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交易达成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9本章字数:3212字

    古逸轩噙笑,似乎对这些人的反应非常满意,他想要的就是这样,只有他们越加震撼,他才越是可以占据有利位置。

    而所有人表现出来震惊无比的表情,足以证明这场谈话他已经取得了胜利,包括面对拍卖阁。

    “师父听闻阁内受到楚家的打压,所以在闲时炼制了这些活血散,此处足足百份有余,也不知道够不够。”

    说话间,少年看向在座的众人,魏老毕竟是见多识广,饶是心中再过震撼,依旧尽力表现出波澜不惊的状态,反之那些药材铺总管倒是尽显失态,眼中射出精芒阵阵,不住地点头。

    “够了够了。”朱老板失神地说道:“若真的成立百草阁,单凭这百余份活血散便已经足够东山再起了,而有了这些东西,我也有足够的把握去说服上游的那些药材商,绝对毫无问题。”

    随着朱老板的开口,同样许多总管渐渐从刚才的失态中回过神来,举止神态再也没有了刚刚那般死寂,反而冷汗连连,暗自庆幸刚刚没有意气用事选择拍案离开。

    “楚家商业实力雄厚,全是因为涉猎广泛,百姓所需物品楚家应有尽有,但某些珍贵物品,比如活血散等他们也未必能有几份,我也曾在楚家药草铺见过,他们所售卖的活血散,质地比起这些可是差了何止一个层次,就不要再说更加高级的凝血丹了。”

    魏老听闻点点头,刚才这位刘老板所言不差,此处桌上摆放的活血散质地纯粹堪称上乘,饶是拍卖阁内所售卖的都未必能有这些效果显卓,当下对古逸轩身后那位神秘的师父,更是好奇。

    “所以,听闻刘老板和朱老板的意思,是同意建立百草阁了?”

    “自然同意。”刘老板率先开口,也没有了刚刚那般颓废:“若得姜阁主和小兄弟信任,虽不能在服饰,食材等方面力抗楚家,但在药材方面,如果阁主让我们几位打理百草阁,定会让楚家好看!”

    话到最后,刘老板气势陡盛,感染地周围几位药材铺总管连声附和。

    古逸轩点点头,这正是他要的结果,不过他并没有因为众人表现出来的坚定和忠心而乱了分寸,反而更加沉着。

    “既然白羽阁已经做出了态势,想必大家也要拿出一些诚意才好。”古逸轩目光如炬,扫视着众人:“若是空口白话,怎么让人相信?”

    “那是自然。”朱老板豪气起身,拍着桌子喊道:“我愿意将药草堂所有收入贡献给白羽阁,任凭调遣。”

    他此话一处,包括刘老板在内全部跟着附和起来,生怕说得晚了会被大家抛弃一般。

    唯独魏老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发生的一切,心中对古逸轩的手段暗暗佩服,任凭随意几句话便将诸位纵横商界数十载的人物收之麾下,不过虽然他看得明白,却并未开口,因为他知道,白羽阁和拍卖阁之间的谈判并未开始。

    所以他在静静地等待着古逸轩处理完眼前的事情。

    “白羽阁并非楚家那般强取豪夺,要你们的银币做什么?”古逸轩皱着眉头,不顾转而舒展而开:“有你们这句话便也足够了,我之前曾说,白羽阁会拿出城东的土地来建造百草阁,此后每年所得营收,白羽阁要占到百分之二十,相应地自然会保护百草阁的安全,至于剩下的百分之八十,便要按照你们入注的比例划分了。”

    少年看着面色严肃的诸位,道:“应该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有问题,白羽阁不擅长经营之道,这却是我们最擅长的。”朱老板带头说道:“当然不会负了姜阁主厚望。”

    若说全然凭借少年的单薄之词便将这些人说服,那是开玩笑,还不是凭借这满桌的活血散,或许这样说也不合适,凭借的或许是古逸轩背后那位根本不存在的‘师父’。

    姜门天起身,恭敬地说道:“今天便谈到这里,我稍后便派管家前去拜访商谈后面的事情,此事宜早不宜晚,还需早日定夺。”

    众人起身纷纷点头,言语间已经听出姜门天的逐客之意,心中暗想或许白羽阁要与拍卖阁商谈合作之事不想外人听到,心中也不恼怒,便顺着这位阁主的话转身出了门。

    虽然众人对白羽阁与拍卖阁两者之间的谈判内容甚感好奇,却也没人如此不识趣,总之不管是什么,既然白羽阁攀上了拍卖阁,便又多了一层保障,如此是对大家都有利的事情,大家都是精明之人,不该知道的事情他们即便想知道,还是可以克制住的。

