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月下拦路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9本章字数:3258字

    两者相撞,发出闷雷般的响声,众人直感耳畔炸裂,就连大地都是颤抖了几分!

    长枪与寒剑在虚空数次交锋,谁也没有颓败之势,直到最后,双方竟纷纷化为漫天光点,这才罢休。

    这时,站在一旁的白袍老者上前一步,含笑看着易少凡,微微点头。

    “素闻冰玄者强横诡异,竟可以凭借真玄境后期的实力与灵玄境强者交锋保证不败,果然名声不虚,只是今日我也是为冥影蝠精血而来,确实不能让你将它带走。”

    易少锋冷冷看着他,眼神中充满寒意。

    “冰玄者虽强,也绝不可能敌得过我与南阁主,虽然我们同样奈何你不得,却绝不可能让你将精血带走。”说道此处,白袍老者语气陡然狠厉:“若是不信,冰玄者大可一试!”

    灵玄境强者的气势轰然爆发,站在南白风身旁,竟有缓缓盖住的气势,可见这位白袍老者比起南白风还要强横。

    易少凡虽然语气强横,也并不傻,当然知道今日定然无法从两人手上将冥影蝠精血带走,自然也不打算再继续拼斗下去。

    “长老势在必得,又与南白风联手相抗,我自然是敌不过,但想必长老也清楚,炼化冥影蝠精血需要龙涎草辅助,而龙涎草也并非凡物,若冥影蝠的精血一日还在长老手中,我自然会上门讨要。”

    易少凡语气决绝,绝非故作强横姿态,既然他说讨要,定然还会再次上门。

    “至于如何使用,就不劳冰玄者费心了。”

    说罢,易少凡冷哼一声,众目睽睽之下身体化为漫天碎片,彻底消失在众人面前。

    “竟然修成了冰遁之术…”白袍老者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动容:“看来冰寒毒在他体内也并非全是坏处。”

    南白风点点头:“易少凡亦正亦邪,虽实力强横,却终究不知道会走向什么地方。”

    冰玄者消失后,水云镇的喧闹才逐渐停止,今夜所有人是为了冥影蝠精血而来,却绝非为精血所震撼。

    此事过后,不会再有人打冥影蝠精血的主意,灵玄境强者看中的东西,还不会有人傻到去抢夺的地步。

    当然,人群中不乏有见多识广者,认出了南白风身旁的白袍老者便是著名岚枫学院的大长老姜颜,此话一出,更是纷纷散去,彻底断了冥影蝠精血的念想。

    古逸轩从未对冥影蝠精血有过想法,所以当下在离去之际心中并没有不舍和懊恼,只是依旧对刚刚的战斗心有澎湃。

    此时夜深,白羽阁得到水云阁的邀请,但并没有留下来的打算,由阁主姜门天率领四位弟子在月色下向松风镇方向疾驰而去。

    月色冷清,前路宽阔,五道黑影在黑暗与光亮的交织出梭梭前行,眼看松风镇的轮廓已经映入眼帘。

    突然,两道身影似是凭空显现,就这样挡在五人身前,拦住了白羽阁众人的去路。

    拦路者一胖硕中年人,一位少年模样,少年看似比起古逸轩年长不了几岁。

    “原来是陆阳兄。”姜门天停住脚步:“不知陆兄这个时候拦住,是什么用意?”

    姜门天与陆阳打过招呼,但语气并不柔和,两人算作相识,关系却不怎么亲近,或许两人之前还存在些敌意。

    倒不是因为姜门天和陆阳之间有什么过节,而是两人所属不同。

    就单论松风镇而言,有白羽阁和楚家两大势力,但在这两大势力上方,还有千云宗和岚枫学院笼罩,楚家原本是商户,并非修行世家,却意外出生的楚枫身怀血脉之力,实属修炼之才,这才被千云宗破格看中录取,楚家实则已经挂靠在了千云宗下。

    白羽阁虽然并没有明言所属哪个势力,但还是与岚枫学院走得稍微近上一些,这不免有些得罪千云宗,导致双方大的争斗没有,却会在暗中给白羽阁用些绊子。

    不过曾经都是无关痛痒,相较而言白羽阁又势小甚微,也就没有声扬,此刻千云宗导师陆阳在深夜偏僻之地将白羽阁众人拦住,实在不知道安得什么心思。

    姜门天暗中调动玄气,做好一切准备,两人同时处于真玄境初期,他虽刚刚踏入此境界不久,可还是会有一战之力;陆阳旁边的少年,也不过初玄境初期境界,虽比起白羽阁弟子强出不少,但他们人数占优,一时间也还撑得住。

    “我哪有什么用意。”陆阳脸部肥肉挤在一起,似在微笑:“我与姜兄素无瓜葛,所以…”

    “既然这样,陆兄不如让出一条道路,阁内杂事繁多,恕我不能相陪了,改日定当邀请陆兄到阁中相叙。”

    “姜兄不用着急,听我把话说完。”

    陆阳大手一挥,拦住数次想要离开的白羽阁众人:“但是有人却看中了姜兄手中今日拍下的玄技,银币我自会照付,还请阁主割爱?”

