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冥影蝠精血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9本章字数:3344字

    接下来拍卖的物品古逸轩没有放在心上,孟凡和梦谨两人分别看上了一件宝物,但都因为银币不足被别人抢了去。

    拍卖会在喧闹的氛围中结束,只是临走时拍卖会老者的一番话引起了大家的兴趣。

    “阁中还有一件物品尚未拍出,如果诸位有时间的话不妨晚上再过来看看。”

    这话没有强求之意,来与不来全凭各位心情,可这话一出,反而让大家疑惑不已,纷纷表示晚上一定再来。

    姜门天和古逸轩等人同样兴趣十足,阁内无事,众人也便没有回去,本来想去随便吃些东西,却实在敌不过水云阁主的盛情,只得去水云阁坐了半日。

    夕阳未落,众人便已经坐满了拍卖阁,与上午不同的是,此刻多了许多陌生面孔,饶是姜门天都不甚熟悉。

    老者依礼上台,含笑看着诸位。

    “看来大家还是对这唯一没有拍出的东西极为感兴趣的。”老者抚须,故意卖起了关子:“这本是罕见之物,拍卖阁主再三思量决定拿出售卖,今日谁能得到,便看缘分了。”

    话罢,老者朝台下摆摆手,红袍侍女再次上台,手中端着一个小巧的朱盒,朱盒要比上午那些精致许多,看来里面存放的东西绝非凡物。

    如此看着,又想起刚刚老者那番吊人胃口的话,台下顿时议论纷纷,不住地朝着台上指指点点。

    在众人万分期待的眼神下,老者轻轻打开了朱盒锁匙,随后便看到一只翠绿色净瓶安静伫立其中。

    净瓶中存放的东西众人无从知晓,但里面散发出来的蓬勃能量却令人心惊,有人开始暗暗后悔,刚刚没有回去多拿些银币。

    “你快说说这是什么东西,何必这样吊着大家的胃口。”

    这人一开口,众人皆是开口附和。

    老者却不着急,依旧含笑抚须看着众人,过了片刻才开口道:“里面存放的乃是三滴冥影蝠精血。”

    冥影蝠精血!

    “父亲,冥影蝠精血是什么东西?”梦谨看着姜门天。

    白羽阁阁主盯着台上,双眼闪烁精光,竟是完全没有听到。

    “冥影蝠是二阶高级玄兽。”古逸轩接过话来:“以敏捷著称,但数量极为稀少,整个赤羽大陆或许不过一掌之数。”

    梦谨听着少年的解释,再次看向台上净瓶,眼神有了明显的变化。

    “这三滴精血自然是从冥影蝠身上提炼出来的,只是却不知是哪位强者所为。”古逸轩苦笑着摇摇头。

    “这精血又有什么用处?冥影蝠虽稀少,但二阶高级玄兽并不强悍,也不在少数,应该不至于大家如此失态吧?”

    “你知道什么。”姜门天此刻回过神来:“若能炼化冥影蝠精血,就有极大的概率可以化玄气为蝠翼,届时便可踏空而行,身法提升的可不是一个层次。”

    白羽阁主这样解释,梦谨三人才真正意识到这三滴精血的可贵之处,踏空而行,这可是令人仰望的强者都做不到的事情啊。

    看着拍卖阁中的气氛被自己调动起来,老者满意地点点头。

    “这三滴精血起拍价为五千银币,或有同级宝物者,也可以物换物。”

    “五千银币?”

    人群中不免露出惊讶之叹,虽然这精血罕见贵重,这价格却也的确惊人,五千银币足以抵得过富商或某些势力半年的积蓄了。

    姜门天不心动那是假的,只是他绝不会拿出五千银币去购买这三滴精血,一是因为这个价格白羽阁确实无法承受,而是如此东西太过贵重,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如此贵重的东西,拍卖阁也不怕人抢了去?”

    古逸轩似在喃喃自语,实则是在询问姜门天,因为自他踏入拍卖阁开始,便从未见到一位修炼的玄者,哪怕台上的老者,都似乎是一名普通人罢了。

    “谁敢在拍卖阁抢东西?”姜门天惊讶地看着他:“你可知道拍卖阁主是什么人?”

    包括古逸轩在内,几人连番摇头。

    姜门天没有介绍的打算,而是说道:“拍卖阁之所以在晚上拍卖这件物品,定然是因为白天拍卖阁主不在阁内,如果有幸的话,你们或许可以见到他。”

    对于以松风镇为中心周围的势力,古逸轩还是非常清楚的,但拍卖阁始终以拍卖易物为主,他还真的忽略了它的实力,若没有一个强者阁主坐镇,那阁中的宝物岂不是全被抢夺了去?

    台上老者刚刚落话不久,便有人开始竞价,这些人绝大多数白天都没有竞拍,或者有人机敏,趁有空挡回去拿了银币,这才有实力对这三滴精血动念头。

    “五千一百银币。”一老者喊道。

    “五千五百银币。”角落的黑袍人毫不想让。

    “六千银币。”

    水云阁主甘秉泽竟开了口,不过姜门天知道他也是拍着玩玩罢了,就凭水云阁的财力,恐怕还没有机会夺得冥影蝠的精血。

    “六千五百银币。”黑袍人人再次开口,声音依旧淡然。

    “七千银币!”

