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楚家打压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9本章字数:3225字

    一道沉闷的响声,姜门天重伤而退,虽然两人同处真玄境初期,千云宗的陆阳终究是要强上一些。

    不过虽然他占尽了优势,却并没有想要赶尽杀绝的意思,看到姜门天已然受了重伤,就再也没有了出手的打算。

    “今天的事情白羽阁记下了,以后定会找陆兄讨要回来。”白羽阁主又是一口鲜血,森然地看着千云宗这位导师,语气骤冷。

    对于白羽阁一行人,陆阳并没有开口,他既是受人所托,重伤姜门天即可,也并不想瞒着宗内把事情搞得复杂,到时候不免又是一桩麻烦事,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也就没有继续声势逼人。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陆阳又是眯起眼睛:“身不由己,希望姜兄可以谅解。”

    姜门天自然不会把这套说辞听在心里,眼看对方没有继续强行出手的打算,冷哼一声,带着身后四人快速奔进了前面不远处的松风镇。

    陆阳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五人,无奈苦笑连连,他对白羽阁并无好感是真,却也不会故意挑衅,今日之事实在感觉心中有愧。

    几人走后不久,一道身影从黑暗中缓缓走出,身影少年模样,身穿天蓝绸缎锦衣,腰间碧绿玉佩闪烁,手中随意把玩着折扇,就这样信步走来。

    “多谢陆阳导师,多谢单君师兄。”少年依次躬身,礼数周至。

    “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陆阳依旧看向松风镇的方向:“希望楚家主以后不要再提出这种强人所难的事情。”

    “那是自然。”楚枫含笑,目光一转:“我看刚刚单君师兄下手似乎有些顾忌?”

    “哪儿有什么顾忌。”单君冷着脸:“师弟不过是让我把这几位白羽阁弟子拦住片刻罢了,并没有其它吩咐,我所做的也并不过分。”

    单君转向楚枫,皱起眉头:“难道师弟还有其它要求不成?”

    楚枫脑海快速转动,思考着如何措辞,他刚要开口,便被单君打断掉。

    “我知道师弟的意思,半年后千云宗和岚枫学院依例会有一次比试,如果师弟愿意,我自然会在那时候帮师弟一个忙,不过师弟与我境界相当,又身怀血脉之力,我反而希望师弟亲自出手。”

    单君的提议中不乏揶揄之意,机敏的楚枫怎么会听不出来,不过表情并未有任何变化。

    “如果师弟能在宗内脱颖而出,代表千云宗参战,又怎么敢劳烦师兄呢?”

    陆阳听着两人的斗嘴,冷哼一声,对于单君他还是非常喜爱的,少年虽然天赋平平却努力异常,凭借自己的坚持在宗内年轻一代中也争得一席之地;楚枫便是让他又爱又恨,少年心机颇深,手段毒辣,但身怀血脉,天资纵横,实在是罕见的种子弟子,自己真心不舍得放弃。

    “半年时间,希望你们都可以勤奋一些,与往年一样,力压岚枫学院。”

    白羽阁内正堂,姜门天气喘吁吁地坐在台上,经过刚刚调理他已经好了许多,下方梦谨等人依次而坐。

    “千云宗居然会如此光明正大的找我们的麻烦。”想到这里,姜门天不禁怒从中出,冷声阵阵。

    “陆阳说是为了玄技而来,那阁主受伤以后,玄技是否真的被抢?”少年淡然开口。

    众人纷纷把视线转向古逸轩,眼神中疑惑之意甚浓。

    “既然如此,即便就算他身为千云宗导师,也定不会因为千云宗的事情而来。”古逸轩扫过众人,继续道:“阁主可以想一想,千云宗并非刻意针对我们,那谁会最想打压我们?”

    “自然是破元阁,我们在三阁试炼中让他们丢尽颜面,他们一定会常常想着报复。”申平率先开口。

    “破元阁的确有嫌疑,但有两点可以将其排除。”古逸轩娓娓道来:“第一,破元阁虽有意向千云宗交好,的确曾经向千云宗输送弟子,但凭借破元阁手中的筹码,还不至于请的动千云宗为他出手;第二,破元阁刚刚得罪了冰玄者易少凡,如今尚且不能自保,哪里还有心情来算计我们?”

    “若论筹码…”梦谨开口:“手里筹码最重的当然是楚家,楚枫身负血脉,自从进入千云宗起便如宝物一般呵护起来,若楚家提出一些并不过分的要求,千云宗想必会出手帮忙的。”

    众人听到梦谨的猜测,心中顿时明亮了许多,楚家并非修炼世家,与白羽阁也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所以众人下意识地将它忽视掉,现在想想,楚家的动机果然最大。

    毕竟白羽阁在建阁之初,楚家可是费尽心思极力打压的。

    “破元阁虽然请不动千云宗,但楚家可以,两者向来关系极好,楚家为其出头一方面可以增强关系,另一方面还可以打压我们白羽阁,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自从刚刚诸位弟子开始分析,姜门天脑海中就浮现出了楚家的影子,近几年因为古丰陨落,古逸轩沦为废物,白羽阁实力急骤减半,楚家反而安稳了几年,没想到今日白羽阁刚起复苏之势,便遭到楚家打压!

