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冰玄者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9本章字数:3184字

    古逸轩现在已经清楚,这位神秘黑袍人绝非简单过来竞拍冥影蝠精血这般简单。

    破元阁主可是真玄境初期的强者,此人意念之间就可轻松将他的攻击化解掉,至少也要处于真玄境后期才可以办到。

    但如果是真玄境后期的话,今日的这三滴冥影蝠的精血,恐怕花落谁家当真成了未知数。

    老者站在台上依旧从容,只是脸上也没有了刚刚的笑意。

    “阁下可是真的前来竞拍冥影蝠精血的?”

    神秘人把玩着折扇,不想作答。

    “既然如此,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老者话中暗含责备之意,怪他打乱了拍卖阁的规矩,自拍卖阁建阁以来,还真没有人如此放肆过。

    “我自然是来竞拍冥影蝠精血的,我也出了价格,此刻没有人竞拍,这净瓶自然便是归我所有。”

    说着,朱盒中的净瓶竟凌空而起,缓缓向神秘人所在的角落飘去。

    “这可是强人所难了。”老者突然浮出一抹笑意:“既然阁下如此强横,拍卖阁自然也有规矩,今日这净瓶中的冥影蝠精血,我怕是要收回了。”

    话音未落,老者已经掠身而出,伸手去抓凌空的净瓶,于此同时,角落里的神秘人终于有了动作,还未等古逸轩看清,那人几乎同时来到净瓶前,欲出手抢夺。

    只是他所距离净瓶的距离还是远了一些。

    拍卖阁老者将净瓶紧紧握在手中,却不料那神秘人竟是一掌拍来,掌风夹带着彻骨的寒气,狠狠印在老者胸前。

    古逸轩见到老者如断弦而飞,轰然撞到身后的柱子上面,抬头刹那,双鬓华发已有冰霜凝成。

    “难道你是…”

    冰寒之力侵入玄脉,老者感觉自己像是被冰封一般,体内玄气的调动都缓慢了许多,胡须华发都有微小的冰棱出现,尽管尽力调动玄气冲破这股寒气,效果却微乎其微。

    古逸轩静静看着这一切,感觉吃惊不已,他之前没有从老者身上感受到任何玄气波动,所以天真地将其认为是一名普通老者罢了,可从他刚刚爆发出来的气势来看,就算相比姜门天都不弱分毫,恐怕还要在其上,或许已经到达了真玄境中期的层次。

    “既然你们胆敢把冥影蝠的精血拿出来拍卖,恐怕南白风已经回来了。”

    神秘人盯着拍卖阁后阁,自顾说道:“你若再不出来,这个翠绿净瓶真要被我抢走了。”

    他话音刚落,后阁内便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紧接着侧门方向则露出两道身影,一位儒雅中年人,一位白袍老者。

    “易兄说得哪里话,只是阁内有贵客所以怠慢了片刻,你也不需动用这种手段吧。”儒雅中年人翩翩说道:“不如后阁一叙?”

    “南白风,怎么多年未见,你倒是婆婆妈妈起来了?”神秘人看着这位拍卖阁主,语气并不如刚才锋利:“冥影蝠的精血你给是不给,我可是按照你们拍卖阁的规矩办的。”

    “若按拍卖阁的规矩,我定不会阻拦,只是我这位好友也对这三滴精血兴趣颇深,所以恐怕今日易兄要空手而回了。”

    南白风口中的‘好友’自然便是身旁这位老者,老者胡须自飘,闲云野鹤般模样,仔细打量着这位神秘黑袍人。

    “自古大陆之上,可掌控天地之能量者,无非便是七颗星珠。”苍老的声音响起:“天璇,天玑掌火,天权,玉衡掌冰,开阳,摇光御风,至于最神秘的天枢,却从未有人知道。”

    “我看阁下玄气中夹带寒冰之力,却并未身负天权或玉衡星珠,能助你达到此境界者…”老者眯起双眼:“恐怕阁下一定去过极北之地寒潭冰泉,找过那只寒潭巨蜥吧?”

    “若能捕捉并炼化寒潭巨蜥的玄丹,便可以掌有控冰之力,所以无论强者弱者全都趋之若鹜,但生还者却寥寥无几。”白袍老者继续开口:“而且阁下虽有掌冰之力,但寒气并不醇厚,恐怕也是中了冰寒毒,但竟意外活了下来,还当真是奇迹。”

    “南阁主口口声声称你为‘易兄’,想必阁下一定便是众人奉为‘冰玄者’的易少凡了,老朽却没有想到,今日三滴冥影蝠精血竟然将你也惊动了来。”

    身份被拆穿,神秘黑袍人也就没了顾忌,当下褪去黑袍露出本尊。

    古逸轩坐在一侧可是看得清楚,虽然南白风称其为易兄,但若论面容身姿,恐怕也只有二十余岁,但他的肤色却如冰晶有致,远远看去就给人一种冰寒之感,使人想要避之不及。

    “大长老虽然深居简出,对于外界的事情却了解的极为清楚。”易少凡冰冷地说道:“那长老恐怕也知道冥影蝠精血对冰寒毒有克制的效果,所以希望大长老能够割爱了。”

