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拍卖阁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8本章字数:3215字

    狭小而安静的修炼室内,古逸轩盘坐在石台上,身体周围玄气忽急忽缓,忽凝实忽虚幻。

    少年眼睛微闭,用心感受着玄脉的走向,玄气于体内的变化。

    这段时间以来,他早已经把成为丹师的第一步,玄气凝鼎,脉络的走向了熟于胸,只是对于玄气快慢的掌握和强横程度的拿捏并不是非常到位,这才导致始终没有将玄气凝为鼎状。

    悬挂在修炼室外的铜铃发出清脆的响声,少年缓缓睁开眼睛,起身前去开门。

    石门打开,站在外面的正是白羽阁主的女儿梦谨,古逸轩也早已猜到多半是她,心中并没有惊讶,便转身想将她让进屋内。

    “逸轩,你快去收拾一下。”梦谨没有进入修炼室的意思:“今天是水云镇拍卖阁开阁的日子,父亲想要带着我们过去一趟,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功法玄技。”

    古逸轩神情木讷,不知道是否将梦谨的话听在心上,只是简单地点点头便向外走去。

    梦谨看着有些痴呆的少年,见他头发散乱,衣衫破旧不整,心中极为担心,近段时间最后一次见他还是三阁试炼结束后,得知他连续突破到凝脉八重的境界。

    当时这个消息可是震惊三阁,白羽阁内无一人不为之振奋,姜门天更是双眼射出精光,想要找他好好谈一谈,可自那以后,少年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任谁也找不到他究竟去了哪里。

    直到前几天梦谨路过修炼室,正巧遇到古逸轩出来拿东西,这才知道他这段时间一直在里面修炼。

    古逸轩缓缓踱步在长廊中,东方天际泛白,微风有些凉爽,将少年散乱的头发吹拂在空中,露出俊逸的面容。

    他的脑海中依旧是玄气凝鼎的脉络图,体内的玄气不自觉地调动,只见少年周身玄气消失时便会发出一阵闷响。

    远处看去,这倒形成了一道极为有趣的风景,长廊下少年漫步,身体周遭玄气阵阵,不时地发出闷响,只是这一切,少年都还没有任何察觉。

    直到他推门走进自己房间时,那一股强劲的过堂风将他吹醒,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了寝室,师姐似乎曾嘱咐过他去前厅跟随阁主前往水云镇的拍卖阁。

    拍卖阁承建之初还发生过一些趣事,只不过这些趣事姜门天不愿回忆罢了,况且,由于拍卖阁开阁日子固定,所以姜门天事后并没有再继续追究。

    少年身着白衣,短发精神清爽,双眸深邃囧囧,简直与刚才判若两人,当他进入前厅时,发现所有人早已等候多时。

    其实姜门天也并未打算携带他人,仅有梦谨,孟凡,申平和古逸轩而已。

    “既然逸轩已经到了,那我们就不再耽搁,拍卖阁开阁在即,当然是越快越好。”

    说着,姜门天看了古逸轩一眼,满意地点点头掠身而出,而申平和孟凡两人上前与古逸轩寒暄了两句也紧随而去,反而古逸轩和梦谨两人落在了最后。

    五人在松风镇驿站租借了五匹独角马,出了松风镇直奔水云镇而去。

    两镇相隔不远,若是徒步或许需要半日的路程,但若骑乘独角马也不过一个时辰而已。

    独角马乃是大陆通用的低级坐骑,花费不多却也可以日行千里,算是比较划算的坐骑了。

    五人到达水云镇驿站,还了独角马,径直走向拍卖阁。

    拍卖阁规模不大,但风格古拙,仅仅一层大厅,不过容纳百人罢了,但能入得大厅的,无一不是周边城镇中有头有脸的人物。

    此刻为时尚早,拍卖阁虽已开阁却并未开始拍卖,大部分人已经坐到了大厅,只有极少人还在胡乱走动。

    踏入拍卖阁,两侧便是两间小型方厅,厅内摆放的全是需要易卖的东西,银币也可,以物换物也罢,奇珍异宝,功法玄技应有尽有。

    只是出售的价格相较拍卖价格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肯前来两侧方厅买东西的人甚少,于此相比,人们更愿意在拍卖时赌一赌运气。

    看到白羽阁姜门天带人走来,两侧侍从连忙上前寒暄,并分发印有白羽阁的拍卖石牌,随后便由一人引入大厅,随处找了几个空座坐下。

    只是刚刚坐下,古逸轩便称有事暂时离开了座位,他来到刚刚的方厅找到拍卖阁侍从,拿出两枚三尾狐的玄丹放在托盘上面。

    两枚玄丹静静躺在里面,玄丹内散发着微弱的玄气,古逸轩看向侍从。

    “请问少爷,你是想要拍卖还是出售?”侍从语气恭敬。

    “出售。”古逸轩也不含糊。

    玄丹最大的用途便是制丹,大部分的玄丹会由丹师派人买走,而丹师往往会在固定时间吩咐人前往拍卖阁收取,古逸轩如今缺少银币,自然等不得。

    “按照拍卖阁的规矩,一品玄丹收购价格为二百枚银币,但三尾狐玄气微弱,玄丹只能作为制丹辅料,所以收购价格为一百五十枚银币。”

