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玄气凝鼎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9本章字数:3158字

    当孟凡把诸位商铺总管请来由姜门天说明情况后,顿时左顾右盼,人心惶惶。

    严格来讲,他们是在白羽阁的庇护下经营,可以算作合作关系,并没有从属关系,白羽阁给他们提供安定的经营环境,他们自然给白羽阁一些好处。

    当众人听到楚家想要打压他们时,皆是面露难色,因为在座的各位十分了解楚家在松风镇商界的实力,与之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

    所以,有些后加入白羽阁势力以及与白羽阁关系并不紧密的商铺总管连忙借口离开了这里,想必是与楚家谈合作去了。

    对此,姜门天虽然心冷却并不强求,唯利是图本就是这些人的共性,但好在留下来的还是大有人在,这些全部都是跟随白羽阁许久的商户,并没有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选择离开。

    诸位商铺总管商议了许久也没得出好的办法,便只能按照姜门天所给出的建议,大量囤货去了。

    幸好白羽阁的反应迅速,或是楚家根本没有料想到对方竟然先了自己一步,在他们还没有所作为时,白羽阁所属商铺已经完成了大量囤货。

    不过,他们毕竟也是银币有限,尽管已经尽出自己所能,所囤的货物也不过支撑数天而已。

    在大家忙前忙后的时候,想出这条策略的少年却意外不知所踪,姜门天和各位店铺总管想要找他商议商议,却始终找不到他的身影,无奈之下不敢妄动,只能这样熬着。

    封闭的修炼室内,少年盘坐于上,前面的瓷碗已然空空荡荡,碗壁上还挂着几滴翠绿色的液体,正是古逸轩煎熬的固灵草液体。

    固灵草刚刚入体,古逸轩就感觉到粗壮的玄脉内,炽热的玄气中隐隐潜伏着一股淡凉之意,固灵草药效袭遍全身,少年顿然升起一阵凉爽之感。

    识海中的混沌一扫而空,被一股清凉清明之感占据,少年大喜,心想这几百银币花的果然不亏。

    曾在前往拍卖阁之前,古逸轩便已经可以大致掌握玄气凝鼎的精髓,只是因为灵识强度不够,在细微操控上总是有些虚浮,如今有了固灵草帮忙,灵识比之前强固了许多,想必应该不会再有问题。

    太虚录中复杂的脉络再次显现,古逸轩不敢大意,细微操控着玄气在玄脉中按照神秘诡异的路线行走,不觉血红色的能量已然汇聚胸前,渐有成鼎之势。

    眼看玄气即将进入第八条玄脉,少年压抑着内心的激动,他知道若是玄气走完这个周天,便意味着成功凝鼎,也自然就迈出了成为丹师的第一步。

    可若真是那么简单,丹师也就不会成为稀罕之物,这最后一条玄脉也定然是最困难的一层。

    玄气在古逸轩的调动下刚刚进入第八条玄脉,仅仅刹那便失去了控制,若是以往修炼玄技令玄气充分暴动,宛如汹涌波涛一般灌入,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可若想成为丹师,第一步便要习得随心所欲地控制自己的玄气,如此这般,才能在随后制丹时精妙把控。

    鼎身已经凝成虚影,最终还是在玄气进入第八条玄脉时破碎。

    少年睁开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没有任何动作,前面不远处便是修炼密室的墙壁,但此刻在少年眼中却是一片虚无,虚无之中脉络渐成,玄气游于其中忽闪忽灭,忽强忽弱,赫然便是古逸轩体内脉络的走向。

    他紧紧盯着前方目光呆滞,神识却早已游离体外,第八条玄脉在他眼中豁然变大,甚至每一缕玄气的动向都被古逸轩看得清清楚楚。

    突然,前方猛然炸裂,脉络在虚无中化为漫天光点,少年身体豁然一震,眼中呆滞全无,精芒之光重现,他大口喘着粗气,隐藏不住内心的兴奋。

    刚刚他仿佛化为了一缕玄气遨游在自己的玄脉之中,更是体会到了玄气凝鼎的真正含义所在,如有顿悟之感。

    少年眼睛微闭,右臂抬起,纤长白皙的手指跃于空中,所过之处条条赤色丝线凭空而现,所有一切行云流水,逐渐有了凝鼎之势。

    玄气在脉络中畅行无阻,强弱程度被少年拿捏地恰到好处,瞬间已经走完七条脉络,待这次进入最后一条,古逸轩反而心中古井无波,神色越发淡然从容,手指更是如丛中精灵翩翩起舞。

    玄气彻底走完整个周天,古逸轩才含笑睁开双眼,眼前那尊金黄色的大鼎之内罡风阵阵,虽鼎形还有些虚浮,但少年已经极为满意了。

    只是与圣儒太虚录所展现的不同之处便是,眼前的鼎身周遭并未有那只奇兽盘绕,少年心中略感失望的同时也清楚,想必是与丹师的强横程度有关,自己不过才刚刚玄气凝鼎,又怎么能奢望太多?

