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芥子纳须弥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9本章字数:3110字

    两人刚才之所以没有提及变异金莽虎内丹的事情,就是认为在宋生受伤的情况下,剩余的白羽阁和水云阁两队根本不可能将变异金莽虎击杀。

    然而此刻当古逸轩将内丹拿出时,两人除了不可思议外,心中还尽是疑惑。

    “你是如何获得的?”姜门天率口询问。

    “我与梦谨师姐联手击杀。”古逸轩恭敬地说道:“这枚变异金莽虎内丹的功劳,梦谨师姐同样应该占得一份。”

    姜门天将视线转向梦谨,以便询问,梦谨却只是苦笑着摇摇头,未做任何解释。

    击杀变异金莽虎的过程中梦谨出手相助的确是事实,功劳却无论如何也谈不上,毕竟这可是少年浴血奋战拼来的。

    白羽阁主只是一眼就清楚了梦谨的意思,不过碍于此处人数众多,他只能强压住内心的震惊,先回了阁内再说。

    不过他也并不打算再做追究,既然梦谨已经证明了变异金莽虎确实为古逸轩所杀,至于用了什么手段,他自然没有理由再去过问了。

    “既然如此,此次三阁试炼正式结束,名额也正如大家看到的这般。”

    姜门天负手而立,道:“第一名,古逸轩;第二名,梦谨;第三名,孟凡…”

    他的话未说完,突然想起吕开和孟凡的成绩是相同的,随即看了看水云阁主甘秉泽的脸色阴沉不定,便只好转口。

    “因为成绩相同,第三名由孟凡和吕开共同获得。”姜门天笑望向甘秉泽:“水云阁阁主认为如何?”

    甘秉泽心中愤怒不已,往年试炼哪次不是白羽阁成绩最差,前三名不过是他们和破元阁凭心情平分而已,今年阁内的天才弟子吕开居然堪堪挤入前三,这简直就是耻辱!

    但是如今成绩却是事实,他也反驳不得,只得努力控制着情绪的变化,含笑面对正在发生的一切。

    “成绩摆在这里,姜兄如此宣布就是了,今年白羽阁成绩傲人,阁内弟子实力不俗,当真是可喜可贺啊。”

    姜门天随意摆摆手,道:“不过是贵阁承让罢了,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如约让这四名弟子进入三阁玄技阁进行玄技挑选。”

    “不过…”他话未说完,又继续开口:“我看破元阁主杜兄心情欠佳,甘兄与他交好众所周知,还是希望能过去劝解劝解,如果白羽阁在试炼中有对不住的地方,还请见谅。”

    甘秉泽眼角挑了挑,脸颊肌肉紧绷,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那是自然,弟子试炼切磋难免不知轻重,姜兄多虑了。”

    说完,他竟轻哼一声,带着水云阁一众人等拂袖离去,那速度竟不比破元阁主杜子仁离开时慢上半分。

    朱红色宝箱已被打开,一枚质地古朴的戒指静静躺在里面,待姜门天意念一动,空间戒便凭空而起缓缓飘向古逸轩。

    少年双手接过,把玩着这枚神奇的戒指,他对空间戒的认知还存在于传说之中,也是偶然听人提起过,尽管白羽阁主便拥有一枚,却因贵重无从仔细了解。

    “滴入自己的精血,空间戒便会自动构建阵法,开辟出一片须弥空间,以供盛纳万物。”

    古逸轩听着阁主的讲解不住点头,他先将戒指戴在手上,随后滴入一滴精血,顿时,一抹刺眼光芒骤生,众人下意识地捂住眼睛,只待片刻过后,光芒便隐了下去。

    古逸轩连忙用神识查探,却发现空间戒中早已自行开辟出一片无边无际的空间,他神识微动,三尾狐玄丹等藏于怀中的物品全都被移至了空间戒中。

    众人暗暗称奇,眼中无一不露出羡慕的神色,即便如此,他们也知道这本来就是少年应得的。

    待把这些事情处理完毕,姜门天才带着白羽阁众人浩浩荡荡向松风镇方向走去,为首他含笑满面,好不得意。

    近几年,因为古逸轩玄脉堵塞,白羽阁在三阁试炼中始终处于被肆意打压的状态,即便梦谨实力不俗,却也敌不过暗中联手的水云阁和破元阁,然而今年,还是因为这个少年,白羽阁却在试炼中力压两阁,夺得前三所有名额,这对他而言,绝对算得上一件扬眉吐气的事情。

    回到阁内,消息也瞬间传开,孟凡对待古逸轩的态度明显有了极大的转变,手臂刚刚恢复的申平听说此事,对古逸轩的芥蒂也逐渐放了下来,甚至古逸轩在试炼中的事迹,被无限夸张。

    凝脉六重的实力独战变异金莽虎;独自力压水云阁吕开和破元阁宋生;瞬间秒杀金莽虎王…

    一切的一切,再次把古逸轩推到风口浪尖,如今的他甚至比起三年前风头更盛!