    虽然众人心中已经确定此事定是楚家所为,但由千云宗出面他们也不好说什么,最关键的是他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指认楚家。

    “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古逸轩语气虽然平淡,但声势低沉:“楚家既是商户,那白羽阁在松风镇的产业,恐怕才是波及最重的地方。”

    古逸轩说的这一点是姜门天没有想到的,他自认白羽阁实力雄厚,虽然楚家出了位身怀血脉之力的少年,还不足以影响白羽阁的势力,却大意将楚家最大的优势——商业,给忽略了去。

    白羽阁和楚家在松风镇也算是巨擘般的存在,两者极为巧妙地松风镇分割开来,若论势力强横,白羽阁自然统治着松风镇大部分地方,但若论商业而言,楚家虽做不到只手遮天,但跺跺脚,松风镇商界也要抖上三抖。

    楚家产业遍布松风镇,白羽阁的产业却主要集中在坊街,虽比普通商户厉害许多,但与楚家比起来就有些不够看了。

    白羽阁建阁之处,楚家并未在商业对其出手,完全是因为当时白羽阁势力极为强横,它也没有傍上千云宗这棵大树,自然不敢随意得罪;随后古氏父子的迫落导致白羽阁实力骤减,楚家反而感觉没有打压的必要,若将白羽阁逼急了,不保做出什么事来,兔子急了尚且咬人呢。

    只是如今局势不同,白羽阁势微却想要翻身,楚家又气势正盛,是绝对不想发生的事情,所以定会对白羽阁坊街的店铺出手。

    姜门天手指轻点座椅扶手,显示出内心的焦躁不安,虽然他已经是处于真玄境强者,但对于商业局势的走向并不精通,平时也只是靠白羽阁的名声照拂罢了。

    “如果一定这样的话,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姜门天焦急地起身,在正堂内踱步起来,竟有意无意间把视线看向古逸轩,希望他能够提出一些建设性意见。

    梦谨在内的几位弟子更是无可奈何地摇头,而阁内其他强者也都是一介武夫,根本不谙商业之道。

    “我倒是可以给阁主一个建议,是否采取,全凭阁主定夺。”

    此言一处,堂内众人纷纷把视线转向古逸轩,事到如今,也只能寄希望于这位虽然年龄不大,却能屡创奇迹的少年。

    “白羽阁在商界与楚家相比虽然势微,但楚家决定要蚕食白羽阁的商铺也定会筹谋一两日的时间来筹措资金,我们可以利用这短短两日的时间多囤积些货物,避免楚家将上游垄断,这样我们也可以扛上几日。”

    “你说的这点我岂会不知,只是囤货终有卖完的时候,既然楚家决心对付我们就一定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那以后又如何?”

    姜门天刚刚冉起的希望,被古逸轩这听起来并不算中肯的意见瞬间浇灭。

    “以后的事情谁也拿捏不准,有转机也说不定。”古逸轩眯起眼睛,似乎在打算着什么:“况且,事到如今我们也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只是如果阁主相信我的话,还请一试,我自然会尽力保全白羽阁。”

    姜门天及在座的众人一怔,谁也没想到少年会说出这样的话,淡然坐在椅子上单薄的身体中究竟蕴藏着多么大的能量才会让他能说出这种话。

    若论修行天赋,姜门天自然无话可说,但论经商之道,这仅仅十三岁的少年又是哪里来的自信?

    可无论如何古逸轩有句话说的不错,他所提及的建议当真是白羽阁如今唯一的选择,至于成与不成,又或者白羽阁在松风镇最终会走向何方,或许只有听天由命了。

    但是,若少年当真能力挽狂澜呢?

    古逸轩并不想深入插手白羽阁的事情,毕竟自己父亲陨落后这位阁主都没表露出该有的表示,自己从天才沦为废物后更是态度陡变,不过这无论如何也是父亲选择的地方,所以他心中即便万般不愿,也还是要管一管的。

    天边一抹微亮,姜门天便令孟凡前往坊街邀请所有白羽阁下属中店铺总管前来商议,以提前筹备起来。

    想到这里,古逸轩踏门而出,看着正堂斜对面的功勋堂,少年拿起屋檐下木桶中的绢布,将水拧干,走了进去。

    功勋堂内明亮通透,清晨的第一缕微风与第一抹阳光同时灌入,打在最上方的那块黑色石牌上。

    石牌无情,却展露着凝重厚朴之感,上面的五个大字尤为刺眼。

    副阁主,古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