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少年云昊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5:13本章字数:3203字

    一人,一琴,一座山丘,一片草地,数十古树随风摇曳,淡雅的琴音萦绕在整片绿茵之上。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盘膝坐在地上,双目微闭,一张异常英俊的面庞露出淡淡的微笑,两道剑眉让人一眼就能记住。十指轻轻拨弄横放在双膝之上的古琴,一缕缕琴声不断传出,甚是惬意。

    这名少年的名字叫云昊,是不远处金阳城内有名的修真世家,上官家的公子,本来可以凭借家族安享一生的云昊却不幸的摊上了一个动荡的时期.

    魔宗和金域域主争夺主掌之权,整个金域没有任何势力能置身事外,金阳城自然也不例外。

    魔宗本是金域最强大的宗派,因为不满金域域主的管辖而在十年前挑起战火,各方势力纷纷站立阵营,大战拉开帷幕.

    而云昊所在的金阳城就隶属于域主这一阵营,不过奇怪的是,金阳城周围不少的修仙城都被魔宗攻陷唯独这里如同世外净土一般没有被战火波及,好像是被魔宗遗忘了一般,甚是奇怪。

    “唉,走到哪都有坏人心情的家伙出现,真是让人恼火啊。”云昊双目不睁,眉头却皱了起来,显然对于这些贸然“造访”的人感到十分的不悦。

    “上官公子好雅兴,在这动荡的时期能找到这样一片惬意的地方弹琴,不得不让人佩服啊。”三位全身被黑袍笼罩其中的修者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云昊身边不远处,神识锁定在他的身上,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魔宗的前辈,不知道三位前辈找小子是有什么事要吩咐吗?”云昊睁开双眼,不过双手依旧没有停下来,缕缕琴音尽显悠然.

    虽然嘴上恭维着对方,但却丝毫看不出惧怕的意思,尽管他们的修为都在化神中期。

    化神期修为已经可以说是一方强者了,金阳城的城主也是金阳城最强的修者,修为也才堪堪达到元婴初期,面前的三人都能够轻易杀死他,而这三人明显是冲云昊这样一个小辈来的,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上官云昊你就不要再打哑谜了,这金阳城能安然无恙你我心里都清楚,如果不是你出手阻碍,这金阳城早就已经是我魔宗的囊中之物了。”站在云昊面前的黑袍人出声说道。

    他说的并没有错,魔宗早就已经对金阳城出过手了,而且不止一次,不过每次还没到达金阳城,魔宗派出的人就死于非命,无一人生还,也不知道是谁动的手。

    直到前几天,魔宗派出宗内化神期的强者一同前来,才勉强通过法宝将那一战的景象传到魔宗,而出手阻拦的正是云昊,以一人之力将数百魔宗修者剿灭,包括那名化神期的强者在内,无一人生还。

    云昊依旧弹着自己的琴,并没有回答他们,这样的态度反而是默认了。

    仅凭云昊一人就在魔宗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保住了金阳城,那他的修为到底达到了一个怎样的程度,这少年的天赋到底有多强?

    不过他这样的做法也等于是得罪了魔宗,无论一个人如何的强大都无法和一个宗派为敌,而且还是金域最强的魔宗。

    “我们也不和你兜圈子了,宗主大人派我们兄弟三人来是想要让你入我魔宗麾下,为宗主效力,等日后一统金域的时候定会有你的一席之地。”

    “那如果我不答应呢?”云昊平淡的说道,而他这样无异于是在激怒面前的三人,要知道这三位可都是化神期的强者,抬手间就可以使天地色变。

    上官云昊即使天赋强大,可是毕竟修炼的时间太过短暂,这样做无异于是在找死。

    “那就只有死!”语落魔宗的三人几乎同时调动全部修为向云昊出手。

    他们三人本来就不想让云昊加入魔宗,以他的天赋肯定会得宗主大人的重用,想到日后要在一个小辈面前卑躬屈膝,他们就十分的不舒服,而上官云昊竟然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他们兄弟三人了。

    云昊仿佛感受不到即将到来的危险一般,依旧弹着琴,不为所动,就在三人距离云昊不住一尺距离的时候,他才悠悠的开口说道:“就凭你们还杀不了我。”

    右手轻轻拨弄琴弦,一道白色的音浪快速的向魔宗三人扩散而去,碰触间没有丝毫的声响,不过三人就如同石化一般定在原地无法动弹。

    旁边的树木也被吹得向外弯去,仔细看去,其中两人已经没有气息陨落了,而剩下的那一人也是重伤,如果不是云昊要让他带话回去,他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栽倒在地,一口鲜血喷出,将他面前的草地给染成了红色,强,太强了,仅仅一击就将他们兄弟三人给击溃,要知道他们三人可都是化神期的强者啊。

    剩下的那人面色惨白,宗内的长老说他的修为是在化神中期,所以派他们兄弟三人来这里,怎么会这样,他的修为怎么会这么强。

    回想起刚刚那一击的威力,他只在宗内的长老身上感受到过,要知道那些长老可都是登仙境的强者,难道...

