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魏老到来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9本章字数:3190字

    他们之所以甘心等到现在,全然是为了之前少年口中的活血散,所以如今大部分留下的都是药材铺的总管,不过却没有想到苦苦等来的居然是这么一个消息。

    当然古逸轩也是有着自己打算,白羽阁势力算不上强横,也可以在周围几座城镇中稳住阵脚,只是商业却是最大的短板,如今面对楚家的打压绝对算得上一次良机,趁机选出独属于自己的稳固势力,从而建立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以免以后这种受制于人的局面再次出现。

    在座的人不明白这位白羽阁的少年为什么会有这种天真的想法,并不多久,众人脸上的神色便从刚刚的愤怒变为讥笑。

    “或许你并不清楚我们几位在松风镇的地位。”又是那位中年人冷冷开口。

    不过他这句话并非狂妄,以至于姜门天都苦笑着点点头,如今的事情被少年处理到这种程度,这位阁主大人期盼着少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如今白羽阁与各位总管的关系可谓尴尬,楚家的手段就像一把刀一般插在两者中间,少年现在做的并非拔出,而是拿刀在伤口不停地绞弄。

    古逸轩看着强作镇定的几位总管,从容淡定,举止之间好像并没有意识到刚刚所说之言的严重性,不过他心中当然明白,此刻在座的算是聚集了松风镇药材行业的半壁江山,分量不可谓不重。

    “小兄弟有什么想法不如直接说出来。”

    这次说话的是药材铺刘老板,此刻他苍老垂暮,本就年事已高,再次遭遇商业的巨变,宛如随时将要熄灭的烛火一般,但心性却依旧那般坚定,也是在诸位之中最为能沉得住气。

    “自从白羽阁建阁之初,我们便始终跟随姜门天阁主,也已经算得上风风雨雨,可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说动的。”刘老板继续开口:“既然小兄弟有更加稳妥的合作方式,先不论是谁的主意,只要合适我们当然可以商榷。”

    古逸轩点点头,心中暗赞,刘总管不愧是松风镇药材行业的巨擘,如此见地,当真不是其他人所能比拟。

    刘总管这一开口,同样一直被蒙在鼓里的姜门天也瞬间来了精神,目光炯炯地盯着身侧的少年。

    “大家或许都知道如今白羽阁建立的地方乃是当初看中的第二块土地,那第一块土地虽然隶属白羽阁,却一直荒废着。”少年看着姜门天,道:“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姜门天点点头,当初建阁前他的确在城东位置看中一块土地,想要建造白羽阁,但是却意外得知城镇中部偏西的地方有一块绝佳的地方想要出售,即便价格极为高昂,姜门天还是没有任何犹豫就买了下来,以至于城东位置的土地便荒废下来。

    不过,这件事情松风镇的每位百姓都知道的清清楚楚,那片土地虽然也有人想要从白羽阁手中买下,但都被姜门天拒绝了,此刻也便一直荒废着。

    “那片地方距离坊街不远,仅有两路之隔,全然呈现分庭抗礼之势,诸位皆是松风镇药材行业的巨擘,晚辈岂会不知?”古逸轩眼眉一挑,继续道:“楚家虽然不能控制易市,但在坊街的势力可谓极大,我们不仅在财政上会受到楚家胁迫,就算有白羽阁坐镇,怕也会有疏漏,便宜了故意滋事者。”

    众人分析着少年所说之言,微微点头。

    “诸位常年在白羽阁庇护下经营,看似大家站在一条船上,实则在某种程度上已然存在竞争,暗中分散流失的利益诸位怕是心里清楚。”

    被古逸轩这么一说,在座的诸位无一不是冷汗连连,他们的确为了利益做过一些苟且之事,本以为偷偷摸摸,却不料被眼前这位仅十几岁的少年看得清清楚楚。

    “我的意见便是,诸位拿出相应银币按比例进行入注建立百草阁。”

    “百草阁?”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少年口中所说的究竟是什么。

    “白羽阁拿出城东的土地建立百草阁,诸位可以按照自己的财力入注,届时也将按照入注比例获取相应分成。”少年耐心解释:“百草阁将会设立长老会,诸位便是长老会成员,按照入注比例分有不同程度的管理权。”

    大家细心揣摩着古逸轩的意图,没有立刻作出响应,任凭少年继续开口。

    “我想,对于药草恐怕没有人会比你们更加熟悉,对于如何管理运营,诸位乃是经商数十载的总管,应该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可是这样做,我们有什么好处?”那位中年人开口:“我们是商人,应该是以利益为驱使的。”

    “你们心中应该清楚,松风镇商业乃是楚家一家独大,任你们谁都没有资格与其抗衡,虽然坊街依旧风和日丽,但大家的处境却在逐渐惨淡,虽然白羽阁可以保你们免受骚扰,但经营之道却只能你们自己拿捏。”

