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生死关头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30本章字数:3138字

    山脚下大概有二十人左右,皆是白色锦袍蓝色底花,古逸轩对这身衣服极为熟悉,显然是千云宗弟子。

    难道那女子是千云宗的人?

    古逸轩苦楚一笑,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将千云宗的人得罪了个遍,先是松风镇楚家楚枫,然后便是单君,竟然还与宗内唯一的二品丹师尚星河结下了梁子,如今又是这位女子。

    只是这些全然是对方故意挑衅在先,他反而心中无愧。

    看着这些攒动的人群窃窃私语,对着自己所在的山洞指指点点,他并不知道他们是否当真发现了自己,所以没有冒然行动,而是稍等了片刻。

    “我们知道你就在山洞之中。”一人上前,以玄气凝声,声势浩然:“你抢夺了妙竹师姐的幽纹鹤玄丹,如果现在将其交出来,我会放任你离开,倘若稍等片刻师姐到了这里,就怕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了。”

    “原来是叫妙竹吗?”

    古逸轩冷哼一声,面前的枯草碎石飞扬震荡,幽深的山洞显现出来,阳光瞬间而至扑打在少年脸庞,古逸轩面如寒霜俯视着下方。

    那位千云宗弟子所言不错,若他想要逃离必定就是现在,如若妙竹赶来,恐怕他想走都不可能了。

    少年翻身跃至山脚下,稳稳落在众多千云宗弟子面前,噙笑看着那位为首的弟子,道:“幽纹鹤玄丹的确在我这里,想要拿回去,就怕你们还没有这个资格。”

    说着,少年奋力一跃,黑影闪烁之间便已经掠出百米,见他身体周围火焰罡风缭绕,只是片刻便如狼入羊群一般游走在千云宗弟子之间。

    对方人数有二十之数,但境界并不高深,皆为凝脉八九重左右,也就为首的那名堪堪处在初玄境初期而已,况且看其虚浮的玄力怕是也刚刚踏入这个境界不久。

    古逸轩虽然处于凝脉九重,但这些日子以来艰苦的修炼已然让他触摸到了初玄境的玄妙,况且体内有圣儒太虚录以及天璇星珠的加持,本就是初玄之下并无敌手。

    所以此刻面对众多千云宗弟子,他尚可感觉从容淡定,赤阳拳挥出瞬间皆有一道身影惨飞出去,夹杂着痛苦的哀嚎蜷缩在那里不住地颤抖,任凭天璇星火在体内玄脉之中肆意地游走也毫无办法。

    只是片刻,便只剩下了初玄境那位弟子。

    “哼,还真是小瞧了你。”他看着黑袍少年,虽然语气凌厉,也难免不自觉地露出了怯意,少年刚刚展露出来的果决手段他自认并无把握争其锋芒,但好在只是拦住他片刻还是没有问题的,等到妙竹师姐赶到,他便再也猖狂不起来了。

    古逸轩虽然不清楚对方的心思,却也知道此刻不能浪费时间,一枚硕大的拳印再次凝成,夹杂着恢弘的能量轰向远处。

    千云宗弟子见状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接下如此攻击应该没有问题,同样一枚强横程度相差不多的拳印凭空而来,两拳相撞,爆发出低沉闷响的声音。

    黑袍少年心中清楚,单单凭借赤阳拳恐怕还不能将一名初玄境强者留在这里,虽然对方刚刚踏入不久,但也是货真价实的初玄境强者,随即身形暴掠而出,黑芒周围火焰罡风缭绕,与千云宗的初玄境弟子战在了一起。

    刚刚一拳之间的较量,那位千云宗弟子心中大骇,看似普普通通的拳印中却夹杂着灼人撩人的温度,此刻那股古怪的能量正从手臂位置侵入自己的玄脉,大有进入玄窍之势,倘若它真的得逞,恐怕要有了大的麻烦。

    这样想着,千云宗弟子连忙调动体内玄气尽数扑杀剿灭那股赤红色的能量,只是还未等他喘口气,那名黑袍少年竟再次掠身而来,周围依旧缠绕着那股令人心悸的火焰罡风,使他不得不连连后退。

    他后退得不慢,古逸轩攻击的速度更快,眨眼间已经到达了他身前,看着对方略显惊慌的面孔,他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的微笑,再次数拳挥出。

    千云宗弟子体内已经变成一团乱麻,对方攻击骤至,眼看躲避不及也只能强行接下来,可是黑袍少年的攻击不可谓不刁钻狠辣,凌厉的攻势让他措手不及,慌乱之间又被击中数拳。

    胸前波涛翻涌,隐隐有一股不可抵挡之势,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位仅仅凝脉九重的黑袍少年居然如此棘手,刚刚还想着虽然不能将之击溃,与他缠斗一段时间总还是没有问题的,如今的情况看来恐怕还是自己想的太天真了些。

    终于,他再也控制不住胸前的波澜,一口鲜血猛然喷出,也就在这一霎,他的表情在急速变化着,先是露出颓废丧气的神色,不知道等会应该如何向妙竹师姐交代,若说一名初玄境强者无法将境界处于凝脉九重的人留下,恐怕会笑掉大牙。

    但紧接着,他意识到自己完全不用担心了,因为那道散发着出尘气息的身影正快速从天边踏空掠来,只是眨眼便来到两人身前。

    同时,古逸轩也发现了那道爆发着阵阵杀气的身影,当下心中一横数拳挥出,瞬间从战斗中抽身而出,快速向通往试炼山脉深处的那条道路奔去。

    只是任凭他速度再快,又怎会快过玄气凝翼?

