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凝血丹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9本章字数:3254字

    尽管洞口被枯枝遮挡的严严实实,阳光还是从仅有的狭小缝隙中钻了进去,零星的阳光打在少年身上,将幽暗的山洞照亮。

    古逸轩静静地躺在那里,呼吸均匀,胸膛有节奏地起伏着,白皙的皮肤被一层污黑的东西所覆盖,细细闻去似乎可以嗅到一股恶臭味。

    纤长的手指轻轻抖动分毫,慢慢地,双腿蜷缩,眉头微皱,似乎也在为这股刺鼻的味道恶心。

    当第一抹阳光打在脸上的时候,古逸轩下意识地眯起双眼,用手指将强光挡住。

    一阵酸痛感袭来,少年缓缓起身舒活着筋骨,于此同时,那贴附在身上乌黑的、散发着刺鼻味道的东西渐渐脱落,原本白皙如玉的皮肤再次显现。

    磅礴的玄气充斥着身体的每个角落,少年心随意动,身体四周罡风阵阵,赤红色的能量散发着灼人的炙热感,饶是古逸轩自己都有些心惊。

    再观体内,一条粗壮的玄脉自丹田升至识海,两侧衍生出来的细脉如同刚刚发芽的树枝一般向外延伸,直到连接着尽头的那个玄窍。

    古逸轩细细数来,体内共有二十一个玄窍,此刻玄窍内空空如也,并无半点玄气,反倒是那条粗壮的玄脉中玄气异常充盈。

    “这便是凝脉九重该有的感觉吗?”古逸轩打探着体内的变化,欣喜万分:“果然不可同日而语。”

    他抬起右手注视着手掌,体内玄气按照圣儒太虚录上面浮现而出的脉络游走,一个金黄色的小小鼎炉便浮现在掌心处,鼎炉内有熊熊赤色罡风燃烧,散发着灼热的温度。

    只等他意念稍动,鼎炉脱离手心迎风暴涨,瞬间悬在空中变得巨大无比。

    “与它的感应也契合了许多。”少年摩挲着下巴,点点头:“只是不知道丹术有没有提高。”

    说着,少年俯身而坐,双眼微眯,双手抬起在空中灵灵跳跃,所过之处丝丝线线,宛若一副优美的画卷一般。

    玄气按照独特而隐晦的路线在体内玄脉中游走,随之金色鼎炉中的火焰也在被逐渐压制凝练,最后竟由熊熊烈火变为如手掌这般大小。

    眼看时机已到,少年意念之间,空间戒光芒一闪,一颗乳白色玄丹和两株红色药草自其中缓缓飘出轻轻落在鼎炉之内。

    乳白色玄丹为一阶玄兽的兽丹,是古逸轩曾经前往拍卖阁时特意买了几颗,红色药草名为凝血草,是一种比活血草还要高级的药草,价格也要贵出许多,但这对于百草阁实际的阁主而言不过是小事一桩。

    玄丹与凝血草落入鼎炉内便被瞬间吞噬,再也不见踪影,古逸轩却丝毫没有慌忙,依旧小心谨慎地控制着赤红色火焰罡风的强度,以不至于瞬间将两样材料烧为灰烬。

    少年的双手在空中不停地跳跃,火焰罡风竟缓缓有一分为二的趋势,左侧能量团中那颗乳白色的玄丹已然变为赤红,其中不乏几缕黑色烟雾飘出,自然便是丹内的杂质。

    右侧能量团中已然看不到凝血草的存在,但似乎有几滴液体悬在团内,愈发的纯净,只是能量团所散发出来的能量与左边的相比怕是弱了一半不止。

    如此这般,少年静静炼化着,一坐便是整整半日,若那千云宗内的二品丹师尚星河在此处,或许会惊讶不已,心思两分,玄丹与药草同时炼化,即便是他如今的境界都不能稳稳操控,何况这位刚刚踏入丹师之道的少年?

    时机渐到,两者皆变得越加纯粹,少年双手轻轻合起,那两团能量也逐渐合二为一重新化为一体。

    古逸轩轻轻睁开眼睛看着鼎炉,那团赤红色的火焰罡风依旧如精灵般调皮地跳跃者,只是能量保持地非常稳定,三滴液体围绕着玄丹不停旋转,跟随着少年意念渐渐隐入其中。

    无论是炼制活血散还是制丹,最为复杂关键的步骤也是最容易失败的地方便是此处,尽管有了炼制活血散那般丰富的经验,他还是不敢大意分毫,他知道炼丹要比炼制活血散困难了不止一点。

    鼎炉内发出滋滋的响声,但是并没有意外发生,少年自然也就没有收手。

    一颗液体隐入丹内,乳白色的玄丹似乎变得有些微红,一股淡淡的药香自其中散发出来,少年大喜,却不敢大意,继续操纵着第二颗液体入丹,虽然过程有些惊险却并未失败。

    此刻,玄丹已经变为粉红色。

    古逸轩不敢怠慢,一鼓作气,他知道自己炼制的可是真真正正的一品丹药凝血丹,如果这枚丹药炼制成功也就意味着他正式踏入一品丹师的行列。

    虽然仅仅一品,也足以成为众多势力哄抢的对象。

    可是,第三滴液体的融合远远不像前两滴那般容易,它刚刚与玄丹接触便发出猛烈地刺耳声,其中还有一股异样的味道传出,古逸轩连忙放开神识将液体与玄丹分开,仔细琢磨着刚刚的操作是否哪里出了问题。

