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强横镇压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9本章字数:3099字

    他哪里有所谓的丹师师父,一切不过是他的搪塞而已,只是如今却被尚星河信以为真,还逼迫自己服下了斑墨毒,定下半年之约。

    若让他随便去寻找个师父简单,但若是能将一品丹方随意拿出来的丹师,任他手段通天也是不可能找到的。

    如此而已也就只能凭借自己了,只是倘若要跟二品丹师尚星河切磋炼丹之道,无异于以卵击石,就算古逸轩天赋卓禀也是绝不可能在半年之内达到二品丹师境界的。

    即便他侥幸踏入二品之境,也无法跟老练的尚星河一决高下。

    想到这里,少年不觉头疼不已,不过既然距离事情还有半年,也未必没有解决的办法,当今应该先将白羽阁的事情解决完毕,少年摇了摇头,将一切杂念摒弃,重新坐定,打量着身旁两侧的金莽虎内丹和活血草,思绪活络起来。

    自他前往水云镇之前就有了尝试,自然都是以失败告终,却也让他心里有了底气,虽然活血散的炼制并不简单,也总比丹药轻松了许多。

    这般考虑着,少年不敢再有片刻耽搁,按照圣儒太虚录中的脉络游走,片刻的时间,一座金色巨鼎便浮现在黝黑的山洞之中,鼎炉先是虚幻最后慢慢凝为实质。

    古逸轩满意地点点头,左手手指轻弹,角落中一颗金莽虎内丹凭空飘起,慢慢落在鼎炉之内。

    就在它融入其中的片刻,鼎炉内兀然形成一股赤红色玄气罡风,将金莽虎内丹紧紧包裹,若自己探查,竟有侵蚀之象。

    这便是第一步,以自身玄气剔除内丹中的杂质,使其变成一个极其纯净的容器,以便盛放接下来的辅料。

    赤红色玄气的侵蚀吱吱作响,一缕缕黑色的烟雾自其中飘出,红色的内丹也就更加纯粹了。

    古逸轩谨慎地控制着这股能量,不敢大意分毫,他的玄气中附加着天璇星珠的星火之力,炙热无比,这原本是好事,如此一来便可凭借着星火使内丹的炼制更加纯粹。

    但对于古逸轩而言反而徒增了难度,使他对玄气的把控更加困难了。

    少年白皙的面孔因鼎内炙热的温度散发着潮红,他的左手在空中游走,举手之间宛如作画,细细控制着体内玄脉,竟在不知不觉间额头浸满了汗水。

    那缕黑色的烟雾逐渐变得细长,近而断断续续,少年不急,只等它彻底消失后,右手紧接而起,两株活血草飘然落入鼎内,就在同一刹那,鼎内凌厉的罡风突然骤变,仿佛从一个粗糙的汉子变为了温柔的小姑娘,小心呵护温存着那一抹翠绿。

    活血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溶着,逐渐变为几滴翠绿的液体,最后竟化为一缕纤长的能量,与赤红色玄气渐渐相融。

    到了此刻,古逸轩心中大喜,不过也就片刻他就将这种想法压制下来,他知道此刻才是炼制活血散最为关键的地方,两股能量岂能轻易相融?

    翠绿色渐渐贴向赤红色,渐有隐入之意,少年随之眉头紧蹙,双目凝视,汗水自额头滑落滴入眼中,一股酸涩之感伴随着血丝攀爬而起,少年不敢有丝毫分神。

    嘭,一声闷响,鼎内内丹瞬间变为黑色粉末,那两股赤绿的能量也随之消散在空气中,化为虚无。

    少年猛然间无力地靠在石壁上,大口地喘着粗气,看着面前那座金色大鼎苦笑着摇头。

    尽管他如此谨慎,却还是失败了,两股不同的能量相融本来就伴随着困难和危险,所以少年心中虽然尽是落寞却始终未有放弃的想法。

    稳了稳心神,他的手再次在空中游走起来,这次比起之前熟练了许多,金色鼎炉骤然显现,鼎炉内罡风阵阵,剔除着内丹里面的杂质,古逸轩伺机将两株活血草投入其中,那股翠绿的能量再次显现,与赤红色玄气缠绕在一起。

    少年依旧如之前沉稳,看着渐融的两股能量,他缓缓闭上了眼睛,虽然眼前一片漆黑,心中却如光亮一般,赤红和翠绿宛如两只精灵一般相互缠绕盘旋,玩闹的不亦乐乎,许久之后,精灵似乎累了,竟然渐渐融合在了一起。

    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瞬间充满整座洞穴,古逸轩欣喜地睁开眼睛,看着金色鼎炉内堆放的那团红色粉末,正散发着蓬勃的能量。

    少年连忙将之谨慎地收起,拿在面前细细观看,之前他便在拍卖阁打量过活血散,眼前这团小小粉末的颜色无论如何看起来也要比那些纯粹一些,其中散发出来的能量也更加澎湃一些。

    想必是天璇星珠的原因,少年这般想着,又继续着手炼制起来,所谓熟能生巧,自己手中有着大量的材料,岂能够就这样浪费了?

