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百草阁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9本章字数:3171字

    白羽阁管家与朱、刘等众人药材铺总管的行事速度比古逸轩想象的要快出许多,或许是早已被逼到了油枯灯灭的地步,没有人愿意继续这么耗下去。

    按照约定,白羽阁将城东那块近乎废弃的土地拿了出来,准备将其建造成一座五层阁宇,取名百草阁;几位药材铺总管则开始准备将自己的产业在坊街逐步退出,拿出大量资金转移至其中。

    因为早先城东的土地已经被白羽阁建造好了雏形,只是后来发现了更好的土地位置不得不放弃,如今重新启用只需要精心修葺便可,如此一来速度倒也不慢。

    关于修葺百草阁的事情,朱、刘两位药草铺总管就交付给了其他人去做,而他们两人则去了坊街以及水云镇、破元镇和天泉镇等周围稍大些的城镇,企图将上游货源重新拉拢到自己手中。

    两人已经经商数十载,深谙其中之道,再因为拿着古逸轩赠与的两份活血散,这足以打动某些利益为先的商铺,百草阁的建立对他们而言并没有坏处,反而有天大的好处,所以他们自然没有必要再与其作对。

    之前受到楚家蛊惑断了他们的货源,因为楚家强横的实力,或者曾经受惠于楚家不得已而为之,如今情意已还当然没有持续下去的必要。

    他们心里也清楚,倘若白羽阁及其下属的商业势力轻易被打压下去,甚至从此一蹶不振倒也没有什么,他们依旧会将这种打压的局势维持下去,毕竟在商界,况且还是在楚家周围,讨好楚家当然是没有错误的。

    可是如今百草阁成立在即,且不说在药草方面实力的强横程度,单单那些活血散便足以让从刀口上舔血的猎人小队趋之若鹜,若价格适中,松风镇会成为猎人小队的天堂绝不为过。

    毕竟如此大量的活血散并不是每个势力都可以拿的出来的,况且,百草阁背后似乎还有一位神秘的丹师相助,如此而言,哪位愿意轻易得罪呢?

    在朱、刘两位老板不断地游说下,与楚家关系薄弱的稍微偏远的药草商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与百草阁之间的合作,至于像水云镇,破元镇和天泉镇等与楚家关系紧密的城镇,并没有因为两人的只言片语便立刻表态。

    不过这一切还都在古逸轩的考虑之内,令人可喜的是,至少现在已经有了不少商家愿意与百草阁合作,虽然地势偏远,却不失为一条道路。

    上面提到的三座城镇根本不会轻易地答应与百草阁的合作,虽然楚家在商界的势力并没有强横的过分,但这点能力还是有的。

    水云镇因为与拍卖阁同处一座城镇,拍卖阁也私下同意了与白羽阁合作,至少也会在暗中出手相助,水云阁的甘秉泽与几位商业赫赫有名的人物如此聪明怎么会看不出风向,虽然不至于瞬间倒戈示好,却也有所松动,让白羽阁和百草阁看到了希望。

    天泉镇本来就是周边势力中最为富裕的城镇,楚家虽然与其有大量的交易往来,却绝非如控制松风镇坊街那般处于超然地位,相反,甚至还有些受制于人,只是碍于如此多年的交情,天泉镇诸位才并没有第一时间翻脸倒戈而已。

    破元阁倒是意外的坚定,这一点并没有脱离古逸轩的猜测,破元阁刚刚得罪了冰玄者,虽然易少凡并没有第一时间报复,但他一向言出必行,所以这件事情始终像一根刺一般扎在破元阁主杜子仁心上,如此关键时刻,当然要紧紧保住楚家这棵巨树多多赚取些银币,省的冰玄者他日真的登门‘拜访’时受制于人,落下话柄。

    朱、刘两位老板坐在木凳上,姜门天坐在两人对面,身旁则是古逸轩,三人稍作对视又将目光看向此处少年。

    他们心里清楚,虽然百草阁交由刘老板和朱老板经营,身后又有一位白羽阁主姜门天,两者一方出钱一方出地,但实际的主事人却是这位年仅十三岁的少年。

    如今百草阁进行地如火如荼,当然全是因为那百份活血散以及少年背后的神秘师父,如果将他老人家讨好,说不定再赏百颗丹药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再说了,两位老板虽然深通经营之道,但在某些问题上少年给出的结论却剑走偏锋,往往能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如今百草阁已经修葺完成,诸位药草铺老板也已经完全从坊街退出正式搬入了百草阁,偏远城镇的药草商已经开始供给货源,所有的一切按部就班,只是眼下这三座最重要的城镇却…”