    “如果这只是我个人心思,我当然会让给阁下,只是院长大人命我如何也要将冥影蝠的精血带回去,恐怕要让冰玄者失望了。”

    “如此这般,我也不能让大长老回去不能复命,那就得罪了。”

    说着,阵阵寒气罡风漫天覆地,顷刻之间,冰棱骤现,凌冽狂风刮过,古逸轩直感冷到了骨子里,尽管识海内镶嵌在圣儒太虚录中的天璇星珠骤亮,依旧抵挡不住寒气入侵。

    倒不是天璇星珠如何,只是凭借古逸轩如今的玄气,并不能完全将之催动,否则星珠之力达到大成,焚灭世间万物亦在一念之间。

    当下少年不再犹豫,转瞬便出了拍卖阁,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感到阵阵寒气从阁内溢出。

    白羽阁姜门天等人见状上前将他围住想要询问里面的状况,古逸轩有心告知,却不知从何说起。

    “或许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他话音未落,众人就听到轰隆一声,拍卖阁房门爆裂,紧接着便是三道身影爆射而出,踏空而去。

    冰玄者易少凡背生冰晶双翼,长约满丈,棱角分明,雪白中夹杂着透蓝,给人一种极为庄重尊贵之感;南白风和那位白袍老者反而低调了许多,两人双翼几乎透明,想必是玄气所凝,气势上便弱了许多。

    “这是冰玄者,没想到这三滴冥影蝠精血连他都惊动了,我们哪里还有资格竞拍!”

    杜子仁一听,心凉了半截,没想到自己居然如此莽撞,得罪了他,心中都有了撞死的打算。

    其实关于冰玄者的一切,众人不过是听说罢了,极少有人见过本尊,但大家都清楚,他的实力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曾经有位真玄境强者得罪了他,易少凡竟在意念之间将整座城镇冰封,原本繁华城镇在顷刻间变成了一座冰城,虽然煞是美丽,却也彻入骨髓。

    “希望冰玄者刚刚的话是无心之谈,否则以后也就不会再有破元阁了。”

    对于这位传说中的强者,古逸轩从未质疑过他的强大,他从刚刚易少凡所表现出来的力量就足足可以判断。

    但梦谨却心存质疑:“这位冰玄者,当真有你们说的那样强大吗?”

    “赤羽大陆辽阔无比,比他强大的也大有人在,不过却从未有人能从他身上讨到好处。”姜门天继续解释:“虽然南白风已经踏入灵玄境,他身旁的白袍老者与他实力相仿,但两位灵玄境初期强者,恐怕还不能将他彻底留下。”

    “两位灵玄境强者!”

    孟凡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在他的认知中,仅有凝脉境,初玄境,真玄境,灵玄境,地玄境,整个大陆地玄境强者也不过五指之数,灵玄境强者已然可以傲视一切,就这样居然还不能留下这位众人口中的冰玄者!

    他究竟强到了何种程度!

    就在众人仰头惊叹之余,南白风已经和易少凡拼斗了数次,白袍老者并没有第一时间加入战斗,而是站在一旁负手旁观。

    南白风的玄气中规中矩,却尤为雄厚,挥掌凝拳攻击之势更是老练,虽攻击并不犀利,却也难以找出他的破绽;相反而言,易少凡则是另外一个极端,他掌控寒冰,攻击凌厉,所到之处冰棱骤现,攻击之至猎猎破空,使人心惊不已。

    可饶是这样,他的每次攻击都宛如打在了一团柔软的棉花上面一般,成效甚微,但他却有越加凌厉的气势。

    冰寒之力凝成的长剑握在易少凡手中,所到之处带有破天之威,南白风将玄气凝为最强防御,却还是连连后退,他虽然周旋困难,却也没有败势。

    “这场战斗恐怕短时间内难以分出胜负,不过随着战斗的持续,易少凡定会稳占上风,接下来便要看冰玄者究竟有没有恋战的打算了。”

    “可是,旁边的那位白袍老者还尚未出手。”梦谨插嘴道。

    “是啊,所以说冰玄者此次选择的时机并不好,若此处只有两者其一,那冥影蝠的精血他一定会抢夺到手。”

    古逸轩听着梦谨和阁主的对话,心中不以为然,至于冥影蝠精血的归属,他毫不在意,他从未有过念想,只是目前这场战斗,他只希望能够持续的长一些。

    这种强者的战斗,可不是随时随地都能见到的。

    南白风踏空而立,身体周围玄气朔朔,竟逐渐凝练为一柄实质长枪,长枪凌厉迫人,即便远远站在地面的众人都忍不住要远远避开,恐怕殃及池鱼。

    易少凡面对如此,毫不畏惧,手中如水晶般的长剑更显冰寒,冷气骤降,夹带着诡异的冰川之气果断地迎了上去。

    一枪透虚无,寒剑破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