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 极深之地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30本章字数:3137字

    长枪在黑袍少年的瞳孔中急速变大,白皙如晶的脸庞也被这道凌厉的气势刺的尤为疼痛,少年双手握拳,缓缓闭上了眼睛。

    咔擦。

    简短清脆的响声,逼人压迫的狂风骤然消失,少年再次恢复了以往的从容之态,慢慢睁开深邃的眼眸。

    长枪已经尽碎成漫天光点,一把狂刀破天而下,以不可阻挡的霸气之势降临,饶是妙竹的那柄长枪都无法抵挡分毫。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宝蓝色的锦衣,进而是一双巨大的羽翼,羽翼为紫黑色,颇有高贵的质地,显然并不是玄气所化反而更像是融合了某种玄兽的血脉。

    少年横挡在两者之间,并无玄气外溢,却让人不想接近分毫,那种感觉像极了千云宗的楚凌天,天资卓越,霸气傲然;只是两者的不同之处也尤为明显,与之相比,楚凌天多出了一分老练沉稳,所谓收而放,内敛之中锋芒尽露,这位宝蓝色锦衣少年则不同,他更像是一柄刚刚锤炼出鞘的锋利宝剑,无所畏惧,所向披靡。

    虽然少年背对古逸轩凌空而立,看不清他的脸庞,也认不得他的羽翼,但古逸轩却熟识他手中的那把宝剑,先是欣喜万分,转而震惊无比。

    就在这时候,妙竹秀眉紧蹙,怒嗔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朋友。”

    “哼,你的朋友的确不少。”妙竹没有立刻动手显然也是有所顾忌,继续说服道:“你的朋友抢夺了我的幽纹鹤玄丹,是否可以让他还回来?”

    宝蓝锦衣少年停顿了片刻,微微侧头看了看下方的古逸轩,后者含笑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无主之物,有缘者得知。”依旧听不出他语气中有丝毫的变化。

    “那你是当真要护着他了?”妙竹语气骤冷,道:“你就一定要与我作对么?”

    宝蓝锦衣少年没有开口,或许是不想开口,也或许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若你今日定要保他,我自然无法得手…”妙竹深知不是眼前少年的对手,转口说道:“此事我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这枚幽纹鹤玄丹便算在你身上,还有,你最好考虑清楚回到宗内应该如何像导师解释这件事情。”

    妙竹虽然作出让步,但语气没有丝毫轻柔,继续冰冷至极地道:“荆木,众所周知即便宗主大人都对你青睐有加,假以时日超过楚凌天都并非不可能,但这绝不是你为所欲为的资本!”

    说完,妙竹冷哼一声不欲继续停留,挥动着透蓝色的双翅而去,眨眼便消失在了天际。

    “你也是千云宗的人?”古逸轩惊讶道。

    “不可以吗?”荆木语气不似刚刚那般冰冷,却依然有拒人千里之感:“听你的口气,千云宗可曾得罪过你?”

    何曾只是得罪过,少年并未说出口,只是心中暗想罢了。

    “早就知道你不简单,却没想到如此强横,即便刚刚那位女子如此强横都要礼让你三分。”

    “你也同样不简单。”荆木难得挂出一抹笑意:“若你处于初玄境初期,或许便可以与之抗衡一二,不至于如此狼狈。”

    古逸轩摆摆手,不想继续在这个话题上停留,双手抱拳道:“今天的事情谢过了,他日…”

    “仅此一次。”荆木俯视着他,那种傲人之气再次展露:“有缘再见。”

    话音未落,不等古逸轩再说上一句话那道身影已然挥动着紫黑色的双翅略向天际,正是刚刚妙竹所离开的方向。

    黑袍少年注视着远方天地交接之处,微微叹了口气,道:“既然是千云宗,那总还会再有见面的机会。”

    直到那道身影彻底消失,古逸轩也同样转过身向相反的方向而去,如若妙竹此刻返回,那就真的没人可以救他了。

    直至今日,他深入试炼山脉已然过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距离岚枫学院考核尚早,他便准备继续深入试炼山脉查探一下如此反常的原因。

    从魏老赠与的草图研究过,发现从试炼山脉极深之地一路向北便可达到青山镇,穿过青山镇就是寒城,也就是岚枫学院所在之地,他盘算过,若是按照这个路线到达岚枫学院大概需要十天左右,但为了不出差错,他给自己留出了十五天的时间,时间一到绝不继续耽搁。

    穿过山谷右侧的通路便是鳞甲犀的领地,鳞甲犀乃是一阶高级玄兽,数量在试炼山脉所有凶兽玄兽中可谓最少,但战斗力却极为强悍,尽管妙竹一枪便可将幽纹鹤击杀,但在鳞甲犀面前怕是也讨不到任何好处。