    “水云镇的甘秉泽本来就是见风使舵之辈,他会倒向我们是必然的事情,因为他知道如今凭借水云阁甚至算上破元阁都不可能对我们造成威胁,如此他绝对不会再冒然得罪我们;天泉镇在与楚家的交易中始终占有主动地位,没有立刻倒向我们完全是因为与楚家多年的合作交情,无论是我们还是天泉镇富商现在需要的只是时间,时间一到,自然水到渠成。”

    说完这些,古逸轩顿了顿,眼神微眯,语气森然:“至于破元阁,究竟会不会倒向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百草阁成立的消息虽然早已不胫而走,当真的坐落在松风镇城东之地的时候,还是让人惊叹连连,如此一座庞然大物定然会改变松风镇的格局。

    当然,城镇里面不乏有眼光者,连忙使用手段将百草阁附近的土地购买下来,建造成了酒馆客栈一类供人休憩的地方;前来百草阁的定然以猎人居多,所以带动酒馆客栈的发展则是必然的事情。

    全权接过拍卖阁在其它城镇的药草售卖事宜并非眼前需要做的事情,百草阁成立之处尚不能步伐太快,所以趁此空隙古逸轩倒是有了几天难得的空隙。

    与之相反,姜门天和刘老板,朱老板三人倒是忙成了一团,大量的药草入驻百草阁使其发展的势头比起预料的还要凶猛,甚至有些规模不大的药草商为了讨好百草阁竟然免费提供药草,待售卖得了利润再分成也没问题。

    百草阁除了坊街中流通的普通药草全部齐全外,主打便以活血散和活血液为主。

    其实在药草行当并没有活血液这种药品出售,这不过是古逸轩突然奇想出来的而已,他将活血草单独放在鼎炉中炼烧,待其形成翠绿色液体便将其盛放入器皿之中。

    为此他还特意找过一位猎人实验,效果虽然不比活血散,却比活血草强出太多。

    果然,猎人听闻松风镇刚刚成立的百草阁有活血散出售,甚至还有价格便宜效果神奇的活血液,便以哄抢之势前往,这种情况使得饶是刘老板这等经验丰富的人物都有些应接不暇,头疼不已,不得不招募更多的伙计进行打理。

    众人也在难得的闲暇空隙,越加对少年钦佩不已。

    松风镇偏北位置有一座府邸,雍容厚重,气势规模并不比白羽阁差之分毫,正门上方牌匾处刻有楚府两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议事厅内,一名看似瘦弱精明的中年人不住地焦急踱步,四周散座的几位面孔也露出无奈之色,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在一夜之间发展成这个样子。

    “百草阁?”瘦弱精明的中年男子乃是楚家家主,他语气有些阴冷地说道:“就是那几位不入流的药草铺老板承建的?”

    “不错,就是他们几个,身后还有白羽阁的支持。”一人连忙回答。

    “哼,白羽阁内所有人不过莽夫而已,他们支不支持又有何妨?”楚文厉声色俱厉,道:“我倒是疑惑百草阁内大量的活血散是怎么来的,要知道如果没有丹师或者顶级药师相助,想要稳定地得到如此大量的活血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况且,如今水云阁的态度也变得比以往暧昧,甚至就连拍卖阁也开始在与我们楚家的合作中变得异常强硬。”

    “难道水云阁和拍卖阁同时倒向了百草阁?”又有人提出疑惑。

    “水云阁与白羽阁势同水火,拍卖阁更是实力超然,白羽阁和百草阁想要拉拢这两方应该不会太过容易,只是,天泉镇的诸多势力倒向百草阁倒是情理之中,那些本来就是唯利是图的人,不足惊奇。”楚文厉缓缓道。

    “百草阁的建立宛如一阵烈火,突然间便已经形成如此态势,如今想要扑灭恐怕不太容易。”

    一人附和道:“是啊,若他们售卖的只是普通药草,我们丝毫不惧,像那种临时组成的松散联盟想要击垮的确非常容易,他们手中可是有着底牌的,我们根本就无法撼动分毫啊。”

    的确,活血散与活血液是百草阁强有力的竞争手段,如此带动其它药草的售卖更是轻松,再加上如今周围已经成型的商业圈,更是让猎人形成了依赖,想要将之撼动确实难上加难。

    就在众人愁眉不展的时候,议事厅的房门被人悄然推开,踏门而入的是一位绝佳俏公子,看模样应该是在二十岁左右,虽然他看似翩翩儒雅,但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把利剑,并不容人接近分毫。

    “楚叔叔。”少年恭敬行礼。

    楚文厉见到来人心中大喜,连忙亲自上前迎接,道:“天儿一路劳累,辛苦了。”

    “不辛苦,听闻叔叔家中有变,凌天特地赶来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