    可思考许久也没有发现差错,便只好再次尝试,结果与刚刚一般无二,如此几次全是这样,少年也没有了办法,只好将金色鼎炉内的火焰罡风散去。

    一枚粉红色的丹药悬在鼎内轻轻旋转,一股悠然药香扑鼻而入,虽然第三颗液体并未融入玄丹,丹效也随之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也绝对比活血散要好出许多。

    将金色鼎炉隐了下去,双手轻轻拖住这枚粉红色丹药,余温还在,少年用心可以体会到里面散发出来的并不磅礴的能量。

    空间戒中一枚净瓶飘出,古逸轩将这枚半成品凝血丹放入其中又重新装回戒指内,起身向山洞外走去。

    果然,一品丹药的炼制不是那么容易的,可这半数的成功已经让他乐不可支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打算炼制成功,之所以尝试炼制不过是因为感到与金色鼎炉之间的感应越发深厚,随意为之罢了。

    古逸轩脸挂笑意穿梭在试炼山脉之中,眼看前方密林渐疏,便调转了方向前往百草阁。

    只是他并未走出几步突然听到一声低沉的怒吼声和一道较弱的哭喊声从右侧不远方传来,于此同时,似乎还有凶兽的声音。

    少年细细分辨,不等多加考虑便急掠而去!

    丛林深处,一名较弱女孩正蹲靠着巨树哭泣,前面是一位铁塔般的中年男人,男人目光凛凛,手持厚重长剑折射出的寒光令人心悸,只不过他身上衣衫尽数破裂,道道爪印中有丝丝鲜血冒出,却依然面无惧色。

    他正前方不远处是一条巨蟒,巨蟒长约八丈,体型如巨树树干一般,在两人面前宛如小型山岳一般遮天蔽日。

    “父亲…”女孩哭诉着,声音断断续续,不停地抽泣。

    “你先跑,我拦住它!”中年男人声音果决,手中长剑向天:“没想到今天会如此倒霉,遇到这个畜生!”

    古逸轩知道这条巨蟒位列一阶玄兽,却不知道它所属什么,因为像这种庞然大物一般都会身居试炼山脉深处,却不知怎么跑到外面来。

    细细想来最近试炼山脉确实古怪,先由从未发生过的百虎追杀,又有试炼场内出现三只玄兽三尾狐,今日这条不知何物的巨蟒居然会出现在这里,竟让人猜测不到试炼山脉究竟发生了什么。

    巨蟒嘴吐獠牙,蛇信嘶嘶,猛然扑向父女两人,空气中似乎还有毒液喷出,可见其恐怖!

    古逸轩再也不能躲在草丛中,体内玄气激荡,轰然爆发,凝脉九重,气势滔天!

    硕大的拳印近乎实质,并不比巨蟒的身躯小了多少,黑影闪过,拳印狠狠砸在巨蟒侧身。

    少年站在父女身前目光冰冷地看着巨蟒,那如山岳般地身躯径自倒地,三人感觉脚下的土地都是抖了三抖。

    不过随后,巨蟒蟒首再次挺立,双目中阴毒之色骤现,就这样盯着三人,但凡玄兽大都稍稍开启了灵智,虽然它气势狠毒但并没有继续上前的打算。

    眼前的少年火焰罡风缠身,凌厉的气势自然让它感觉到有些麻烦,只是即将到口的时候就这样不翼而飞,任谁都是心有不甘,却也只好嘶嘶吐着蛇信不满地盘绕几周,扭动着巨大的身躯离去。

    看到这道身影消失在丛林中,古逸轩也暗中松了口气,这条巨蟒不比那两只三尾狐,如此攻击性极强的一阶玄兽堪比初玄境强者,若它真的发难,古逸轩还真会感到棘手。

    “你们没事吧?”古逸轩回过头,脸上流露出和煦的笑容。

    此刻中年男人已经收起了长剑,他剧烈地喘着粗气,虎口逃生让他感觉身心俱疲,不过还好只是有惊无险,他扭头看看已经停住哭泣的女孩,担忧的心终于放下来。

    “小兄弟,谢谢你。”铁塔般的男人语气也不似刚刚那般硬朗:“我叫冯凯,本来带着女儿来山脉外围打些猎物,却不料遇到这种畜生,还好有小兄弟相助,否则今天恐怕…”

    古逸轩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下去,自己却道:“近段时间以来试炼山脉极为反常,冯大叔最好还是组队前来稳妥一些。”

    说着,他从空间戒拿出刚刚炼制的半成品凝血丹递了过去。

    “这是一枚凝血丹。”古逸轩塞到他手里,又看了看那位娇弱的女孩:“我送你们出去吧,此处想来应该不会再有玄兽出没了。”

    中年男人没有拒绝,毕竟孩子还在他身旁,有这样一位强者保护也是极好的,只是关于凝血丹他倒是推辞了几番,不过最终拗不过古逸轩,还是将之收下。

    少年看着走在前面的两道身影,心中某个地方像是被隐隐被触动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