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一品丹方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9本章字数:3215字

    古逸轩为白羽阁弟子,既然他有幸结识了一位丹师,白羽阁自然会跟着受益,所以这段时间以来姜门天的心情格外的好,完全没有了前段时日被楚家打压的阴霾,再次面对楚家的压迫,心态也轻松了许多。

    此刻,古逸轩坐在试炼山脉脚下的山洞内,外面不时响起的各种凶猛玄兽吼声此起彼伏,萦绕在少年耳畔。

    两侧静静摆放着金莽虎内丹和活血草,这是炼制活血散的主要材料,他在圣儒太虚录上看到过,虽然这种粉末状药物根本入不得品级,却也不易炼制。

    眼前有一小堆黑色粉末是古逸轩炼制失败而成,他皱眉紧紧盯着,如今已经消耗了十多枚内丹,却没有成功炼制出一份活血散,显然这要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困难。

    少年再次看了看身旁两侧,起身走出山洞,待将枯草树枝重新掩盖,少年身影消失在了试炼山脉中。

    他准备再一次前往水云镇,企图从易市中大量采购活血草,其实松风镇也有易市,但他手中的银币却极为紧张,所以他想要先去拍卖阁卖些东西,顺便在易市把需要的东西采购回来。

    水云阁与破元阁同时与楚家交好,三方实力看不得白羽阁崛起,既然楚家有心出面打压,其它两阁自然会暗中相助,所以他也不打算前往水云镇的药草铺,而是直接选择了易市,哪怕三阁势力再强,至少还没有能力把易市控制下来。

    回到松风镇租借了独角马,不到一个时辰古逸轩就已经到达了水云镇,轻车熟路,少年径直来到拍卖阁门前。

    如今距离上次冰玄者的战斗已经过了一些时日,经过重新装饰,拍卖阁比起以往古朴之中增添了几分霸气,更容易让人升起敬畏之感,并且前段时间南白风的亲自出手,也彻底断绝了某些人的觊觎之心。

    两侧方厅内的客人依旧不多,见古逸轩踏门而入,红袍侍女连忙含笑相迎,伴其左右。

    “请问小兄弟是要购买东西呢,还是想要售卖什么宝物?”

    少女双眸含波频频,身姿妖娆妩媚,但古逸轩却瞧都没有瞧上一眼,而是双眼紧紧盯着方厅内的诸多朱盒,直到看到一小盒红色粉末,他的目光才停止游走。

    红袍侍女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娇步连移,走到古逸轩始终紧盯的朱盒面前,轻轻抚摸。

    “小兄弟,是来购买活血散的?”

    古逸轩没有立刻回答,先是又看了几眼,才开口作声:“不是,我有件东西想要售卖,所以希望拍卖阁可以帮忙估个价格。”

    “哦?”红袍侍女眼神流转,打量着少年:“那你不妨拿出来,我即刻便可告知你价格。”

    少年打量着方厅,最后看向红袍侍女,噙笑道:“我认为最好在内厅商议,只怕这东西拿出来,会引起不小的轰动。”

    侍女一听,笑意更浓:“你认为有人敢在拍卖阁抢夺东西不成,就连传说中的冰玄者,我们可都没有放在眼里。”

    古逸轩笑而不语,不打算和她争辩,只是不停地摩挲着手中的空间戒。

    红袍侍女重新打量着眼前的少年,最终还是决定让他去后阁见上魏老一面,看他俊俏的模样,还手持空间戒,想来不是空口大话的人,再说,若他真的有戏耍之意,拍卖阁自然会有办法惩戒。

    “魏老就在内厅,你随我来。”

    红袍少女在前面引路,古逸轩紧随在后,两人穿过大厅高台一侧的小门便进入了所谓的内厅,而这厅堂,正是那日南白风与神秘老者出来的地方。

    内厅中间是一条廊道,两侧房间无数,但都房门紧闭,古逸轩跟随侍女来到一间看似极为普通的房门前,驻足敲门。

    不等一会儿,一位年龄大约在七八岁左右的孩童轻轻将房门打开,清秀的眉宇下双眸中似是透露着些许不满。

    “有贵客临门,想请魏老作个估价。”面对这小小孩童,侍女竟格外尊重。

    孩童不停地打量着古逸轩,随后便将房门关闭,古逸轩不知所以,只好跟随侍女在房门外等候,果不其然,片刻之后房门又重新打开,孩童表情平静了许多,却还是没有话语,只是侧身将两人让了进来。

    房间中弥漫着悠然的气息,平淡却不乏庄重,古逸轩进入房间时,魏老正与另外一位老者寒暄告别,随后,那位孩童和侍女一同跟随着那人出了房间。

    到了这时,古逸轩才知道刚刚侍女口中的魏老,就是前几日拍卖会上与冰玄者相抗数次的老先生。

    对于这位老者,古逸轩打心底里尊敬,连忙上前躬身:“不知道魏老的身体状况…是否已经恢复如初?”