    云昊并不在意他心中在想什么,自顾自的说道:“回去告诉你们宗主,我不会参与你们之间的争夺,也希望你们不要打扰我的清修,走吧。”

    琴声依旧,只是地上却多了两具尸体,云昊也已经没了继续呆在这里的心情。

    那幸存的魔宗修士调动起体内不多的灵力,全速向魔宗逃去,生怕云昊会改变主意杀掉他一般。

    看着逃走的魔宗门人,云昊无奈的摇了摇头,这魔宗既然已经找到了自己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的,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么时候会来罢了,下次再来恐怕就会是一场恶战了。

    “希望他们不会再来。”

    云昊之所以不想参与他们之间的争斗,主要是因为他们之间的胜负难料,已经僵持了十年之久,谁也没有能取胜的把握。

    如果贸然站立队伍,最后吃亏的只能是自己,所以他选择两不相帮,希望能保住金阳城,安然的度过这次大战,不过魔宗似乎却不想放过他。

    ”羽儿,我们回去吧。“说话间云昊已经将手中的古琴收了起来,自己则迈步向前走去,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紧紧的跟着,一句话也不说。

    他就是羽儿,是云昊两年前在城外救回来的孤儿,他的父母就是因为战乱而死的,不过当时的羽儿太小什么都不知道,就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羽儿这名字还是云昊给取的,自然和云昊一样姓上官了。

    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慢慢的向金阳城走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跟这一个邋遢的干瘦老者,只见那老者咧嘴一笑说道:“是块好苗子。”然后就快步追了过去。

    “前面的两个小伙子等等我。”干瘦老者大声喊道,引起了云昊两人的注意,而云昊则是心中一惊,因为他丝毫没有感应到老者的存在,这只能说明,这为老者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

    云昊站定,向后看去,那干瘦老者没有动用任何灵力,如同凡人一般朝云昊他们跑了过来。

    等到他来到云昊身边后,云昊恭敬的开口说道:“不知前辈找小子是有什么吩咐吗?”这绝对是位不世的强者,气息与天地融为一体,即使离这么近云昊依旧感受不到他的丝毫气息。

    只不过不知道这位前辈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对自己没有恶意,不然自己和羽儿早就死了。

    干瘦老者弯着腰,双手扶着双膝,大口喘着粗气,似乎刚刚跑的太快了,有些喘不过气来一般,等他喘匀了之后才开口说道:“小子,老头子我看你资质不错,想不想和我去学炼丹啊?”

    “炼丹?”云昊有些疑惑的说道,炼丹师那可是十分高贵的存在,什么时候要自己出来找徒弟了,不都是想要修习炼丹的人堵着门口的想要拜师的吗?

    “对啊,就是炼丹。”

    “前辈,抱歉,小子并不想修习炼丹之术,如果前辈没别的事,小子就先告辞了。”说完云昊拉起羽儿就离开了。

    突然间冒出来一个素未蒙面的强者说要让自己拜师,任谁也会心存顾忌,更何况云昊现在不能离开。

    而且他也不想修习炼丹术,他只想一辈子守着金阳城,在自己父母身边,娶了自己的心上人,然后看着自己的孩子慢慢长大,平安的度过这一生。

    而云昊身后的那名邋遢强者却咧开嘴笑了起来:“小子,你我师徒缘分未到,等时候到了你就会来找我的。”这些话云昊自然是听不到的,而后,老者向后转身一步迈出,身影融入了虚空消失在了原地。

    不远处就是金阳城,也是整个金域为数不多的几个可以如此安定的修仙城,当然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云昊,不过却没人知道,因为云昊从没有展露过自己的正是修为。

    在金阳城人的眼中,云昊只是一个大孩子,没有身为上官家大少爷的架子,不过就是有些太贪玩了,这么危险的时候还一直往城外跑。

    “云昊,你又跑出去玩了,不怕你父亲罚你面壁啊。”路边一个卖菜的大哥满脸笑容的说道。

    “王哥,你就不要取笑我了。”云昊笑着回应道。

    一路上有不少人都和云昊打招呼,几乎每人都会叮嘱他不要去城外玩,现在不太平,而他们却不知道,他们现在的安宁都是云昊的功劳。