    开口的是一位富商,应该是为其府中供奉所拍,他冷冷地看着黑袍人,也是狠下了心。

    “七千五百银币。”黑袍人情绪没有任何波动。

    此刻,在场的人终于看了出来,无论叫出什么价格,黑袍人始终会多出五百银币,但也总有心有不甘者,尽管拍不到也要宰一宰这位神秘人物。

    “一万银币!”

    不知是谁喊了出来,阁内顿时一片哗然,众人纷纷寻找着喊价者,竟然是破元阁主杜子仁!

    杜子仁当然是看中了神秘黑袍人定会加价,所以也不过是喊着玩,增加些趣味罢了。

    喧哗过后,阁内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似乎只有砰砰的心跳声,就连神秘的黑袍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哼,一万银币可相当于破元阁一年多收入了。”姜门天有趣地开口:“如果那位神秘人不再竞价,我看杜子仁应该如何收场。”

    阁内此刻最紧张的恐怕也就是杜子仁了,他不禁心跳异常,就连衣服都快被汗水浸湿,他紧绷着面孔看着幽暗的角落,脖颈都因为僵硬而咯咯作响。

    这一刻,他多希望再听到那道从容且冷酷的声音。

    只是众人等了良久,那人都没有再继续竞价的想法。

    “这样的话…”老者看着翠绿净瓶,又看向面色僵硬的杜子仁,笑道:“冥影蝠的三滴精血,便归破元阁阁主…”

    “一万一千银币。”

    声音从角落传出,依旧那般从容冷峻,只是随着这句话语的落地,众人直感阁内温度骤降,似有凌冽寒风刮过,梦谨和孟凡竟然不住地发抖,古逸轩不过凭借天璇星珠散发出来的灼热之力才稍感舒服一些。

    听到这个价格,杜子仁猛然松了口气,他无力地靠在椅子上,不住地擦拭着频频冷汗。

    “破元阁主,你尽可随意竞价,我自会多出一千银币将这三滴精血拍到手。”神秘黑袍人冷峻说道:“只是这多花费出来的银币,恐怕还要计算到破元阁的头上。”

    这话说得满满威胁,在座的无一不是精明之辈,谁会听不出来?

    杜子仁好歹乃是一阁之主,虽然破元阁势力并不算多么强横,至少也名声在外,如今竟被如此欺负到头上,他怎么能轻易咽下这口气,当下狠狠拍了拍椅子,斜视着神秘人。

    “我倒不是与阁下过不去,只是我也看中了冥影蝠精血,所以才拍出刚才的价格,若阁下…”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神秘人打断:“阁主何必说这么多废话,冥影蝠的精血破元阁是否有实力得到,你这位阁主心中还不清楚?”

    若刚刚神秘人是暗中讥讽,此刻便绝对是明着挑衅了。

    古逸轩也转过头去,想要清楚究竟是谁敢在如此场合公开挑衅破元阁主,杜子仁怎么说也是真玄境初期强者,而且此地又是水云镇,水云阁素来与破元阁交好,这时得罪他,实属不明智。

    但饶是他如何观察,却始终看不透神秘人丝毫,只能看到他微眯的双眼中寒霜骤现,神色却始终平淡。

    “我素不与阁下相识,阁下可是真的与破元阁过不去了?”

    杜子仁暴喝而起,真玄境初期的实力轰然爆发,直逼角落神秘人,在座的所有人纷纷震惊,毕竟真玄境强者可还是比较少见的。

    只是,面对杜子仁如此果决的攻击,神秘人似乎没有察觉一般,依旧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抬起。

    杜子仁的攻击虽然强横,却在距离神秘人三尺时速度骤减,然后诡异地凝成实质停在了那里,片刻之后,在众人惊讶的表情中,化为冰棱碎片。

    与此同时,阁内温度爆冷,人在其中实属折磨,再也没有多少人愿意打冥影蝠精血的主意,纷纷逃离了出去。

    古逸轩虽然同样感到身体不适,但在天璇星珠的帮助下至少还可以坚持住,他没有走,是因为想知道这诡异的神秘人究竟是谁。

    眼前一幕,饶是杜子仁再傻也应该可以看出自己根本不是神秘人的对手,对方还未出手,便轻松化解了攻击,他深知破元阁虽在周遭城镇有些势力,但放在赤羽大陆根本就不够看,所以只好为自己找了个台阶。

    “阁下喜爱的东西,破元阁当然不好抢夺,所以也不打算继续竞拍,阁下尽管拿去。”

    说完,杜子仁狼狈出了拍卖阁,神秘人依旧坐在那里,始终没有抬头。

    “你不出去?”

    古逸轩自知拍卖阁内如今只剩了他一人,此话自然是说给他听。

    “我无意抢夺冥影蝠精血,为什么要出去?”

    神秘人闻言一笑,感觉这位少年有些意思,便侧过脑袋打量着古逸轩。

    与此同时,古逸轩也相视而去,只是在眼神对接的瞬间,他仿佛掉入了冰窟一般,就算在天璇星珠的加持下,他都尤感玄气已经被冰封住,不能调动分毫。

    这,究竟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