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霸气威慑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29本章字数:3105字

    松风镇坊街的北侧便是商界巨擘楚家,东方天际泛白,坊街早已经有人打开了商铺开始叫卖,街上行人还并不多却只有一个人最为惹眼。

    那人看样子并不高,身材有些佝偻,一袭黑袍将身子裹的严严实实,从头至脚看不到样子分毫,也只能凭感觉判断出这大概是一位垂暮老人。

    黑袍老人走得并不快,或许是因为佝偻身材的原因,使他每一步看起来都那么吃力,尽管如此他还是坚定地向前走着,步伐间隔不大,节奏相同。

    从远方与天际相交的地方走来,向远方与天际相交的地方而去。

    周边店铺的人与街上的行人似乎被静止了一般,纷纷停下动作注视着这位古怪的老者,直到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才又恢复了买卖。

    楚家的府邸奢华厚重,或许是因为它在松风镇超然的地位,导致人们都离它远远的,始终保持着一颗敬畏之心。

    黑袍老人走到楚家府邸门前停住脚步,抬头望了望正门上方的牌匾,两个大字苍劲有力,刺眼夺目,他转过身上了台阶,轻轻扣响宽厚的府门。

    楚文厉正坐在厅内焦急踱步,自从百草阁建立以来他就心神不宁,如今拍卖阁着手建立猎人工会一事就更让他彻夜难眠了,终究无法与拍卖阁对抗,这位楚家家主也想过以退为进的方法主动向拍卖阁示好,主动要求加入猎人工会,却被拍卖阁无情的拒绝。

    如此长期下去,楚文厉消瘦了许多,见他双鬓斑白,似是没有了往日的威风。

    “家主大人,门外有人求见。”

    一位管事匆匆忙忙从外面跑来,气喘吁吁地看着楚文厉以及诸位楚家紧要人物。

    “有人求见?”楚文厉皱起眉头:“清晨谁会求见,来人什么模样,有没有说什么?”

    管事恭敬回答:“他一袭黑袍裹身,不见容貌,但身材佝偻,声音沙哑,想必是一位老者,话并没有多说,只说了一句想要求见楚家家主。”

    楚文厉觉得古怪,纵然自己从商数十年交友无数,树敌无数也从来没有这么一位人物,当下心中有些拿不定主意,看了看坐于下方的几位管事。

    虽然他们同样不知如何是好,还是缓缓点了点头,无论对方是谁都有必要见上一见,在楚家如此紧要的关头来访,是敌是友也说不定,况且楚凌天还在府中,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惧怕的。

    “你先去把凌天叫来,然后再将门外的人引领进来。”

    管事得到吩咐快速退了下去,不一会儿的时间楚凌天便自外面而来,详细询问了情况后随身坐在楚文厉的身旁,静静等待着众人口中的那位黑袍老者。

    “不知老先生清晨前来是有什么事情?”

    黑袍老者就站在厅门外一一打量着众人,待看到楚凌天的时候身体轻微一震,不过很快便恢复了自然,这个反常的举动当然也没有逃过楚凌天的眼睛。

    “清晨前来拜访楚家主,还真是有些失礼了。”沙哑的声音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黑袍老者边说着边踏入正厅坐到一旁的凳子上:“为了表示歉意,特意准备了些礼物还请楚家主不要拒绝。”

    说着,黑袍老者手指上的空间戒精光一闪,便有二十份活血散凭空出现在桌子上,顿时间药香充斥着整座厅堂。

    众人被黑袍老者的举动惊地长大了嘴巴,二十份活血散这手笔不可谓不大,却见他随意间便可拿出相赠,想来一定不是普通任人物。

    楚文厉双眼微眯,并未因此欣喜,心中反而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下意识地看了看楚凌天,强行镇定开口。

    “老先生这是什么意思?”他推了推活血散,道:“楚家与老先生并不熟识,清晨便送上这等大礼楚家确实无福消受,老先生如果有事不妨直说。”

    黑袍老者抬起微垂的双眼,心中冷笑不止,语气却尤为淡定:“不知道楚家主对于百草阁是抱有什么态度?”