    山洞外面兽声嘶叫昼夜不停,狂风更是起而又止,这一旦入定,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直到手中所有的材料全部炼制完毕,他才起身活动活动筋骨,出了山洞。

    温煦的阳光铺面,驱散掉少年体内的寒气,古逸轩向前奋力一跃,落在一块碎石上,转而脚尖轻点,身如飘叶般轻盈,如此这般消失在了试炼山脉之中。

    他没有第一时间返回阁中,而是先去坊街看了看,对于白羽阁所属的商铺他心里还算清楚,如此查看了一番,竟发现大部分已经关了店门,偶有一两家经营的,也不过是在苟延残喘。

    “看来楚家还真是下了狠手段。”他冷笑几声不作逗留,转身向白羽阁方向走去。

    近段时间,白羽阁还算强硬,虽然商业受到了楚家无情的打压,但它毕竟还是属于修炼一派,倒是不尽是一蹶不振,只是虽然朝气如同往日,却也在其中参杂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悲凉。

    少年踏门而入径直走向正厅,那里不仅姜门天坐在首位愁眉不展,下方依次排座的诸位店铺总管更是苦口难言。

    “阁主。”突然有人站了起来:“我在阁主的护佑下也已经有了数载时间,期间也对白羽阁纳过不少俸禄…”

    说到这里,那人停了下来似乎不忍说出口,古逸轩听在耳中早已知道了他的想法,心中冷冷哼叹,并不打算作声。

    那人又道:“做出这样的决定实属无奈,还请阁主不要怪罪。”

    说着,那人竟拂袖而去,观其神色匆忙脚步匆匆的样子,怕是去找楚家商谈去了。

    这人走后,古逸轩才发现,如今在座的人数竟然比他之前离开时少了半数有余,而且留下的居然还都是药材铺总管,想必心中还是始终放不下活血散。

    面对刚刚那人的说辞,姜门天似有无数的话却也说不出口,自己有诺在先却没有应诺,也怪不得别人离开。

    “还有没有谁准备离开?”

    一道冷峻的声音宛如利剑,刺破房间中诡异的安静,使人不禁一震。

    众人纷纷抬头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一道单薄的身影正站在门外目光烁烁地看着在座的诸位,眼神毫不避讳。

    姜门天大喜,本是想要起身相迎,可想了想最终还是坐了下来,脸上又浮起一抹失望,他正与在座的诸位有着相同的想法,当初竟把希望寄托在年仅十三岁的少年身上,是否太过草率了一些。

    “逸轩。”姜门天打起精神:“你师父…”

    古逸轩进门入座,没有回答姜门天的问题,继续打量着这些药铺总管,片刻后才开口。

    “白羽阁承蒙诸位多年来的纳奉,但也为诸位提供了诸多庇护,让大家做着随心而欲的买卖,于此而言,我们互不相欠。”古逸轩没有停顿,继续道:“如果此刻还有人离开,白羽阁自然不会阻拦。”

    少年话罢,没有继续开口的意思,可这番话顿时让他们议论纷纷,古逸轩看似做出的让步,终于触动了他们近日里紧绷的神经,虽然并没有人提出离开,想来也是心有所想。

    姜门天闻言心中大惊,他不知道为什么古逸轩一回来便说出这样的话,白羽阁可全部指着这些店铺总管养活,如果全部离开,岂不是断了收入来源?

    随后,他附在少年耳畔,以极小的声音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阁主大人没有想过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产业吗?”

    古逸轩声音不小,没有回避之意,在座的各位可是听得清清楚楚,骤然,众人脸上浮现出不同的表情,有惊讶,有嘲讽,有惊恐,有迷茫。

    姜门天脸色更是青黄不接,他怎么会不奢望有独属于白羽阁的产业,只是阁内并无人精通商业之道,又如何谈,何况古逸轩刚刚的话可谓是将众人全部得罪了,无疑是断了自己的后路,白羽阁又怎么能独自翻身?

    “不知道这位小友是什么意思?”一位中年商人率先开口,看他的样子还算沉得住气,不像其他人那般暴躁。

    “我的意思很简单。”话已至此,古逸轩也不打算再卖关子了。

    “白羽阁想要独属于自己的产业,所以今日想要改一改与各位的合作方式,希望诸位能够考虑加入白羽阁,成为白羽阁的一份子。”

    此话一出,顿时暴怒连连,诸位总管纷纷拍桌而起,这难道是要将他们吞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