水云阁五人赶到的时候,事情已经告一段落。

    吕开心中极为郁闷,古逸轩引来的金莽虎看似与普通金莽虎无异,他本打算速战速决,快速赶往支援宋生,谁知,那金莽虎的实力却还在金莽虎王之上,堪比变异金莽虎。

    五人费劲心思也没能将之击杀,不巧还引来了众多金莽虎,五人见状不妙也不敢再继续恋战,费劲心思才逃了出来。

    只是赶到的时候破元阁与白羽阁早已结束了战斗,却不是他们想象的那般结局,破元阁的弟子如死灰般无精打采地搀扶着宋生,白羽阁在古逸轩的带领下正准备离开。

    吕开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他不敢相信白羽阁居然会把破元阁打成这个样子,更是把宋生打的昏死过去。

    只是他找到破元阁弟子稍微了解些许,便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你们手里已经没有了内丹,不如我们联手对付白羽阁,或许能有些胜算。”

    听到吕开的提议,破云阁弟子惨然一笑,纷纷摇头,即便他们认输,也并不打算再去找白羽阁报仇,因为他们知道如此下去,他们的结局便如宋生一样。

    吕开看样子就已经猜到破元阁弟子没有了战斗的决心,故此才这样说,毕竟双方之前已经达成一致,此刻破元阁有难,水云阁至少应该表出个态度。

    不过他也并不打算去找白羽阁报仇,说到底,破元阁被抢与水云阁并无关系,水云阁没必要跟着蹚这趟浑水。

    当下他大喝一声:“抢夺了别人的内丹还想一走了之?”

    白羽阁众人闻声停住脚步看着吕开,怀疑他是否想要为破元阁出手。

    接着,便见到吕开冲他们急速掠来,梦谨已经将蛇舞握在手中,血红长鞭挥舞的猎猎作响,狠狠抽下。

    吕开顺势躲开,身影几番闪躲方才稳住,梦谨的境界与他相当,自然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今日的事情水云阁便替破元阁记下了,假以时日,宋生兄定当讨回。”

    说完,他冷哼一声拂袖离去,待走到破元阁弟子身旁,又宽慰了几句,这才带着水云阁弟子彻底消失。

    此刻,东方天边鱼肚泛白,正值第一抹阳光挥洒而下,白羽阁弟子在试炼场内向外围的石台方向走去。

    三位阁主以及阁内强者已经早早地等候在那里,水云阁吕开等人也站在一旁信心满满,古逸轩等人上前并未多说话,但姜门天看他们从容的样子也猜到了七七八八,当下满意地点了点头。

    许久之后,宋生才在破元阁弟子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走来,此刻他已经清醒,只是眼神却始终不离古逸轩,眼神凌厉如刀,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破元阁主见状先是一惊,随后冷哼一声,狠狠地拍在石桌上。

    “怎么回事?!”

    憨厚胖子也没有了以往的憨厚,虽然他也心生愤恨,但惧怕居多,居然不敢直视古逸轩,却还是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姜门天听着憨厚胖子的叙述,表情却如破元阁主不出有二,先是怔住,后面便越听越欢喜。

    “三位阁主大人。”古逸轩未有惊慌之色,上前行礼,恭敬地说道:“弟子并未破坏试炼的规矩,阁主大人只说获得金莽虎内丹多者胜,却没有说如何获得。”

    “况且…是宋生师兄先找上了孟凡师兄,我们不过是防卫罢了。”

    “好个伶牙俐齿的小子。”破元阁主语气冰冷,真玄境初期实力尽数展现:“要不是你先夺取我们破元阁的内丹,宋生又怎么会去找孟凡?”

    尽数威压席卷古逸轩,他只感觉到周围像是有无尽的重石压来一般,这种感觉比起重力室可要难受太多了,可少年依旧昂首,身体笔直,不卑不亢地看着破元阁主。

    古逸轩仅仅为凝脉六重,之后乃是初玄境,随后才是真玄境,两者跨了整整一个境界,他可当真有些力不从心,同时他脑海也在飞速旋转,若是破元阁主真的翻脸,他应该如何应对。

    对此,姜门天没有任何表示,只管悠然地坐在石凳上面,看着古逸轩的反应,完全没有把梦谨焦急的求救之色放在心上。

    看着傲气如斯的白羽阁弟子,破元阁主终于再也无法隐忍,凌厉的玄气自四面而来挤压向古逸轩,观其愤怒的样子,不将古逸轩压迫到爆体而亡决不罢休。

    少年骨骼咯咯作响,膝盖竟再也坚持不住地弯曲下去,可他依旧双拳紧握,怒目而视,尽管早已汗湿全身,却绝无跪下去的可能!

    姜门天看着少年心中甚是满意,似是也察觉到了不能再任由破元阁主欺凌,当下冷哼一声。

    “破元阁主真是好威风,你还真当我不在这里不成?”