    众人听闻百草阁,皆是神情古怪地看着黑袍人,心中暗暗猜测着他话中究竟是什么意思。

    听闻百草阁发展的如此迅速,以至于拍卖阁与天泉镇都肯与他合作就是因为它的身后站着一位丹师,虽然那位丹师从未现身,却始终向百草阁提供活血散与活血液。

    如今眼前这位黑袍老者前来,身份更是可疑,楚文厉也在筹措着该如何回答。

    “百草阁是松风镇乃至周围城镇中药草行业的巨擘,实力强横,背后更是有一位神秘的丹师相助,楚家财弱势微,不敢与之争锋。”楚文厉抬眼相看,语气凌厉:“不知道老先生为何会这样问。”

    “如此最好,楚家主聪明,不会拘泥药草行业,在衣食住行方面还是没有人能撼动楚家的地位的。”黑袍老者坦然说完,缓缓起身:“既然楚家主这样说了,我也就希望能够看到楚家主这样做,其实大家都知道,有些事情成了定局是无法改变的。”

    到了现在众人终于听了出来,这位黑袍老者显然是过来示威的,希望他们楚家不要再轻取妄动,因为他们什么也改变不了。

    “这样说,老先生今日是前来示威的?”坐在一旁的楚凌天再也看不下去了,当下沉声说道。

    “是又如何?”黑袍人停住欲要迈出的脚步,背对着他们。

    “老先生姿态居然如此强横…”楚凌天霸气展露真玄境气势,冷冷道:“怕是楚家与千云宗不会答应。”

    “是吗?”苍老而嘶哑的声音响起:“楚家便可代表千云宗吗?”

    黑袍老者情绪没有丝毫变化,却有一股赤红色的火焰围绕着他的身体周围升腾而起,老者抬起右手,已然一座金色鼎炉悬浮在手中,鼎炉内燃烧的熊熊火焰使得厅内的温度骤升。

    这等变化饶是楚凌天都一怔,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知道你便是千云宗内的不世天才楚凌风,楚家公子楚枫也被千云宗纳为弟子。”黑袍老者冷冷说道:“你回到宗内转告尚星河,他种在我徒弟体内的斑墨毒我自有办法,半年之约我已记下,希望他能如约前往。”

    楚凌天安静地听着,全然被黑袍老者的气势压制住。

    “若他胆敢违约,恐怕千云宗也保不住他。”黑袍老者顿了顿,又继续道:“赤羽大陆丹师不过十指之数,我不介意再少一个。”

    他话说得轻松淡然,在座的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质疑它的真实性,全然是因为他手中那燃烧着熊熊烈火的鼎炉。

    楚凌天也见过数位丹师,最强的也不过千云宗的尚星河与岚枫学院的杜川,皆为二品丹师,可即便强到那种程度,他们也不过使用玄气炼丹,此刻这鼎炉中的诡异火焰足以表明眼前这位丹师的实力不在两人之下。

    如此判断,他刚刚所说的话并非妄言。

    “敢问老先生名讳,我也好向尚大师转达。”此刻楚凌天再也没有了刚刚的狂妄,语气态度极为恭敬。

    “你就按我说的转达,他自然会知道。”黑袍老者又转身看了看楚文厉,悠然道:“希望楚家主记得刚刚的承诺。”

    说着,他不再有任何逗留,迈着看似沉重的步伐向楚家门外走去。

    不知为何,黑袍老者除了刚刚凝练出来的金色鼎炉之外,其它表现与普通老者一般无二,众人却尤感面前压着一座大山一般喘不动气,如今他走后,众人喘息连连,饶是楚凌天都已经是一身冷汗。

    “凌天,你听没听说过他的身份?”楚文厉恶狠狠地说道:“如此人物绝非籍籍无名之辈。”

    楚凌天摇摇头,道:“我并未听说过有如此强横的丹师,不过听他话中的意思,显然是与宗内的尚大师有过节,我前去询问一番应该会打听出他的信息,到时候恐怕也就有办法对付他了。”

    “百草阁背后的丹师还真的是他,看来在查探出他的身份之前还真的不能轻取妄动了。”楚文厉忿忿说道:“丹师背后的能量,可不是我们楚家可以抗衡的,就算是到了最后一步,千云宗也不会为了楚家与一位丹师为敌。”

    黑袍老者出了楚家便向人迹稀少的地方走去,待到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他纵深一跃,身影彻底消失了去。

    古逸轩靠在墙壁上大口喘着粗气,刚刚的那身黑袍早已被他收进空间戒,想来不会有人能够认出他的身份。

    楚凌天凌厉的气势犹在,幸好他使用天璇星珠的星火之力将其气势压制了下去,否则恐怕会真的露出线索,不过好在有惊无险,经过今天的事情,楚家或许会在某些事情上收敛一些。

    虽然百草阁身后有拍卖阁,但拍卖阁毕竟是看在巨大的利润与他自己的关系上,说到底如果百草阁仅仅是白羽阁甚至松风镇一家小小势力,拍卖阁还当真不会有此行为。

    岚枫学院考核在即,古逸轩自然是要前去尝试一番,所以他一定要在临走前把松风镇的事情安排好,既然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告一段落,他便要准备启程出发试炼山脉深处进行两个月的历练。

    到时候,希望可以凭借一种强横的姿态站在岚枫学院的考核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