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丹师尚星河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9本章字数:3263字

    古逸轩跟随红袍侍女回到方厅时,发现刚刚与魏老交谈的老者还没有离开,身旁那位童子依旧伴其左右,恭敬如斯。

    按照魏老的吩咐,红袍侍女取来一万五千银币,稍后极其重视地将那卷丹方放入朱盒再次进了内厅,消失在少年视线之中。

    古逸轩知道像如此重要的东西,她必定要放在阁内极其安全的地方,既然交易已经达成,他也没有再继续追问的道理,当下转身就要离开。

    只是还未走出拍卖阁,一句稚嫩的言语就飘入了他的耳朵。

    伴随在老者身旁,那七八岁的孩童看着面前忙忙碌碌的拍卖阁男女侍从,指指点点,不时还嘱咐几句,想来怕是出现差错。

    待到所有朱盒呈现在老少两人面前,孩童稍微神识扫过,眼前近百只朱盒竟全部凭空消失,古逸轩看得清楚,才发现原来孩童手中正是戴着一枚空间戒,观其质地,恐怕比自己的还要好上许多。

    他瞬间对两人的身份产生了兴趣,如此小小孩童居然佩戴着罕有的空间戒,想必两人一定不简单,只是无论是对方还是拍卖阁侍从,都无意透漏两人身份,古逸轩等了片刻便也作罢。

    出了拍卖阁,他径直向水云镇西部方向走去,西部是城镇坊街,其中商铺林立,不过古逸轩知道楚家一定早已和水云阁做了交易,他所需要的活血草根本就不会在药草铺内买到。

    所以,他去的地方便是坊街后面的易市!

    易市设有固定摊位,摊主也并不固定,而且身在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是以个人名义售卖,何况这些摊主并非都是水云镇人,楚家和水云阁可以控制住坊街对白羽阁进行打压,却根本无法控制人流密集的易市。

    少年穿梭在人流涌动的街头,左右几个拐角便到达了一片空旷之地,前面立着一块巨大石碑,上面两字笔走龙蛇,刻有‘易市’。

    近乎数百的摊位规划的极为整齐,往来的客流穿梭在青石铺就的道路上也井然有序,虽是无人管理的易市,却毫不混乱,比起坊街要更加热闹的同时,物品也要齐全一些。

    吆喝声不断,客流都是左看看右看看,因为并不像坊街那样有严格的价格制度,所以人们总是要多询问几家。

    易市的价格比起坊街的确要高一些,但比起拍卖阁却便宜了不少,古逸轩走在青石路上,四顾所及,琳琅满目。

    前面便是药草区,这里有的不仅仅是大量的活血草,古逸轩多询问了几个摊位,价格却也比坊街贵不出太多,完全在他接受的范围之内,当下也便不打算在继续逗留,便花费二百银币收购了某个摊位的所有的活血草。

    除此之外,古逸轩并没有了其它想要购买的东西,只是既然来了易市就多逛了一会儿,随后等到确实没有发现什么罕见之物,才转身而去。

    白羽阁内并没有着急的事情,松风镇坊街中的诸位总管眼看仓库已经空空,并无可靠货源,虽然依旧叫苦连连,但至少在古逸轩的安抚下稳住了心性,并且因为少年的许诺看到了希望。

    所以尽管此刻仍旧困难重重,却没有宛如刚刚开始那般有人慌忙退出。

    少年并不着急回白羽阁,所以也没有去驿站租借独角马,他想直接返回试炼山脉开始尝试炼制活血散。

    正路干净宽阔,来来往往的商人中不免夹杂着一支支从试炼山脉返回亦或前往试炼山脉的小队,所以在水云镇与松风镇往来的道路上倒是一片繁华之景。

    古逸轩并没有选择走正路,待他出了水云镇竟直接窜进密林沿小路而去,这小路难走但距离却近出数倍,也只有老练的猎手晓得这条捷径,所以一路上少年却也遇到了几只前去试炼山脉的猎人小队。

    其中不乏强悍的队伍,竟有人也达到了凝脉七八重的样子,如此只要不遇到入阶的玄兽,到不用担心生命安危。

    他没有跟他们打招呼的想法,即便他心底十分敬佩这些为了生存在凶兽獠牙利爪下搏命的猎人,但当他们看到年龄甚小的少年从他们身边快速掠过时,不免心中疑云顿生,竟暗中替他担心起来。

    甚至有些人还开口阻止拦住少年,告知他试炼山脉的凶险之处,劝他不要前去。

    对于此,少年感动之余含笑感谢,而对于那些相对弱小的猎人便赠予了一些活血草,还不等他们拒绝便匆匆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前面凶兽的嘶吼声此起彼伏,左侧不远处便是那条断崖,古逸轩知道前面不远处便是那座隐蔽的山洞,随即速度再次提高几分。

    他还并未走出多远,只见前面两道人影闪烁,人影一高一矮,两人身法不强却令人难以捉摸,恍惚之间少年还以为是自己眼睛出了问题,等他再次定睛一看,却发现那两人早已站在了他面前不远处。

    白云如棉,天湛如海,烈日极其狠辣地透过繁枝密林也要刺入大地,余角的阳光在枝叶间隙打在三人身上,令人有些眩晕的感觉。

    这两人的面庞极为熟悉,就在刚刚古逸轩还见过,所以才为他们出现在这里感到诧异。

    “老先生。”古逸轩先是看了看身侧的孩童,又将视线转向老者,毕竟他可是拍卖阁魏老都极为尊敬的人物,自然也不敢怠慢,当下行礼,继续道:“不知为何拦住去路?”