    正厅内如今只有姜门天,古逸轩,以及魏老和随他而来的侍从。

    魏老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位年龄不大的少年,越看表情中流露出的喜悦之色越浓。

    姜门天却没有察觉到这些,自顾将自己心中的疑虑问了出来:“你刚刚说白羽阁分到百分之二十,是不是太少了些,毕竟阁内每年的支出不是小数目。”

    谁知古逸轩还没有说话,魏老却先开了口。

    “姜阁主不用担心,难道你信不过百草阁吗?”老者捋着胡须,含笑道:“我可是信心满满的。”

    姜门天一愣,突然意识到当着魏老的面谈论这种问题并不合适,况且自己刚刚询问的问题太过幼稚一些,反而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

    “接下来可以谈一谈我们之间的合作了。”魏老转向古逸轩:“听听你如何剥削压榨拍卖阁的利润。”

    古逸轩苦苦一笑,他当然知道魏老是开玩笑,随即开口道:“晚辈怎么敢压榨拍卖阁的利润,刚刚的提议对于他们来说可谓是有天大的利润,魏老应该比晚辈更加清楚。”

    魏老点点头,渐渐收起笑容,严肃道:“谈谈吧。”

    古逸轩开口,不卑不亢,全然恢复刚刚那般从容:“拍卖阁涉猎之广不是楚家所能比拟,白羽阁自然还是要从药草方面入手合作。”

    “晚辈的确有个想法,希望魏老可以考虑一二。”他继续说道:“如果我说,我要拿下拍卖阁药草方面的经营权,不知道魏老持什么态度。”

    他之前并不是这样的想法,他本想借助背后那位并不存在的‘师父’,请求拍卖阁在水云镇以及周遭城镇帮忙减轻坊街药草铺的货源压力,再加上自己手中的活血散,对抗楚家想来没有问题。

    只是事到如今,即便是他都没有想到百草阁的计划如此顺利,甚至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期,于是他神识一转便有了刚刚说出的想法。

    他也不知道这样的提议是否有些狮子大开口,毕竟凭借这百份质量上乘的活血散虽然可以打动拍卖阁,但想要拿下药草的经营权还是有些困难的。

    果然,听完古逸轩的想法,魏老眉头瞬间紧皱,脸上也是蕴含怒意;姜门天左右打探着他的脸色,心中责怪古逸轩的提议是否太过分了一些。

    不过随后,魏老的表情逐渐沉淀下来,再次恢复了刚刚的古井无波。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魏老语气平淡:“拿下拍卖阁药草的经营权,意味着拍卖阁后续的所有药草售卖全权交由百草阁负责,你的想法未免太胆大了。”

    “魏老心中其实是非常清楚的,就不用晚辈更加说明了吧?”古逸轩趁机开口,道:“所得利润拍卖阁可占六成。”

    “你知道我的想法?”魏老的确惊讶,这位少年居然会把他看穿。

    “晚辈自然不能看透魏老的想法,却知道与晚辈想到了一块。”眼看魏老并无怒意,古逸轩进而说道:“拍卖阁虽实力强横,只是因为涉猎广泛,若单独拿出某个产业而论,或许并非令人忌惮,这一点魏老心中清楚。”

    老者没有任何反应,双眼虽然微眯,但光芒更甚。

    “既然如此,拍卖阁何不借用百草阁的所长,来进一步增强自己的实力呢?”

    魏老是何等的精明,他转瞬便明白了古逸轩话中的意思,只是稍稍品一品,确实如这位少年所说,并无不妥之处,虽然看似将拍卖阁中药草的售卖权交给了百草阁,但逐渐壮大的百草阁所能创造的营收绝对要比拍卖阁独自经营要高处许多。

    因为拍卖阁所涉猎数十类产业,顾及到药草类的精力也是极其有限的,何况,白羽阁乃至百草阁并非楚家那等野心之辈,与之相较也相对安心一些。

    “不得不说你的言论非常有说服力。”魏老摇了摇头:“希望你能做到像你说的这般,否则我也不好向南阁主交代。”

    “晚辈怎么会让魏老为难呢?”古逸轩起身恭敬行礼,言语虽然平淡,表情却流露出得意与自信的神色。

    魏老本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如今已经谈妥,自然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古逸轩可谓为他画了一张大饼,不过这张大饼却值得他去冒险,尽管他知道拍卖阁所要付出的远比古逸轩所说的要多。

    不仅是因为将来百草阁所带来的收益,更是为了卖给少年背后那位神秘师父一个人情。

    恭送魏老走后,古逸轩终于松了口气,他静静地依靠在凳子上喘着粗气,如此这番谈论丝毫不比三阁试炼来得轻松,不过总算是谈妥了。

    姜门天看着少年,眼中神色复杂,今日发生的事情令他有千言万语想要表达,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相反少年露出解脱般的笑容,口中言语轻淡而坚定:“接下来,便让楚家看看白羽阁的报复究竟有多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