    古逸轩心中暗叹,果真还是拍卖阁会做生意,若在外面易市,但凡玄丹都要三百银币起步,只是现在拍卖阁内,他似乎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于是只得将两枚玄丹出售,换取了三百枚银币。

    其实,这两枚玄丹他本打算成功玄气凝鼎后制丹练手所用,但丹师素来要求天赋异秉,况且运气还要占上绝大部分,古逸轩自己心里都没有多大把握,所以思考再三还是决定卖出去。

    “这朱盒中的固灵草为什么没有标价?”

    侍从上前一步,恭敬说道:“这是本次竞拍物品,所以不作标价。”

    古逸轩点点头,若有所思地向大厅走去。

    算上他刚刚换来的三百枚银币,此刻他手中共有五百枚,也算作一笔不小的财富了,如果没有特别贵重的物品,想必他若喜欢,还是能竞拍到手的。

    少年回到座位不久拍卖便正式开始,拍卖台上一名老者抚须含笑看着下方百人,和蔼可亲。

    “诸位都是周边城镇颇有头脸的人物,曾经常光顾敝阁,所以闲话我便不再多说,接下来拍卖正式开始。”

    说完,老者径自走下台去,然后一位身着红袍少女模样的侍从推着一个朱盒走了上来,她礼仪般的面向众人,一笑足以倾城。

    朱盒被她柔荑般的双手打开,里面竟放的是一件凛凛软甲。

    “此甲名为天陨。”少女手捧天陨甲,娇姿百媚:“软甲并非精钢凡铁所铸,而是由天外陨石打造,足以抗住玄者玄气的强悍攻击,实为自保的最佳护甲。”

    来此处的并未全是修炼者,还有相当一部分富商,他们虽然都有玄者保护,却自身并无本分自保之力,这件甲衫对他们可是诱惑力十足。

    眼看引起一阵骚动,少女妩媚说道:“甲衫起拍价,二百银币。”

    二百银币虽然价格不菲,但在这些富商眼中还算不得什么,甲衫再贵,也是用来保命的,当下竞价声此起彼伏。

    三百银币!

    三百五十银币…

    声音还未落地,便又有人喊出了四百五十银币的高价。

    甲衫虽好,却还远远不值这个价格,当下有些精明的富商也就没有再开口。

    第一件物品顺利拍卖,也算讨了个吉利,接下来的物品更是罕见,就连丹药都是摆了出来拍卖,不过东西虽好,古逸轩却并不感兴趣,只是看个热闹罢了,其中姜门天还拍到了一卷玄级低级玄技。

    “这盒药草名为固灵草,有增强凝固神识之效,起拍价一百五十银币。”

    古逸轩看着这盒翠绿色药草,有心将之拍下,今日修炼玄气凝鼎才发现,自己虽然玄气雄厚,身体强硬,但灵识却薄弱很多,导致修炼不久便要停下来休息一段时间,极其影响进度。

    “二百银币。”一名老者喊道。

    这人是天泉镇刘家家主,天泉镇虽然并无任何势力可言,却深谙经商之道,富商无数。

    刘家少爷出行时意外被伤,自此神识严重受损,甚至还有些痴颠,此次想必是要将固灵草拍到手的。

    “二百五十银币。”

    这位竞价者距离刘家主不远,同为天泉镇富商,想必是与刘家赌气,让刘家主放放血罢了,却并没有真要竞拍的意思。

    “三百银币!”刘家主愤然起身,看着众人,大有看谁还敢抢夺之意。

    自然不会再有人竞拍,因为三百银币完全超出了固灵草的价码,况且,固灵草虽然对灵识提升有所帮助,也并非尊贵罕见的药草,其它方式当然也可以获得,实在没有必要在拍卖阁竞拍。

    娇美侍从看着台下众人并无再竞价者,当即就要宣布,可还是被一声平淡低沉的声音打断。

    “四百银币。”

    古逸轩深知缓缓加上去毫无意义,便直接报出这个价格,也算断了其他人的念想。

    价格报出,如向平静的湖泊中投入一粒石子,荡起层层涟漪。

    众人议论阵阵,纷纷回头看看究竟是谁愚昧到这种程度,却没想到竟是坐在白羽阁主身旁的少年。

    不仅如此,就连姜门天和梦谨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古逸轩,以为他是不是在开玩笑,只是看到少年认真的面容时,又纷纷住了嘴。

    刘家主虽然爱子心切,却也知道绝不可能再以更高的价格去购买这盒药草,他深谙经商之道,更是人脉广阔,想要弄到固灵草并不是困难的事儿。

    当下冷哼一声,怒视了古逸轩一眼,便坐下不再说话。

    相反少年反而始终从容地盯着朱盒灵草,眼中精芒阵阵,或许这盒固灵草足以保证他玄气凝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