    孩童目视前方,神情淡然,古逸轩不知孩童是否在看他,但这位老者却是的的确确在打量着他,眼神复杂多变,有好奇,有疑惑,有冷峻,也有惊讶。

    “你是哪方势力的弟子?”声音苍老有威。

    古逸轩不解,还是恭敬答道:“弟子修于白羽阁。”

    老者继续打量着他,片刻后道:“你可知道自己刚刚在拍卖阁出售的是什么东西?”

    古逸轩不满他的打量,似乎自己要被看穿一样,刚要拒绝之际突然听到老者这样询问,心里不免咯噔一下。

    素闻拍卖阁制度森严,对顾客身份以及拍卖售卖的东西更是有特殊的保密手段,却没有想到被眼前这两人探查了去,不过他并不确定眼前两人是否确定自己售卖了什么,所以并不着急开口回答。

    眼看少年不想作答,老者便有话自明:“你应该知道一卷一品丹方的价值所在,魏老也定然给你交代清楚了。”

    果然,古逸轩心中无比惊讶,但他确信这个消息一定不会是魏老提供给他的,想来是那位随身的红袍侍女吐露了消息。

    “师父所托,作为弟子当然应该竭力完成,尽管知道它的价值所在,又能如何?”

    既然知道了对方的来意,古逸轩也便从容起来,说话的态度也是有了不小的转变。

    “放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孩童言辞凌厉如锋。

    古逸轩紧皱眉头看着这位年仅七八岁左右的孩子,对方同样怒视之,竟然丝毫不惧。

    老者笑了笑,道:“原来是师父所托,不知道能否有幸结识一番。”

    料想售卖一品丹方这种手笔也不是眼前这位十几岁的少年所能做出来的,不过他却对少年身后那位神秘的师父极感兴趣,因为少有丹师会将视若珍宝的丹方拿出来售卖。

    “师父闲淡惯了,怕是不能相见。”

    老者刚刚浮现的笑容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在阴沉了片刻后,那笑容又重新浮现,只不过这次其中却夹杂着一股讥讽和不屑。

    “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

    古逸轩看了看两人,不卑不亢:“老先生刚刚身法莫测想来境界高深,却又并没有魏老以及南白风阁主那般凌厉,实则已经可以将玄气控制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能达到如此细腻程度的人非丹师所不能为。”

    老者含笑看着他,不能猜出其心思。

    “赤羽大陆丹师极为罕见,但两人所穿的服饰与那日拦截我们的贵宗导师陆阳不出有二,任千云宗实力强横却也只有丹师一位。”古逸轩噙笑说道:“想必老先生便是威名赫赫的二品丹师尚星河了吧?”

    “没想到你年纪虽小,却如此聪慧。”尚星河大笑起来:“我看你年纪轻轻便达到了凝脉八重,想必日后参加岚枫学院的选拔应该不成问题,或许你不知道,半年后千云宗与岚枫学院会有例行比试…”

    “那又如何?”古逸轩不知道尚星河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

    “我自然是要跟你师父见上一面的。”尚星河面色突然阴冷下来,语气寒风阵阵:“这是我用七种毒兽炼制的丹药,维持半年还不成问题。”

    说到此处,古逸轩已经察觉到了事情不妥,当下身影暴退便要逃离,只是他又怎能从二品丹师手中逃脱,还不等他挣扎,一颗乌黑的药丸已经吞下他的喉咙。

    “恐怕你师父也未必能解得了这斑墨毒,所以你还是不要枉费心思了好。”

    古逸轩再次退后数步,双拳紧握,眼神凌厉,冷冷地看着这位瞬间变脸的老者。

    “我并没有其它想法,只是希望半年后可以与他见上一面交流一下制丹心得就好,希望你们不会失约。”

    说着,尚星河冷哼一声,看了看古逸轩,带着那名七岁孩童消失在了丛林深处。

    一直等到两人彻底消失,古逸轩都还死死盯着远方不曾有半点移动,他窥视着自己的血液,鲜红之中黑色斑点已经骤现,显然是斑墨毒已经发作,看来尚星河所说并非大话。

    “老家伙,既然有了半年之约,那我便陪你赌一赌!”

    少年目光果决,面如寒霜,白皙的手臂握的咯咯作响,不须片刻,便向相反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