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冰川雪狐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30本章字数:3207字

    火焰罡风熊熊燃烧在古逸轩周围,炙热的温度将铁索大桥上面覆盖的如冰晶般的霜雪融为水珠,铁索大桥也随之露出了原本古铜厚重的颜色。

    远处风旋卷动着虚空猎猎作响,风旋由小凝大,逐渐占据半边峡谷,缓缓蠕动着向铁索大桥方向而来。

    古逸轩知道风旋的速度之快,也已经见识到它的凌厉之处,当下不敢再有所犹豫,身体化作一道黑芒掠出直奔铁索大桥的尽头。

    冰川雪狐位列一阶玄兽,虽然并不聪慧,但凡是踏入玄兽行列大都开启了部分灵智,更何况本就机敏的雪狐一族?

    黑袍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与周围熊熊燃烧的星火着实让它们感受到了威胁,四只冰川雪狐怒视着古逸轩,只是几声嘶吼过后便冲着少年狂奔而来。

    周围的温度再次骤降,铁索大桥周围竟形成了无数细小的冰棱,冰棱寒锋乍现,皆是反射着令人心悸的光芒齐刷刷地悬浮于铁索大桥四周,远远看去令人头皮发麻。

    古逸轩心中已然惊骇万分,冰川雪狐喜寒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却没有想到它们早已可以简单地御动冰川之力。

    黑袍少年在冰川雪狐的怒视下停下脚步不敢再向前,他担心自己倘若采取任何行动都会被眼前这些无数的冰棱瞬间击穿。

    远处,风旋疯狂地卷动着,峡谷四壁激荡不断,凌厉的程度似乎想要将虚空撕碎,古逸轩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发现风旋回荡的速度比起刚刚初成时加快了许多,按照这个速度计算,不久便会再次到达铁索大桥。

    如今站在铁索大桥中部的古逸轩只有两个选择,他可以选择退回去放弃进入试炼山脉的极深之地,否则就要以雷霆手段解决掉面前的四只冰川雪狐,尚且还有在风旋赶到之前安全通过铁索大桥的可能。

    只是如今距离岚枫学院的考核已经不足二十天的时间,若他要退出试炼山脉返回水云镇再前往寒城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到那时恐怕岚枫学院早已考核完毕,所以看似少年拥有的两条路可以走,实际他能做出的选择只有后者了。

    苍老古朴的圣儒太虚录静静悬浮在少年的识海之中,镶嵌在其中的那颗天璇星珠正忽闪忽灭。

    少年抬起头,眉头紧蹙,深邃的双眸之中精芒毕露,赤红色的星火如精灵般一闪而过,接着双眸竟从漆黑之色变成赤红,若细细看去怕是与镶嵌在圣儒太虚录上面的那颗天璇星珠不出有二。

    玄气疯狂地在游走在玄脉之中,在古逸轩的调动下由腹内丹田直冲识海,霎时间,古朴的圣儒太虚录骤然发出血红般的光芒,将原本深幽的识海照射的透亮。

    如此这般,赤红色的能量在古逸轩周围急速撕扯,最后竟然化为实质般的星珠火焰,火焰自少年体内喷薄而出逐渐凝练为一枚硕大的拳印,赤阳拳,在天璇星火的加持下威力暴增!

    本来古逸轩体内玄气的精纯程度便使得处在黄阶低级的赤阳拳堪比黄阶中级玄气,如今天璇星珠彻底爆发,有天璇星火凝练而成的赤阳拳所散发出来的威力足以和黄阶高级玄技相抗衡!

    铁索大桥上面覆盖的霜雪在快速融化着,融化过后,那沉黑色的铁链逐渐被星火炙考成了赤红色之色,久而久之,似是还有几缕青烟冒气。

    悬浮在铁索大桥四周,由四只冰川雪狐凝结而成那无数的冰棱早已融化,古逸轩怒视着前方,双眸之中火焰攒动。

    冰川雪狐与之对视,不禁向后退数步,它们喜爱冰寒,相反地自然便畏惧炎热,何况这天璇星火本就不是凡俗火焰,自然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

    下一刻,一抹红芒闪现而出,所过之处皆是青烟缭绕,再也不见冰寒霜雪的痕迹。

    巨大的拳印燃着无尽怒火狠狠砸下,瞬间便将四只冰川雪狐吞噬,霎时间一片惨叫声贴耳掠过。

    少年闪躲在铁索大桥之上,只感耳边撕扯声逐渐浓厚,向右看去,那股足以撕扯一切的风旋早已至眼前,若不是那枚星火拳印暂时挡住了它的步伐,恐怕古逸轩此刻早已被撕成粉碎。

    越过冰川雪狐的身体,伸手一探,再次凌空翻跃便来到了铁索大桥的桥头,只是他还未站稳,一道裂痕的声音响起,待到少年转过身去,那枚星火拳印早已崩碎成漫天星火,星火飘然而落,隐入那无尽的幽底黑暗之中。

