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神秘女子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30本章字数:3420字

    丛林狼王深知盒子中放的便是对它们而言极为重要的东西,几欲想要拦截,却被黑袍少年狠辣喝住,无奈只能发出低呜以示气愤。

    “那你…”

    大武兄弟两人虽然满是感激之色,却并没有说什么,冯凯始终隐忍不住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我自然有办法离开这里。”古逸轩扫视着狼群,沉声道:“趁着狼群还有理性赶快离开,否则等会儿大家谁也走不了!”

    听到少年这样说,冯凯三人不敢有所耽搁,再次道谢,便抱着朱盒窜入了丛林。

    这时,荆木也早已经收起了长剑,虽然经过这场恶斗他衣衫早已破裂,秀发也早已散乱,却始终保持着那份从容。

    “既然此处已经没事,那我也就离开了。”倒是他先开了口:“我知道你自然有办法逃离这里。”

    说完,他竟嘴角上扬露出一抹比较强硬的微笑,随后同样钻入了丛林,不知去向。

    古逸轩早已探查好此处的地形,如今事情已了,他也没有必要再继续逗留下去,当下便要将幼崽扔向远方伺机逃离此地。

    “就是你夺了百花果吗?”

    只是他还未有所动作,突然听到一道冰冷至极的声音从右侧传来,转头望去,竟发现一袭淡绿色薄裙的女子从容站在那里。

    女子面带薄纱,不能看清其容貌,不过从其玲珑有致的身姿与出尘不凡的气质,想必身份定然极为尊贵。

    “正是。”古逸轩看向她,略有疑惑。

    “百花果有驻颜之效,对你并无用处,还请归还。”女子语气淡然,索要口吻并无丝毫羞愧:“毕竟我早已寻觅多时。”

    古逸轩听出了女子的意图,当下冷笑一声:“百花果本就是无主之物,又是我先发现并冒死采取的,何谈归还一说?”

    “况且我早已送给了朋友,怕是要让你失望了。”古逸轩没有停顿,继续说道:“他们不过是为了完成猎人工会的任务而已,你若想要,就去找拍卖阁的南白风要吧。”

    显然女子并没有相信古逸轩的话,虽然她依旧从容站在那里,但给人的气势却骤然寒冷了许多。

    “既然不能相让,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话尚未说完,女子已然凌空飘起,径直相逼而来。

    古逸轩自然反应不慢,几个侧身之间便轻松躲过了攻击,只是他怀中还抱着丛林狼幼崽,无论他躲到哪里丛林狼群便跟到哪里。

    虽然女子不知道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但当看到古逸轩怀中所抱之物时心中也清楚了七七八八,当下冷冷一笑。

    “看来你的处境也不算太好,若你将百花果交出来,我倒是可以替你把这些丛林狼解决掉,如何?”

    古逸轩知道凭借女子自身的实力想要将五只丛林狼王以及狼群解决掉必然有些困难,但她既然敢开口,或许还真的手握底牌,只是自己却不会将手中唯一的百花果交出去,何况自己倘若要离开这里也并非没有办法。

    “我之前说过,百花果已经赠给了朋友,你要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古逸轩耸耸肩,突然露出一抹狡诈的笑容:“不过百花果虽然没有,我却可以送你另外一份礼物。”

    “哦?”女子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黑袍少年。

    古逸轩突然伸手将怀中的丛林狼幼崽扔向女子所在的地方,爽朗一笑:“它便由你照看了,我还有事,恕不奉陪。”

    说完,古逸轩三纵两跃便踏入山脉,消失在了这片空旷的山谷之中。

    女子已然明白了黑袍少年的想法,如今反应过来却也晚了一些,眼看丛林狼幼崽向自己径直飞来,身后狼群呜嚎,为首的五只丛林狼王更是眼露幽绿之火,暴射而出,俨然已经把女子当成了新的敌人。

    女子凝望着黑袍少年消失的地方,怒嗔一声,后背竟缓缓展开华丽的羽翼,轻拍之间,身影已经踏空而去,留下一群愤怒的丛林狼在仰天呜嚎。

    黑袍快速穿梭在丛林深处,他现在不过处于试炼山脉的中部位置,依旧以凶兽居多,偶然也会见到几只一阶玄兽出没,玄兽与人类初玄境强者境界相当,实力极为强横的,古逸轩也都躲了过去,没有招惹。

    自此向远处看去,一颗醒目的巨大古树伫立在那里,眼看夕阳渐落,附近并无栖息之地,古逸轩便打算暂时靠在古树上休息一晚。

    但是还未等他走向前,突然听到一道女子尖锐的叫声,声音中充满了惊恐和绝望,在这道声音中似乎还夹杂着中年男子惶恐的声音。

    古逸轩快速上前,躲在那棵巨大的古树后面向前望去,竟发现有一支小队散乱在不远处,小队外围有四名面带疤痕的中年男子含带狰狞之色,冷冷地看着蹲坐在地上的众人。

    噗…

    这时古逸轩才看到小队中已经有人重伤倒地,一口鲜血喷出,观其身体周围似有玄气波动,想来也是一名玄者,怪不得敢深入到山脉中部。

    “快把玄丹交出来,不要逼我动手!”外侧一人面带疤痕,冰冷地说道:“这里乃是夜莽活跃的地方,若再晚一些,即便我想放过你们,你们也逃脱不了夜莽的獠牙,何苦为了一枚玄丹葬送了整支队伍。”

    “猎人自然要有猎人的骨气!”重伤倒地的中年人奋力平复下来:“我们侥幸遇到一只重伤垂危的一阶玄兽,这才将其杀死拿到玄丹想要回去交付任务,这是大家的心血,怎么能让你如此轻易要去。”

    咳咳咳…说着重伤的中年人再次猛咳几声。

    “巴朗…”

    众人纷纷围上去,轻轻拍打受伤中年人的后背,企图让他舒服一些。

    “巴恩,我们相识已久,没想到今日你会为了一枚玄丹做出这种事情。”巴朗态度强硬起来,道:“如此这般,今日纵然死在这里,我也不会将玄丹交给你。”

    “你死在这里没关系,难道也让小队里的其他人陪你死在这里吗?”