    只是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自从回到阁内后便一头钻进了玄气修炼室,闭门不出,谁也不见,这一呆便是整整一天时间。

    白羽阁的玄气修炼室与普通房间的玄气浓厚程度并无太大差别,不过那被分割成一间间的小密室却坚固无比,安静之至,也能算的上摒弃杂念安心修炼的好地方。

    少年静静坐在石台上,甚至连衣服都未来得及去换上一件,依旧是那件破碎黑袍,完全是因为他早已控制不住体内乱窜的玄气。

    凝视体内,玄气如无向流水一般,六条已经被打通的玄脉此刻膨胀到几乎快要爆裂,古逸轩感觉身体疼痛难忍,便按照圣儒太虚录上面的心法口诀修炼起来。

    对于圣儒太虚录,古逸轩至今也没有弄明白,只是如今身体选择了修习这卷功法,他也没有办法。

    随着太虚录的运转,少年体内的玄气仿佛从澎湃的江河变成了温顺的小溪,在安安静静地运行了几个周天后瞬间朝着第七条和第八条玄脉同时而去。

    古逸轩心中大惊,这种突破的方式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饶是三年前天赋异禀的自己,都不敢同时打通两条玄脉!

    不过,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那般糟糕,第七条玄脉的冲破还算平稳,第八条也尤为平静,古逸轩万分疑惑的同时也只能细心地控制着玄气,希望它不要乱来。

    随着第七条玄脉的彻底打通,第八条玄脉过半,古逸轩明显感觉灵识越发清明,身体更是纯净如泉,仿佛沉淀在体内多年的污秽全被清除干净。

    直到第八条玄脉彻底打通,古逸轩悬着的心才算彻底放下来,看着粗壮的玄脉内玄气平稳的流动,古逸轩体会着身体的变化。

    凝脉八重!

    时隔三年的时间,他终于再次达到这个境界,体会着体内磅礴的玄气,强悍的身体,古逸轩感觉比起三年前都要强悍了许多,若是再次遇到变异金莽虎,他相信没有梦谨的帮助,都有信心完全可以将之击杀!

    等他从修炼室出来时,已经月上三竿,白羽阁外场空无一人,偶然有几株灯火在某些房间内忽闪忽灭。

    古逸轩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又忽然想起了父亲曾经留给自己的玉坠。

    他用灵识透过空间戒仔细看着静静躺在那里的那抹幽绿,心中想着,或许它可以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

    自从古逸轩记事,他就已经生活在白羽阁了,他仿佛像是突然出现的一般,毫无征兆,因为对于之前的记忆他全然记不住了,就像是一片空白。

    他也曾询问父亲,古丰不过含糊其辞地搪塞他不要询问那么多,只要努力修炼便好,但一定要好好保存这枚玉坠。

    时隔多年古逸轩也不清楚玉坠到底有何秘密,但父亲既然严词告诫,自己遵守便是。

    这般想着,忽然一股困意涌来,少年感到双眼沉重,毫无戒备的沉沉睡了过去。

    梦中,他看到一尊大鼎,鼎成金黄之色,上面有一奇兽盘旋,奇兽头生双角,面若青龙,身如虎躯,四爪如鹰,尾如祸斗,貌似麒麟但绝非麒麟。

    奇兽绕鼎盘旋,鼎内灼热似火,几枚丹药浮于鼎中,质地颜色均属绝品!

    古逸轩看得痴迷,突然大鼎崩裂成无数光点,奇兽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紧接着光点缓缓凝聚,竟成了人体的玄脉之图。

    莫非…

    他这般想着,光点竟缓缓蠕动起来,速度很慢却极为复杂隐晦,饶是古逸轩如此用心,也不过记下前半部分而已。

    不错,随着一个周天运行结束,那大鼎再次浮现,奇兽依旧盘旋在鼎身周围。

    古逸轩猛然惊醒,回想着刚才梦中发生的一切,又仔细看看识海中静静悬浮在那里的圣儒太虚录,一定与它有关!

    金鸡报晓,天尚未亮。

    少年盘坐在床上,按照刚刚那道隐晦的路线调动着玄气在脉络中游荡,谁知刚刚开始,那识海中轰然一声,圣儒太虚录化为漫天光点,不断演绎着梦中的一切。

    少年连忙跟随它运转,却不知道身体周围的玄气也在慢慢凝聚,只是刚刚想要成型,又破碎了去。

    如此反复,直到古逸轩感到一阵眩晕方才停止。

    他睁开眼睛,看着周围不断变换的玄气,看着逐渐成型的鼎炉,心中再也控制不住地狂喜。

    玄气凝鼎,这正是丹师的象征!

    他本以为圣儒太虚录不过是一卷神秘的功法罢了,却没想到其中还记载着丹师的练就之道!

    丹师,那可是整个赤羽大陆都不过十人的存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