    星火拳印的强横程度古逸轩是知道的,饶是天璇星珠便是神秘莫测,更莫说它所召唤出来的星火是多么霸道,如此凝成的赤阳拳早已胜过他现在所能施展而出的金虎啸天掌,只是如此这般依旧被那股风旋撕扯成粉碎,可见其强横的程度,怪不得少有强者愿意深入试炼山脉。

    少年喘着粗气将黑袍褪下,转瞬换了一件白衫,片刻之前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虽然身体早已上岸但飘荡在空中的黑袍却被撕成粉碎,幸好空间戒中还有几套衣服。

    定了定神四处相望,前面不远处是一片孤峰,孤峰没入云层直耸向天,少年打开魏老赠予的草图研究了片刻,发现试炼山脉到此处便为止了,至于山脉后面是什么,草图并没有标注。

    这卷草图乃是拍卖阁主南白风与魏老联手拟画,竟没有将山脉后面的事物探测出来,或许是以他们的能力尚且做不到,亦或者后面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无论是哪种情况,都并不是古逸轩如今可以企及的,他苦苦一笑抛开脑海中纷乱的想法,继续研究起来。

    虽然在峡谷对岸,但右侧依旧属于冰川雪狐的冰寒之地,至于左侧,古逸轩按照线路看去,发现再往前走便是一片迷雾丛林,而这片迷雾丛林也正被标注为试炼山脉极深处的核心之地。

    但至于长期霸占着试炼山脉的究竟是何种强大的玄兽,不知为何草图上并没有标注,事到如今已然走到了这里,标注与否也便无所谓了。

    继续往前走了半日的时间,逼人的寒气总算渐渐消失,古逸轩散去缭绕在周围的星火,前进的速度骤然提升了不少。

    天璇星火存在自然需要玄气的维持,对于凝脉九重的古逸轩来讲以星火之力凝成赤阳拳本就已经耗费了体内大量的玄气,尚未调息便又急着赶路,如此这般消耗,丹田内为数不多的玄气早已被抽空,玄妙之中也是空空如也。

    好在此地寒气消散,他不必再继续维持天璇星火,刚刚将星火散去,他便快速盘膝而坐运转圣儒太虚录贪婪地吸收天地玄气。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然是皎月当空,他身侧不远处依旧是那道峡谷,只是此处的峡谷中早已没有了令人心悸的风旋,偶尔吹过的微风反而令人舒爽。

    体内玄气充盈,少年精神闪烁,按照草图所指引的路线,再往前走不久便会踏入迷雾丛林,丛林的最深处便是这片山脉的霸主所在。

    不知何时少年身旁已经飘起了层层薄雾,经过一段时间发现,这片薄雾对身体并无坏处,古逸轩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迷雾丛林的地形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一些,沟壑纵横,荆棘丛生,分岔路更是穿插交替,不过好在主路只有一条,主路两侧情况稍好,显然定是之前来人修葺过。

    迷雾丛林中的道路草图并未有明确的标画,古逸轩也并没有四处寻找,便一直从主路上慢慢前行,既然已经到了山脉极深之地,想必这片丛林也定然不会太大。

    正在行走之间,少年前方不远处突然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古逸轩并未想过此处还会有人的踪迹,所以恍惚之间并未看清,但却下意识地跟了上去。

    古逸轩身法凌厉,但对方速度更快,刚刚开始他还能看到前方黑影闪动,后来便只能看到草丛拨动,直至最后竟什么也不能发现。

    少年停靠在树上,暗暗思忖着: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想来是不会有人愿意深入试炼山脉深处的,而且看那身影的身法速度与前行路线,一定对试炼山脉有着极为熟悉的认知,只是这种人前来这里是为了什么,难道与自己一样仅仅是因为好奇试炼山脉这段时间以来的反常吗?

    想到这里,他的脑海中突然浮出一道身影,那位身负紫黑羽翼,手持凌厉长剑的少年。

    难道真的是他?

    思考间,少年似乎隐约听到一道道嘶嘶声由远而近,他下意识地低下头去,惊愕的发现自己早已被夜莽围绕,数十只夜莽正昂首吐着蛇信,眼中狠厉之色骤现。

    夜莽栖息之地应该在试炼山脉外围,正是古逸轩碰巧救下巴朗等人的地方,为何到了这里会有如此大量的夜莽存在。

    但无论如何此刻也不是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夜莽说强则强,说弱变弱,如果对于普通的猎人来讲,这种体内含有大量毒素擅长群居的夜莽足以令他们望而却步,对于一般玄者来讲虽然并非不能应付却也头皮发麻,但对于古逸轩来说还并不算作问题。

    夜莽喜欢阴凉之地,古逸轩仅仅将天璇星火释放出来,那些夜莽便再也不敢上前,双眸中的狠毒也瞬间变为忌惮,只敢尾随着少年却不敢上前分毫。

    越加深入,他才发现树木逐渐稀少起来,迷雾也不似之前那般浓厚,穿过最后一片丛林,清亮的景象突然跃于眼前。

    一汪清潭,一口枯井,一座山洞,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