    闻言,巴朗一怔,显然刚刚太过义气用事没有考虑到这些。

    “况且小队中只有你一名玄者,念在往日的情分上我不会取你们性命,但今日这枚玄丹,我是一定要带走的!”

    说着,巴恩陡然爆发出一阵凶猛的气势,巴朗也想要起身,可挣扎了数次全都失败,也便作罢。

    “巴恩,你…你…”小队中一名老者颤抖着身体指着他,眼中尽是忌惮之色,他颤颤巍巍地道:“若等到回去…”

    他话尚未说完便被巴恩打断,只听那人凶狠地说道:“我说过不取你们的性命,若果你们能逃脱夜莽的追杀,剩下的事情回去再说也不迟。”

    这般说着,巴恩凶狠地向巴朗抓去,手掌爆发出凌厉的玄气怕是不把巴朗杀掉,也会废了他。

    看到这里,古逸轩已经听明白了大半,巴恩背叛在先又强夺小队拼死得到的玄丹,这件事情本就让人不耻,所以他自然也没有冷眼旁观的道理。

    精钢所制的长剑零星浮起一抹赤红色光点,光点渐盛,缠绕着长剑化作一条火焰长龙悬浮在空中嗡嗡作响,只等黑袍少年心思陡然,长剑带着扭曲空间的炙热高温破空而去。

    幽黑的夜空被一道赤红匹练划过,寒栗的锋芒令人不禁头皮发麻,宛如一抹流光狠狠将苍穹劈开。

    灼热陡至,剑锋刺的脸部生疼,巴恩早已被那道红芒所惊,只是根本来不及说话便只能先吃力避开。

    长剑刺入土地没至剑柄,虽然火焰罡风早已消散,它却依旧不住地颤抖发出剑鸣之响。

    “你是谁?!”

    巴恩上下打量着这位不知何时出现在众人身前的黑袍少年,语气极为凌厉,他不想好事在这种关键时刻被别人破坏。

    古逸轩的容貌在月光的挥洒下白皙淡然,他含笑拿起挂在腰间的铜牌,在众人面前晃了晃。

    “哼,原来是铜阶猎人。”巴恩冷哼一声:“这种闲事你也敢管?”

    古逸轩没有回答,却听到身后巴朗说道:“小兄弟,你快离开吧,这里危机重重,况且此事与你无关,实在没有必要蹚这一趟浑水的。”

    黑袍少年嘴角噙笑,衣袍在月光下异常的深邃,他想快速解决掉面前四人,因为他似乎听到了夜莽嘶嘶的叫声。

    “我也不想管这种闲事,但看到你实在太不舒服。”古逸轩扫视着众人,耸了耸肩道:“这可以算作是一个理由吗?”

    听着极度挑衅的话,巴恩双眼不住地挑了挑,他随后才意识到眼前这位少年绝非铜阶猎人这般简单,单从刚刚破空而来的剑气就凌厉的多,他不知道少年的身份,所以也就没有进一步挑衅,不过尽管如此,黑袍少年讥讽的话语显然让他隐忍到了极点。

    只是他还并未有所动作,突然看到黑袍少年原本人畜无害的面容瞬间阴沉下来,深邃的眼眸之中似是有火苗窜动,自身周围更是围绕着火焰罡风阵阵。

    饶是刚刚泛起动静的夜莽发出的嘶嘶声,此刻也隐了下去,显然被这种强横的能量彻底震慑住。

    巴恩虽然也是一名玄者,不过凝脉五重罢了,欺负欺负普通人还可以,但在古逸轩面前却完全不够看,他虽然平时在猎人小队中极为猖狂,却还心中有谱,当下看到黑袍少年强横的实力后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嚣张,虽然还是有些不甘,却也不敢说出口。

    “小兄弟,你当真…”

    “我说过,如果看到你不舒服,算作一个理由吗?”

    古逸轩开口的同时,那柄刺在泥土中的长剑嗡鸣声陡盛,火焰长龙再次展现,居然凝势而出如有破鞘之威!

    巴恩知道了黑袍少年的想法,便不再继续试探,隐忍着不甘,无奈叹道:“既然小兄弟如此护佑,今日事情也便罢了。”

    说着,巴恩冷眼看了看少年身后的巴朗等人,闪身进入丛林,没有再回头。

    “小兄弟,谢谢…”

    古逸轩没有等巴朗说完就从空间戒中拿出一个翠绿净瓶,道:“这是一枚凝血丹,对你伤势应该有所帮助。”

    不等众人拒绝,古逸轩已经重新隐入丛林,见其神色匆匆似乎是朝着某个地方快速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