    破元阁主将视线从古逸轩身上转向姜门天,怒视着他,更是气的浑身发抖。

    “姜门天,你还要护着这个小子?”

    “笑话!”姜门天丝毫不让:“我白羽阁弟子岂能由破元阁随意欺凌,再说了,以阁主的身份对小辈出手,也不怕被人笑话。”

    说话间,姜门天大手一挥,古逸轩瞬间感觉周遭的压力消失的无影无踪。

    “破元阁不会无故挑事,但若有人踩到了头上,也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代价?你想要什么代价?”

    此事不提还好,如今姜门天反而得理不饶人了:“你不要以为三年前在逸轩身上发生的事情我一概不知,是不是这个代价我也要跟你讨要讨要?”

    说着,一股丝毫不弱于破元阁主的气势轰然爆发,两者相撞,竟一时难分上下。

    听到姜门天提起三年前的旧事,虽然破元阁主也并不完全明白,却也知道跟宋生脱不了干系,气势也就逐渐弱了下来,于此同时,水云阁主连忙上前打着哈哈,过来劝架。

    “这本来就是阁内弟子试炼,你们又何苦这么计较呢?”

    破元阁主刚想说话,又被打断,只听水云阁主继续道:“我们定的规则确实模糊了一些,并未说明金莽虎内丹的争夺途径,如此而言,白羽阁弟子并没有过错,但也确实下手太重了些,事后让他们道个歉就好了。”

    破元阁主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当他看到水云阁主的眼神,最终识相地闭上了嘴巴。

    “如今试炼已经结束,你们现在便将所得内丹全部上缴,我们会根据数量评判,绝不有失公允。”

    水云阁主看着台下所有弟子,眯着眼睛,说得这话倒也公正。

    闻言,破元阁的那位憨厚胖子上前一步,羞愧地低下脑袋:“我们并无一颗内丹,也就不参加最后的评判了。”

    说着,他转身与那三位师兄弟架着宋生缓缓远去,破元阁主也自知没有继续逗留的必要,同样转身拂袖而去。

    水云阁主有心挽留,可看到他气冲冲的样子,无奈苦笑一声,却也没有开口。

    水云阁弟子五人先是把所得内丹全部上缴,数目清晰无误。

    吕开所得金莽虎王内丹一枚,普通金莽虎内丹四十五枚,其余弟子各得普通金莽虎内丹三十枚。

    对于这个成绩,水云阁主倒还是比较满意的,比起往年增加了不少,可见是弟子实力增强的表现。

    随后,白羽阁弟子纷纷将自己的内丹尽数上缴,却也相差不多,直到古逸轩最后的出手。

    阿城阿花同样各自获得金莽虎内丹三十枚,在意料之中,当孟凡拿出内丹时,稍稍引起了人群一阵骚动,却也很快平复下去,他手中持有一枚金莽虎王内丹,四十五枚普通金莽虎内丹,竟与吕开成绩相同!

    接下来梦谨的成绩更是恐怖,她同样交出一枚金莽虎王内丹,普通金莽虎内丹却达到了五十之数,这个数值顿时惹得人群一阵喧哗,众人暗暗感慨白羽阁阁主的女儿的确不凡!

    对于此,姜门天自然是非常受用的,面如带风,开心至极。

    最后,唯有古逸轩还未上缴内丹,姜门天便开口催促。

    对于刚刚在破元阁主的威胁下古逸轩的反应,姜门天还是非常满意的,至少没有丢白羽阁的人,所以他的语气也非常平和。

    古逸轩上前,从怀中拿出所有内丹,众人只是一扫便已确定也不过四十枚而已。

    对于这个成绩,姜门天先是一怔,随后倒也很快释然,如今的少年毕竟不是三年前的天才,能够击杀金莽虎四十余只倒也的确不凡,如此想着,心中逐渐平复下来。

    至于刚刚破元阁所说古逸轩抢夺内丹一事,他也下意识地认为定是有梦谨和孟凡两人相帮,也还算在情理之中。

    “如此。”水云阁主扬声说道:“今年三阁试炼的前三名是…”

    虽然心中不服,可事实摆在那里,他还是要将梦谨获得冠军的事情说出来,至于与孟凡两人第二第三的名次他也不再计较,毕竟奖励都是一样的。

    “慢着…”古逸轩打断了水云阁主的宣读,自顾道:“阁主大人着急什么,我还并未将内丹全部拿出。”

    水云阁主古怪地看着古逸轩,如今三枚金莽虎王内丹已经全部出现,就算他拿出再多的内丹也依旧改变不了他第四名的成绩,只是碍于姜门天在此,他不得不停住。

    随后,古逸轩将手伸入怀中,片刻之后,一枚血红的内丹被他拿在手中,此枚内丹较其它要大出许多,上面更是隐隐散布着并不明显的复杂纹路。

    少年噙笑,将内丹双手奉上,看待水云阁主的神色更是难以解读。

    “变异金莽虎内丹!”

    两位阁主震惊失色,失态到破口而出,眼中满满的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