    姜门天看着少年侃侃而谈,逐渐从刚刚的担忧转而面露喜色,作壁上观看着他与诸位商铺总管的对峙。

    “所以,若要抗衡楚家必须合而击之,以前,白羽阁势力微弱,诸位也经营着一家小小店铺,楚家自然不会做什么,可如今诸位逐渐变得强大,你们这股势力俨然已经快要对楚家构成威胁,他们必然会出手对付,但如果我们继续各自为营,势必要被其吞并。”

    “只是,此时此刻才想起投靠楚家或等待被其吞并,大家以为会得到什么境遇?”古逸轩嘴角噙有一抹笑容,蕴含冰冷之意:“刚刚我所给大家提供的选择,实则已经是你们最后的退路了。”

    “至于刚刚朱老板询问的好处…”古逸轩看着那位中年人,道:“经营的本质无非取财,如此不就够了吗?”

    整整一席话说完,古逸轩没有继续开口,今日提出的这个问题并非他一时心血来潮,而是在楚家刚刚动了心思时他便开始琢磨,故此才在拍卖阁询问魏老是否有合作意向。

    对于这个举动古逸轩并没有把握,他自己和白羽阁并没有能力得到拍卖阁的青睐,但未必他背后那位‘师父’没有,所以他便要赌上一赌,若是输了,他自然会有后手,若是赌赢了,定会给楚家带来难以想象的打击。

    少年从容地坐在凳子上看着诸位药材店铺总管的表情和窃窃私语,心中也并未有完全的把握。

    “小兄弟刚刚也说过,经营的本质无非取财,只要赚钱即可,只是如今我们仓库已空,货源被断,即便成立了你口中的百草阁又能怎样,岂不是成了空谈?”

    对于他们而言这便是问题的根本,然而对于古逸轩来说却根本不算什么,他静静摩挲着空间戒,里面百份活血散静静存放在那里。

    他停顿了片刻刚想开口说话,突然见到一名白羽阁弟子从外面匆匆跑了进来,神色异常紧张。

    “怎么回事?”姜门天兀然起身,以为出了大的麻烦。

    “阁主大人,拍…拍卖…”那位弟子结结巴巴:“拍卖阁有位老者前来拜访。”

    “老者?”姜门天虽然经常光顾拍卖阁,但所交不深,不太了解:“哪位老者?”

    古逸轩闻言精神一震,想必一定是魏老为了那日自己所说的话而来,当下不等回复便起身出了厅门,前去外面迎接。

    “魏老有事情吩咐便可,晚辈自然前去拜会,何必亲自前来?”古逸轩尊敬失礼。

    魏老含笑无意间摆摆手,道:“无妨无妨,权当是活动活动筋骨。”

    谈话间,少年便将魏老引进了屋内并对双方做了介绍,在座诸位听闻魏老的身份更是尊敬连连。

    姜门天自然是更加恭敬,无论是实力还是财力,拍卖阁都宛如巨擘般的存在,令他必须如此,只是却心生疑惑,为何拍卖阁如此身份的人居然会亲自到白羽阁来。

    落座,魏老扫视着众人,最后把目光放在古逸轩身上,眼睛微眯。

    “小友临走时所问的问题,我已经深思熟虑过。”

    “我知道魏老前来定是给我一个答复,所以不知今日可否回答晚辈,拍卖阁在水云镇中的商业实力究竟如何?”

    众人面面相觑,饶是姜门天在内都不知道两人在谈论什么,却也知道不容插口便只能缄口不语。

    “拍卖阁在坊街以及周遭城镇中的影响力想必大家心里清楚,但由于所涉极广,单独在某个城镇中的实力不免受到削弱,可即便如此也不是随随便便认人拿捏的。”

    魏老看着古逸轩,深邃的眼眸似乎将之看透一般:“你应该知道我今日前来便象征着已经答应了你的建议,所以不妨说一说合作的事情了。”

    合作?!

    此话从魏老口中说出的力量不可谓不大,众人呆若木鸡,怪不得少年今日态度会如此强硬,原来是跟拍卖阁有了合作,遂纷纷转头看向姜门天,眼中似有责备之意,怪他没有提前说明。

    而作为一阁之主的姜门天更是以为自己听错了,但看到大家与他相同的表情,才知道这便是事实,可眼前这位少年究竟有什么能量,居然可以让魏老亲自前来白羽阁谈合作!

    对于此,少年并没有开口,意念转动之间,百份活血散瞬间堆满了众人围坐的桌子。

    看着这满满一堆活血散,在座所有人都仿佛受到了晴天霹雳一般,于此,饶是魏老都挑了挑眼皮,看待少年的眼神更加坚定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