    古逸轩起身,意念轻浮,那尊金色大鼎便隐入虚空消失了去,近日不眠不休在密室中修炼,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白羽阁与楚家的事情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少年刚欲起身离开密室,就感到识海中一阵眩晕,他本以为一定是近些时日修炼的过于疲惫,神识所劳,可还未等他想法消散,识海中古朴的太虚录骤然发出一阵苍老的气息。

    古逸轩连忙内视,跟随着圣儒太虚录一页一页地翻看下去,不看则已,竟是无数卷丹方隐于其中,低至一品高至六品,只是后面的大部分丹方都已经残缺,并不完整。

    饶是如此,他都已经不能淡定,丹方乃是丹师的一根之本,丹师难得,丹方更是罕见,大陆中多少势力因为讨好丹师为了丹方而大打出手,惨遭灭门的也比比皆是。

    而在外界争得头破血流的丹方,竟全部隐在这本古朴的神秘书籍之中。

    少年重新坐定,从头到尾仔细查探了一番,最后终于强忍住内心的激动,出门而去。

    姜门天正跟几位商铺的总管商议,近些天来,各大商铺库存量急剧减少,恐怕最多也就支撑两天的时间,若事情再得不到解决,也就只有关门的份儿了。

    白羽阁主坐在上位也是一筹莫展,想要去询问古逸轩,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就在众人面色愁云的时候,古逸轩从正堂门外悠闲而过,丝毫没有担忧的样子。

    姜门天看见这道身影,心中大喜,连忙将他叫住唤进堂内,把松风镇最近的情况细细说了清楚,在座的各位店铺总管也齐刷刷地看着他,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古逸轩不知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般严重的程度,楚家做事果然比他想象的还要果决,当即脑海飞转,眼神在诸位店铺总管身上打转,最后落在一位老者身上。

    “你是药材铺的刘老板?”

    老者点点头,快速开口承认。

    “在你店铺中,活血草还有多少?”

    刘老板赶紧回禀:“活血草价格低廉,所以当初囤货时买的不少,如今还能撑住三天时间。”

    古逸轩点点头,神色满意,他又转向姜门天:“三阁试炼时击杀的金莽虎内丹如今在哪个阁内?”

    “金莽虎内丹并没有其它用处,也不值钱,所以全被我们拿了回来。”

    “阁主大人,你让人把阁内变异金莽虎,金莽虎王和普通金莽虎的内丹全部送到我房间。”他又看向刘老板:“店铺内所有的活血草暂时封存,同样送到我房间里,其它店铺老板只能先委屈一段时间了。”

    众人不解地看着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可姜门天已经安排将所有金莽虎内丹送了过去,刘老板自然也不能拒绝,连忙跟身后的随从说了什么,随从便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

    “事情已经安排下去了,现在可以说说你的想法了吧?”姜门天率先发问。

    “大家觉得活血散比起活血草能否好卖一些?”

    众人一听立刻私下议论起来,姜门天也奇怪地看着台下这位少年。

    “活血散当然是要好卖一些,虽然价格贵上许多,药效却是活血草的数倍,只是如果不是丹师或者顶级药师是绝不可能做出来的。”刘老板对此最有见地:“我便经常听到猎人小队常常抱怨活血草的药效。”

    猎人小队便是普通武者或某些修炼玄者组队进入试炼山脉进行凶兽猎杀的队伍,他们经常活跃在山脉外围对一些攻击性不强的凶兽进行猎杀,以换取些温饱。

    活血草便成了他们猎杀受伤后救命重要的药草,若是不慎受了伤,活血草不禁可以止血甚至还可以救命,只是这种草药药效甚微,往往使用许多株都不见成效,却又没有好些的替代品,只能害的他们苦苦抱怨。

    “城镇内居民或路过的行人以猎人身份为多,如果能出售活血散,还愁不能翻身?”另外一人说道。

    “不瞒各位。”古逸轩看着姜门天:“近日我有幸拜了一位丹师,他承诺会为我们炼制一些活血散,帮我们渡过此次难关。”

    此话一处,无疑像原地炸雷,所有人的眼睛就要从眼眶里瞪了出来,拜了一名丹师为师,这意味着什么即便是没有脑子的人都知道其中的厉害!

    要知道,丹师在整片大陆也不足十人之数!

    姜门天更是激动地浑身发抖,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但古逸轩却知道他的意思,连连苦笑:“师父为人闲散,喜好僻静,不方便前来,活血散就由我来传送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