    妙竹几个呼吸间便已然来到少年上空,冷冷俯视着他,对于这枚幽纹鹤的玄丹她是志在必得的,因为若是与之血脉融合便会生凝出幽纹鹤的双翼,这可是许多人都梦寐以求的东西。

    如此狂奔了许久,已然不能甩开那道身影,古逸轩索性停止了逃亡,掀开遮住面容的黑色帽檐露出俊美的面孔。

    “为了一枚幽纹鹤玄丹,你还真是誓不罢休啊。”少年嘲笑道:“堂堂千云宗弟子,也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

    “恬燥。”

    少女面若冰霜,完全没有跟他多嘴的打算,显然真的被他激怒,境界压迫之下一把玄气凝成的利剑凭空而来!

    剑虽小巧精致,古逸轩却丝毫不怀疑它的狠厉程度,这位名叫妙竹的千云宗弟子显然已经动了杀心,他自然也不能再有所保留,印法结成的瞬间,一只脚踏虚空宛如山岳般的苍虎啸天而立,声势威猛绝非凡类。

    利剑出,苍虎啸!

    四肢而立,踏空而行,利爪獠牙,鳞甲波光,毫无惧色地迎向那一抹寒芒,只是瞬间便将其吞入腹中!

    但是古逸轩心中十分清楚,事情可没有如此轻易结束,果然在苍虎吞入利剑的瞬间,突然见它身体异样,虎啸中也似乎夹杂着诉说不尽的痛苦,威猛的身躯侧倒下来,蜷缩在虚空中不停地翻滚。

    不见利剑,但闻剑鸣!

    嗡嗡声自苍虎体内传出,古逸轩印法接连施展,突然一抹赤红色火苗在苍虎脚下升腾而起,紧接着火焰罡风遍及全身,比起刚刚白肤金甲来说,此刻更显威猛无数。

    随着天璇星火的加持,苍虎也似乎安稳下来,重新怒目盯着前方的那道倩影,目中依旧火焰窜动,想要将她如那把利剑一般彻底吞入腹中炼化。

    面对如此声势滔天的苍虎,妙竹竟没有丝毫变化,只见她俏手如编织般交错,苍虎体内顿然霞光连连,一抹白光自它腹中横切显露,紧接着苍虎如满孔疮痍一般身体的各个角落星星点点,终于最后轰然爆碎而去,只留下一道不甘的啸声盘桓在山谷四壁。

    随着苍虎的炸裂,利剑也同样不知所踪。

    少年冷视着驻足虚空的那抹倩影,他知道任凭那把利剑如何冷厉,金虎啸天掌想要将其拦下还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令他吃惊的是女子随意展露出的玄技,都足以和金虎啸天掌相媲美,果然千云宗的底蕴不是其它势力所能抗衡的。

    相对于古逸轩的冷静,妙竹心中却是震惊不已,她已然踏入了初玄境中期不短的时间,刚刚所施展的更是宗内不俗的玄技,没想到竟被一名凝脉境九重的少年挡了下来。

    此刻反观那群躺在地上依旧在挣扎的宗内弟子,心中一目了然。

    只是这次,她是无论如何再也不能让这位黑袍少年逃脱了,且不说幽纹鹤玄丹对她如此重要,饶是他三番两次破坏自己的好事便也不能善罢甘休。

    随即,古逸轩感觉天际惊雷闷响,风云变换之间一股不俗的威压从天而降,他心底猛然产生一种惶恐之感,随着压迫不断,心中这股感觉愈加强烈。

    到了这时他才醒悟过来,然而那边那柄长枪赫然成型,枪锋直指少年单薄的身躯!

    他心中清楚,倘若自己跨入初玄境将金虎啸天掌发挥到极致或许还有一战之力,只是凭借此刻的状态,绝非能相抗分毫。

    不知道如今将幽纹鹤玄丹交还给她,能否平息这场风波,两人本来就没有什么至死不休的仇恨,想到这里,少年苦楚一笑,便要挥动空间戒。

    可是即便如此还是晚了一些,此刻那柄长枪已然出鞘,带着浩然威压直逼黑袍少年,看到如此状况,古逸轩也停止了动作,他知道就算将幽纹鹤玄丹交出去妙竹也毫无办法将这柄长枪散去。

    他面容逐渐阴沉下来,脑海中闪过数个念头,只是任凭他如何思考都已经无法改变这个结局,随后,少年只好惨然一笑冷眼看着那柄长枪骤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