    所以但凡识相的玄兽甚至玄者都不会轻易踏入鳞甲犀的领地,去招惹那些堪比人类初玄境后期甚至真玄境的鳞甲犀。

    古逸轩同样知道这件事情,但他要前往试炼山脉极深处就不得不穿过这个地方,他之所以前往山脉极深处全然是因为试炼山脉的反常或许是那位真正的霸主出了问题。

    穿越鳞甲犀的领地着实凶险了些,但好在此类玄兽数量不多,古逸轩在繁茂的古树之中穿梭倒也没有致命的危险,若是发现鳞甲犀的踪迹他就悄无声息地在古树枝杈中躲上一段时间,虽然有惊但并无险。

    所以,穿过这片地域足足耗费了他五日的时间。

    从古树上跃下,黑袍少年的速度加快了许多,这里依然是鳞甲犀的领地却绝不会有半只鳞甲犀的存在,因为此类玄兽虽然有着厚厚的鳞甲但并不耐寒。

    越往前走,便越是觉得冷气阵阵,周边的植被少了许多,能存活下来的无非多是些耐寒的植物,上面似乎还挂着永远不会消散的霜雪。

    古逸轩紧了紧衣服方才觉得好一些,这里赫然便是冰川雪狐的领地,雪狐喜寒,所以断然不会离开这片极寒之地的。

    虽然冰川雪狐生存在试炼山脉极深处,但实力并不强横,能如此大量的繁衍生存下来全然是因为此处逼人心颤的寒冷,若单论境界而言,恐怕也不过相当于初玄境初期甚至初玄境中期而已。

    古逸轩并不像在鳞甲犀领地那般忌惮,只是随着逐渐深入刺入骨髓的寒冷逐渐开始让他不适,他不得不释放天璇星珠中的星火才勉强可以在这片地域中行走。

    于是那道幽黑的衣袍外面又窜动出一层诡异的赤红色火焰,身影所过之处,冰寒之雪尽数融化成水。

    如此这般走了半个地域都相安无事,古逸轩的速度又不得不提高了一些,如果不遇到冰川雪狐最好,他并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倘若真的遇到,他也不介意留下些玄丹以备炼制冰心丹所用。

    按照他前行的速度,再有一日的时间便可穿越这片冰寒之地,那时也便真的到达了试炼山脉的极深之处,就这样又走了半日,少年便看到了地图上所标记的那道峡谷。

    峡谷宽约数十丈,阴风成旋不断地在谷内盘旋,一座铁索大桥横跨峡谷,只不过如今也被霜雪涂染成了乳白色。

    这也算是一片凶险之地,若是幸运自然可以轻松跨过铁锁大桥达彼岸,倘若时运不济遇到卷动的风旋,便极大增加了卷入峡谷内的风险。

    山有多高,谷有多深,这高耸入云的山峰与深不见底的峡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若当真不幸跌落其中,饶是南白风那种跨入灵玄境的强者怕是都毫无生还的可能。

    就在古逸轩驻足片刻准备继续踏入前行的片刻,几道雪狐尖锐的嘶叫声突然入耳,少年猛然停下脚步向前看去,刚刚大意不曾发现,如今细细看来却留意到四只雪狐正在铁索大桥的中段不断游走。

    怪不得少年没有发现,冰川雪狐乃全身乳白之色,与相同颜色的铁索大桥全然融为一体,若不仔细留意当真不好发现。

    还好古逸轩早有察觉暗中做好了准备,若是冒然前行踏入铁索大桥,恐怕也会落入险象环生之境。

    少年心中苦楚道,这些冰川雪狐当真会寻觅地方,恰恰停留在了铁索大桥的中断,挡住少年的去路,若古逸轩要横穿峡谷,不仅要躲避卷动的风旋,还要将这四只冰川雪狐击杀。

    听到峡谷内阴风的呜咽,那高耸入云的山峰如凶兽獠牙般俯视着这道黑袍单薄的身影,少年也只有挺立身躯独自面对眼前的一切,既然他要往前走,便只能将拦路的阻碍全部粉碎。

    这般想着,少年刚刚停下的双脚又抬了起来。

    脚步踩下的瞬间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却又被紧随而至的霜雪覆盖,再次变为一片雪白,仿佛没有任何人来过一般。

    于此同时,峡谷内的撕扯声更盛,狂风呼啸着不断撞击着峡谷四壁,无尽的碎石落入那幽黑如神秘凶兽大嘴般的无底深渊,让人可想而知它们的下场该是如何凄惨。

    两道风旋猛然刮过,吹动着铁索大桥咔咔作响,似乎也想将其扯断一般,不过最终却没有成功。

    显然冰川雪狐早已经历过风旋的厉害,即便铁索大桥在风旋的卷动下几次三番险些断裂,它们依旧从容如斯,毫不惊慌。

    终于,待这两股狂暴的风旋过后,黑袍少年抬脚踏上了铁索大桥,只是在这一刻,铁索大桥竟微微颤动起来,同一时间,四只冰川雪狐闻到了气息般齐刷刷地向他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