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八脉归一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9本章字数:3221字

    少年一袭白衣锦袍,背生双翼飘然凌空,俊俏的容颜使人惊叹的同时不免心生敬畏之情。

    “百草阁的阁主是哪位?”

    少年的到来使得周围闲来无事的好事猎人纷纷围了过来,他们望着天空指指点点,口中议论纷纷,古逸轩和魏老两人同样站在百草阁门外,心中不免被这强横的少年所惊。

    比起古逸轩,他或许要年长十岁左右,但散发出来的气势就算相较三阁阁主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此少年不应该是籍籍无名之辈,但古逸轩似乎并未听说过有这样的存在。

    他看了看魏老,老者似乎读懂了他心中所想,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心想恐怕今天的事情不易解决。

    对此,古逸轩心中除了感慨少年的强横实力外,并没有太多吃惊,百草阁声势浩大,发展迅速,本就是抢了别人的买卖,暗中树立起许多潜在的强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值得大惊小怪,只是古逸轩没有想到这一天到来的确实是快了一些。

    当然,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将拍卖阁拉拢在一起的原因,拍卖阁的巨大市场自然令古逸轩垂涎,但其令人胆寒的实力同样让他心动。

    何况,古逸轩本来就不打算将百草阁局限于松风镇内,以后肯定会将触角延伸至水云阁以及更远的地方,如此难免会动了拍卖阁的利益,反而为自己树立了一个强敌,倒不如先把它拉拢到自己阵营,两全其美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魏老无奈地看着古逸轩,此刻也幡然醒悟过来,完全一副上了贼船的表情,少年却报以歉意的微笑。

    “我便是百草阁主。”

    古逸轩说话间,听闻此事的两位阁内管事匆匆赶来少年身旁,想要询问却没有开口,便是直勾勾地盯着天空那道白色身影,满脸如临大敌的模样。

    “百草阁主居然如此年幼,想来必定不凡。”白衣少年凌空傲视,语气中不满嘲讽之意。

    “不知道阁下今日前来所谓何事。”古逸轩从容淡定,那份潇洒丝毫不弱:“若是前来购买百草,何必要作这番姿态?”

    “若要药草,我怎么会来这区区百草阁?”

    此话不假,背生双翼只会在两种情况下发生,一种是融合了某种飞行玄兽的精血,并与之完美融合,就像冰玄者的冰晶之翼那般;不然便是吃了某种丹药,使得玄气化翼,就像魏老这般。

    可无论那种情况,都是寻常人所不能做到的,如此看来,这位白袍少年身份一定不凡。

    魏老当知古逸轩的心思,只是如今上了贼船却也下不去了,当下真玄境后期的气势轰然爆发,玄气罡风逐渐凝形慢慢化作一双硕大的翅膀,拍打之间,身影已向高空掠去。

    白袍少年明显一怔,倒不是因为魏老强横的气势,而是没有想到此处居然会有这般强者坐镇,虽然面前的老者并未认出他来,但他却认出了魏老。

    踏入真玄境后期的强者本就不多,自己不被人所熟知也是因为常年隐蔽在外的缘故,与主持拍卖阁事物的魏老不同。

    心知百草阁与拍卖阁有所关联,白袍少年顿时明白了七七八八,为何百草阁能够突然从楚家以及众多商界势力的打压中扶摇直上,逆势而起,只是若真是这般,今天的事情恐怕真就不好收手了。

    白袍少年自知并不惧怕拍卖阁,只是向他这般年少强横的强者稍微打探便可查出身份,到时候连累的还是楚家,楚家得罪了百草阁自然没有什么,但若是惹得拍卖阁不愉快,问题就不是那么容易解决了。

    只是如今姿态已经做出,骑虎难下,白袍少年心中一横,凌厉开口。

    “前辈应该是拍卖阁魏老先生,这种闲事莫非也要管上一管?”

    “这如何叫作闲事?”魏老像是听到笑话一般:“百草阁的利益与拍卖阁的利益息息相关,我怎么可能作壁上观?”

    “你来必有其用意,难道是想跟老夫交交手吗?”魏老露出难得的狠厉之色,道:“看你天赋卓然,若想在老夫手上讨到好处,怕还是难了一些。”

    话音刚落,魏老的气势骤然凌厉了许多,罡风已然化为实质一般,刺的虚空猎猎作响。

    白袍少年皱起眉头,霸道的气息随后而至,面对魏老竟然丝毫不弱!