    这胖子话虽说的好听,但姜门天也知道他并非因为玄技而来,只不过因此找个借口罢了。

    “没想到堂堂千云宗居然会对一本玄级低级玄技感兴趣,更没想到赫赫千云宗导师陆阳居然会替别人出风头,也不怕此事传出去煞了千云宗的威风。”

    “姜兄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多。”陆阳脸部肥肉一横,就要出手。

    这本来就是一卷极为普通的玄技,实在没有千云宗大动干戈的必要,所以姜门天还是认为有人故意挑衅,当下心中便已经料到今日之事怕是躲不过去了。

    陆阳攻击瞬间而至,虽然气势比起刚刚冰玄者犹如蝼蚁与苍穹一般,但姜门天也不敢小觑,见他瞬间将玄气充分调动,与陆阳战在了一起。

    而随着陆阳的出手,他身后的那位千云宗弟子同样有了动作。

    “千云宗弟子单君,得罪了。”

    那少年先是上前一步抱拳,随后身影速掠而来,速度之快令人心悸。

    申平早已被少年的气势摄住,梦谨和孟凡两人稍好,反应过后先是暴退,准备与单君拉开距离再想对策。

    两人的想法古逸轩清楚,只是他更确信,面对实力强横的对手根本没有对策可言,唯有露出不怯的气势迎上去,或许还有生还的机会。

    当下一股炽热的红色能量熊熊燃烧,围绕白衣而起,瞬间将周围点亮。

    单君看到古逸轩气势如此强盛,玄气之中竟然还夹杂着炙热的火焰之力,实在诡异,心中更是谨慎了几分,体内玄气骤盛。

    古逸轩也不过凝脉八重的实力而已,凭借他一身的诡异,或许凝脉境内没有对手,但这是他第一次面对初玄境强者,心中并没有把握。

    两道拳风相撞,炽热能量轰然爆发,大有将对方吞噬之意,但那股初玄境的玄气罡风虽然平淡,却始终不露败色,任凭赤色匹练如何强横,它自不动分毫。

    双方久久僵持不下,古逸轩收拳出腿直击单君胸部,攻击转换如行云流水,收放自如;单君也没有想到凝脉境居然会有人使出如此凌厉的攻击,心中震惊之余,闪身躲避。

    红色匹练擦身而过,单君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上面散发而出的灼热之力,心中暗暗吃惊。

    还未等他心中平复,古逸轩身形扭转,又是一拳砸来!

    单君没有想到对手竟然如此刁钻,这种老练的战斗意识已然在自己之上,但拳脚相接无缝,攻击接踵而至,即便是他都无法躲避,也只能挨了一拳。

    灼热感入侵胸部,大有在玄脉中扩散入侵玄窍之势,单君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玄气如风暴一般,瞬间将玄脉中那股流窜的灼热能量吞噬,这才感觉好了许多。

    两位少年相隔相望,心中皆有不同震惊。

    单君只是听从吩咐,说是要击败几名凝脉境少年,他不经思考便应允下来,凝脉境再强也定然不是初玄境的对手,他自知不是宗内天才弟子,但对付几名凝脉境少年还是没有问题的,却不料居然遇到一位如此诡异的少年。

    单君知道对方玄气的雄厚程度和强横程度不如自己,但那一身灼热的赤红色能量却始终是个麻烦,那老练的战斗意识更是令他头疼不已。

    古逸轩心中也如波涛般,他自知有天璇星珠加持,圣儒太虚录更是神秘,却依旧战的极为艰辛,心中不禁苦笑连连,初玄境强者当真不是凝脉境可以轻易抗衡的。

    可是对方没有住手的打算,他绝对不会退缩,身形爆射而出,化为一道白芒,速度之快竟不必刚刚单君慢了多少。

    “已经强到这种程度了…”

    申平呆呆地看着古逸轩与单君相较不落下风,孟凡也暗暗咋舌,似乎之前的讥讽还并未从耳边消散。

    但是面对古逸轩强横的攻击,单君并没有继续拼斗的准备,反而身影连闪躲开了去。

    古逸轩速度已然不慢,却始终攻击不到单君分毫,只见千云宗弟子残影连连,身法玄技施展而出,所想之处飘然而至,饶是古逸轩如何竟也近不得身。

    “我与各位并无仇恨,所听吩咐不过是拦住几位而已,并不想争个胜负死活。”他负手傲立于此,看着古逸轩:“凭你的资质想要进入岚枫学院并不困难,若你愿意进入千云宗,我也会为你寻找机会。”

    单君含笑:“届时无论你加入哪方势力,我们都会再有交手的机会,那时你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只是如今拼个胜负,却会被人说成恃强凌弱,我单君可不会干这种无耻之事。”

    听到这一席话,古逸轩对眼前这位千云宗弟子暗暗称赞。

    “承你所言,若以后有机会交手,一定会让你战个痛快!”

    少年月光之下一袭白衣,翩翩之容,更显出一份洒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