    魏老先是一怔,不明白眼前少年为什么这么问,随后才明白过来,轻捋胡须道:“冰玄者手下留情,一招之力我还是可以抗得下的。”

    他细细观察着眼前少年,其从容不迫,荣辱不惊的态度十分令他欢喜。

    “如果老朽没有记错,你应该是白羽阁弟子吧?”魏老转身坐下,继续道:“当时你就坐在姜门天身侧,拍卖了固灵草。”

    古逸轩暗暗惊叹,当日拍卖会宾客云集,而且还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自己这无名小辈居然还会被魏老记住,当下对老者的尊敬又是多了几分。

    “如果并非重宝,她们是不会将你带到我这里来的,所以我也不想你只是随便说说,拿拍卖阁开玩笑。”

    话虽平淡,却蕴含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威严,少年听在耳边,已经牢牢记在了心里。

    “既然已经站在了魏老面前,自然不会妄言。”古逸轩神识一动,一卷纸册凭空出现在他手中,少年没有说话,恭敬递了上去。

    魏老笑意渐浓,心想单凭他手中这枚空间戒,想必身份定然不会简单,当下接过纸册打开查看其中的内容。

    “这,这是…”

    魏老只是简单扫了一眼便已经清楚这卷纸册的内容,当然也瞬间沽出了它的价值。

    古逸轩也被魏老的反应吓住,本就古井无波的老者如今双目震惊,面容僵硬,枯老的双手不住地发抖。

    “你,你当真没有拿错东西?”魏老还未从刚刚的震惊中平静下来,声音依旧有些发颤:“的确是这卷纸册吗?”

    古逸轩面露肯定之色,语气也异常沉稳:“魏老,我正是要出售这卷纸册。”

    “一品丹方,你可知道它的价值?”

    古逸轩苦苦一笑:“仅仅是一品丹方,能有什么惊人的价值?”

    魏老连连摇头,不住叹气,看来这少年当真涉世未深,他刚要开口解释,便又听少年说道。

    “师父交代的事情,即便是错,又怎能不做?”

    一听此言,魏老心中才逐渐平复下来,刚刚近乎失态的反应,与其说是震惊丹方的价值,不如说是震惊少年的行为。

    古逸轩所说不差,一品丹方价值并非惊人却也并不好求,只是这赤羽大陆之中售卖丹方的,眼前少年绝对是第一人。

    大陆中丹师稀少,手中丹方更被视若珍宝,莫说是售卖,平时就连见都未必能见上一眼,不少强横的势力因为想要培养丹师不惜大打出手,购买丹方更是无门,便没有底线地讨好丹师,尽管如此,依然被冷冷拒绝。

    却没想到今日竟然有人会前来出售丹方,虽然仅仅是一品凝血丹,也足以引得各大势力争得头破血流,因为若当真得到这卷丹方,或许便得到了开启丹师大门的钥匙。

    “魏老,还请鉴评个价格。”少年坐在一侧的木椅上,等待着老者的答复:“我清楚,魏老绝对知晓这卷丹方的价值。”

    魏老抬起褶皱的眼皮,随后又低下,如此反复数次,似乎在考虑什么,最后终于开口。

    “能不能冒犯请教,你的师父是?”

    能随便把丹方拿出来售卖的人,绝不会是无名之辈,能问出来最好,以便尽早拉拢关系,若问不出来也没有什么损失。

    “师父喜好闲散,不问也罢。”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强求了。”魏老叹了口气,微微发声:“所谓丹师难求,丹方无价,这卷一品凝血丹的丹方,我给你定价一万五千银币。”

    古逸轩闻言眉头渐渐皱起,表情虽无明显变化,内心却早已波澜壮阔,这卷丹方不过是自己在圣儒太虚录中拓印下来的副卷,却可以随意卖到如此价位!

    魏老看少年皱眉以为他心有不满,连忙张口劝说:“当然你也可以售给其它势力,尚且不论他们能否拿出如此多的银币,恐怕你还会有生命之危,我所言非虚,你心中应该明白。”

    古逸轩当然没有卖给其它势力的打算,其实对于魏老给出的价格,他还是非常满意的,当下略作由于地点点头,轻哼一声。

    魏老见他同意,心中同样难掩激动,虽然一万五千银币着实不少,但他相信转手便可以售出数倍的价格。

    房间中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房门被推开,红袍侍女移至屋内,魏老将剩下的事情安排妥当,便让古逸轩随侍女而去。

    少年踱步前行,刚刚走到房门处,突然停下脚步,白衣转身看着端坐在那里的魏老。

    “不知道拍卖阁在水云镇商业中的影响力,到了什么程度?”

    魏老皱眉看着少年,不知道他这是何意,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与贵阁合作,还希望魏老可以考虑考虑。”

    说着,少年便随红袍侍女出了房间,出了内厅,想必是交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