    少年的强横还是出乎了魏老的意料,若论玄气的凌厉程度两人怕是不差分毫,但玄气雄厚的程度恐怕少年还要弱上一些。

    两者踏空怒视,气势骇人,饶是散发而出的气场便已经让胆小之辈胆寒。

    突然,两人身影兀然消失,竟是双双化作百道残影,瞬间攻击便有百次,饶是古逸轩如此眼力都竟然看不透分毫。

    空气中闷响声不断,一白一灰两道流光踏空肆意,一时间令人揪心不已,古逸轩虽然心中同样担心,但也知道单单凭借这位少年的强横程度,还不足以将魏老击败。

    果然不多久,两人突然拉开距离,白袍少年身形凌乱,气息虚浮,白衣也有碎裂之处,魏老还好,但同样喘着粗气,不过面色依旧含笑。

    白袍少年扫视着下方的众人,最后将视线停留在古逸轩身上,冷哼一声,踏空而去。

    少年走后,魏老才落至下方,惊叹声不断,少年刚刚展现出来的实力居然并不比他弱上多少,假以时日必定也是一方巨擘。

    不过既然事情以这种形式结束,恐怕以后这类事件应该不会轻易发生,此次白衣少年的前来虽然有凌辱之意,却试探之意居多,如此一闹,众人当然也都知道了百草阁与拍卖阁之间的关系。

    “你刚才所说的猎人工会的事情,我回去后会与阁主商议探讨一番,若想法可行,我会再次派人过来找你。”

    魏老算是给了刚刚古逸轩所提问题一个回复,话中也没有再继续逗留的意思,古逸轩也知道经过如此一战,魏老心中难免会有些想法,也就没有再继续挽留。

    虽然如他所说百草阁在某种程度上会为拍卖阁赚取巨大利润,但拍卖阁也在另一方面被古逸轩当了枪使,若他提前言明魏老或许可以接受,只是如今他心中难免有些别扭。

    送走魏老返回百草阁,古逸轩向朱、刘两位管事做了短暂的交代便匆匆离去。

    今天的事情不可谓在他意料之外,或者说当他提出建立百草阁这个想法时就已经有了这个准备,今晚被这位白衣少年一闹,反而有了震慑之意,想来以后这种事情应该不会再次发生了。

    然而少年之所以如此匆忙离开,是因为他察觉到体内的玄气渐渐有躁动之象,这似乎是突破的前兆,所以他不敢耽搁,连忙裹了一身黑袍出了松风镇向试炼山脉行去。

    黝黑的山洞内仅仅泛着一抹白光,两枚月光石镶嵌在山洞内,所能照射的范围并不宽广。

    少年的肤色被月光石打的异常白皙,青丝与黑暗完全融为一体,单薄的身躯盘坐在那里,双眼紧闭,谨慎地观察着体内的一举一动。

    他之所以如此谨慎,是因为突破到凝脉九重与之前完全不一样,前期八条玄脉长于体内只需要吸收天地之玄气将其打通即可,而到了凝脉九重,体内便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八脉归一,凝成玄窍。

    八脉归一之象乃是凝脉九重的标志,凝成玄窍自然是为了突破到初玄境做准备,而当真正的踏入初玄之境,才算真正的走上修炼之途,但却又有多少人在八脉归一之刻,筋脉尽碎。

    归一便意味着八条玄脉需要尽数重组,这不仅需要凝脉期玄者对玄气极其微妙的控制与深奥的理解,还要能够忍受八脉尽碎之痛,可谓削肉挫骨。

    不过古逸轩早已做好了准备,他对身体的强横程度毫不担心,况且这副身躯还曾被天璇星珠焚烧过,又何惧什么痛苦?

    体内玄脉中玄气躁动之意越发强烈,玄气的窜动速度更是加快了不少,尽管少年有意控制却效果甚微。

    隐隐的疼痛初现,少年皱了皱眉头,心中明白完全是因为玄气流动过快所致,既然不能将其控制下来便只能默默忍受了。

    赤红色的玄气像是火焰一般在玄脉中流淌,温度同样不断攀升着,直到那股熟悉的灼热感重现,古逸轩才惊上心头。

    他连连叫苦,暗暗祈祷圣儒太虚录和天璇星珠此刻千万别再惹出事端,自己就算有数个身体也不够他们折腾的。

    不过显然他心中所盼并没有任何效果,识海中那本古朴苍老的古书静静悬浮在那里,镶嵌其中的唯一一颗星珠越发的璀璨明亮,而随着这种现象的持续,古逸轩深深感觉到体内玄脉中的温度在不断地攀升。

    咻然,一抹刺眼的亮光在识海中爆射而出,照射得山洞霞光阵阵,少年哪里有心思顾及这些,当下咬了咬牙心中一横,大有破釜沉舟之势。

    八条玄脉攒动着赤红色的火苗,里面流窜的玄气也似乎成了火焰,火焰逐渐压缩凝练,最后居然变得如丝线般粗细,但随着这种变化,古逸轩体内的温度却猛然提高了数倍。

    啊!

    一道惨烈的叫声自试炼山脉脚下的神秘山洞传出,声音之大,全然覆盖了金莽虎的啸声,声音之惨,足以让人撕心裂肺!

    “既然如此,那便来吧!”

    少年如被剖心泣血般,怒视着前方无尽的黑暗,那唯一的一抹亮光也终于在他的吼叫声中被黑暗吞噬。

    惨叫在山脉中回荡,终于,八条玄脉尽数断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